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我不會再放手了,就算斬斷我的手,我也會緊緊的拉著你的手。」步塵湊近了波月兒的耳邊,輕聲述說著承諾。 聽到這話,波月兒的心頓時一顫,進而充滿了甜蜜,有這樣一個男人守護在她的身邊,她這一生可以說已經沒有遺憾了。

此刻,五大宗派的強者出面,讓各方的弟子快速匯聚到一起。

步塵和波月兒自然也只得跟著其他人一起向白雲劍宗強者所在的地方走去,遠遠的他就已經看到了林長老,其在此守候了整整一年時間。

同時他也在尋找著那些進入葬劍谷時追殺他們的雇傭兵,想看看那些人究竟是哪個宗派派進去的。

還別說,他還真是發現了那些人的蹤跡,並且鎖定了他們背後的勢力。

「飛鷹劍宗么,還真是夠狠的,不知道這次有多少人是死在了那些雇傭兵的手中。」步塵心中低語,對飛鷹劍宗產生了幾分厭惡。

這本是一次難得的歷練機會,各宗派遣弟子前去獲得機緣,飛鷹劍宗倒好,弄了一群雇傭兵去展開襲殺,擺明了是要趁機除去其他門派的一些天才精英,用心不可謂不歹毒。

若非步塵等人警覺性高,且拚死抵抗,只怕早就栽在那些雇傭兵的手中了。

「步塵師弟、月兒師妹,你們沒事兒真的是太好了。」

人群中,千林劍宗的幾人快速靠了過來。

還算幸運,千林劍宗此次派出八名弟子,竟然有著七人活著出來了,只有一人不幸殞命在了葬劍谷之中。

對於步塵,張林等人均是懷有感恩之心,因為當時若非步塵引開了大部分的妖獸,他們可能一個都逃不了,這是救命之恩,他們所有人都欠了步塵的。

相比之下,千林劍宗存活下來的人算是最多了,其他宗派相對都要損失嚴重些,有個別宗派甚至是全軍覆沒了。

而像白雲劍宗這樣的橙階宗派,派出百名弟子,如今活著出來的也不過四十多人罷了,大部分都死在了葬劍谷內,如果江師兄一伙人不去招惹步塵,加上他們,倒是能有半數。

讓步塵感到驚訝的是,竟是有著極少數人在葬劍谷內突破到了煉罡境,並且千林劍宗就有著一個,那就是張林,也不知其在葬劍谷內得到了怎樣的機緣。

「前輩,晚輩等人有重要的事情稟報。」

流水劍宗的幾名弟子擠出人群,來到了白雲劍宗的錢長老面前。

「什麼事情?」錢長老皺著眉頭。

其心情不是太好,畢竟此次白雲劍宗損失頗為慘重,比其他四個橙階宗派都要慘,顏面受到了一些損傷。

「晚輩等人親眼看到千林劍宗的步塵擊殺了白雲劍宗的江明師兄等人,手段極其殘忍。」流水劍宗為首之人恭敬回道。

「什麼?」錢長老的臉色瞬間變了。

「休得胡言,若然你們看到步塵殺害江明等人,你們為何不出手阻止?」林長老當即開口反駁道。

而步塵則是心中一沉,眼神變得有些深邃,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是被人看到了。

好不容易活著出來,與波月兒重聚,本是高興的事情,誰曾想竟然被人陰了。

「我等也想出手阻止,但奈何那步塵太厲害,如果我們出手,也只有被他斬殺的命,就無法將這件事情稟報給白雲劍宗的前輩了。」流水劍宗的弟子辯駁道。

正當林長老準備再說話的時候,錢長老抬起手來,示意他不要說話,而其本身則是一步一步向著步塵走了過來。

其臉色陰沉,冷聲道:「他們說的可是真的?」

步塵神色平靜,淡淡道:「晚輩並未做過這種事情,這一切都是他們惡意誣陷;前輩或許有所不知,在進入葬劍谷之前,流水劍宗的人曾經去晚輩等人的住處挑釁,結果吃了很大的虧,他們是懷恨在心,想借前輩之手報復晚輩。」

「你胡說,分明是你殺了江師兄,我們親眼所見,前輩,您千萬不要相信他所說的。」流水劍宗的弟子立刻辯解道。

「我胡說?你們自己心裏面難道沒有數嗎?還請前輩明鑒。」

步塵始終顯得很平靜,沒有顯露出絲毫膽怯。

他很清楚,這件事情是絕對不能夠承認的,不然自己此次麻煩就大了。

當然他也明白,既然事情已經被挑出來了,那就不可能善了,白雲劍宗是肯定會對自己有所懷疑,不可能輕易的放過自己。

「前輩,我們親眼看到他收走了江師兄等人的東西,現在東西肯定還在他的身上,讓他立刻拿出來。」流水劍宗的一人提議道。

「如果你真的是清白的,那就將存放東西的妖核拿出來吧!」錢長老淡淡的說道。

「既然前輩想看,晚輩自當遵從。」

步塵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伸手從懷中取出了兩顆妖核。

其中一顆乃是他自己的,另一顆則是宗門賜予的。

他知道這是隱藏不了的,倒不如早些取出來,還可以洗脫一些嫌疑。

不過他並未直接交給錢長老,而是先給了林長老,意思很明顯,就是讓林長老先看看妖核中有著一些什麼東西,免得被錢長老貪墨了。

林長老微微查看了一番,便是將兩顆妖核交給了錢長老,一言不發。

錢長老的神念快速掃過兩顆妖核,其中的東西一目了然。

可以看到,其眉頭皺了起來,眼中有著不悅之色閃過。

兩顆妖核中的確是有不少東西,既有妖核,也有天材地寶,甚至於還有著一些靈藥,可卻並沒有流水劍宗等人說的那些東西。

步塵面帶微笑,淡然面對一切。

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可沒有那麼簡單。

一剎那而已,他已經將很多重要的東西交給了墨靈,讓墨靈先行保管,包括那顆妖蛇蛋、陰魄芝、金色骨片等東西,錢長老能夠發現得了什麼才怪呢!

唰,很是突然的,錢長老動了,一把掐住了步塵的脖子,將其給提了起來。

頓時,步塵感覺到,有著一股力量侵入了自己的體內,肆意的探查著。

他明白這是錢長老在懷疑他,想看看他體內是否隱藏著什麼秘密。

對方如此行事,著實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就在他擔心的時候,仙符有了動靜,釋放出奇異的力量,將他體內所有的秘密都給掩藏了起來。

錢長老的力量滲透進入他的體內,什麼都沒能夠發現,哪怕是查探他的劍魄空間,也只是看到很普通的赤色劍魄,其他東西則是都不見了。

所有的一切都被仙符隱藏了起來,能夠被看到的,都是仙符弄出來的幻象,都是虛假的。

「錢長老,還請手下留情。」林長老開口了。

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錢長老也不好發作,只得放下了步塵。

哼,一聲冷哼,其轉頭看向了流水劍宗的幾人。

那幾人頓時嚇到了,連道:「前輩,晚輩等人所言句句屬實,絕不敢有半句虛言,確實是他殺死了江明師兄等人。」

「你們血口噴人,分明是想陷害步塵。」波月兒很是不忿道。

「相信前輩定會公正處理此事,不會聽信他們的片面之詞。」步塵倒是顯得很平靜。

一時間,倒是將錢長老給難住了,不知道該相信誰說的話。

他的心情很不好,此次折損了太多的弟子,現在又聽說依附於白雲劍宗的門派的弟子殺了己宗弟子,他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如果真的從步塵身上搜出什麼來,只怕他直接就發作了,一巴掌拍死步塵,並且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遷怒於千林劍宗。

沉思了良久,錢長老心中有了決定,有些冰冷道:「既然他們說得如此肯定,那麼你怎麼都算是有嫌疑,根據我白雲劍宗的規矩,你需要去妖楓林走上一遭,在其中待上三年,無論生死,此事都算是了了。」

「妖楓林!這……」林長老的臉色瞬間變了。

聞言,步塵心中一沉,對方明明沒有搜出任何證據來,竟然還要讓他進入妖楓林,實在是有些欺人太甚了,他算是見識到了白雲劍宗的霸道了,完全是吃定了下面的赤階宗派。

錢長老這般做,在很大程度上,是要給其他宗派一個告誡,讓它們不要妄圖挑戰白雲劍宗的威嚴。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此刻他抗拒不了,哪怕是千林劍宗有心維護他,也是不可能與白雲劍宗對抗的。

不由得,他壓下了心中的怒火,表面上平靜回道:「那就依前輩所言。」

見他答應下來,錢長老微微點了點頭,道:「既然你答應了,那此事也就到此為止,隨我去往妖楓林吧!」

聽到步塵要被送去妖楓林,流水劍宗的幾人均是露出了冷笑,雖然沒能直接置步塵於死地,但想來只要步塵進入了妖楓林,恐怕也是必死無疑的。

而且讓步塵在妖楓林中受盡折磨而死,也更加讓他們高興。

事情定下來后,錢長老也不想在此久留,立刻讓所有人動身返程。

其他四個橙階宗派亦是如此,各自帶著倖存下來的弟子離開了。

魔鬼沙漠充滿了不確定的因素,危險實在是太大,絕不是什麼可以久留的地方,越早離開越好。

「你真的要去那什麼妖楓林嗎?」妖禽背上,波月兒握緊了步塵的手,擔心不已。

「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我不在的這幾年裡,你要好好修鍊,順便幫我照顧好冰兒和銀鱗馬,這些東西你都帶回去,大牛、蓮衣他們都能夠用得上,其中的一些妖核記得分給張林師兄他們。」步塵露出笑容,安慰著波月兒。

「步塵師弟,真抱歉,我們說不上話,無法幫到你。」張林等人均是有些無奈,面對錢長老的強勢,他們根本就無法替步塵說話。

「沒事兒,不就是去妖楓林嗎,又不是一定會死,放心吧,我的命硬著呢,區區三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你們就等著給我接風洗塵吧!」步塵哈哈大笑,顯得十分豁達。

【作者題外話】:新書已經差不多二十萬字了,求大伙兒給收藏一下吧,先養肥再看也行啊! 「都要死的人了,有什麼可得意的。」

「也難怪啊,現在不笑,待會兒可就笑不出來了。」

「自己找死,居然連白雲劍宗的弟子都敢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進入妖楓林的人,十個中有九個都死了,你以為自己能夠活著出來嗎?哈哈哈!」

流水劍宗的幾人哈哈大笑起來,均是在嘲笑著步塵。

當初步塵讓他們丟盡了臉面,輸掉了那般多的寶物,如今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心情那叫一個暢快。

步塵不怒反笑,道:「你們就儘管笑吧,珍惜能笑的時間,說不得等會兒就沒辦法再笑了,在你們返迴流水劍宗的路上,說不得就被妖獸一口吞了。」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還呈口舌之利;不過你說什麼都沒用了,妖楓林定會成為你的葬身之地。」流水劍宗的幾人均是冷笑著,等著步塵被送入妖楓林中。

步塵懶得去理睬這些人,免得破壞了自己的心情。

林長老在一旁嘆息了一聲,無奈搖頭,以白雲劍宗的強勢,即便是他出面,也改變不了什麼。

他本身是十分看好步塵的,覺得步塵是一個可造之材,現在卻是要眼睜睜的看著其送死,他的心中著實很不好過。

但凡有見識的人都會知道,妖楓林極其可怕,充斥著詭異和不祥,傳說其中存在著極其可怕的詛咒,一旦沾染上便必死無疑。

曾經有人從其中活著走了出來,但沒過多久,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所以此次步塵進去,怕也是凶多吉少,哪怕是在其中撐過三年,也未必能夠活下來。

妖楓林乃是白雲劍宗所掌控的一處流放之地,專門用來懲罰犯錯之人,傳聞曾經有真意境的強者死在其中。

「下面就是妖楓林,隨我來吧!」

過得許久,錢長老終於是說話了。

「步塵!」波月兒緊緊握住步塵的手,不願與其分開。

「放心,我沒事的,自己照顧好自己。」步塵拍了拍波月兒手,露出自信的笑容。

很是不舍的,波月兒鬆開了步塵的手,心中卻是充滿了擔憂。

錢長老一把抓住步塵,縱身從妖禽背上躍下,極速墜落向下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