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你問吧。」

「你知道晉級考試嗎?」

格列放下刀叉,笑著:「當然知道,你也想參加考試是吧。」

羅傑點點頭:「你怎麼知道?」

格列噗嗤一笑,把果汁不小心噴了出去,他拿著餐巾擦拭著嘴角:「你問這個問題,肯定是為了參加晉級考試,難道還會為了別的嗎?」

羅傑尷尬的一笑,一時間感覺自己問的有些弱智。

「晉級考試下個星期考試開始,聽說帝國學院的晉級考試並不是只是測驗學員是否達到等級門檻就可以,而是通過實戰任務來作為評判。打個比方,假如你已經達到了初級魔法師的門檻,但如果你沒有通過實戰任務的話,那麼你照樣晉級不了魔法一年級。」格列說道。

「實戰任務?通過實戰么……」羅傑低吟道。

帝國學院的晉級考試的做法有些類似戰士聯盟和魔法師聯盟的做法一樣,如果戰士或魔法師要想獲得兩大聯盟的認證徽章,那必須通過其發布的任務,就算是你達到了某個級別的實力,如果通過不了任務,那一樣獲得不了徽章。

至於帝國學院為什麼要提高晉級考試的難度,羅傑已經猜曉了一些,這是在考驗學員的實戰經驗和臨場素質!或許這樣一刀切的評判標準對一些從來沒有實戰經驗的學員來說有些不公平,可如果連基本的實戰經驗都沒有,那今後怎樣去面對戰場上的敵人和在荒野的魔獸呢?最基礎的實戰經驗有時候比實力來得更有用。同樣也是必不可少的!

「每年這個時候可是十分熱鬧啊。」格列突然嘿嘿一笑。

「什麼意思?」

「你這傢伙,是不是裝傻啊。」格列拍拍額頭,無奈的解釋道:「每年的新生中有些一部分學員的實力已經超過了基礎班的範疇,這些人自然也就想晉級更高的年級,誰也不願意待在基礎班浪費時間。今年新生中達到了初級戰士以上的學員有60人左右,他們可都是來自於大陸各地的頂級天才,這次晉級考試應該十分精彩。真的,我很想見識下這些人的實力。」

「這個晉級考試怎麼參加?」

羅傑一點不關心這個點,只關心怎麼參加而已。

格列塞了一塊肉后說道:「今天報名就開始了。報名地點好像在中央樓……」

「那還等什麼,走吧。」

「喂,我的肉,能等我吃完嗎……」

看著最後一塊肉,還沒有來得及吃,格列就被羅傑拖走了,這讓他有些無語……

————————————————————————————————————

「哇,好帥。」

「他不是畢維斯嗎? 貓系甜妻:陸少你矜持一點 魔法系第一天才啊!」

「本人和聽聞的一樣,很冷酷呢,不過我喜歡。」

走廊中,一些魔法系的女生紛紛交頭接耳,面帶潮紅的羞望著畢維斯,完全一副花痴模樣。

畢維斯臉色宛如冰霜,沒有絲毫情感流露,完全不在乎別人議論著什麼,自顧自的依靠著牆壁,眺望著走廊的另一頭,似乎在等待著誰。

陽光透過窗戶落在光滑的地板上折射出溫暖的光線,一頭烏黑亮麗的女孩從教室中走出,蔚藍的大眼眸像海水一樣清澈,這美麗的女孩正和其他的學員交談著,微笑的嘴角顯示出她此時內心的愉悅。

「梵妮。」

見到女孩時,畢維斯輕聲喊道,語氣很淡,但平淡之中帶著絲絲欣喜。

梵妮看著眼前的畢維斯,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沒有說話,似乎不想面對這個人。

沉默了片刻,畢維斯先開了口:「你為什麼要躲避我?」

「不……我沒有躲著你。」梵妮勉強擠出笑容,眼神望向別處。

「如果你不躲避我,那你為什麼一直不肯面對我,為什麼放棄進入皇家學院的機會而來到帝國學院。」

梵妮說:「我討厭那裡,都是一些裝模作樣的傢伙,繁瑣,不真實。」

「但這就是你要面對的一切,我知道你……」

畢維斯還沒有說完,梵妮就打斷了他的話:「不,你不知道。我是在躲避,我不是在躲避你,我是躲避命運,為什麼我就要聽從他們的安排,為什麼我就要和那些虛偽之極的人為伍,為什麼我不能選擇自己的道路。」

這句話斬釘截鐵,所蘊含的堅定意志讓畢維斯有些感到不真實,在他的印象中,梵妮意志是一個言聽計從、溫柔的女生,但此時的話實在是不像她說出來的。

「你是在對我們之間的事情耿耿於懷?」畢維斯問道。

他說的這句話,梵妮很清楚,無非是兩人之間的婚姻關係。可她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抱歉,我等下還要去訓練室,下個星期就要參加晉級考試了。」

目送著梵妮離開,畢維斯沒有追問,表情依舊,看不出他的內心活動。 一個星期之後,晉級考試開始……

正如格列所說的一樣,新生中達到初級戰士或初級魔法師的學員都參加了這場考試,一共有六十人。其中戰士系學員有43人,魔法系學員有17人。

在考試正式開始之前,所有參加考試的學員都在學院廣場集合,為了應對這場考試,幾乎所有學員都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裡面裝的都是武器盔甲之類的,甚至以某些學員帶著稀有的契約獸捲軸、魔法捲軸、回復魔石……

當然,也有極個別的學員只是帶著一把武器而已,對著那些帶著一大堆輔助道具的學員,他們眼神中似乎有些不屑,從他們自信的面容來看,這些人估計有著十足的把握能通過這次考試。

在等待了稍許之後,一位寸頭短髮的男主考官帶著十二位導師出現在了眾學員面前,原先在交談的學員也停止了言語。

「歡迎眾學員參加這場晉級考試……」主考官一開口說了一些客套話之類的,隨後也立馬切入了主題。

「今年的新生晉級考試將會以小組的形式出現,參加考試的學員一共有六十人,每個小組會有五位成員,一共十二個小組。為了考慮小組之間的均衡,學院會根據每位學員實力事先分好小組,接下來我們公布小組和成員以及跟隨的監督考官,被分配的學員請自行跟隨監督考官後面。」

此話一出,下面有學員開始議論了。

「怎麼和去年的考試不一樣啊,去年是個人實戰考試。」

「小組制的不好嗎?萬一要是和安格羅、畢維斯、卡爾科……這些實力強大學員組隊,那通過任務簡直輕而易舉。」

「是啊,是啊。」

談論的學員個個十分激動,都希望自己能與實力強大的學員組成一隊。

在眾學員的期待之下,主考官正式宣布:「第一組,瑪爾·賽斯、巴卡德·勞恩、傑斯·西德……這五位學員請跟隨摩西·達克爾考官。」

宣布完第一組,主考官後方走出一位長發男子,他就是第一組的監督考官摩西·達克爾,隨後剛剛被宣布出的五名學員也走出了,跟隨監督考官在一旁待命。

「第二組卡爾科·麥拉、托萬……跟隨菲拉斯·艾文考官。」

聽完這一組的成員,這個小組內有兩名學員直接高呼了起來。

「卡爾科,沒有聽錯吧。戰士系第二強的天才。」

「這次考試肯定過了!」

眾人中一位紅髮、身材稍瘦的少年撇撇嘴,他正是卡爾科點麥拉,他撇撇嘴顯得有些不高興,冷冷的撇了一眼剛剛兩位高呼的學員,他似乎很討厭第二這個辭彙。

第二組成員集結完畢!

主考官接著公布小組,等公布第八組的時候,終於輪到了羅傑。

「第五組,羅傑·埃爾維斯,奧維齊·薩羅,梵妮·奧貝拉,格列·威尼弗雷特,愛麗絲·亞萊西克,這五位學員跟隨科洛雅·伽柏沃監考官。」

聽到這一組成員的名字,眾學員忍不住驚呼了起來,並不是因為這一組實力強大,而是因為他們的身份地位!

格列所處的威尼弗雷特家族代表流雲商會,流雲商會又是特洛亞最強大的商會之一,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容小覷。

愛麗絲的身份不用多加說明,幾乎所有學員都知曉她是菲里歐斯帝國的公主!亞萊西克王室!

梵妮身份地位不及格列和愛麗絲,但她好歹也是出身於大陸中最古老的魔法家族。身份地位也不是普通貴族名流能比擬的。

而奧維齊·薩羅聽說是來自於星月帝國的某個強大家族,背景不弱於梵妮所處的奧貝拉家族。

其中只有羅傑一個人沒有上的了檯面的身份,縱然是這樣,這個小組可以說是身份、背景、地位最為豪華的小組了!

格列對著旁邊的羅傑笑道:「真是有趣啊!梵妮、你還有我竟然是一個組的!」

「是啊,有趣……」羅傑無力的揉揉腦袋。

讓他頭痛的是愛麗絲這個傢伙,他怎麼會想到她會參加這個晉級考試呢,更沒有想到會分到一個組,看來這次,這顆牛皮糖怎麼甩都甩不掉了。

跟隨著科洛雅這個監考官後面,第八組五位成員在一旁待命。

愛麗絲是摟過羅傑的手腕,笑嘻嘻的說道:「你不是跑嗎?這下我看你怎麼跑。」

被女孩子這麼親密的摟著,羅傑自然有些尷尬,只好推開了她,可愛麗絲就像是……不!就是快牛皮糖,死死黏住了他。

看著兩人如此親密的動作,格列和名叫薩維奇的男生都看呆了,一位帝國公主沒有一點矜持和形象,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對……

「可以啊,羅傑,平時我都沒有看出來啊。」格列笑呵呵的說道,似乎在猜測著什麼。

薩維奇也是個自來熟,完全不避諱的說道:「哥們,你真是太牛了,你用什麼了什麼辦法吸引住了一位如此美麗的公主,能不能分享一下。我也想學兩招,我早對我們班的那個蘿絲……嘿嘿,你懂得。」

薩維奇從樣貌來看身材魁梧、五官分明,英挺劍眉,光看樣貌給人一種十分穩重的感覺,可現在他那與樣貌不相符的話語和那極其猥瑣的笑容是怎麼回事?

想都不用想,這傢伙絕對是一個悶騷至極的貨色。

他說的話和猥瑣的表現讓愛麗絲十分的反感,直接訓斥道:「流氓,你在說些什麼? 港樂時代 信不信本公主讓衛兵把你抓起來。把你下面的東西剁了喂狗。」

被一頓訓斥,薩維奇只得尷尬的低著頭,委屈的嘀咕道:「怎麼也是帝國公主,怎麼會說出這樣粗魯至極的話。」

「你說什麼?」

「沒什麼?」

被愛麗絲兇狠的眼神凝視,薩維奇嚇得不敢再說話了,委屈的樣子像個一米八五的孩子。

看這個活寶的表演,格列都忍不住笑了起來。而在一旁的梵妮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沒有說話顯得很平靜,不過愛麗絲摟著羅傑胳膊的時候,她眼角卻閃爍著一絲異樣。

看著自己小組成員一直在哄鬧,科洛雅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她也不管這些學員是什麼身份了,什麼帝國公主,威尼弗雷特少爺……被怒火點燃的她直接怒喝了起來。

「你們給我安靜一些,如果繼續不安分!信不信我將你們的考試資格給取消掉。」

這聲怒喝也有了些效果,幾人紛紛安靜了下來,不在哄鬧。

看著科洛雅面帶怒火的側臉,羅傑無奈的笑了笑,牛皮糖愛麗絲本來就夠麻煩了,再加上這個喜怒無常的科洛雅,這場的晉級考試之旅應該不會一帆風順吧。

哎!學院怎麼會將這個兩個麻煩都聚集在了一起啊,羅傑真的很無奈,他很怕麻煩,但這次的麻煩多也躲不掉。

這個時候,主考官也宣布完了所有小組成員名單,有的學員興奮直接掛在臉上,看樣子他們是應該組到了實力稍強的學員。有的學員卻帶著愁意,估計是害怕那些實力弱的學員拖累小組。不管怎麼樣學院都是經過小組之間實力的均衡,一個小組全身實力強大的學員也不現實的。

宣布完后,主考官收起了名單,接著說道:「你們十二組將會分成三波,分別前往落日峽谷、幽暗山脈以及暴風叢林,你們抵達那裡之後,跟隨的監考官會將考試具體任務和你們說明的。根據任務完成情況以及監考官們對你們的個人評判,綜合兩點決定了你們是否通過考試的資格,當然也決定了你們是否有資格更高級的年級。」

「落日峽谷!幽暗山脈!暴風叢林!這不是菲里歐斯帝國的sss級別危險區域嗎?可是極度危險的。」其中一位學員表示擔憂。

其他的學員聽后,也有些同感。

「這麼危險的區域去進行晉級考試,學院是怎麼想的,難道不顧我們的安危嗎?」

「sss級別的危險區域,真的會死的!」

其中一位身穿黑色戰鬥服的魁梧少年不屑的笑了笑,他棕色的眼眸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身上散發著一股看清的傲氣。他正是戰士系第一天才安格羅。

「弱者就是弱者,一味地畏懼怎麼也不會成為強者。」 步步逼婚:黑帝的契約情人 安格羅直言不諱的打擊著那些擔憂的學員,當然也不怕得罪於他們。

「你這傢伙!」

這句話讓一位脾氣不是很好的學員站了出來,他極度不爽的指著安格羅,安格羅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那冰冷的眼神中帶著殺意,真的只有經歷血雨才會有的那種冰冷至極的殺意。

一時間那位叫囂的學員頓時安靜了下來,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沒有了剛剛那股盛氣凌人的氣勢。

聽到下面學員們訴說的擔憂,主考官也解釋了起來:「你們的擔憂是沒有錯的,落日峽谷、幽暗山脈和暴風叢林!的確是極度危險的區域,為了安全考量考試地點只是在邊緣區域,而且還有跟隨你們的監考官,所以請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這樣一說讓一些學員有了底,擔憂一掃而光。

「你說,我們的監考官靠譜么?看樣子,她只比我們大五六歲而已。」

這句話是薩維奇偷偷對格列說的。聲音很小,可還是傳到了科洛雅的耳朵里。

「你這可以質疑我的年齡,但不要質疑我的實力,雖然最近我才突破到了五級魔導師,但保護你們絕對綽綽有餘。」

科洛雅牙斜視了一眼薩維奇,冷冷的臉龐有種不怒自威的架勢。

薩維奇很自覺的閉嘴了,可隨後又忍不住地自言自語的呢喃道:「現在的女生怎麼這麼強勢,太可怕了。」 所有的小組分配完畢之後,便可以開始動身前往考試地點。

科洛雅帶著羅傑五人也開始行動了。

「那個考官,我們的任務地點在什麼地方。」薩維奇小心翼翼的問道,他似乎有些害怕科洛雅剛剛發怒的樣子。

不過還好,科洛雅現在沒有了發怒的跡象,只是冷淡的說道:「落日峽谷。」

「落日峽谷在菲里歐斯的西北部,距離萊茵城有一千多公里,我們該怎麼到達那裡?」薩維奇再次問道。

「空中飛艇。」

「空中飛艇?那我們在哪裡乘坐飛艇呢?」

「曼多河港口。」

「距離那麼遠,空中飛艇來得及嗎?」

「……」

科洛雅停下了腳步,搖著頭呼出一口濁氣,然後回過頭對著薩維奇笑著:「請你閉嘴好嗎,我知道錯了,饒了我吧」

這句話讓薩維奇有些懵,他顯然還沒有理解出什麼就傻笑著擺著手:「考官,你沒錯,你一點錯都沒有。」

「不,我是真的錯了,我不應該對你凶的。所以請你閉嘴好嗎,就當饒了我。」科洛雅十分認真的說完這句話,隨後留下一個白眼繼續向前走。

薩維奇有些無辜的撓著頭,,他那迷惑的眼神不時的望著格列、羅傑幾人,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

這場的晉級考試一共有十二組,其中有四組在考試地點在落日峽谷。分別是第三組、第五組、第八組以及第十一組,其中第十一組沒有什麼好說的,成員都是實力差不多的學員組成,倒是第三組的畢維斯和第五組的安格羅挺令人注意,畢竟這兩個傢伙分別是新生中戰士系和魔法系第一強的天才。

等四個小組到達了曼多河港口的時候,四組的監考官前去購買乘著飛艇的票,留下四組成員原地待命。

等待對於一些人來說是一個折磨的過程,可以說是難以忍受,愛麗絲就是這樣一個沒有耐心的人。

她對著提出了一個建議,臉上有些期盼:「我說,監考官還要一會才回來呢,我們要不要去玩會兒啊,我對這裡街道很熟悉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