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

「難道你想泡我?」藍姬喜滋滋的看著鄒子川,露在面具下面的嘴角微微翹起,令人遐想。

「不是。你能不能讓我安靜一點?!」鄒子川冷冷的盯著藍姬,她被這個嘰嘰喳喳的女人搞得有點心浮氣躁了。

「你如果……」

「噓!」鄒子川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與此同時,他的手握住長刀的刀柄。

氣氛一下變得凝重起來,原本席地而坐休息的一群海盜紛紛站了起來,一個個手裡拿著各種各樣的冷兵器,拱衛到了那女海盜首領的周圍。

「咔嚓!」

外面響起了金鐵交鳴的撞擊聲音。

藍姬並沒有警戒,而是盯著面前的廚師,她發現,廚師似乎在側耳傾聽,他的身體已經像弓弦一般緊繃,一雙腿微微弓曲,整個人充滿了一種無窮無盡的張力。

機會來了!

鄒子川的精神力已經感應到了外面的人,並且,他胸口的斑斕殼蟲警報器又在發出輕微的電流提醒著他,這說明,斑斕殼蟲離他已經非常近了。

「嗤!」

鋼閘門滑動的聲音響起,一道刺目的光芒驅散了昏暗的艙房,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鐵籠與艙房對接,鐵籠的鐵欄打開,裡面一頭斑斕殼蟲正在被鐵籠外面的電擊槍往艙房裡面驅趕。

藍姬只是感覺面前一晃,廚師已經幻化為一縷青煙掠了出去,其速度之快駭人聽聞。

「啊……」

「咔嚓!」

在一聲慘叫聲中,鐵籠被打開了。

早就伺機而動的一群海盜紛紛簇擁著女海盜首領隨著鄒子川如同潮水一般沖了出去,待得眾人衝出鐵籠,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石化了,因為,戰鬥已經結束,十幾個身穿著外骨骼鎧甲的人都倒在了血泊中,從他們身上那致命傷勢可以看出,那都是那廚師的傑作。

殺人如麻。

眼看著滿地的屍體,一群海盜背脊都是一陣發冷,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沉默寡言的廚師居然嗜殺到如此地步。

「嗤嗤……」

就在眾人獃滯的時候,突然,背後響起了一陣斑斕殼蟲的低聲鳴叫聲,眾人回頭一看,一個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因為,那隻原本關在鐵籠裡面的斑斕殼蟲居然跟隨在他們身後逃了出來。

「它還沒有恢復體力,快殺死它!」藍姬厲聲道。

「是!」

一群海盜轟然答應,悍不畏死的沖向斑斕殼蟲。

「跟我走!」

鄒子川喊住了眾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但是,鄒子川只是看了一眼那隻斑斕殼蟲,並沒有解釋,而是大步朝門外走去。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連忙跟在了鄒子川的背後。

那隻斑斕殼蟲似乎還沒有從電擊槍的打擊下恢復過來,四肢無力,眼睜睜的看著鄒子川和一群海盜逃離。

「為什麼不殺那隻斑斕殼蟲?」女海盜首領問道。

「它可以讓這裡陷入混亂。」

「哦……」女海盜首領頓時一臉恍然大悟。

「停!」

鄒子川突然站住了身體,後面一群海盜剎不住身體紛紛往前沖了幾步后才停下。前面是一條幽深的走廊,走廊中間,有幾道敞開的鐵欄杆大門,門的上方有提醒隨手關門的警示標誌。在走廊的盡頭,是一扇虛掩的金屬門,門裡面傳來海嘯一般的聲浪。

豪門錯嫁:撲倒冷酷首席 很顯然,那些關押斑斕殼蟲的工作人員違規了。

按照提醒的警示標誌顯示,押送斑斕殼蟲的時候,每經過一道門都必須要鎖上再打開第二道門,但工作人員們怕麻煩,或者說是因為從來沒有出過事麻木了,所以,他們偷懶沒有嚴格執行規章制度關上安全門。

斗獸廳!

很顯然,那扇門的後面就是斗獸廳。

出不出去?

鄒子川看了一眼背後,此時,那隻斑斕殼蟲體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一雙獰惡的眼睛盯著眾人爬了過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保護小姐!」藍姬大聲道。

「是。」一群海盜轟然答應,紛紛站在了小姐面前。

「緊貼牆壁,讓它進斗獸大廳!」

「可是……」眼看著那重達幾十噸的斑斕殼蟲如同一座山般緩緩的避過來,藍姬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困難了。

「緊貼牆壁!」鄒子川一字一頓,目光如同刀鋒一般盯著藍姬。

「……快!」女海盜首領把藍姬拉在了身邊。

待得眾人都緊貼著走廊上的金屬牆壁之後,手握長刀的鄒子川不退反進,緩緩朝斑斕殼蟲逼了過去。

斑斕殼蟲停住了腳步,很顯然,它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

鄒子川依然緩緩的逼近斑斕殼蟲,不過,他並沒有舉起長刀,而是拖著長刀在金屬地板上走,長刀與金屬地板摩擦,發出令人驚心動魄的聲音。

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那隻斑斕殼蟲居然後退了。

藍姬和那女海盜首領互相看了一眼,兩人都是一臉震撼之色,她們兩人身手雖然一般,卻也是見過世面的,她們認識的人裡面能夠殺死斑斕殼蟲的很多,但是,能夠讓斑斕殼蟲產生畏懼的卻沒有一個,而眼前這個廚師不僅僅是能夠把人類聯盟臭名昭著的斑斕殼蟲如同砍菜切瓜一般殺戮,居然能夠僅憑氣勢就能夠逼迫斑斕殼蟲後退,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接下來,廚師並沒有繼續步步緊逼,也緊貼著金屬牆壁,朝那斑斕殼蟲做了一個讓它過去的動作。

更加讓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現了,那斑斕殼蟲居然真的慢慢的與那廚師擦肩而過,可以明顯的看得出,它也不想與廚師發生衝突,非常非常的緊張。

一群海盜都屏住了呼吸。

如同山嶽一般的斑斕殼蟲在他們面前緩緩移動著,這是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斑斕殼蟲。

堅硬油亮色彩斑斕的外骨骼。

有力的六條腿。

一雙邪惡猙獰的眼睛……

……

在十幾雙眼睛的注視之下,斑斕殼蟲朝那扇傳出巨大聲浪的金屬門爬了過去,而且,開始加速。

「蓬!」

斑斕殼蟲那龐大的身軀重重的撞在了金屬門上,原本虛掩的金屬門直接被撞開,然後,斑斕殼蟲的身體沖了進去。

巨大的聲浪突然停止,就好像時間和空間突然停滯了一般。很顯然,人們被突然衝出來的斑斕殼蟲給嚇到了。

時間的停滯只是一瞬間,然後,那扇金屬門傳來一陣陣驚恐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鄒子川動了。

在一群海盜的目光之下,單手提著長刀的鄒子川大步朝那扇金屬門走了進去。

地獄。

人間地獄。

當然一群海盜跟隨著鄒子川走進斗獸大廳,臉上的表情都石化了。

整個斗獸大廳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之中,到處都是狂奔的人群,他們就像無頭蒼蠅一般亂竄,不停地有人倒下,然後,他們就再也沒有起來了。

斗獸大廳發生了嚴重的踐踏事件。

工作人員們也被突如其來的斑斕殼蟲給嚇到了,待到他們反應過來,那隻重達幾十噸的斑斕殼蟲已經衝進了人群大開殺戮。

對於普通人類來說,一隻重達數十噸的斑斕殼蟲就是一輛移動的鋼鐵堡壘,因為,其堅硬的外骨骼和如同死神鐮刀一般的前肢能夠輕輕鬆鬆奪走人類的生命。

「分散行動,在海盜船上集合!」鄒子川一臉冷漠的看著動蕩的斗獸大廳。

「啊……你……你不管我們了?」藍姬頓時急了。

「現在已經安全了,如果我們人太多,反而不安全。」

「就這樣!」

「不!不!你,你,你們先回海盜船做好接應的準備,小姐和我與廚師在一起。」藍姬立刻朝那中年男人道。

「……是!」中年男人咬了咬牙後手臂一揮,帶著一群海盜沒入了人潮之中。

鄒子川也懶得多說,轉身朝側門走過去。

藍姬和女海盜首領緊緊的跟隨在鄒子川的身後,她們發現,這個廚師非常有經驗,他儘可能的離金屬牆壁近一些,或者是藉助障礙物避開人潮形成的衝擊力,而且,他不會跟隨在人潮後面。

人潮是可怕的!

藍姬看到,很多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漢在人潮之中就像一頁在狂風暴雨之中飄零的孤舟。在群體的力量面前,個體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不!

並不!

所有的一切對廚師來說都不是問題,他能夠摧毀面前的任何力量,他一直在殺人,所有身穿工作人員服裝的人都是他的獵殺目標,眼看著一個個的工作人員被那把長刀劈為兩瓣,兩個女人拚命的忍著嘔吐的慾望。

這個廚師不是廚師,是屠夫。

終於,鄒子川找到了一扇門。

從門的裝修檔次可以確定,這不是消防門,也不是猛獸使用的門,應該是高層人物所使用的門。

這個時候,大廳已經變得越來越危險了,因為,四萬多人如同無頭的蒼蠅一般亂竄,一些疏導的工作人員根本無法指揮這些恐慌的觀眾,一個個倒在了人潮裡面,更要命的是,亡命逃竄的觀眾又影響到了工作人員獵殺那隻失控的斑斕殼蟲。

斑斕殼蟲就像一輛重型卡車一般在人潮裡面橫衝直撞,那鐮刀一般的前肢只要揮出去,必定的血雨漫天。

當藍姬跟隨著鄒子川走進那扇門的時候,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廚師造成的,因為,他完全有能力殺死那隻斑斕殼蟲,但結果是,他不僅僅是沒有殺死斑斕殼蟲,還把斑斕殼蟲放進了斗獸大廳……

…… 王毅看見這胡承超以水凝身,雖震驚了一下,但是斜嘴便揚起了一抹陰笑,他殺劍不拔,反倒是散出了獸氣斗門決。

狂猛而又霸道的氣息橫散而開,胡承超這如柔水之體,瞬間實質化,他立馬就感到了一陣刺痛,頓時氣血攻心,張嘴便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那本是穿透而過的殺劍此刻便真正的是穿透而過。

股股鮮血狂涌不斷,血腥之味清晰可聞,反觀胡承超則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之情,他揚手一伸,奮力一躍,緊握住了手中的弩弓,立馬從稀泥中衝天而起。

「這是荒古之氣!你莫非獲得了龍龜傳承?到底是誰派你來刺殺與我的?」

浮在半空中的胡承超,立馬吞下了數粒丹藥,制止了鮮血的流動,看著王毅,神情凝重之極。

「呵呵,當年在你龍龜之墓中殺了一人,奪了其寶,便逃之夭夭!這你不會不記得吧?」王毅神情陰冷道。

「你···唉!」胡承超聽到這話頓時嘆了一口氣,一臉的委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