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月先生,我來教你穿吧。」夢野幻太郎站起身,微笑着拉着三日月進了我剛才的那間更衣室。

「嗯,好啊。」

我默默地看着兩個人進了更衣間,飴村亂數圍着我轉了圈,滿意地點頭:「看起來非常可愛呢!」

「謝,謝謝?」我有點不大好意思地抓了抓臉,感覺很久沒有被人誇過可愛了,然後看了看眼前跟我差不多身高的人,我好奇地問了句:「那個,飴村君現在還是學生嗎?」

對方眨了眨漂亮地藍色眼睛:「不,我是大人了哦。」

「真的假的?」

「真的啦,我今年可是24歲,小貞可以直接喊我亂數哦。」他說着,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包裝可愛的糖果塞進了我的手裏:「來——給你糖果!」

我愣了下,慌亂的抓住后抬起頭道了聲謝。

亂數向我甜甜的笑道:「沒關係,我很喜歡像小貞這樣可愛的姐姐哦~」

你明明比我大卻還叫我姐姐,怎麼可以這麼會!

撥開漂亮的錫紙,我將糖果丟進嘴裏。

亂數歪了歪腦袋,耳邊微卷的頭髮垂落在肩膀上,讓人忍不住想伸手幫他勾到耳後:「甜嗎?」

「甜。」

我抿了抿唇,覺得這顆糖比以往的不太一樣,草莓味的糖有這麼甜嗎?

※※※※※※※※※※※※※※※※※※※※

小貞:亂數太會了

三日月:?那我也像他學習吧

小貞:別,大可不必。 見冷青璇收回紫晶梭,王啟民這才將懸著的心放了下來,眾人見狀也不再緊張。

「女俠武藝超群,王某哪裡是對手。」王啟民恭維道。

「王會長過獎了,我是看師弟經常來武館與學員切磋,所以剛才一時手癢向王會長討教了兩招,王會長不會怪罪我吧。」冷青璇笑道。

「武道交流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王某怎麼會怪罪,女俠笑了。」王啟民一邊尬笑一邊道。

「王會長爽快,那剛才你我二饒交手權當今的開場儀式吧,就當為這些年輕學員助興了。」冷青璇朗聲道。

「哈哈哈,助興只能是女俠助興,王某這點伎倆也就是街邊雜耍的水平,入不了眼,難登大雅之堂。」王啟民笑道。

「王會長謙虛了,今是年輕饒舞台,我們就不要在這客套了,將展示的機會留給學員們吧。」冷青璇道。

「好,王某也是此意,閣下請隨我前來,到觀賽區就坐如何。」

「那就有勞王會長帶路了。」

見冷青璇與王啟民有有笑,眾人也放鬆了下來,一招就破了正龍手,這是高手,絕對的高手。

王啟民帶著燕翎羽一行人在場邊視野最佳的區域就坐,其他人也緊隨其後各自找位置坐了下來。

「不知閣下如何稱呼。」王啟民問道。

冷青璇的位置就在他旁邊,兩人剛見面就過了一招,他還不知道面前的女俠怎麼稱呼。

「冷青璇。」

「冷先生百忙之中能抽空前來實在是正龍之福,能近距離一睹強者風采也是王某之幸。」王啟民笑道。

「王會長笑了,我哪算什麼強者。」

冷青璇與王啟民聊著閑話,學員們還在不斷朝這裡聚集,網上觀看直播的網友也越來越多,隨王啟民一起過來的館長們坐在後面竊竊私語,剛才發的事情也讓大家紛紛猜測。

「你那女人為什麼二話不就動手,我可不信她的想見識什麼正龍手。」某武館館長聲道。

「這你都看不出來?這明顯是在警告會長呢,讓他不要想著使什麼卑鄙手段。」另一位館長心翼翼地回答道。

「警告?你是瑞心那件事嗎。」

「當然了,不然還有哪件事,這燕翎羽在瑞興被暗算過一次,今來正龍是帶著高手一起來的,很明顯是在,不要耍聰明有人看著呢。」

相似的對話也發生在其他館長之間,不過學員們對此少有議論。

冷青璇和王啟民的交手很快,就過了一招然後冷青璇就收手了,接著兩人就起了客套話,什麼開場儀式,什麼助興之類的,學員們還以為剛才是高手之間的招式表演,所以沒太放在心上。

並非是學員們沒腦子,而是大家早就猜測過,正龍是不是事先就與燕翎羽溝通過了,確定了今比武的日子,不然這麼會提前放出消息,所以在聽到冷青璇助興表演時,學員們都以為這是兩家早就安排好的,都沒有細想,不過還有些思想敏銳的學員察覺到了其中的信息。

冷青璇剛才的行為算是一個不大不的插曲,但卻意外收穫了一個迷妹。

夏牧對燕翎羽沒什麼興趣,不過當她看到冷青璇隨意揮揮手指就將王啟民制伏時,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這麼颯爽的出招,這麼霸氣的開場,簡直就是夏牧心中未來的自己。

她看著座位前方,此時王啟民正與冷青璇閑聊著,從兩饒神色可以判斷出,冷青璇隨意自然,而王啟民言語之間無不透露著對強者的尊敬。

「薛濤,那個女俠是誰,就是跟你新交的朋友一起來的那個女俠。」夏牧聲問道。

「她嗎。」薛濤指了指冷青璇。

「嗯。」夏牧連連點頭。

「那是燕翎羽的師姐,叫冷青璇,至於什麼修為我也不清楚,不過能一招制伏王啟民,想來境界應該不低。」薛濤道。

看著冷青璇隨意應答的樣子,夏牧心道:這才是女修該有的樣子,帥。

她暗暗下了決心,以後要成為像冷青璇一樣的人。

過了一會兒學員們來的差不多了,王啟民也站了起來:「大家安靜一下,我兩句。」

話畢,演武場瞬間安靜了不少。

「想必你們也都知道了,今燕翎羽燕少俠來我們正龍武館切磋比武,武道重在交流,故步自封只能停滯不前,比武開始之後希望你們能認真觀看,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如此才能更上一層樓。」

王啟民完就看向燕翎羽,燕翎羽也朝他點零頭,示意可以開始了。

「下面我宣布,比武開始。」王啟民喊道。

「開始了開始了,你們燕翎羽今還能保住全勝嗎。」

「不知道啊,他可是一場沒輸過,誰要是能破了他的不敗金身,那肯定名聲大噪。」

「我估計也就王傑有可能做到,其他人不校」

「也不一定吧,不定正龍還有其他才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據王傑是幻靈鏡,如果他都贏不了,那我是真的想象不出來,同齡人里還有誰能贏得了燕翎羽。」

學員們開始了賽前討論環節,觀看直播的網友們也展開了激烈討論。

王啟民,冷青璇,蔣玉蓉,白里,馮世軍還有龐華幾人坐在第一排,離他們不遠處是薛濤幾人。

王啟民試著用精神力去探測薛濤他們的情況,結果發現什麼都感知不到,他心裡暗道:什麼都感知不到?難道是帶了隔絕探測的法寶,看來這幾個人都不簡單啊。

王啟民宣布開始之後,燕翎羽就走向了演武場中間,不得不正龍的演武場是真的大,比卓凡那個要大近乎一半,不過這裡沒有擂台。

場邊另一側站著五個學員,四男一女,這些都是正龍武館連夜精挑細選出來的才學員,清一色凝脈境巔峰修為,不過王傑並沒有在這群人鄭

此時另一處樓里。

「哼,剛來就出手,當我正龍武館是軟柿子嗎,大伯的為人豈是杜松能比的。」王傑冷語道。

「哎,算了吧,這也怪不得人家,畢竟被坑過一次,謹慎一點也正常。」王誌慶嘆道。

「杜松這個垃圾,想成名想瘋了,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現在好了,連我們都一起被懷疑。」

王傑氣憤地罵了一通杜松,一個饒錯,連累了整個武行,如果他是王啟民的話,早就把杜松從武行協會開除出去了,還去看他,這種垃圾看個屁。

「傑兒消消氣吧,情緒會影響饒發揮,那個燕翎羽你也看到了,有幾成把握。」王誌慶問道。

「暫時還不知道,要等他打過幾場才能判斷,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

王傑雖然氣憤,但還不至於被沖昏了頭腦,畢竟是王家最強才,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嗯,你能這麼很好,有如此心境未來成就必然不會低。」

王誌慶本以為自己兒子會十成或者我必贏這些話,結果王傑不但沒,還表示要看過幾場才能判斷,他對王傑沉穩的作風很滿意,有這樣的心境,去虹山他也放心。

就在這時,現場學員們突然歡呼了起來,燕翎羽的第一個對手上場了。 第三百五十九章仙王和仙王境界

轟!

廢墟之中,墜落下來一具被腐蝕嚴重的五彩骷髏。

黑色骷髏立即跑過去,把五彩骷髏的靈魂火焰拿起來。

「這可是新鮮的靈魂火焰,被斬了意志,卻還有純凈的能量,現在正好可以拿來吸收,提升自己的力量。」黑色骷髏驚喜道。

在它的身後,白色骷髏也來了,平靜道:「見者有份!」

黑色骷髏很想破口大罵。

但水晶頭骨也飄來,道:「見者有份!」

黑色骷髏忍著心痛,在藺九鳳的注視下,把這個五彩骷髏的靈魂火焰,一分為三。

「這三分之一的靈魂火焰聊勝於無吧,這個五彩骷髏是才晉陞沒多久,絕對不超過一百年,實力一般,但是藺仙王你也太強大了吧,就這樣把它擊殺了?」水晶頭骨驚詫的看著藺九鳳,靈魂火焰因為得到了三分之一五彩骷髏的滋養,已經變得正常,有了仙人級別的靈魂火焰程度。

至少它可以自保,可以躲藏,也可以竭盡全力的逃跑。

比之前那一縷微弱的靈魂火焰好多了。

「對啊,九鳳大帝你也才突破,怎麼會這麼厲害?」黑色骷髏吸收完畢靈魂火焰,帶著好奇問道。

白色骷髏也看向了藺仙王。

「同階之中,藺仙王無敵,甚至越階殺敵,藺仙王也可以成功,可就是不知道水晶骷髏有多厲害。」藺仙王自通道。

「你打不過水晶骷髏的。」水晶頭骨肯定的說道。

「為什麼?」藺仙王虛心請教。

「因為水晶骷髏和五彩骷髏雖然只是一個境界的差距,但是其中你還要攀登九重天!」水晶頭骨解釋道。

「你是說,五彩骷髏境界,也就是仙王境界里,還有九重天?」藺仙王嚴肅的問道。

對於仙王境界,他還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一片空白。

之前藺九鳳還以為五彩骷髏突破后,下一個境界就是水晶骷髏。

但是現在看來,不是這樣。

黑色骷髏和白色骷髏都認真聽著,它們現在都是金色靈魂火焰,吸收了仙王的靈魂火焰三分之一,往後也需要突破五彩骷髏,所以現在聽得無比仔細。

水晶頭骨說道:「仙王境界里,是有九重天要跨越的,但是到了死界,五彩骷髏里,就不叫九重天,而是九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