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沈夢柯說道:「你還是先把事情跟我說清楚吧,」

「也沒發生什麼大事,」沈飛笑道:「就是突然遇到了點煩心事而已,不用大姐擔心,」

「你的煩心事,應該和那個女人有關吧,」沈夢柯冷笑道:「我早就提醒過你,你身為葯宗的傳人,不要把所有心思都花在女人身上,」

沈飛沉默了,面對這個「強勢」的大姐,他往往會選擇沉默,

「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沈夢柯冷冷道,

沈飛咬牙道:「夢蝶救了個人回來,她說要帶那個人去地髓潭療傷,我答應了她,沒想到當我去看她的時候,她卻跟那人摟摟抱抱,」

說到這裡,沈飛面露殺機,話鋒一轉,冷笑道:「我已經派人去殺那小子去了,他絕對活不到明天,」

「我沈家居然生出了你這種懦夫,」沈夢柯冷笑道:「如果我是你的話,絕對不會去殺了那人,只有心裡害怕會輸給別人,才會派人去刺殺別人,哼,只有懦夫才會害怕輸給別人,」

沈飛被罵得滿臉通紅,

「我很好奇,什麼男人這麼有本事,居然能讓那個女人動心,」沈夢柯忽然笑了,

「大姐,夢蝶沒說她看上那小子,她說,其實是我誤會她了,」沈飛連忙辯解,

沈夢柯饒有深意的笑了笑,轉身走出了房間,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一百零五章 治療

傑克攙扶着爆裂,從不朽城隱蔽處探出身子,仔細看去,面色漸漸難看起來,片刻之後,低聲自言自語道:“厲害,厲害。”

爆裂站在他的身後,也向正在龍族面前商談的老人望去,忍不住也皺了皺眉。心中琢磨:“一人輕易打退十多位人級強者,這是何等實力,希望不是敵人吧。”

只見巨龍面前的蒼蒼老者,腳步向前一邁,便誇張的竄出數百米,猶如幻影一樣連綿,後面的身影還沒消失,前面就出現了另外一道虛影。

“啊?好快的速度,就簡單的一步,便能做到如此境界,想必來者已經踏入了仙級,咦,怎麼朝我們過來了,該死的,傑克,趕快跑。”爆裂看到勞迪在地上虛晃的步伐,發現正朝自己這邊過來,心中一驚,趕緊對身邊的傑克說道。

傑克聞言,不敢遲緩,趕忙扶着爆裂轉身欲走,可是半晌之後,傑克身形一震,臉色已經非常難看,顫抖的說道:“前,前輩,饒命啊。放過小人吧。”

爆裂大驚,連忙細看,果然剛纔還在視線之內的老人,已然到了他們的身後,速度之快,讓人暗中結舌。

“好快的速度,絕對不是我等可以抗衡。希望他沒有惡意吧。”

除了傑克一聲求饒之外,兩人站在老人面前就像剛犯錯的小孩,連大氣都不敢喘。

勞迪目光如刀一般,鋒銳之極,原本平凡的一個老人此刻卻彷彿全身突然散發出不可抵禦的鋒芒,他慢慢地望向兩人,竟然讓爆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這樣,場面突然一片寂靜,只有不知從哪裏吹來的微風,刮過樹枝梢頭,沙沙作響。

風過後,勞迪突然動了,就似乎與天地消融一樣,瞬間便在眼前消失,下一刻,一個蒼老的手搭在爆裂的肩膀上。

“嗯?”爆裂肩膀被觸碰,整個身子一怔,心中默默祈禱起來。

“要死了嗎?想我爆裂天資縱橫,站在人類巔峯之上,可惜現在就被一個強者不明不白的給殺了,哎,都怪龍璇那個傢伙,惹來那麼多的仇家,早知道就不跟他一起,嗚嗚嗚,還有我可愛的青兒啊,父親沒用啊。。。。”

爆裂心中大哭,不明不白的就被一個絕世強者盯上,咒罵完龍璇之後,便思索自己是不是上輩子做的壞事太多,這輩子上天派來一個天神索命,緊緊閉上眼睛,放棄了抵抗的念頭,等待死亡的到臨。

“嗯?我死了嗎?怎麼不感覺痛,而且還有道舒服的氣流在體內流轉,咦?好像在幫我療傷啊。”爆裂等待了良久,都沒有死亡的感覺,冷靜下來後發現勞迪正爲自己療傷,心中不由鬆了口氣。

很快的,爆裂身上的傷痕在肉眼面前以極快的速度癒合,就連殘留在身上的血跡也都漸漸消失,而且身體還被進一步的強化,爆裂現在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舒坦。

因禍得福,勞迪不僅治療了他的傷勢,而且還打通了一些阻塞的經脈,並且讓其肉體強化。

。。。。。。。。。。。。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爆裂激動的單膝跪地,向着老者下了一禮。

“起來吧。”一股柔和的力量將他隱隱托起。

爆裂不敢多言,應了一聲之後,站了起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那位在龍璇身邊的火系魔導士爆裂吧?”勞迪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其實爆裂剛纔受到棕熊的猛烈攻擊,已經是強弩之末,全身經脈有多處破裂,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救治,可能一身修爲將會毀於一旦,此刻他的心中,對着眼前的老者只有崇拜,沒有半點畏懼,因爲勞迪現在看起來是多麼的和藹。

“是的,前輩,不知道前輩如何得知晚輩的名字呢?”爆裂萬分驚疑,沒想到自己的名字會被一個足以傲視大陸的強者知曉,心中不禁浮想聯翩,但是也不敢怠慢,趕緊回答道。

“呵呵,不必多禮,我乃是龍璇的師傅,說起來,我也要感謝你照顧我徒兒。”勞迪淡淡的說道。

“什麼?龍璇的師傅,那不是大陸生命已久的魔劍士勞迪嗎?原來他的師傅也是個變態的傢伙,竟然對上十多位人級強者也能輕易獲勝。”低聲嘀咕了一句,爆裂馬上便從驚訝中醒過來,說道:“前輩,龍璇他現在有危險,快,隨我來。”

要不是看到爆裂重傷,勞迪也不會停留下來,因爲他現在比誰都急躁,在心底下已經把龍璇當成是自己的親人,於是他點了點頭,跟着爆裂往不朽城中隱去。

不朽城,一間隱祕的地下石室,中央擺放着一個棱形的項鍊,散發着柔和的光芒,在石室中間形成直接十米的半圓形光膜。

漆黑的房間中就僅剩下這點光芒,除了在牀邊半跪的菲菲和藍冰兩女,其他人都在靜靜的站立在一旁,不敢走動,生怕發出一點聲音。

“不知道外面現在什麼情況?剛纔還有幾聲爆炸的,現在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爸爸他不會出什麼事吧?”青兒掛念父親的安危,忐忑不安,嘴角不由默唸着。

“青兒,放心吧,我相信爆裂大叔一定會沒事的。”安娜走到她的身旁,拍了拍肩膀,輕輕說道。

“咳咳咳,哇。”躺在牀上的龍璇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臉上出現痛苦的神色,最後還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旋,你怎麼啦。”菲菲臉色如霜,唰的一下全白了。

“哥。”

“老大。”

衆人心中一下子捏緊,房間此刻籠罩着一股悲傷,眼看龍璇如此辛苦,卻無能爲力。

幾人都緊緊竄住拳頭,指甲似乎就要割破進去。

就在這時,背後突然想起了腳步聲,一個急促,一個飄逸。

“鏗,鏗。”日光三人已然拔出長劍,眼睛死死盯着那扇古樸木門,神情中充斥着緊張,同時也有期盼,期盼來者是爆裂。

“咿呀。”地下石室的門被打開,果然,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爸爸。嗚嗚嗚。”青兒剛纔半提的心一下子就鬆弛,哇的一聲衝到爆裂懷中,大哭起來,經歷了生死,才感到珍貴,特別是這種血濃於水的親情。

“乖女兒,呵呵,好。”青兒平時對着爆裂極爲粗暴,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不過此刻,的確是溫馨。

可是下一刻,從漆黑中走出了另外一道身影,讓衆人皆驚呼起來。

“院長。”赫然是米羅皇家高級魔武學院的院長,大陸唯一的魔劍士,勞迪。

幾乎也在同時,龍璇似乎也那聲“院長”所驚動,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

菲菲眼淚再也忍不住,哭着說道:“老師,您快點救救龍璇啊。”

勞迪點了點頭,跨步走向牀邊,眼瞳開闔間發出一道光芒,在龍璇身上掃射。

“哎。這孩子,太逞強了。”嘆息一聲,伸出那雙枯槁的老手,就像十年前一樣,在漆黑的小巷中,同樣是那雙溫暖的大手,在龍璇身上迅速的點了幾下,最後在胸前快速結出幾個印花。

一道柔和的光線從手中迸射,連原本用來隔絕氣息的魔導器所散發的光芒都被其所掩蓋。

“復甦之光?”爆裂失聲叫道,但下一刻被一隻白皙的小手捂住嘴巴,青兒生怕打擾到勞迪的療傷,便示意他閉嘴,蠻橫的氣質再次出來。

爆裂只能苦笑不已,因爲勇者大陸上除了勞迪之外,沒有人能魔武雙修,第一次見識到如此變態逆天的人物出手,心中當然驚歎不已,特別是勞迪現在使用的“復甦之光。”被稱爲大陸第一療傷魔法,只要受傷之人還有一點氣息存在便能起死回生的功效。

只見柔和的白光,在龍璇胸前蔓延,逐漸籠罩全身,此刻看來,彷彿一個透光的玻璃棺木,而置身其中的龍璇,扭曲痛苦的面容也漸漸得到舒展,蒼白的臉色頓時潮紅起來。

片刻,勞迪撤去“復甦之光。”,深深長出一口氣,嘆息的說道:“幸好來得及時,要不然就危險了,這孩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其經脈全部損傷了。”

不知是有意無意,在最後一句上,加重了語氣。

“好了,沒事了,菲菲,留下照顧龍璇,大家都出去吧,龍璇現在需要休息。”轉身與衆人說了一聲,然後帶頭走出石室。

不朽城經歷了一場大的變異,號稱“日不落”的軍士堡壘,竟然在數十人面前,轟然倒下,傑克對着今天突然的變異,心中痛苦不已。

“將軍。”傑克望着那頹倒的城牆,突然背後一個士兵走了上來,立正喊道。

“恩,說吧。”

“此次死亡的士兵總共八千人,受傷人數爲五十人,東門完全毀壞,南北二門毀壞大半。。。。。。。。。。”士兵冰涼的說出一連竄的數據。

傑克越聽越心驚,八千人,短短一次戰鬥,數十人的對決,僅僅是餘波已經殺死了八千人,被涉及的人羣,幾乎無一倖免,只有五十人倖存下來,厚實的城牆,多年來一直屹立不倒,但面對這些絕世強者,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知道了,傳令下去,全力修補城牆,還有那十多位龍族強者,給我好好的招待。”傑克搖頭嘆息的下令道。

(求鮮花,希望各位大俠多多出手,謝謝。) 蘭兒和翠兒帶著葉峰來到了流雲閣,

流雲閣某間房間內,葉峰盤坐而下,思索著如何讓顧念奴記起自己的辦法,可是,他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能讓顧念奴想起他來,

他不由問龍爺和熊爺:「如何才能讓一個失憶的人記起我,」

「如果是修鍊上的問題,你可以問我,嘿嘿,這女人的問題,老熊我看就不清楚了,」熊爺笑道,

龍爺沉默片刻后說道:「給她看她以前熟悉的東西,給她講一些她熟悉的事,她或許會記起你也說不定,」

葉峰迴想著在紫岩宗時和阿奴的點點滴滴,突然他想到了當初與阿奴在河裡面用紙船傳訊的事,或許,阿奴看到紙船之後會想起自己也說不定,

想到這裡,他取出紙來,興奮的疊起了紙船,

沒多久,他已經疊好了數十艘紙船,他興奮的奔出了房間,離開了流雲閣,直奔百花居所在之處而去,

然而他剛剛離開流雲閣大門,一聲尖銳的破空聲便響了起來,他抬頭一看,只見前方一座高樓屋檐處,一桿長槍飛射下來,射向了他的眉心,槍上瀰漫著火焰,

葉峰冷笑一聲,一拳轟在了長槍之上,咔嚓一聲,長槍粉碎,

接著葉峰一抬,前方屋檐上有個人,他冷哼一聲,隔空一拳轟出,龍爪破空而出,抓在了那人的胸膛上,那人悶哼一聲,凌空一個翻身,消失在了屋頂之後,

刺殺葉峰的人不過是個輪迴境大圓滿的武者而已,又豈會是葉峰的對手,對方顯然對付了葉峰的戰力,

「我剛剛才到葯宗,葯宗裡面有誰會想殺我,」葉峰自語,忽然他想到了一個人,在葯宗,除了沈飛之外,別人根本不可能會派人來殺自己,

「他是葯宗的二少爺,要殺我的話,何必如此偷偷摸摸,」葉峰蹙眉,他卻不知,在夢蝶眼中,沈飛一直是個堂堂正正的人,為了不破壞在夢蝶心中的形象,所以沈飛才會暗中派人刺殺他,

若不是為了這個原因,沈飛完全可以直接把他趕出葯宗,

「沈飛……」葉峰冷笑,若非為了顧念奴,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沈飛,

他沒有逗留,繼續趕去百花居,

剛走出沒多遠,他便來到了一個廣場,廣場上有不少人葯宗的弟子正在學習煉丹,一排排丹爐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丹爐中火焰升騰,丹爐旁的弟子門面色肅然操控著爐內的火焰,

不少人知道葉峰是夢蝶帶回來的人,所以雖然看到葉峰在旁邊觀看,卻沒有趕走葉峰,

看到這些人的煉丹之術,葉峰蹙眉,搖了搖頭,葯宗的煉丹之術雖然不錯,可以和獅爺傳授給他的煉丹之術比起來卻要差了不止一籌,

獅爺的煉丹術,可是傳承自楊聖,楊聖乃無極大陸第一煉丹高手,本身又是大聖,他留下的煉丹之術,自然不是一個三流門派所能相比的,

葉峰相信,整個輪迴星域,除了六大門派之外,沒有人的煉丹之術比他的更好,

一個正在監督弟子煉丹的中年人瞧見葉峰頻頻搖頭,不禁冷笑:「閣下莫非也懂得煉丹,」

葉峰笑著搖了搖頭,他可不想此刻浪費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