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長生境,奪天少爺,你居然達到了長生境?」

靈武院長臉色大變,這下他總算明白了,為什麼奪天少爺這麼強勢,原來已經達到了長生境。

他大吼一聲,真氣大手猛地抓向奪天少爺,「奪天少爺,你以為你達到長生境,就能在我面前無法無天了么,我可是靈武學院的院長,達到了元氣劫,擁有的力量豈是你一個剛剛突破的小小肉身劫能夠想象的?」

奪天少爺沒有說話,只說了『廢物』兩個字。

然後他大手一抓,一條上帝之手如猛虎撲兔,鷹擊長空,一個撞擊,靈武院長的真氣大手就被擊潰,然後後方的靈武院長,被上帝之手捉小雞般捉在了手裡。

「什麼,居然擒拿了靈武院長?」

見到這一幕的暗影樓掌門臉色大變,本來他被奪天少爺身上的氣息震飛,內心還大吼著不服,但是見到元氣劫的靈武院長也這麼輕鬆就敗在了奪天少爺手裡,他一個肉身劫哪裡還敢上去,唯唯諾諾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奪天少爺,你居然擁有這種實力。」

就在靈武院長被奪天少爺的上帝之手擒拿時,儒雅書生似的逐鹿院長突然開口說話了,「奪天少爺,你把靈武院長放了吧,不要意氣用事。」

「逐鹿院長,你最好閉嘴,也想像這個老傢伙一樣被本少爺鎮壓?」

奪天少爺冷冷的看了眼逐鹿院長,並沒有理會逐鹿院長眼眸里閃爍出的屈辱神色,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靈武院長,淡漠的道:「靈武院長,你剛才竟敢對本少爺大吼大叫,還敢對本少爺出手,是不是以為自己是一個學院的掌門,就以為是本少爺的對手了?憑你剛才的舉動,本來必死無疑,要被本少爺殺死,但本少爺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就是臣服本少爺,為本少爺做事,只有這樣,你才有活命的機會。」 「什麼,奪天少爺,你居然讓我一個學院的院長臣服你這個其他學院的學生?」

靈武學院的院長一聽,立即掙扎了起來,「你不要做夢,我是不可能臣服你的。↖」

「奪天少爺,就算你很強大,也不能強迫人臣服你吧?」暗影樓的掌門皺著眉頭道:「難道我的徒弟,也是被你用這樣的手段逼迫他加入你奪天黨,為你效力的?」

此言一出,逐鹿院長也皺起了眉頭,冷冷的道:「奪天少爺,快把靈武院長放了,我承認你的確很強,有和我們公平交談的能力,再這樣咄咄逼人,別怪我不客氣了,你大約也知道,我逐鹿學院傳承到至今,是依靠的什麼。」

「不就是依靠的一件聖器么?」

奪天少爺冷冷笑道:「逐鹿院長,靈武院長都被本少爺鎮壓了,你以為和他同境界的你,會是本少爺的對手?你是不是以為你手裡有聖器『斷日長骨盾』,本少爺就拿你沒辦法?也罷,就把你一起擊敗,讓你們這幾個廢物看看,在本少爺手裡有沒有反抗的可能?」

噗通。

奪天少爺手一松,上帝之手猛的一甩,將靈武院長的身體重重摔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他沒有看地面那滿臉怒火的靈武院長,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逐鹿院長,淡淡的道:「出手吧,逐鹿院長,本少爺給你一個出手的機會,不然等本少爺出手,你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妖神槍!」

逐鹿院長大手一抓,一桿妖氣森森的長槍,出現在了他的手裡。

這桿長槍通體有妖紋閃爍,是一件堪比極品寶器的寶物。

被逐鹿院長拿在手裡,猛地一刺,就到達了奪天少爺的腦門前,似乎要把奪天少爺一槍刺死。

這一槍風起雲湧,天地都變了色,但奪天少爺不為所動,任由逐鹿院長的妖神槍刺來。

砰!就在逐鹿院長的妖神槍到達奪天少爺腦門三尺的位置時,突然虛空好像凝固住了,怎麼刺也不能再前進分毫,並且一股極強的力量從奪天少爺的體內傳遞出來,就看見逐鹿院長手裡的妖神槍,咔咔咔的節節寸裂。

一件足以令人搶破頭皮的寶器,眨眼間的時間不到,就這樣在奪天少爺手裡變成了一件支離破碎的廢品。

「我的妖神槍!」

逐鹿院長滿臉暴怒,怒極反笑:「好,奪天少爺,這是你逼我的,原本我不想使用斷日長骨盾,你非要我把我逼迫到這種程度,斷日長骨盾,出來吧。」

轟隆隆。

一面盾牌出現了。

這盾牌能有十丈大,通體森白,好似雪白的手骨凝練而成,被逐鹿院長拿在手裡,一路向奪天少爺橫推了過去。

「這就是逐鹿學院的鎮院之寶,斷日長骨盾?」

奪天少爺搖了搖頭,「盾牌不錯,可惜使用的人是個廢物。」

轟!奪天少爺的體內,突然發出了好似蠻牛的聲音,只見他整個人突然爆了,好似化身為了一頭蠻牛,只一撞,就將逐鹿院長,連帶他手裡的斷日長骨盾,給撞飛了出去。

然後一條真氣大手橫空探出,將斷日長骨盾抓在手裡,落到了奪天少爺手中。

「啊,我的斷日長骨盾,奪天少爺,你快把斷日長骨盾還給我,這是我逐鹿學院的鎮院之寶。」

逐鹿院長臉色大變,神色十分難看,發現自己再怎麼催動,再怎麼感應,落入奪天少爺手裡的斷日長骨盾也沒有了任何聯繫,似乎泥牛入海,難以再有任何消息。

「逐鹿院長也敗了。」

靈武院長和暗影樓的掌門臉色有些難看,而那遠處正在依靠太古長清門修鍊的南宮月,則並沒有被這一切影響,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場面的變化,隨後又閉上眼睛專心修鍊。

「要我將斷日長骨盾還給你,也不是不可能。」

奪天少爺冷笑一聲道:「逐鹿院長,臣服本少爺,只要你臣服本少爺,本少爺就把斷日長骨盾還給你怎麼樣?你想想你一個院長,如果回去后連鎮院之寶都丟了,學院的人會怎麼看你?只要你臣服本少爺,就能避免這種事情發生,你還是逐鹿學院的院長,怎麼樣?」

「不僅逐鹿院長,還有靈武院長,暗影樓掌門,你們兩個,也要臣服本少爺。」

奪天少爺滿臉淡漠的把玩著手裡縮小的斷日長骨盾,「今天你們三人,全部要臣服本少爺,否則立馬就是一個死字,殺了你們,再把你們背後的學院全部吞併進本少爺的奪天黨,不過臣服本少爺,為本少爺辦事,你們的前途將會一片光明,怎麼選擇,看你們自己,本少爺的耐心實在很有限,給你們十息的時間。」

「臣服,奪天少爺,我臣服你。」

只有長生境肉身劫的暗影樓掌門突然恭恭敬敬的道:「奪天少爺,不僅我臣服你,就連我暗影樓上上下下,從今以後你奪天少爺也能隨意調遣。」

「不錯,暗影樓掌門,你很識抬舉。」奪天少爺看了暗影樓掌門一眼,「本少爺已經看出來了,你很想渡過肉身劫,但好幾次都失敗了,再也沒有任何渡過的可能,不過臣服了本少爺,本少爺日後自然有方法讓你突破。」

「奪天少爺,你能讓我渡過肉身劫?」暗影樓掌門滿臉欣喜。

「渡過肉身劫算什麼,只要你全心全意為本少爺辦事,本少爺讓你們突破元氣劫,血魄劫甚至是靈魂劫也不是什麼難事。」

奪天少爺淡淡的道,又把目光看向了靈武院長和逐鹿院長,「你們呢,是死還是臣服?」

「臣服,奪天少爺,我們也臣服。」

靈武院長和逐鹿院長滿臉苦澀,不臣服就要死,他們可不想死,只能忍著內心的憋屈,臣服於奪天少爺。

「你們內心大概很不服氣,很憋屈,是不是認為本少爺只是一個小輩,讓你們臣服是一個很屈辱的事情?」

奪天少爺似乎看穿了三人內心的想法,猛地一喝道:「本少爺再過不久,就要成為乾天學院的院長,統領整個神州大陸也指日可待,我勸你們最好老老實實,不要再有這種想法,否則本少爺立馬就會讓你們三人在無盡的屈辱中而死。」

「奪天少爺,你放心,我們三人從今以後都是你的人了。」

靈武學院的院長內心嘆氣,知道就算拼了性命,也沒有可能將奪天少爺擊敗,何況殺死。

最後他漸漸接受了這個事情,包括逐鹿院長和暗影樓掌門也接受了這個事實。

就這樣,神州大陸上鼎鼎有名的三大巨頭,三個大勢力的巨頭,就這樣臣服於奪天少爺。

「奪天少爺,我已經臣服你了,你可以把斷日長骨盾還給我了吧?」逐鹿院長道。

「這是自然。」奪天少爺沒有絲毫留戀,將斷日長骨盾這件聖器還給了逐鹿院長,似乎是在扔廢品一樣毫不在意。

「對了,奪天少爺,我門下的聖徒,是不是真的死在了葉陽那個小雜種的手裡?」

逐鹿院長將斷日長骨盾收好,突然又道。

「沒錯,你們三人的弟子,的確死在了葉陽的手裡。」奪天少爺道:「本少爺本來派出他們,是想到不老神林里搶奪精靈們手裡的生命之泉,本來已經到手了,沒想到葉陽突然半路殺了出來,將所有人殺死,搶奪了生命之泉,他有生命之泉,估計修為又要暴漲一大截。」

「我門下的聖徒,真的是死在了葉陽這個小雜種手裡?」

逐鹿院長和靈武院長,臉上都出現了猙獰的神色,「這個小雜種,無法無天到這種程度,連我們學院的聖徒也敢殺,不怕挑起和乾天學院之間的戰爭?」

「那葉陽也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和奪天少爺一樣百無禁忌,不過和奪天少爺完全沒法比。」

暗影樓掌門皺起了眉頭,「葉陽殺死了我暗影樓的首席弟子,殺死了我悉心培養的徒弟,不把他殺死,實在難以平息門下眾弟子的怒火。」

「葉陽不死,我們學院都要成為笑話。」逐鹿院長同樣皺起了眉頭,靈武院長道:「我們都想殺死葉陽,可是一不知道葉陽的行蹤,二我們還不知道乾天學院到底是什麼態度,如果大搖大擺對付葉陽,萬一引起乾天院長那個老傢伙的怒火怎麼辦?」

「乾天院長很神秘,連本少爺都不知道他具體達到了什麼境界,不過想來應該是血魄劫,最多也就靈魂劫,這種境界雖然有點棘手,但並不足以對本少爺產生威脅。」

奪天少爺冷笑一聲道:「你們放心,乾天學院現在也恨不得立馬把葉陽殺死,要知道葉陽在殺死你們門下弟子的同時,也殺死了乾天學院的聖徒呢,風無痕你們知道是誰吧,乾天學院資歷最老的聖徒,幾乎是乾天學院的代表,葉陽連風無痕也敢殺,乾天學院沒立馬派人尋找他的下落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還保護他?」

「什麼,你們學院的聖徒風無痕,也死在了葉陽手裡?」

逐鹿院長等人大驚失色,「這種同境界的妖孽,怎麼也死在了葉陽手裡,到底那小子達到了什麼境界?」

「擊殺風無痕的時候,是奪星辰的境界,目前是什麼境界,本少爺也不得而知,不過他得到了生命之泉,肯定不會放過,十有**已經用生命之泉達到了奪虛空境界,甚至是奪混沌境界。」

奪天少爺道:「你們三人都是長生境,不會連一個奪天境的螻蟻都害怕吧?」

「怕,我們會怕葉陽那個小雜種?」靈武院長冷冷一笑:「只要確定乾天學院不會來找麻煩,我們還有什麼好怕的,殺死他這樣的小人物和捏死螞蟻有什麼區別?不過我們並不知道他的行蹤,萬一收到我們的消息,被他躲起來了怎麼辦?」

「放心,他不會躲的。」

突然之間,正在修鍊的南宮月忽然開口了,淡淡的道:「他把身邊的人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他背後有一個宗門,叫做炎陽宗,你們從他身邊的朋友,或者從炎陽宗下手,再傳遞出消息,輕輕鬆鬆就能將葉陽逼迫出來,到時候等葉陽現身,你們想怎麼把他捏死都行。」

「此人這麼重情重義?」逐鹿院長冷冷一笑,「好,就從那什麼炎陽宗下手,將葉陽逼出來。」

「事不宜遲,你們三人趕緊動手吧。」

奪天少爺滿臉淡漠的道:「葉陽那樣的小人物,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本少爺實在沒有興趣去親自對付,希望過一段時間,本少爺就能聽到葉陽死在你們手裡的消息。如果你們能把葉陽殺死,就是大功一件,到時候本少爺會賞賜下來各種寶物,各種經驗,讓你們得以突破。」

「放心,奪天少爺,我們一定會殺死葉陽的。」

逐鹿院長三人齊聲吼道,「你就等我們的好消息吧。」

話音一落,三人背後出現了一個扭曲的通道,同時消失在了那扭曲的通道深處,離開了這個邪氣森森的位面。

「奪天少爺,這三人真的能殺死葉陽么?」

在三人走後,南宮月皺起了眉頭,似乎覺得親自出手親眼看見葉陽慘死,才能安心。

「這三人只是探路的棋子而已,如果真能殺死葉陽,那就皆大歡喜,殺不死到時候本少爺再出馬,結果還不一樣?」奪天少爺毫不在意的道:「南宮月,這樣一個廢物還用得著你擔心,難道你還真以為他得到了生命之泉,就一下能完全吸收,擁有和逐鹿院長這些人對抗的能力么?他的確有點本事,但也僅此而已。好了,南宮月,你也儘快修鍊吧,你如果實在擔心,可以隨本少爺一起在暗中觀看,看葉陽怎麼死在逐鹿院長等人手裡,如果覺得葉陽死在逐鹿院長等人手裡還不能出惡氣,可以親自出手把他殺了,再滅了他背後的宗門,對付這樣的小人物,還用得著刻意在意?」 砰!

葉陽一掌抓出,風雲震動,真氣如長龍,鷹擊長空般將一座小型山脈轟得支離破碎。

他在修鍊自身的各種武學。

修鍊到達現在的境界,想突破已經很不容易了,只有將這些武學凝練到極限,才是最快提升戰鬥力的方法。

大雷音劍術,四象手,魔神之手,伏虎三式,光明劍,水火蓮花劍……

葉陽將這些武學統統修鍊了一番,足足又過去了兩天才停了下來。

「魔神之手,終於被我修鍊到完美的境界!」

葉陽臉上有著滿意之色。

他現在憑藉魔神之手這一門武學,就能擒拿一切長生境肉身劫。

本來這門神通就很強大,是上古魔神遺留下來堪比神通的術法,加上他體內有神魔之血,以神魔之軀施展出來,讓魔神之手的威力最起碼上漲了一百倍。

不僅魔神之手,葉陽身上的其他武學,也各自有了進展。

簡單來說,此刻的葉陽,相比之前又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可以擊敗幾天前數十個自己。

咔咔咔。

葉陽身上的巨龍微粒也再次蘇醒了三頭,達到了七十五頭,只要再蘇醒五頭,掌握八十頭遠古巨龍之力,就是達到第八奪奪混沌境界之時。

不過不能急於一時,就算身上的能量再多,這個境界想突破也得看機緣,何況他身上根本沒有這麼多能量。

就算他把身上的鎮魔石和生命之泉全部吸收,也不足以讓他突破,所需要的能量實在太強大了,達到了一個常人難以想象的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