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師弟,你真的能夠保證他們沒有問題嗎?」君陌再次問道。

將懷裏的孩子還給君陌,仰頭望天,葉晨緩緩道,「最近,我一直在觀看天上的情況。」

「然後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寧缺,桑桑,老師,其實都是昊天的一盤棋!」

「昊天她想要變成人,所以她進行了分割,有了桑桑,有了寧缺以及現在的一切!」

「可是分割的過程很困難,她自己做不到徹徹底底的分割,需要人類的幫忙,這時候,陳某的作用就很明顯了。」

「只是光有陳某還不夠,還需要桑桑和寧缺的人間之情,至情!」

「至情,能夠讓桑桑保留所有的人性,有人性,她就不會死,相反,若是做不到這一點,陳某開天就意味着桑桑的死亡。」

「這麼說,桑桑和寧缺不會有事?」

君陌暗暗鬆了口氣,對於寧缺和桑桑的感情,他沒有絲毫的懷疑。

二人從小到大,經歷的種種,這樣的感情若是都不算是至情,那還有什麼算是?

「還真不一定。」

看了一眼君陌,葉晨輕聲道,「情感是需要爆發的,關鍵是在最後一刻的爆發,爆發不出來的話,一切都是無用。」

「而且,你覺得共同經歷了磨難就算是至情?我覺得現在的寧缺就嫌棄桑桑的腰肢比較粗。」

大師兄:「……」

君陌:「…..」

「那究竟該怎麼辦?」大師兄有些無奈地問道,「就沒有什麼萬無一失的辦法嗎?」

「這世上從來就沒有萬無一失的方法,既然這是昊天自己的決定,我們看着就好。」葉晨緩緩道,「當然,也不能完全看着,你們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阻止陳某,浴血奮戰等等,這些都能促進寧缺的情感爆發。」

「演戲?」君陌開口問道。

「算是吧,雖然有點殘忍,雖然這個過程會有人死亡,雖然這一切都是真實,可在昊天面前,就是演戲。」

看着天空中的雲捲雲舒,葉晨覺得【女媧】不愧是宇宙公認的最強大腦,計算能力很強。

她的這一手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寧缺看似是穿越者,帶着上一世的記憶穿越而來,實際上根本不是,只是昊天給他注入了一些特別的記憶罷了,他就是昊天給自己選擇的監護人以及夫君!」

「所以,他經歷了那麼多,依然能夠無事,就是因為有天顧!」

微微搖頭,葉晨不再搭理李慢慢和君陌,一個人仰頭望天,看着天空深處變成月亮的夫子和昊天的爭輝。

「既然恢復了記憶,快過來幫忙!」夫子面對昊天的光芒,雖然能抗住,可也很辛苦,一股無形的波動從天而降,降落在葉晨的腦海中。

這種波動一般人是聽不到,這是一種類似地球呼吸的星球波動,也就只有葉晨能夠感知到。

「不急。」葉晨的回答很淡然。

「你個逆徒!」夫子在天空中吐槽。

「呵呵!」葉晨的回應讓變成月亮的夫子想要炸裂。

「那你要看戲到什麼時候?」夫子再次傳來波動。

「等到破天的時候,到時候無論這個世界變成什麼樣,一切都該結束了。」葉晨的目光透過遙遠的距離,落在女媧的身上。

此時的女媧凝聚了人形,就是桑桑的形態。

「這麼多年,你對人類有功勞,更有罪過,不過…開天之後,一切都塵歸塵土歸土了!」

「是的。」回答葉晨的聲音很平靜。

【女媧】永遠都是這麼平靜的。

「你們繼續玩,我睡覺了!」對於【女媧】這個矛盾的存在,葉晨是無所謂的。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葉晨就像是一個退休老頭,每天優哉游哉。

陪陪莫山山,然後到處轉轉,到了晚上就睡覺,日子清閑自在且瀟灑。

不過外面就不瀟灑了。

陳某憑藉一己之力,再次開始了伐唐之戰,個人強大的戰鬥力竟然直接鎮壓了大師兄和君陌,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我說,你要開天,那就去,別在書院撒野!」

葉晨發現這傢伙竟然想要在開天之前對書院出手,反手一巴掌就把陳某打飛出去。

「你….」

遙遠的天空中,看着葉晨的陳某半天不說話,怔怔地看着他,感覺面前的人既熟悉且陌生。

「看什麼看?」

葉晨撇了撇嘴,「干你該乾的事去。」

「您是知守觀的創立者?」

陳某突然問道。

「不是。」葉晨實話實說。

「那…」

陳某今天的話有點多,不過葉晨懶得搭理,直接一巴掌將他扇飛到寧缺和桑桑的面前。

「寧缺,想要弄死面前的陳某,就斬出那道符!」

「想要讓你的老婆不死,更要斬出那道符!」

「否則…你的老婆永遠都是昊天,不是桑桑!」

看到被扇到自己面前的陳某,寧缺本來想要罵娘,不過聽到葉晨的話后,瞬間精神了。

前所未有的精神!

他知道,葉晨是不會騙他的,既然如此,那就還有希望!

所有的力量匯聚,他開始畫出那一道巨大的【人】符!

「這一切,都是在別人的計算中嗎?」相比於寧缺的興奮,陳某卻是突然有些喪氣。

「在別人的計算中不好嗎?」

寧缺嘴角微挑,原本,我還擔心這一刀下去,桑桑會失去生命,現在…陳某,迎接你的審判吧!

「審判?」

看着近在咫尺的寧缺,看着天空中那一撇一捺的【人】字,陳某微微搖頭,手中七卷天書升騰,七道光芒直衝天際,他不相信如今的自己還打不破局限。

他要取代昊天,讓自己成為昊天!

那七卷天書,其實就是當初馬克作為生態鏈接者的通道,是被葉晨凝聚而出,交給白月魁掌控的,只是後來各種陰差陽錯傳到了陳某這裏。

「如果你能做得到,那就來吧!」

排除心中所有的雜念,陳某將七本天書的力量全部爆發出來,寧缺旁邊,桑桑體內的能量在不斷逸散,一縷縷光芒在被天書牽引而出。

書院中,葉晨靜靜地看着這一幕。

這是最關鍵的一步,等到七本天書將桑桑體內的白光全部牽引出來后,寧缺的【人】字元如果能夠乾脆利落地斬出,那麼一切都會被斬斷。

桑桑也就真正的獲得了新生。

「看樣子是沒問題的!」

阿青變成呆毛,在葉晨的腦袋上搖曳,開口說道。

「我感受到了天地力量的匯聚,這一道字元足可以開天闢地。」司藤緩緩道,「不過最關鍵的還是開天之後。」

「開天之後,當年星際海嘯留下來的垃圾會全部湧入進來,會給這個世界造成莫大的災難。」

「就算咱們出手,擋住了這些災難,可是!」

「天地元氣逸散宇宙,從此以後,這片天地可能要進入末法時代。」夏豆根據自己的計算結果說道。

「末法時代就末法時代唄!」

聳聳肩,葉晨是一臉的無所謂,「夏豆,你不是經歷過末法時代嗎?也沒什麼不好的!」

「我現在想的不是時代如何,而是開天之後,那個紋身眼怪會不會出現。」葉晨輕聲道,「還有崑崙,當年天山中的那個骨塔,究竟在哪兒?」

很多東西,很多事,即便是現在的葉晨也看不透。

原本以為那個紋身眼怪是個小boss,現在看來,很可能是大boss。

還有那個骨塔,地球就這麼大,自己找了上萬年,正常來說就算是地質地貌大變,也應該找到了,可偏偏就是沒找到。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有一種比自己更強大的力量籠罩着一切。

「地球,你究竟有什麼特別的嗎?」葉晨心中沉思。

一般的星球,應該不會有這麼豐富的球生經歷吧?

「快看,天裂開了!」

葉晨還在沉思,旁邊的莫山山突然驚聲叫道,只見天空中出現兩道巨大的裂縫,橫亘天際,無窮大。

這兩道巨大的裂縫相交,正是一個【人】字!

「開天成功了!」葉晨笑道。

「桑桑也徹底變成了人,而【女媧】也將消散了,說起來,當年的【女媧】好像和白靖宇在談戀愛,當時它就想通過科技手段變成人,可惜沒有成功,如今終於如願以償了。」

對於【女媧】,葉晨沒有那麼強烈的恨意,它不同於當年的【囂】,當年的【囂】是純粹的邪惡,而【女媧】其實是為了保護人類,受到了污染。

兩者有着本質的區別!

「人間事了,當年不是說要出去玩嗎?」夏豆突然開口問道。

她還有去過宇宙,很好奇宇宙里的樣子。

「流浪宇宙?」阿青也有些期待。

當年她曾經和葉晨一起流浪地球,曾經見過很多奇異強大的生命,那樣的風景確實比現在一成不變強大了許多。

「夫君,咱們要離開嗎?要去哪兒?」莫山山問道。

「不知道要去哪兒,只是無論要去哪,你的修為都要提升,最好融入到我的體內。」流浪宇宙是非常危險的,葉晨自身都難保,也就是憑藉着不死的buff可以浪,所以,莫山山最好還是和自己變成一體。

否則,還是很危險的。

「先別說了,先去解決天上的情況吧!」司藤指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隕石,開口說道。

天被斬開了,葉晨看到了天空中的露出前所未有微笑的正在消散的【女媧】,然後緊接着就是無窮無盡的隕石降落。

「不用咱們出手。」

攔住準備出手的阿青等人,指了指天邊的一輪明月,葉晨笑道,「已經有人出手了。」

轟隆隆~~~~

即便相隔很遠,所有人依然能夠聽到巨大的轟隆撞擊聲。

無窮無盡的隕石從天而降,這些隕石若是全部落在地球,必然會導致一場人間災難,氣候變異,生物大滅絕,這是很有可能的。

而光憑藉人類自身的力量,難以抵擋。

這時候,夫子所化的月亮硬生生地擋住了絕大部分的隕石。

皎潔光滑的月亮,此刻肉眼可見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坑洞。

「天不生夫子,世如永夜!」

葉晨覺得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老師!」

書院的弟子見此,一個個單膝跪地,伸手行禮。

一縷縷月華飄落,籠罩在他們的身上。

ps:又食言了,還是終身大事的事,唉…這種事真是太磨嘰

7017k兔人領的核心地帶,兔王山上的一座宮殿內,兔守正在跟軍師交談。

「本王自上位以來,勵精圖治,小心翼翼的維護與周邊強族的關係,忍辱負重,還不是為了我兔人一族有休養生息的時間,現在倒好,滿大街的民眾都在辱罵本王慫包,豈有此理。這都是那兔傲天給本王惹得禍。」

兔守灌了一口酒,恨恨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