「……」蠻濤被傲爽說的又是一楞,臉色都是有些不自然,對方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自己嘴巴嗎?但是蠻濤也知道,現在真不適合和對方動氣,因此還是盡量和和氣氣的說到:「呵呵……朋友是不是因為剛才在下和朋友競拍那根黑乎乎的棍子,對在下有些成見?若真是如此,在下在這裡給朋友賠個不是!」

蠻濤說完,還對著六號包間之中的傲爽抱拳以示敬意。

看到蠻濤如此,陰雲也是有些著急,他知道蠻濤現在不宜和六號包間之中的人產生爭執,所以開始來軟的來。陰雲還真怕對方吃這套,但是陰雲也沒辦法。

「蠻濤,你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我既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不趟這潭渾水了,你當我的話是在放屁嗎?」傲爽能吃你那套?若不是現在在舉行風雲城拍賣會,傲爽真想現在就下去揍蠻濤!

聽著傲爽說出這話,蠻濤也知道,看來對方也不是傻子。如果說剛才傲爽的話是在蠻濤的左臉抽了個嘴巴,那麼這句話,便又是在蠻濤的右臉上,又重重的抽了一個嘴巴!

「既然朋友如此不識抬舉,那我蠻濤,也不多說什麼了,希望六號包間之內的朋友,不要讓我知道你是誰!」蠻濤感覺自己好像被耍了,因此也是惱怒的看向六號包間。

「呵呵……」傲爽先是笑了笑,他不知道,若是蠻濤知道是自己在六號包間中的話,對方敢不敢說出這句話!隨後通過投影水晶,對著蠻濤說:「蠻濤,你要真是有什麼想法,一會拍賣會結束,就來六號包間,我看看你,有什麼資本在這裡跟我放狠話!同時我也讓你知道知道,我的手段!」

不得不說,風雲城拍賣會對於這保密工作,確實做得很到位。在包間之內通過投影水晶說話,因為投影水晶之上有著一種類似於變聲器一般的禁制,所以在外人聽起來,都是一種聲音。因此蠻濤也不知道,裡面說話的人,是傲爽!

「好!好!好!小子,希望我一會到了六號包間之後,不要讓我看到裡面沒有人!」蠻濤氣急敗壞的接連說出三個好字!既然你如此說了,我蠻濤也不是什麼善茬!看向六號包間的眼神之中,也是滿布兇狠之色!

「隨時恭候。」傲爽撇了撇嘴,無所謂的說到,陰雲都不怕蠻濤,傲爽能怕蠻濤的威脅?而且傲爽還親手擊敗過蠻濤,傲爽現在就希望,蠻濤一會一定要來!

「哎……這六號包間中的人,看來要倒霉了啊……」

「真的是剛從宗門之內走出來的少年,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

聽著二人的對話,大多數人都是在為六號包間內的人惋惜著。在他們看來,參加風雲亂戰的人中,能夠打敗蠻濤的人確實不多,而且對方還沒有報出自己的名號,看來真不是從大宗門之中走出來的人啊。

「咳……」易語此時也是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示意大家現在還處於拍賣會之中,隨後緩緩說到:「六十萬,第一次!」

「哼!八十萬!」蠻濤冷哼一聲,隨後緩緩坐了下去,不再理會傲爽。

聽到蠻濤和六號包間之中的人互相放狠話,陰雲也樂得如此。陰雲還真希望六號包間中的人不是蠻濤的對手,那樣的話,到時候自己出手解救對方,權當換對方一個人情了!

「九十萬。」陰雲搖了搖頭,現在還是先把陰風扇拍到手要緊,一會的事,誰說的清?也許對方還不需要自己出手,便是可以不懼蠻濤呢?

「呼!」蠻濤大口喘著粗氣,胸脯也是劇烈的起伏著,顯然被傲爽氣的不輕,隨後轉過身來看向自己的一眾追隨者們問到:「還有多少靈石?」

「濤哥,一百二十萬了。」

「好。」蠻濤點了點頭,一百二十萬,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競拍天階靈器的話,確實有些少,但是一百二十萬靈石,一般人真拿不出來!

「殊死一搏了……」蠻濤深吸一口氣,隨後直接叫價:「一百二十萬!」

「上百萬了啊,天階靈器,價格果然不抵啊。」

「也屬正常,天階以上的靈器,都是產生了器靈,自然不是地階靈器能夠比擬的!」

……

「一百二十萬?」陰雲陰森一笑,這應該是蠻濤能夠報出最高的價格了吧?若只是一百二十萬的話,蠻濤,結果註定讓你失望了!看著蠻濤,陰雲心中暗想到。

「一百二十一萬!」陰雲笑了笑說到,可是這笑容,外人看起來有些陰森森的感覺……

「濤哥,他是不是沒靈石了?才加價一萬?」蠻濤身邊的李守看著蠻濤問到。

「這個陰風扇,看來咱們拿不下了,不過也可以接受。畢竟這把陰風扇,就算給我使用的話,也發揮不出什麼威力來,可是我還是有些不甘心啊,因為要被陰雲得到……」蠻濤心裡明鏡似的,這陰風扇若是被陰雲得到的話,自己就算吞食了力果,恐怕也不是對方的對手啊!

「一百二十一萬第一次!」

「一百二十一萬第二次!」

蠻濤現在真希望有人出手!

「一百二十一萬……第三次!恭喜這位小友!」易語笑了笑,其實這把陰風扇,易語並不怎麼看好。扇形靈器,本就屬於偏門靈器了,而且屬性還是偏於風屬性,有些另類了。所以能夠拍出一百二十一萬的價格,已經不少了。

「好了,這次拍賣會,圓滿結束!對了,六號包間內的客人請稍稍等待,一會便會有人前去。」因為傲爽競拍了一萬八千斤重的黑棍子,易語也怕對方拿不動,所以才吩咐剛才的四名壯漢,親自給傲爽送過去。

「走!」蠻濤『噌』的一聲站了起來!

「幹什麼去啊,濤哥?」坐在蠻濤身邊的李守問到。

「幹什麼去?」蠻濤怒極反笑:「先去把剛才拍賣的東西拿到手,隨後再去六號包間,我現在還真迫不及待的想會一會那名神秘的朋友……」

…… 第二百五十六章主動送上門了?

「咯吱……」剛才招待傲爽和伊靈心的侍女打開房門走了進來,先是把紅顏玉佩放到了桌面上,隨後看著傲爽和伊靈心俏聲說到:「二位把剛才參與競拍的靈石交給我即刻,一會會有人把另外一件比較重的物品送過來。」

「嗯。」傲爽和伊靈心點了點頭,隨後分別拿出靈石,一共是四十九萬靈石,交到侍女的手中后,侍女又搖著她那小蠻腰,扭著屁`股走了。

「咱們什麼時候走?」伊靈心收起桌面上的紅顏玉佩,細細觀察了一番后收入了空間戒中,笑吟吟的看著傲爽問到,不知道伊靈心心中正在想什麼。

「別著急,一會不是有朋友要來么?」傲爽也是笑了笑,只是雙目之中幽光閃爍,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咣當!」過了一會兒,當鐵架子落地的聲音從門外響起之時,傲爽便知道,自己拍賣的東西被人運過來了,對著伊靈心點了點頭,隨後二人便欲打開房門走出去……

「拿的動嗎?小子?」傲爽還沒從房間內走出來,一道囂張的聲音,便是從不遠處傳來。

說話之人正是剛交完靈石的蠻濤,而蠻濤的身後,則是跟著一眾追隨者,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在蠻濤的帶領新,來到了六號包間門前不遠處。

因為拍賣會結束了,所以現在走廊內有些昏暗,眾人也看不清從六號包間內走出來的人,到底是誰。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腳步之聲傳來,同時,伴隨著一道略顯陰森的聲音:「蠻濤,今天我陰雲就站在這,你要是敢對六號包間之內的人出手,我不會輕饒你!」

原來陰雲也帶著自己的一眾追隨者前來,陰雲自然是想還傲爽的人情了。

傲爽沒有理會兩人,徑自走到鐵架子的面前,伸出右手握在黑乎乎棍子的棍身上,感覺觸感還不錯。若是揮舞起來,應該也很趁手。

「鏘!」黑棍被傲爽單手便是從鐵架之上拿了下來,而鐵棍在脫離了鐵架子之後,鐵架子也是晃動了許久,顯然架住這重達一萬八千斤的黑棍,即便是鐵架子,也有些吃力。

「拿……拿起來了!」

「這人是誰,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我根本沒感覺到一絲的靈力波動啊!」

「這黑影的身形,我怎麼感覺如此熟悉?」

眾人此時都是震驚的看向從六號包間之內走出來的黑影,他們都沒有想到,對方僅憑**力量,便是可以拿得起重達一萬八千斤的黑棍!

「呵呵……」傲爽雙目微眯,看著手中的黑棍,隨後轉身看向蠻濤:「蠻濤,拿的動如何?拿不動,又如何?我沒主動找你,你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

只見此時傲爽雙眼之中幽光爆閃,而蠻濤臉上兇狠的神情,也是徒然凝固,心中的震驚之意,無以復加!

這聲音……是傲爽?!

「傲……傲爽!」此時蠻濤的臉色順便變白,哪還有一絲的狂傲之色?完全被駭然之色所取代!連說話都是有些結巴了起來……

此時蠻濤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嘴巴!剛才自己還想到這個問題了,就是傲爽怎麼沒出現?原來傲爽就是六號包間之內的神秘人!

「居然會是傲爽……」陰雲此時也是略微皺眉,輕聲呢喃到。他也沒有想到,在六號包間之內的人居然是傲爽,自己可是還欠對方一個人情呢!看來這個人情,不好還了啊……

這根黑棍子居然被你得到了,而且照這情形看來,你的**力量,不知怎的又是增長了許多啊。幸虧這次拍賣會我也沒白來,陰風扇被我得到了……看著傲爽,陰雲心中暗想到。不自覺地,陰雲握在手中的扇子也是又緊了緊。

陰風扇本就是陰山古院的東西,是陰雲的師傅一位朋友,為陰雲的師傅特意打造的。可是在很多年前的一場戰鬥中遺失了,為此,陰雲的師傅也是尋找了很長的時間,可最後還是沒有找到,只得不了了之。

沒想到,居然出現在了風雲城的拍賣會之上,而且恰巧被自己得到了……

而因為沒有了類似於變聲器一般的禁制,所以傲爽剛一說話,眾人便是聽出了此人是誰!此人,正是那曾經兩拳打敗蠻濤,十息之內解決高階靈師澤暴的傲爽!

「踏踏……」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原來是剛才參與競拍的人,知道了蠻濤和六號包間中的人起了爭執,所以才來這裡看熱鬧,這些人,完全就是來看熱鬧的。

「那黑影是誰?居然能拿得起那根黑棍?」

「怎麼可能,居然是傲爽,難道說六號包間的神秘人,是傲爽?」

「這下可有看頭了,蠻濤剛才可是大放狠話啊……」

眾人看到先是看到一個黑影單手便是拿起來那根重達一萬八千斤的黑混,待離得近的時,才發現黑影居然是傲爽。起初,眾人還是極為震驚的,因為不知道這黑影是誰,可是看清這黑影是傲爽之後,他們也便釋然了。

傲爽是誰,是妖孽一般的天才!

這些人基本上全都是靈師階的強者,所以也都是感覺傲爽的身體周圍沒有一絲的靈力波動,也就是說,傲爽僅憑**力量,便是能夠拿得起重達一萬八千斤的黑棍!

「蠻濤,就是我傲爽!怎麼了?」傲爽輕撫了一番手中的黑棍,此時黑棍入手,那股剛才傲爽感受到的霸道的氣息,愈加的強烈起來。這也致使傲爽自己都沒有發覺,自己說話時的語氣,居然也是變得有些霸道了起來!

「居……居然是傲兄?」蠻濤他萬萬沒想到,直到現在,他感覺自己好像做夢一般!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現在還沒有進入風雲亂戰的古戰場,他真不想招惹過多的對手。而且還是像傲爽這樣的,強橫的對手!

「哈哈!現在又傲兄了?剛才你不是挺狂的嗎?你不是說最好不要讓你看到六號包間裡面沒人么?六號包間里的人就是我,你能怎樣?」傲爽一聲狂笑,隨後看著蠻濤接連問出幾個問題!

蠻濤其實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要不能第一次見到傲爽之時便向傲爽發出挑戰么?而且此時的走廊之中站滿了人,若是自己真的畏懼傲爽的話,恐怕會被人笑話死。

「傲爽,你也不要一直咄咄逼人了!我蠻濤,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蠻濤看了看自己身後的一眾追隨者,知道現在自己必須挺直腰桿!

「蠻濤,你還說我咄咄逼人,你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嗎?若今天在六號包間中的人不是我傲爽,換做另外一個中階靈師,或者是高階靈師,他,又會是什麼下場?」傲爽搖了搖頭,蠻濤心中想著什麼,傲爽心裡明鏡似的。

「呼!」蠻濤吐出一口煩悶之氣,傲爽說的不錯,若是換做是別人的話,自己現在已經開始挑號了。可是對方是傲爽,是曾經兩拳便廢了自己兩臂,第三拳就把自己打的昏死過去的人!

「傲爽,你是真打算和我撕破臉皮了是吧?」不到萬不得已,蠻濤真不想說出這句話,他知道傲爽也不是什麼善茬,但是現在已經不是簡單的誰對誰錯的問題了,已經牽扯到了面子上的問題。

都是從大宗門中走出來的人,而且都是意氣風發的少年,最要面子了!

即便傲爽一直說自己是山野之人,無門無派,可是蠻濤還是不相信。若是沒有一個宗門的支撐,能夠培養出傲爽如此妖孽般的天才來?打死蠻濤都不信!

「呵呵。」傲爽先是笑了笑,隨後毫不畏懼的看向蠻濤:「正好今天沒什麼事情,要不咱倆,風雲城城西玩玩?」

玩玩?就是去比試一番!在場所有人都知道傲爽的意思,兩人現在都處於暴怒的邊緣。簡直就是到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地步。

聽到傲爽如此說,蠻濤也是略微有些猶豫,去的話,肯定不是傲爽的對手,可是若是不去,實在太過丟人了!感受著眾人的目光,蠻濤無奈之下,只得硬著頭皮說到:「正……有……此……意!」

眾人都不知道,蠻濤在說出這句話之時,心中好像在滴血!

「哈哈!蠻兄爽快,那走吧!」傲爽要得就是這句話,借勢壓人!你明明知道和我去風雲城城西沒什麼好下場,可是你還是非去不可。

「傲兄,看來我沒必要幫你了,你自己就可以解決了啊……」這時,陰雲卻是徑自來到了傲爽的身前,看著傲爽緩緩說到。

「陰兄只要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就行。」傲爽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麼。

「傲兄放心,還是那句話,我陰雲雖說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向來說話算話!」陰雲看著傲爽,笑著說到。

這便是陰雲,比蠻濤強的不是一丁半點。無論到了什麼時候,陰雲都沒有像蠻濤那般,得勢之時,狂的沒邊!失勢之時,猶如喪家之犬! 第二百五十七章索天界,索天閣!

群山繚繞,煙霧飄渺,就在這如同仙境一般的深山之中,一道黑色的影子以迅雷一般的速度閃過,黑影穿過層層雲霧,向最為飄渺的深處閃去。

「呼!」就當黑影來到一塊高約十丈的巨石前之時,黑影頓住了身形,緊接著呼出一口濁氣,打量了一番四周后,低聲自語到:「這地方,還真是不好找啊……」

過了一會兒,黑影的雙手自綉袍之中彈出,閃電般的對著身前的巨石演化出幾個奇怪的手勢,做完這幾個手勢后,雙手再度隱藏於袖袍中,黑影靜靜的站在巨石之前,好像在等待什麼。

「啵……」過了約莫十息的時間后,巨石之上突然出現了類似於漣漪一般的波紋,緊接著,一個石門,也是緩緩打開。而就在石門打開之時,一股充沛的靈氣,也是徒然自石門之內逸散而出,看來,石門之中,別有洞天!

沐浴在濃郁的好似如同水滴一般的靈氣,黑影也是極為舒適的伸了個攔腰,晃了晃脖子,身形一閃,整個人便沒入了石門之內。就在黑影進入石門之中后,沒一會兒,石門便再次緩緩的關上,而那股充沛的靈氣,也是再度消逝於天地之間……

黑影進入到石門之中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塊高約百丈的蒼茫巨石,巨石靜靜的矗立在黑影的左手邊,誰也不知道,巨石已經存在了多少年。

而在那蒼茫巨石之上,赫然刻著三個古老蒼勁的古字:索天界!這三個古字,好似無時無刻不在散發出陣陣攝人的氣息,好像稍不注意,便會被吸引進去,無法自拔一般!

原來這裡,並不是一個世外桃源,而是被人刻意用通天徹地的手段製造出來的一個空間,索天界!在索天界之內,靈力濃郁的好似雨滴,各種珍稀的靈草,更是隨處可見。

黑影沒有多做停留,徑自向索天界的深處走去……

索天界的深處,一左一右,分別聳立著兩座靈氣繚繞,氣勢磅礴的高山,兩座高山的山頂,從遠處看來便是極為的奇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