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關小姐的事,這位董少說他能包下整個天火樓來宴請小姐,小姐就來了。」火兒看到了丘澤天,美目一亮,開口說道。

丘澤天明白了,淡然掃著這姓董的青年道:「你是自己打斷自己的雙腳爬出去,還是我打斷你的五肢把你丟出去,你自己選。」

董平陽被丘澤天的氣勢壓得一滯,心中有些慌了,提出包圓天火樓的可不是他,他一開始只是想在天火樓宴請令媛媛,不奢望一下子追到她,但也能相互熟悉一些,以他泡妞的經驗來看,心急是吃不了熱豆腐的,特別是像令媛媛這域主之女。

但是,誰曾想被這叫火兒的少女給陰了,虧他一開始還沾沾自喜自己魅力非凡。 ?董陽平費盡心機的搭上了火兒的線,當然,費盡心機是他認為的,如果不是火兒故意讓他費盡心機,他永遠也沒機會。

而火兒表現的對他的甜言蜜語頗為受用,並且不時的對他拋幾個媚眼,一副對他仰慕加心動的小女兒神態。

時間回到了二個時辰以前。

「火兒姑娘,你今天真是美的如同天上仙子。」董陽平約了火兒出來,一張嘴就是甜言蜜語。

火兒一臉嬌羞,但卻是嗔道:「難道我以前不漂亮嗎?」

「不,不,是我說錯話了,該打。」董陽平輕輕扇了一下自己的臉。

「別,我只是開個玩笑,董少爺,你知道,我很希望小姐的意中人會是你。」火兒嬌聲道。

董陽平立刻精神一震,道:「火兒如能助我,我一定會百倍的回報你的。」

火兒幽幽看著董陽平,道:「我可以幫助你,但你可一定不能負我啊。」

董陽平立刻指天發誓,說如果負了火兒天打雷劈之類的云云。

「董少爺,我幫你把小姐約出來,就到天火樓吧,不過,你也知道小姐的身份,排場越大才越能吸引住小姐不是嗎?你就將天火樓包圓了如何?」火兒眼珠子一轉,說道。

包……包圓了?董陽平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天火樓可不是一般的酒樓,董家的根本就不在天火城,就算在天火城,董家也沒這個面子啊。

火兒瞅了董陽平一眼,嬌聲道:「董少爺,你可以扯著小姐的身份作虎皮啊,小姐可是域主最寵愛的女兒,以她的名義,誰敢違抗?」

董陽平眼睛一亮,只覺這主意甚好,借著妞兒的勢來泡妞,這才是最高境界啊,當下,他便採取了火兒的建議,有什麼事一概往令媛媛身上推,誰也不給她面子啊。

董陽平興沖沖的離開后,火兒那嬌羞的表情一改,呸了一聲,自言道:「這隻癩蛤蟆,看玩不死你。」

火兒早知道丘澤天在天火樓的地下酒樓宴客,一開始任由董陽平扯著虎皮作大旗,待其自信心膨脹之後,便直接對董陽平說小姐看中了那個地底包房,董陽平氣勢滾滾的殺到,結果被火兒陰了一把。

「你是自己打斷自己的雙腳爬出去,還是我打斷你的五肢再把你丟出去,你自己選。」丘澤天淡淡的對董陽平道,玄王的氣勢令得董陽平一陣陣發虛。

「家……家父董永山……」董陽平沒法子了,只能報出父親的名號,期望對方有所顧忌,董家雖是七品勢力,但在七品勢力中卻是拔尖的。

「原來是董家的小子。」丘澤天淡淡道。

楚南不動聲色,董家,不就是淮水城城主夫人的娘家嗎?董家在南域應該算是一個有數的大勢力了,不知道丘澤天會怎麼做?

「對對對,請大人看在家父面子上原諒小的無禮,來日必將擺酒賠罪。」董陽平急忙道。

「不用,我會擺酒向你們董家老爺子賠罪的。」丘澤天開口道。

額?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丘澤天動了,手中一把詭異的紫色匕首劃出幾道紫色的光芒,便見得董陽平一聲聲凄厲的慘叫。

董陽平四肢血流如柱,下體亦散發著一陣陣尿騷味,他的手筋腳筋全被挑出震碎,第五肢也折了,腫脹如球。

「丟出去。」丘澤天淡淡道,目光不著痕迹的掃了令媛媛一眼,以他的心機,哪還不明白是被人當成一把刀了。

董陽平被天火樓侍衛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而丘澤天那淡然的表情立即換成了一副笑臉,對令媛媛道:「令小姐,既然來了,一起如何?」

「好。」令媛媛沒有拒絕,目光打量著楚南。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兄弟楚天歌,楚兄,這位是域主千金令媛媛小姐,後面兩位可愛的姑娘是火兒和水兒。」丘澤天為雙方做了一個介紹。

「令小姐,幸會,兩位姑娘,小生有禮了。」楚南笑著道,他的表情很輕鬆自然,似乎令媛媛的身份並不能帶給他什麼壓力。

令媛媛只是點了點頭,倒是水兒和火兒覺得有些稀罕,不斷的打量著楚南。

「楚天歌,你不是南域人吧。」令人驚訝的是,坐下之後,最先開口的卻是令媛媛。

「不是,我覺得我是輝煌帝國子民就夠了。」楚南道。

「是嗎?」令媛媛說了一句后,便沒再說話了。

丘澤天以主人身份開始替令媛媛與楚南斟酒,不過這麼一來,他與楚南本打算深聊的想法就要擱淺了。

楚南沒有說話的**,他更多的是在觀察,觀察丘澤天,觀察令媛媛,甚至是水兒和火兒這兩個侍婢。

三人間不咸不淡的過了一個多時辰,楚南加起來說的話不超過二十句。

終於,這酒局散場了,令媛媛帶著兩位侍婢離開了。

「楚兄,實在對不住,本來我為你還準備了一個特殊的節目,結果……」丘澤天有些歉意的笑道,他說到特殊的節目時,眼睛眨了眨,一幅你懂的樣子。

「下次由我來做東。」楚南笑道。

楚南回到漆氏商行的大院,發現這深夜時分,這裡的掌柜夥計還有護衛們卻是擺開了好十幾桌,正喝得起興呢。

楚南沒有驚動他們,到房裡找到了正對鏡梳妝的漆詩詩。

「楚大爺,竟然沒有在外面留宿,真是稀奇。」漆詩詩一看到楚南,一臉驚喜的迎上來道,她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一般貴族之間的宴請,女人永遠是必不可少的……東西,沒錯,就是東西。

「外面那些庸脂俗粉,怎麼及得上我家詩詩呢?」楚南笑著,大手就抓住了一隻彈性十足的大白兔子用力捏了一下,他在酒局上沒說話,對著自己的女人說起甜言蜜語可是張嘴就來。

漆詩詩笑成了一朵花,一下子跳到了楚南身上,雙腿夾著他的腰,如同樹袋熊一般不肯下來。

「外面怎麼回事?有好事?」楚南問。

「今兒丘家派人送來了一面令牌,以後我們漆氏商行在南域任何城市做生意都不會有阻礙了,我高興,所以讓大家都高興高興。」漆詩詩說著,摟緊了楚南的脖子,她知道,這一切都是楚南帶給她的。

楚南抱著漆詩詩,並沒有再行魚水之歡,而漆詩詩沒過多久,竟然沉沉的熟睡過去。

也是,自從與楚南肌膚相親以來,她還真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

楚南將她放下后,來到了另外一間房,他盤腿坐著,攤開左手手掌,意念一動,一個淡淡的白色印記浮現出來。

楚南閉上眼睛,全身心的感受著手掌心的印記,這印記如果不是特意的去感受,根本察覺不到它的存在。

這印記是輝煌大陸楚氏一門的標誌圖案,線條挺多挺複雜的,圖象比較抽象。

楚南不斷的感受著,竟然隱隱還有了一絲熟悉感,似乎以前就曾經看到過一般。

不可能啊,我以前怎麼會看到過?看來是錯覺吧。

但是,就在這時,這複雜的圖案突然開始旋轉起來,在旋渦之中,有一個突起的按鈕狀物體顯現出來,楚南意念一動,將之按了下去。

頓時,楚南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一段段信息片段如潮水般湧入了意識海。

幾個時辰過後,外頭的天色已經大亮。

而楚南這時才睜開了眼睛,目光帶著若有所思的意味。

那些信息片段,是真正的楚天歌的記憶,竟然完整的保存在了這印記里,現在,他知道了楚天歌經歷的一切。

楚天歌確實是一個天賦很差的玄修,但卻是沒落的楚南唯一的嫡系血脈了,楚天歌進入九陽神山歷煉,其實也是迫不得已,當初,他的父親把他送到七星大陸,暗地裡囑咐他就留在七星大陸不要再回來,此後,他真的留在了七星大陸,不過是縮在了試煉之地九陽神山中,最後死在了裡面,而曾經在帝國風頭一時無兩的楚家也徹底的消亡了。

但是,誰曾想到楚天歌手心的印記會轉移到楚南的身上,或許冥冥中自有定數吧。

現在,楚南也明白了丘澤天想要說什麼了,他說楚家必定會在自己的手中振興,又提及到了帝宮後山。

那麼,憑著記憶,楚南知道了那個傳說中被鎮壓在帝宮後山的人與楚家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據說,那是一個有著通天徹地之術的人,能讓丘家費這麼大心思來拉攏自己,那個人應該是自由了。

楚南心中不斷的盤算著,或許他真能用楚天歌的身份在輝煌大陸立足,當然,這必須得到那個人的承認。

……

漆氏商行關閉的店面重新開張了,熱熱鬧鬧,紅紅火火,曾經因丘家而被迫關門大吉,現在丘家又派人來賀喜,很多心眼靈活的人都猜到了些什麼,所謂花花轎子人人台,漆氏商行一下子又起來了,而且還勢不可擋。

漆詩詩重新投入到了經營之中,她對做生意的興趣遠比修鍊要大得多。

楚南則閑了下來,開始在天火城閑逛,泡泡酒吧,逗逗妹子,日子過得倒也舒心。

這一日,楚南正在喧鬧的酒吧里逗得一個小美女前俯後仰時,突然間,喧鬧的酒吧一下子變得死一般寂靜,那笑得花枝亂顫的小美女也如同斷電的收音機一般戛然而止。

楚南轉過身,不由一怔,進來的是坐在輪椅上的令媛媛,以及不離身的水兒和火兒,難怪一下子所有人都不出聲了。

「這麼巧啊,令小姐。」楚南笑著道。

「不是巧,我是專門來找你的。」令媛媛道,她的話一下子讓本來恢復了一些的酒吧中人再度石化,一向高不可攀的域主千金來找一個男人,這說出去也沒有人相信啊。

「額?那麼請問有什麼事?」楚南問,他的心裡倒沒有覺得榮幸,有的只是警覺。

「能出來一下嗎?」令媛媛道。

不多時,四人已經坐在了一家不起眼酒樓的包廂里。

楚南翹著二郎腿,啜了一口茶水,然後將茶杯放下,道:「令小姐有事儘管說,我的心理承受力可不強的,再這麼憋下去,把我的小心肝嚇壞了怎麼辦?」

「油嘴滑舌。」火兒嘟噥了一句。

「火兒姑娘倒是知道一清二楚,難道你嘗過我的油嘴和滑溜溜的舌頭。」楚南嘿嘿笑道。

「你,無恥的傢伙……」火兒俏臉一變,就要動手。

「火兒,放肆。」這時,令媛媛突然斥道,聲音很輕,但其威勢卻不一般,這不,火兒嚇得嬌軀一抖,俏臉發白的再也不敢作聲了。

楚南不動聲色,手指敲擊在桌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這位域主千金到底唱得哪一出?楚南雖然雲里霧裡,但越是反常,就越需要謹慎。

令媛媛望著楚南,淡淡道:「楚天歌,中域楚氏最後的嫡系子弟,楚氏雖然消亡,但貴族名號卻依然保存著,你現在依舊是一等貴族。」

楚南笑了笑,令媛媛要查到這些那太簡單了,不過,正因為這樣,楚南的心中是有些快意的,因為他是個屁的楚天歌,他只不過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偷渡客罷了。

「收集的情報表明你好色,紈絝,天賦駑鈍,當時為了避免楚家絕後,楚家費盡心機把你送下九陽神山歷煉,但是你卻再也沒有回來,直到三年後,另一批歷煉的人才發現你仍然活在九陽神山,之後出了九陽神山,你沒有上飛船,而是留在了七星大陸,事隔二年,你再度出現在了輝煌大陸,但是各道空中關口卻沒有你入境記錄,而你現在卻達到了驚人的玄王境界。」令媛媛接著道。

楚南依舊只是淡淡的微笑,不置可否。

「你想振興楚家嗎?」令媛媛沒有在乎楚南的沉默,而是問道。

楚南一挑眉,望向了令媛媛,道:「令小姐有話還是直說吧,你能帶給我什麼,而我又需要付出什麼,我不喜歡打機鋒,特別是和你這麼美麗的女人,直來直去的比較沒有負擔。」說著,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你娶我。」令媛媛突然道。

「噗」

楚南一口茶水噴到了旁邊,儘管他心裡有所準備,但還是吃了一驚。

令媛媛遞給楚南一塊手帕,楚南接過胡亂擦了擦水漬,然後放在鼻間聞了聞,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幽香,他隨即將之收了起來,沒有要還的打算。

「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令小姐,這種玩笑我還真受不起。」楚南道,他的目光掃了水兒和火兒一眼,看到她們的目光中也儘是驚駭。

「我不喜歡開玩笑。」令媛媛望著楚南認真道。

「那麼,我需要一個解釋。」楚南盯著令媛媛的眼睛,發現她眼睛里的認真,心中不由一跳,當然是心驚肉跳的跳,從來沒有想到,一個女人嚷嚷著投懷送抱帶給他的不是高興,而是沉重。

「很簡單,我需要一個男人,而你需要一個強援,僅憑那個人,你邁的步子依然不會大,但如果再有了我,楚家會在短時間內崛起。」令媛媛道。

「你需要男人不是很簡單嗎?聽說丘兄也在你的候選人之列,我覺得我還沒有達到讓你這種女子一見鍾情的地步,雖然我自我感覺讓你身後兩個侍婢愛上我不是什麼大問題。」楚南笑著道。

「你娶了我,她們就是你的。」令媛媛道。

「不過我突然想起來,我似乎還有一個末婚妻叫白竹荺。」 隊長刁蠻妻:老婆說了算 楚南道。

「我沒有讓你不再找其他的女人。」令媛媛道。

「可是……」楚南絞盡腦汁找著借口,他才不信令媛媛的鬼話,這個坑他不跳。

「別可是了,你不娶我,我就會告訴我爹說你強姦了我,你就算是一個玄王,你在輝煌大陸也無法立足,而且,漆氏商行那個你的紅顏知己你難道也不在乎。」令媛媛似乎有些失去了耐心,開始威脅了。

但是楚南卻像是炸了毛一般,目光變得極其可怕,他以及令媛媛面前的茶杯頓時化為了齏粉。

「你敢動漆氏商試試,我不管你是域主女兒還是皇帝女兒,動了我的女人,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楚南的聲音帶著刺骨的寒氣,眸中的兩團紫芒讓他整個人顯得十發妖異和恐怖。

令媛媛愣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的威脅沒有讓楚南妥協,反而如同觸摸到了他的逆鱗,讓一開始還插科打渾開玩笑的他如同變成了從地獄而來的使者,她一定也不懷疑楚南話語中的決心,只要她敢做,他就真的會翻臉,不死不休。

其實,令媛媛如果只說前面,而不涉及到漆詩詩的話,楚南或許真會考慮一下,只要他弄清楚令媛媛為什麼非得要一個男人。

但是,說出去的如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

楚南留下一屋子的殺氣,然後消失了。

半晌,火兒回過神來,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來,道:「小姐,你看看這個混蛋,他竟然敢這樣威脅小姐你,我們這就去告訴大人,他就算是玄王也要留下他的命。」

且,漆氏商行那個你的紅顏知己你難道也不在乎。」令媛媛似乎有些失去了耐心,開始威脅了。

但是楚南卻像是炸了毛一般,目光變得極其可怕,他以及令媛媛面前的茶杯頓時化為了齏粉。

「你敢動漆氏商試試,我不管你是域主女兒還是皇帝女兒,動了我的女人,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楚南的聲音帶著刺骨的寒氣,眸中的兩團紫芒讓他整個人顯得十發妖異和恐怖。

令媛媛愣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的威脅沒有讓楚南妥協,反而如同觸摸到了他的逆鱗,讓一開始還插科打渾開玩笑的他如同變成了從地獄而來的使者,她一定也不懷疑楚南話語中的決心,只要她敢做,他就真的會翻臉,不死不休。

其實,令媛媛如果只說前面,而不涉及到漆詩詩的話,楚南或許真會考慮一下,只要他弄清楚令媛媛為什麼非得要一個男人。

但是,說出去的如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

楚南留下一屋子的殺氣,然後消失了。

巨星從氪金開始 半晌,火兒回過神來,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來,道:「小姐,你看看這個混蛋,他竟然敢這樣威脅小姐你,我們這就去告訴大人,他就算是玄王也要留下他的命。」 ?令媛媛美眸掃了火兒一眼,眸中有一絲與平時淡然不相符的冰冷。

火兒閉嘴了,低著頭不敢再說話,她和水兒與令媛媛一起長大,平素令媛媛對她們倆都甚是包容,從末把她們當下人,以至於讓她都有些忘了需要恪守的本份。

今天令媛媛對她顯然有些不滿,雖然她是為了令媛媛好,但是在這件事上,她們絕不允許有任何的話語權。

令媛媛低著頭思考著,這件事她還是沒有用對方法,現在這麼一想,她覺得問題還是出現在她拿漆氏商行的那個女人來威脅他,不曾想到這是他的逆鱗,一碰就炸毛。

總的來說,這個男人應該是軟不吃硬。

但是,現在局面弄得這麼僵,該怎麼來收場呢?

令媛媛回到了域主府湖心苑,進入了自己的寢房,而火兒與水兒則有些坐立不安的待在內院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