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歡迎?」

碧綰的話讓劉錦馨臉上頓時一僵,故意將聲音壓低,對著碧綰輕聲提醒著:「歡迎當然歡迎,正好碧長老不在,所以沒事。」

「呵呵,碧長老,我今天就是他請我回來的。」碧綰說著甩動著手上的龍骨鑰匙,往大廳內走了進去。

原本在大廳內,對碧綰假裝無視的幾人,在看到碧綰手中的龍骨鑰匙后,頓時暗暗對視一眼,神色各異的將目光聚焦在碧綰的身上。

被這麼多雙火辣辣的眼睛盯著,碧綰沒有任何不適,反而揚頭淡笑的走到上位,自然嫻熟的坐了上去。

「綰兒,你手上的是龍骨鑰匙?」

「恩。」碧綰再次晃了晃手上的龍骨鑰匙,配合的回答道。

皇甫丹和劉錦馨同時靠近,不敢相信的看著碧綰:「真的假的?」

見皇甫丹和劉錦馨兩人都兩眼放光的看著龍骨鑰匙,碧綰似真似假的笑看著手上的龍骨鑰匙:「你們覺得呢?」

碧綰的話讓皇甫丹的眼神暗了暗:難道這龍骨鑰匙是碧長老給她的?碧長老將龍骨鑰匙交給她,這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他千辛萬苦的提早回來,難道不是為了龍骨鑰匙?

「難道龍骨鑰匙也能有假?」見皇甫丹眼神似有暗波,碧綰故意吃驚的看著她詢問道,「這樣的東西竟然有假,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看著碧綰那狡猾的笑容和眼眸中閃動的戲謔,皇甫丹開始懷疑碧綰手中龍骨鑰匙的真假。

突然皇甫丹眼睛一亮,吃驚詫異的看向碧綰:「難道上次那件事情與你有關?」

「什麼事?」碧綰不解的皺著眉頭,突然眼睛一亮看著皇甫丹警告道,「之前的教訓難道你們都忘了?想冤枉本妃,你們最好還是想清楚。」

碧綰的話沒有任何一個狠字,但是卻讓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對視著思量起來。

「綰兒,那件事二太太最清楚,她可是當時人。」說著劉錦馨對著碧綰,朝皇甫丹的方向擠了擠眼眉。

正在沉思的皇甫丹,看到劉錦馨將自己推出去,頓時警示的朝劉錦馨瞪了瞪,之後含笑對著碧綰解釋道:「清兒送回來的龍骨鑰匙有問題,是假的。」

「你怎麼知道?」碧綰配合的追問道。

「雖然外形與龍骨鑰匙一模一樣,但是沒有龍吟。」

「哦。」碧綰對皇甫丹說的話隨意點頭應和著,但是眼神複雜的看向手上的龍骨鑰匙。

見狀皇甫丹與碧厚學眼神一對,快速的伸手朝碧綰的手上抓去。

她想試試碧綰手上的龍骨鑰匙是否是假?

如果碧綰手上的龍骨鑰匙是假的,那麼上次事件的指使者或許就能找到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皇甫丹出手的同時,碧綰手上的龍骨鑰匙突然消失不見。

「龍骨鑰匙呢?假的,肯定是假的。」皇甫丹彷彿發現重秘密似的,得意的大叫道。

「真的是假的?」碧厚學也配合的上前一步,眼神不停的在碧綰和劉錦馨之間徘徊。

碧厚學的這一動作讓碧綰在心中暗笑一聲,想要一箭雙鵰?

「你看著我幹什麼?」見碧厚學眼神怪異的看著自己,劉錦馨不解的責問道,「你想栽贓嫁禍?」

碧厚學淡笑一聲:「呵呵……我可什麼都沒說。」

「什麼都沒說,但是你的意思已經夠明顯了。」劉錦馨嗤鼻一聲,眼神犀利的看向皇甫丹。

現在整個碧府,不知道的都以為碧府是碧長老說了算,其實劉錦馨清楚,那個碧雄冥只是一個空有實力的草包而已。

對於劉錦馨那犀利如刺的眼神,皇甫丹只是淡然一笑后直接將她無視,眼神警惕而滿含擔憂的看向碧綰:「龍骨鑰匙不是其他什麼東西,冒充作假那是了不得的大罪啊。」

「呵呵,皇甫……哦,二伯母,你這是在威脅恐嚇我不成?」碧綰輕輕拂了拂衣袖,「可是,那之前碧家遺失龍骨鑰匙為什麼相安無事?」

「那……」皇甫丹張嘴一愣,但是立刻明白過來,「那是因為龍骨鑰匙並未遺失。」

突然碧綰眼色一冷,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厲聲命令道:「原來如此,來人,將皇甫丹這個興風作浪的惡婦拉下去,亂棍打死。」

只是等著碧綰的是一片死寂,沒有想象中的侍衛進來。

「呵呵呵……這是碧府,不是修羅王府,綰兒,你今天是不是沒帶腦子走錯門了。」最先反應過來的皇甫丹,譏笑的看著碧綰。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皇甫丹在將這話說出口后,頓時後悔了。

自己說話什麼時候這麼不注意了。

皇甫丹眼神憂慮的看向碧綰。

此時的碧綰臉色暗黑,看著空空的門廳:「這碧府果然沒有留的必要了。」

「綰兒,看在你曾經是碧家人的份上,我們以禮相待,不要得寸進尺。」一聽碧綰那挑釁的話,碧厚學頓時叫囂道。

只是碧厚學的話才說出口,皇甫丹就對著他冷冷的呵斥道:「閉嘴。」

「他閉嘴,你也給我閉嘴。雖然本妃收回了聖令,但是想動碧家易如反掌。」碧綰毫不遮掩的釋放著全身的霸氣,「修羅王能夠幫碧府擋遺失龍骨鑰匙的事情,那麼本妃弄個假龍骨鑰匙玩玩又能如何?本妃想到碧府來玩玩隨便弄得人仰馬翻又如何?有本事你們阻止本妃,去找修羅王評理,去找皇上評理啊……」

碧綰這一席赤裸裸的挑釁,竟然讓大家無言以對。

沒錯,修羅王對碧綰的寵溺在場的人自然心知肚明

冷寒烈對修羅王的偏袒,更是人盡皆知。

碧綰這是在炫耀,是在有恃無恐的挑釁。

見大家都默契十足的保持沉默,碧綰突然輕輕一拍自己的額頭:「差點讓你們忽悠過去了,剛才誰罵本妃沒帶腦子走錯門了?」

就如皇甫丹料想的一樣,碧綰這個睚眥必報的人,絕對不會放過這一點機會。

自己口誤竟然讓她抓住了把柄,皇甫丹坦然認錯道:「綰兒,剛才二伯母一時口誤,你就大人大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我什麼都沒說。」

「二伯母?誰是本妃二伯母? 惡總裁的拒婚新娘 惹火上身就知道自己是二伯母了,早幹什麼去了?」碧綰看著皇甫丹冷冷的質問著。

碧綰話中的犀利讓皇甫丹再好的自控力,也在此時瓦解:「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本妃只是來拿回本該屬於我的東西而已。」說著碧綰淡然一笑,將龍骨鑰匙再次拿了出來,「從今天開始,碧家本妃說了算。」

「龍骨鑰匙是六大家族的象徵,而不是碧家的令牌。」

「呵呵……既然這個龍骨鑰匙這麼沒用,那就送你得了。」說著碧綰將手上的龍骨鑰匙朝皇甫丹一拋。

看著龍骨鑰匙落在自己手上,皇甫丹抑制不住的一陣驚喜,眼神激動的看著手上的龍骨鑰匙。

當感受到從龍骨鑰匙傳來的陣陣龍吟,皇甫丹更是驚呼道:「真的是龍骨鑰匙,真的是,你確定要將龍骨鑰匙給我?」

碧綰聳聳眉頭,不作回答。

「綰兒,這麼重要的東西,你怎麼可以說給就給……」劉錦馨不管碧綰是怎麼得到的龍骨鑰匙,但是看到皇甫丹竟然這樣就得到了,頓時氣惱而焦急的對著碧綰勸說道。

「哦?你也想要?」碧綰頓時吃驚的看向皇甫丹和劉錦馨,「那我直接掰斷,你們一人一半如何?」

「掰斷?」皇甫丹和劉錦馨同時吃驚的看向碧綰:這可是龍骨鑰匙,莫說掰不斷,就算能掰斷誰敢!

「是啊,不掰斷,你們兩個怎麼分。」碧綰似笑非笑的看著皇甫丹和劉錦馨,「厚此薄彼,不是本妃的作風。」 碧綰探究的眼神讓皇甫丹和劉錦馨同時一愣,特別是皇甫丹,將手中的龍骨鑰匙快速的塞回到碧綰的手中。

「怎麼?不要了?」

「王妃的東西我們怎麼敢要。」說著皇甫丹默默的往後退了幾步,以此表示自己真的不敢興趣。

「你們都在,正好。」說著碧雄冥那粗狂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剛才老夫將龍骨鑰匙交給了綰兒,從現在開始,碧府由綰兒掌權。」

「碧長老……」

「綰兒,走,老夫帶你去你的院子,有什麼不滿意的老夫立刻派人整理。」沒有理睬大家質疑的目光,碧雄冥反而一臉笑容的對碧綰道。

「對,本妃要去看看我的院子被你糟蹋成什麼樣了,不行就重建。」說著碧綰瀟洒的甩袖走人。

看著離開的兩人,所有人都一頭霧水的看著空落落的門廳:這到底怎麼回事。

而在碧雄冥的帶領下,碧綰來到了碧心院。

看著與之前沒什麼不同的院子,碧綰擺手:「你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休息,晚膳給我好好準備,我嘴挑的很。」

「好,明白,老夫親自下去安排。」說著碧雄冥即刻轉身,出了碧心院嘴角壞笑的回頭看了看,才怡然自若的離開。

將碧心院里裡外外檢查了一遍后,碧綰才伸了一個懶腰,閑來無趣隨意的往外面的小院逛去。

這個自己之前設了陣法的小院,被人打掃的乾乾淨淨,其中裡面的藥物也長得鬱鬱蔥蔥。

一看碧綰就知道這裡被人精心料理著,這人是誰?

就在碧綰疑惑的時候,一道婀娜妖嬈的身影出現在碧綰的面前。

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兒,碧綰淡然一笑:「原來是你。」

「是,王妃。」

「這陣法是?」

「王爺告訴奴才的。」

「恩……」碧綰微微點頭,抬眼看了看鴛舞,「皇甫丹和劉錦馨,那有什麼發現?」

「有,他們的目的今天王妃也應該看得明白。」

「她們有何目的?」

「集齊龍骨鑰匙能夠喚醒神龍,而喚醒神龍能夠滿足喚醒者的一個願望。」見碧綰眼中有著淡淡的疑惑,鴛舞附耳輕聲解釋道。

「滿足一個願望?」

「什麼願望都行?」

「是。」

「關於龍骨鑰匙的事,連王爺都調查不到,你是如何知曉的?」

鴛舞淡然冷靜一笑,對著碧綰解釋道:「是從劉錦馨的口中打探到的。」

「原來她們兩個打的是這個主意。」碧綰恍然大悟的點頭道,同時有些後悔的自語著,「那我豈不是不小心還幫了一下她們。」

「王妃,你是說碧薇和碧清的婚事?」

「是啊,她們兩個不就是打著龍骨鑰匙的主意才同意這婚事,真是夠狠啊。」

「想憑那兩個得到龍骨鑰匙,呵呵……依奴才看是夠蠢,劉錦馨就算了,沒想到這皇甫丹也是越來越不行了,老了。」

「呵呵……」碧綰只是淡笑,擺手讓鴛舞離開。

在鴛舞離開后,碧綰沒有立刻離開,而是沿著小路漫無目的的走著:原來皇甫丹和劉錦馨一直是抱著這個目的,原來她們想得到龍骨鑰匙,然後實現這輩子都沒有實現的願望。 碧綰一邊走一邊暗自思忖著皇甫丹和劉錦馨,想搶自己的父親,就算自己母親同意,她也決然不會同意。

將碧落空間的龍骨鑰匙藏好,碧綰壞壞一笑:就算你們集齊了其他幾把龍骨鑰匙,可是缺了自己手上的這一把,還是徒勞。

這麼想著碧綰心情大好的往回走,突然一枝高昂的花枝上停著兩隻蝴蝶引起了碧綰的注意。

因為這兩隻蝴蝶中,有一隻正神色緊張的拍打著自己的翅膀,對著另一隻蝴蝶絮絮叨叨的說著什麼。

閑來無聊,碧綰竟然豎起耳朵細細的聽了起來。

「你知道嗎?剛才我在前院聞到很好聞的花香,我順著花香竟然飛到了人類的地盤去了……」

「你膽子真大,怎麼能去人類的地盤。」

「聽我說,聽我說,不要打岔。」那隻藍紫色鳳尾蝶拍打著翅膀,「你知道那是什麼花香嗎?一開始我覺得好熟悉,給我一種很溫暖和舒服的感覺,我飛到裡面一看,真把我嚇了一大跳。」

「那是什麼?難道你中毒了?」

「不是我中毒了,是他們要給人下毒。」藍紫色風尾蝶焦急的解釋著,「那是我們蝶中至毒,人類碰之則死啊。」

「你是說,他們得到了蝶毒王的毒丹?」

「沒錯,就是蝶毒王的毒丹。」

「這人類真可怕,總是自相殘殺,那裡有我們蝶類好,我們去找蝶毒王,將這件事告訴他。」

「沒錯,一定要告訴蝶毒王,人類最不知足也最容易推卸責任,我們要躲起來,不能讓他們發現,不然不被利用死也會被榨取死。」

看著兩隻翩然起舞,越飛越遠的蝴蝶,碧綰眯起了眼睛,眼底快速的閃過一絲寒光:這麼快就要動手了?

剛才她只是稍作打探,沒想到皇甫丹和劉錦馨的目的這麼快就暴露了出來。

他們以為自己現在是廢物,是最好下手的時機,但是他們忘了最重要的一點,自己不是一個普通的廢物。

對於這些人的智商,特別是之前一直被自己看好的皇甫丹,沒想到原來是自己高估她了。

這種時候,自己還能如此堂而皇之的孤身進入碧府,除非是以前的本體,不然但凡有腦子,都會細細推敲小心謹慎。

而碧府這些人,竟然如此按耐不住就要動手。

那隻能說明她們等不及了,他們對自己已經沒有了信心,她們開始恐懼自己了。

這麼想著碧綰冷冽一笑,回了碧心院。

很快在緋紅色霞光的映照下,碧心院的院門被人輕輕敲響。

「王妃,用膳了。」管家林泉輕聲叫喚著。

盤膝坐在院中吸收靈力元素的碧綰,聽到林泉的聲音,收回意念起身冷冷一笑:「林叔,來了。」

「王妃,碧長老讓我來請你用膳了。」見碧綰出來,林泉開心的說著。

碧綰含笑點了點頭,往膳廳走去。

當碧綰來到膳廳的時候,碧雄冥、皇甫丹、碧厚學、劉錦馨幾人已經在等著了。

看著豐盛的晚餐,碧綰眼睛一亮,毫不客氣的坐下來拿起筷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穿越的第一百八十天!

望著傍晚仍是湛藍的天空,顧雲一臉的生無可戀!

這時,一隊不知道是大雁還是其它什麼的鳥類,排著弧形的長隊,從遠處飛到了頭頂的天空。

「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