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莫董事長將我抓到這裡來,有什麼目的?」顧言馨鎮定地問道。

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膽怯。

「呵呵,我倒是低估了你的膽量,你現在的樣子,一點也不怕我嘛。」莫威忽然間有些玩味地說道。

「莫董事長,怕又用嗎?如果你要對我做什麼,我怕你就能放過我?」顧言馨反問。「你很聰明,蕭逸晗很有眼光。本來你們幾個之間的事情,我不想過多的參與,我只是想要盡我的力,為我自己的女兒的完成心愿,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把注意打到我女兒身上。你小小年紀,心思

竟然這麼縝密,連多年以前的視頻,都給你找出來了,你還真是厲害啊!」

顧言馨沒有說話,早知道莫威會拿這件事情說事。

「說說吧,你背後的人是誰?」

「什麼背後的人?」「顧小姐,不要給我裝傻,我早就調查過你的身世,你雖然是顧玉明的女兒,可是他似乎也不怎麼待見你,而你現在也和顧家脫離了關係,說白了,就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現在不過是依附著蕭逸晗而已。

以你的能力,你以為你自己能夠找出這些已經消失多年的視頻嗎?」莫威說道。

他果然是個老狐狸,歷經商場的他,自然不好對付。

當年那視頻,他處理得很好,原以為不會被翻出來了,但沒想到,竟然被顧言馨給找到了,徹底的毀了他的女兒莫雅。

「莫董事長,如果我說這件事情跟我沒關係呢?」顧言馨說道。

「沒關係?我聽雅雅說,你自己拿著視頻去威脅她的,怎麼會跟你沒關係。」「不錯,我是掌握了莫雅的視頻,但是我並沒有打算公布出去。我給了她三天的時間考慮,如果她肯放過蕭逸晗一馬,我是不會將這些視頻給泄露出去的。可是三天的時間並沒有到,我沒有理由這麼做,說

實話,到現在我也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是誰在背後動了手腳。」

「呵呵!」莫威輕輕地笑了兩聲,那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老成。

「顧小姐,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么?」莫威說道。

看來這莫威是不相信她所說的。這背後之人還真是厲害,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將莫雅的視頻給泄露了出去,害的她背了這個黑鍋。 這樣的感覺讓顧言馨感到非常不舒服,似乎有種被捉姦的感覺一樣。

蕭逸楓出去以後,蕭逸晗拿著桌子上面的資料看了看,然後扔到了一邊。

「蕭逸晗,你怎麼了?」顧言馨問道。

「我不喜歡蕭逸楓看你的眼神。」男人吃醋地說道。

顧言馨還以為他在生氣什麼,原來是因為這個。

「蕭逸晗,別生氣了,他的眼神沒什麼不對的,畢竟這是上班時間,我們卻在辦公室裡面……」

「哼!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當著他的面呢!」

顧言馨:「……」

她現在覺得蕭逸晗是瘋了。

很快,下班時間也到了,蕭逸晗牽著顧言馨的手,朝外面走去。

他們兩人打算去吃點東西,然後再回去。

一切都在順利的進行中。

蕭氏集團的危機解除以後,蕭仲恆再也沒有來找過她了。

而且顧言馨聽說,因為莫氏和蕭氏的事情,原本兩家是至交的,但是現在也搞僵了。

雖然面子上還是很好,但私底下,蕭仲恆和蘇念瑤已經不怎麼和莫家來往了,這次算是私底下翻臉了。

……

又是幾天過後。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這一天,顧言馨正準備出去買點東西。

忽然間上來兩個人,然後立馬按住了她,將她給嚇了一大跳。

「你們是什麼人……」顧言馨的話還沒有說完,來人已經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後將她帶到了車子裡面了。

「放開我……放開我……」顧言馨上車以後,不斷地掙扎。

她身邊坐著兩個男人,看上去非常的強壯,自己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前面還有一個男人在開車。

「給我閉嘴!」男人厲聲吼道,是個不好惹的角色。

「你們是誰?你們為什麼要綁架我,要帶我到哪裡去?」

「廢話真他媽的多!」男人低吼一聲,隨後拿出一塊布。

拿了一個瓶子將裡面的液體倒在了布上面。

顧言馨睜大了眼睛,她當然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放開我……救命啊……救命……」

顧言馨還沒喊完,隨後,她便被人捂住了嘴巴,她吸了一口布上面的味道,然後腦子裡面一片混沌,便暈了過去。

……

啪!!

好疼!

顧言馨感覺自己被人扔到了一個地方似的,身上被摔得好疼啊!

但是她的眼睛好沉重,根本睜不開,不知道為什麼。

她這是在哪裡?

咯吱——

這時候,門開了。

嘩啦啦!!

一盆涼水從顧言馨的頭上倒下,顧言馨一個激靈,這才睜開眼睛。

房子裡面的光線很暗,因為打開了點燈的原因,所以現在要好一些了。

她現在在一個木製的屋子裡面,地上也是木板製作的。

「醒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顧言馨抬頭,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男人,看上去大概有五十多歲的樣子,頭髮有些微白,帶著一副金絲框的眼鏡,穿著一身麻色的西裝。

坐在一把椅子上面,正打量著她。

而他的身後,站著兩個強壯的男人,就是綁架她的那兩個人。

這個男人是誰?

為什麼要綁架她?

顧言馨不知道得罪了誰?

「顧小姐,看你迷惘的樣子,我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姓莫。」男人淡淡地說道。

現在的他,彷彿掌握了生殺大權一樣。

他說了他的姓氏,顧言馨一下子就明白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莫雅的父親,莫氏集團的董事長,莫威。

難怪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有種熟悉的感覺,現在想想莫雅的樣子,的確和她的父親有幾分相似。

感情自己是落到莫威的手裡了。

是她疏忽了,莫雅的不雅視頻曝光了,所有人都懷疑是她,所以她現在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莫威自然要對她下手了。

「不知道莫董事長將我抓到這裡來,有什麼目的?」顧言馨鎮定地問道。

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膽怯。

「呵呵,我倒是低估了你的膽量,你現在的樣子,一點也不怕我嘛。」莫威忽然間有些玩味地說道。

「莫董事長,怕又用嗎?如果你要對我做什麼,我怕你就能放過我?」顧言馨反問。

「你很聰明,蕭逸晗很有眼光。本來你們幾個之間的事情,我不想過多的參與,我只是想要盡我的力,為我自己的女兒的完成心愿,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把注意打到我女兒身上。你小小年紀,心思竟然這麼縝密,連多年以前的視頻,都給你找出來了,你還真是厲害啊!」

顧言馨沒有說話,早知道莫威會拿這件事情說事。

「說說吧,你背後的人是誰?」

「什麼背後的人?」

「顧小姐,不要給我裝傻,我早就調查過你的身世,你雖然是顧玉明的女兒,可是他似乎也不怎麼待見你,而你現在也和顧家脫離了關係,說白了,就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現在不過是依附著蕭逸晗而已。以你的能力,你以為你自己能夠找出這些已經消失多年的視頻嗎?」莫威說道。

他果然是個老狐狸,歷經商場的他,自然不好對付。

當年那視頻,他處理得很好,原以為不會被翻出來了,但沒想到,竟然被顧言馨給找到了,徹底的毀了他的女兒莫雅。

「莫董事長,如果我說這件事情跟我沒關係呢?」顧言馨說道。

「沒關係?我聽雅雅說,你自己拿著視頻去威脅她的,怎麼會跟你沒關係。」

「不錯,我是掌握了莫雅的視頻,但是我並沒有打算公布出去。我給了她三天的時間考慮,如果她肯放過蕭逸晗一馬,我是不會將這些視頻給泄露出去的。可是三天的時間並沒有到,我沒有理由這麼做,說實話,到現在我也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是誰在背後動了手腳。」

「呵呵!」莫威輕輕地笑了兩聲,那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老成。

「顧小姐,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么?」莫威說道。

看來這莫威是不相信她所說的。

這背後之人還真是厲害,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將莫雅的視頻給泄露了出去,害的她背了這個黑鍋。 都說莫威愛女如命,他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現在莫雅受到了欺負,他肯定是不會放過她了。

「不管莫董事長信不信,但我是不會承認的,那視頻我已經毀了,而且也不是我泄露出去的。」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莫威冷哼一聲。

顧言馨得知視頻被泄露以後,她已經將自己的U盤毀掉了。、

可是現在莫威認定了是她做的,所以她現在是百口莫辯了。

「我說過了,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不管你今天打算怎麼弄我,我都不會承認的,我顧言馨沒有做過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莫董事長與其在這兒對付我,還不如多花一點時間去查一查真兇是誰?到底誰才是害你女兒的真正兇手。」顧言馨厲聲說道。

啪!!

這時候,莫威有些生氣了,他上前便給了顧言馨一巴掌。

「你還真是伶牙俐齒,說得我都快要相信你是無辜的了,我告訴你,就算你不是真兇,你也逃不掉,誰讓你拿著視頻要挾我的女兒!威脅我女兒的人,我統統都不會放過!」莫威咬牙切齒地說道,臉上露出了一抹狠厲。

與剛才的淡定,真是判若兩人。

顧言馨忍著臉上的疼痛,這莫威下手還真是重啊!

「莫董事長,既然您要這麼說,我也沒有辦法。您這個人未免也太強詞奪理了,你說我威脅你的女兒,那你怎麼不說你和你女兒一起威脅我呢?你們利用莫氏和蕭氏集團的合作,給蕭逸晗下這麼一個套,讓他鑽進去以後,然後想要收手,你們逼迫蕭逸晗和我分開,非要和你的女兒在一起,請問你們的手段又高尚到哪裡去了呢!」

莫威聽后,氣的要死。

他真是沒想到,顧言馨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敢氣他。

「誰都不能拿東西給她吃,先餓她個幾天。」莫威說道。

隨後,他帶著人便出去了。

房間裡面,恢復了一片寧靜,然後,燈也給關了,一片黑暗。

顧言馨抬頭只能看見縫隙裡面射進來一些光亮,而且周圍還有海風呼呼的聲音。

她覺得自己現在應該在一艘船上,因為有些時候,她會感覺整個屋子也是搖搖晃晃的。

她沒想到,莫威竟然將她囚禁在一艘船上,那蕭逸晗若是知道她不見了,又該如何找她呢。

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顧言馨感覺特別的冷,可能是因為在海上吧。

……

蕭氏集團。

蕭逸晗剛剛開完會以後,便拿出手機,看了看手機屏幕,微信沒有一條回復,簡訊也沒有,電話更是沒有。

今天早上,他給顧言馨發了很多條簡訊和微微信了,都是無人回復的狀態。

他立馬翻出了顧言馨的電話,給她撥打過去了。

電話那頭傳來關機的聲音,他不禁皺了皺眉。

這個捕快不太冷 一般情況下,顧言馨是不會關機的,除非是手機沒電了。

「總裁,張總找您有點事情,現在已經在那邊等著了。」朱彬過來說道。

「好,我這就過去。」蕭逸晗說完,然後便把手機放在了口袋裡面。

直到晚上,蕭逸晗忙完以後,再次打了顧言馨的電話,還是處於關機狀態。

他立馬有些慌了,總之心裡有不安,難道要發生事情了嗎?

他放下手裡的文件,立馬便走出了辦公室。

「總裁……」朱彬拿著一堆資料,但是蕭逸晗卻當沒有看見他一樣。

「總裁也不知道怎麼了……」朱彬有些狐疑,他從來沒有看見蕭逸晗這麼慌張過。

蕭逸晗開車來到了顧言馨的樓下,然後把車子停好,直接就上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