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熊?很厲害?撿到的啊。」包打聽一愣,聽夏丘這麼說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大地暴熊啊,土屬性的王者尖端啊。兄弟,走眼了吧。」

「我了個去……撿也能撿到大地暴熊,洛文兄弟你真是……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包打聽直接表示不相信洛文的鬼話。

眾人正閑聊著,突然瞭望台上吹起了號角,立即有士兵向指揮台報告鷹眼已經發現了紅骷髏海盜島了。

全體緩慢減速靠近,越來越靠近,眾人已經能看到紅骷髏島的外貌了。

這島可真大,差不多有一個運城那麼大,而且島上樹林密布,島中央還有一座山,山頂依稀能看到有房子的輪廓。到了安全距離之後全體拋瞄,放下小船前去偵查。

島上的海盜好像也發現了這五艘大船,只見島上的幾個碉樓人影閃動,動作頻繁,隱約有金屬的反光。

沒多久,偵查人員回來了,報告羅越說淺水區水下有暗礁,切近距離觀察下,唯一的一個碼頭在火龍炮的覆蓋範圍內,已經發現的火龍炮有三個。

「大爺的! 大神我來報恩了 這群海盜是不是直接從部隊叛變的啊,裝備這麼好,火龍炮都有。」羅越憤然,火龍炮作為用火系魔晶驅動的武器,對木質戰艦的殺傷性巨大。情況如此的話,戰艦都不敢靠近,只能小船登陸了,人員傷亡就太大了,「真是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傳令下去,繞島一周,尋找到合適的登錄地點上島。」

「得令!」

此時島上最高山上的聚義廳里坐著三個人。

「大哥,據兄弟報告,根據船的樣式判斷是帝國海軍,怎麼辦?」一名滿臉絡腮鬍的壯漢說到。

坐在主位的一個穿著魔法袍的胖子,短短的頭髮,小小的眼睛,沉吟了一下,說:「不應該啊,上頭早就說好帝國海軍都調去北邊演習了啊,不應該,真的不應該。」

「大哥,你說會不會是運城的海防部隊,那些小雜毛用帝國海軍的船來裝大象。」二當家宋松,穿著布衣好像一名書生,但是使用一對放血匕首,做事心狠手辣。

龐得龍微微一笑:「老二說的有理,派幾個兄弟頂著這幾艘船的動向,一有情況立刻彙報。叫兄弟們做好戰鬥準備,備好禮物,他們應該不會只是來看看就走了。」

話說五艘船圍著海盜島轉了一圈,發現了一處很好的登陸地點,有幾艘紅骷髏旗幟的海盜船在水中,且這裡上山的路坡度平緩,防禦工事也少。

羅越觀察了一番決定就在這裡登陸了,通知了下去之後五艘船調轉船頭齊齊進發。不料船到半途,發現對方的船突然扯起了風帆開動了!

「傳令下去!改為一字陣並排前行,火龍炮準備,進入射程就開炮!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全體扶好!準備撞擊!」羅越一連串命令傳達下去,旗手揮舞旗語之後五艘船改變了陣型。

洛文等人感受到了山雨欲來的戰鬥,也學士兵們的樣子找地方扶好,心裡激動萬分,同學們第一次接觸大規模的戰鬥就這麼刺激。洛文兄弟四人雖然也是經過正式戰鬥的人,但是這樣刺激的海上戰鬥第一次遇到。

一共七艘海盜船也是一字陣沖了過來,看樣子他們打算把海防部隊阻止在海面上。進入火龍炮射程之後,戰鬥一觸即發。

「開炮!開足馬力!」羅越傳令下去。

每艘船的船頭甲板都有一座火龍炮,在消耗了幾顆火系魔晶之後,火龍炮發出沉悶的炮吼,一道火光直衝天際,火元素凝聚的炮彈呼嘯著沖向海盜船。一顆炮彈擊中了一艘海盜船,擊穿了它的甲板引起了大火,船上的海盜們趕緊救火免得擴散燒了整個船,其他的四顆炮彈全都打空了。

海盜們也還以顏色,不過好像他們船上的火龍炮不是很多,七艘船只有三艘發出了炮彈,但是也有一顆擊中了最左邊的鐵木船。鐵木不僅以堅硬著稱,而且一般的火還燒不起來,就連火龍炮這樣的武器遠距離情況下也沒能打出一個大洞,不過倒是擊中了一名士兵當場死亡。

死了人了,士兵們的熱血被激了起來。

「幹了這群王八蛋!」

「開炮!開炮!」

雙方炮火連天互相射擊,並且加速撞擊中。

又有海盜船被擊中了風帆引起了大火慢慢減速了下來,海防軍也有一艘船被擊中了風帆,但是以水系魔晶為驅動力,根本就不影響船的動力。

激烈炮火中雙方逐漸接近,兩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準備撞擊!」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準備撞擊!全體扶好!」

「撞死這些王八蛋!」

雙方終於撞在了一起!

五艘鐵木船正面撞上五艘海盜船,然後船體挨著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繼續前進,在船體相接的這一時間,士兵們揮舞著長刀跳上了海盜船展開了肉搏。

殺聲震天!刀刀見肉!

同學們得到馬沙的命令暫時不要行動,等上岸之後再行動,眾人按兵不動。不過幾個魔法師倒是可以遠程射擊協助友軍。

經過這麼一撞,五艘海盜船船頭都撞出一個缺口,海水不停的灌入,鐵木船擦肩而過之後繼續前行,朝碼頭方向駛去,留在海盜船上的士兵全在奮勇殺敵。

「啊!拋下他們不管啦?他們怎麼回來?!」萬小松一身正氣,剛才就想跳上船殺過去呢,現在見拋棄隊友不管了,大聲質問道。

「這就是戰術,戰鬥要以全局為重,並不是拋棄他們,他們贏了自然會游過來,他們輸了就只能怪他們本事不濟。」馬沙解釋到,「所以我不要你們過去,你們不懂這個,帶你們來參加就是讓你們明白這些道理。」

萬小松沉默了,為自己不能幫助他們感到深深的傷心。

話說已經六艘海盜船失去了動力停在海面上,餘下一艘倉皇逃竄了,但是海防部隊沒管它了,直取碼頭! 這個地方應該是海盜島的後方,海防部隊駛入了之前海盜船停靠的碼頭,然後除留守人員外,全體都下船了。

一片寂靜!海盜的影子都看不到一個。

「咦?有詐,叫大家慢慢推進,小心有詐。」羅越吩咐下去,然後帶頭走在最前面。

馬沙跟在羅越的後面,讓羅越好生感動,對馬沙誠懇的說到:「謝謝馬老師。」

「不用謝我,謝你自己吧。」馬沙要不是看到羅越走在最前面,心頭覺得他還不錯才不會跟著來。

士兵們成扇形鋪開前進,五丁山學院的眾人跟在馬沙的後面,幾隻戰寵也跟了下來,這小島的山地地形對於魔獸來說優勢還更大。

碼頭前方就只有一條上山的路,右邊是海,前面是懸崖,左邊是陡坡,在這陡坡之上開闢了一條有兩馬車寬的道路,周圍是茂密的樹林,但是坡度太陡,想走樹林的話只能爬上去,看來只有這一條路了。

海防部隊慢慢的推進到了石階路,然後等著羅越發號施令。

羅越看向馬沙,馬沙點點頭,有大高手護航,羅越才敢有信心,於是下令前進:「全體豎起盾牌,緩慢推進!」

眾人緩緩的向上推進,已經很安全的推進了一百米了,但是還是沒有任何異動,羅越緩緩的舒了口氣,可能海盜們都在山上等著他們的吧,如此也好,這地方太危險,不適合交戰。

突然!

一棵棵原木從上面滾了下來!

羅越頭皮發麻,想往後退又退不了了。後面的人不知道前面什麼情況,前面的人想退退不了,場面馬上就混亂了起來。

馬沙把羅越一把拉到身後,大吼一聲:「別慌!」

把他那寬大的重劍揚了起來,只見馬沙全身散發出紅色的鬥氣芒形成一道護身罡氣,巨劍延伸出去的紅色鬥氣芒接近四米,霎時間馬沙看來就像天神下凡一樣,鎮住了慌亂的士兵們,也鎮住了在上方的海盜們!

揚起的巨劍一揮!帶著火屬性的鬥氣芒把所有滾下來的原木全都劈成了碎屑,並且馬上燒成了灰。

強!太強了!

把洛文等人震撼的無以復加,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高手出招,一招就這麼牛啊!這簡直比火系魔法還厲害!

小胖子和萬小松兩人同樣身為重劍武士,看到馬沙大發神威,心生崇拜,更是覺得如果自己以後到這個地步該是多少的厲害。

一招,只是一招就讓全場寂靜!

「跟著我。」馬沙收回鬥氣,酷酷的說到。

剛才還慌亂的隊伍立刻平靜下來,有這樣的高手在何懼海盜,隊伍跟著馬沙後面緩慢推進。

上面的海盜也是慌了神,沒料居然還有個魔劍士在,慌忙派人去通知三位當家,這種高手他們頂不住,也只有趁現在的有利地形拖延一下時間,於是海盜們加快了投放滾木的速度。

馬沙揮舞著巨劍一馬當先,滾木來多少滅多少,經過的道路上鋪了一層灰。

一眾學生們在後面看的萬分激動,原來武士進階到這個境界如此厲害,如此拉風,簡直是萬人不敵啊。馬沙這是給眾人建立起了努力修鍊的慾望,少年嘛,總是有點英雄主義,崇拜強者的。

輕鬆愉快的走完這段路程,全員來到了山頂,只見前方密密麻麻的海盜,目測大概有兩三百人,全部拿著武器嚴陣以待。最前面一個短頭髮胖子,穿著魔法袍拿著一把法杖閃著黑色的幽光,左一拿著長劍的壯漢,右是一名雙手藏在背後的布衣書生。

羅越示意全員停止前進。

「諸位可是運城的海防部隊?」紅骷髏大當家,胖子魔法師龐得龍率先發問。

羅越站出來:「你是這裡的當家?不錯,我們就是海防部隊,你們做過什麼事自己心裡清楚。今天你們要麼投降跟我們回去,要麼就兵戎相見拼個你死我活!」

「敢問這位大人是?」龐得龍不認識羅越,好生奇怪。

「在下海防部隊隊長羅越。」

「哦,我看你還是回去好好的問下你的上級,應不應該來這裡,我想以你的資格怕是還不知道一些事情吧。」龐得龍陰測測的說到。

「哦?上頭有人?哼,我不管你上頭是誰罩著,我們今天來了就沒打算空手而回!」羅越也是官場老油條,聽這胖子的意思紅骷髏上頭居然還有人照應的。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兄弟們,給我上!」見這群人是不打算空手而回,龐得龍也懶得再廢話,先干一架再說,誰厲害誰說話!

龐得龍三人圍上了馬沙,其他海盜蜂擁而上,好一場混戰!

馬沙微微一笑,這三人一出手就看出來了,一個高級武士,一個高級刺客,一個高級魔法師,這樣的人物居然來做海盜,就連馬沙也覺得這肯定有鬼。放在正常情況下,馬沙一個人要不了多久就能解決兩個高級武士,但是此時的馬沙並沒有快速解決戰鬥,他就牽制這三人,等其他人放心的干架去。

洛文十人結成一個扇形陣,四個武士在前面,五個魔法師在後面,至於金手指,這種時候也不沒有搞個人主義,在四個武士周圍遊走,伺機出手。

海盜們嗷嗷的叫著沖了過來,士兵們頂著盾牌,小胖子和萬小松用寬大的重劍作為盾牌頂住了第一波,萬里和包打聽在兩邊協助。洛文五人在後面第一輪齊射把小胖子幾人面前的壓力消滅了之後,武士們就開始了反擊。

霎時間戰場上好不熱鬧,喊殺聲,慘叫聲此起彼伏。

洛文幾人特別顯眼,整個戰場除了龐得龍只有他們五人是魔法師,這樣的組合最容易吸引敵人注意,而且都是初級魔法師,海盜們實力稍微強點的,都向洛文他們殺了過來,頂在前面的小胖子幾人壓力馬上變大了。

「頂不住啦!」小胖子怒喝一聲。羅越馬上召集人手向小胖子身邊齊聚為他們分擔壓力。

一來二去的,小胖子前面的戰場成為了最激烈的地方。

五名初級魔法師奮力的釋放著技能,為戰友們分擔著壓力,洛文的冰火魔法,夏丘的冰系魔法,牛角的風系魔法,埃爾和扎克的土系魔法全面轟炸了出去,漸漸的五人逐漸的有了默契。埃爾和扎克在最前面持續釋放地刺騷擾海盜們的腳下,洛文和夏丘把地刺後面的地面全部冰霜覆蓋讓海盜們站不穩,牛角的風刃直取海盜性命,洛文的爆裂火球不時的扔在人群中。

持續的戰鬥讓眾人越發的默契,在不遠處漫不經心的和三人單挑的馬沙時不時瞄一瞄學生們,看到他們的默契逐漸形成深感欣慰,這群學生還是很有潛力的。

海盜的人數是海防部隊雖然多了幾十人,但是他們的三個當家被馬沙牽制住了,高端戰鬥力就很少了,與海防部隊的士兵們打個旗鼓相當。再加上洛文他們這一小團體牽制了不少海盜,讓士兵們壓力減輕不少,士兵們趁熱打鐵先是消滅小部分海盜,然後逐漸包圍學生們周圍的海盜,等海盜們發現已經被團團包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有海盜高呼一聲「打毛啊!人都沒了!」周圍的海盜反應過來鬥志立刻散了,有海盜趁亂跑了,有沒跑掉的被活捉了。

鬥志沒了,這架還有什麼打,士兵們開始追擊四散逃跑的海盜們,洛文等人就沒去參與了。因為他們已經累的沒力氣站起來了。

小胖子和萬小松背靠著背坐在地上使勁兒的喘氣,萬里和包打聽直接躺在了地上就連頭髮也不想動了,就連金手指也是累的癱坐在地上。

「哎,你不倒地上,你和我背靠背幹嘛?揩油啊?」小胖子沒多久就恢復了不少力氣,這還得感謝小白當初對他的造化,恢復了點力氣就開始調侃了。

「誰想靠你,我是不想動了好吧,你又不是美女不能靠啊?」萬小松有氣無力的回到。

「靠吧,不過靠我十分鐘一金幣哦。」

「你大爺……趁火打劫啊……」

累癱了的魔法師們全靠在各自的戰寵身上,戰寵們都沒有投入戰鬥此時全都生龍活虎的。

「小白呢?」洛文發現小白不見了。

灰機眼神示意去海盜的大後方了。

「我擦,跑去後面玩去啦!真是讓人不省心……」不過洛文還是對小白很放心的,只要小白願意,沒人能發現他。

馬沙在士兵們去追擊海盜的時候猛然發力,把兩個使劍的當家給當場拿下,龐得龍離的遠,發現情況不對馬上一個漂浮術跳了崖跑了。

把活捉的海盜全都集中在一起看管,其餘的士兵在羅越的帶領下向前山推進,五丁山眾人恢復了體力之後跟上了大部隊。一路上能看到海盜們準備好了的路障,但是都沒能派上用場,大概他們也沒想到吧,最厲害的三位當家被一個人就給收拾了。

隊伍前進道路上一點抵抗也沒遇到,走到海盜們的住宿區,最先看到的是山頂最高處的聚義廳。羅越從最高處朝下看去,能看到小部分逃生的海盜們正乘上小船逃離海盜島。

「可惜了,逃了。」羅越嘆息,本想著全部殲滅或者活捉的呢,不過這島地形複雜,他們又不熟悉,最好的結果只能這樣了。

「叫大夥散開,十人一組,發現海盜立刻活捉,搜尋海盜的藏寶地,發現了第一時間報告。」羅越傳令下去。

搜藏寶地啊,這種好事大家的積極性最高了,照規矩,第一個發現的一般都能得到金幣獎勵,士兵們馬上興奮的到處翻箱倒櫃。

沒多久,有人報告:「報!發現一個地洞!」 羅越迅速前去查看,這個地洞在一個房間的床下,看這房間寬敞豪華陳列著搶來的古玩字畫,這應該就是海盜大當家龐得龍的房間了。

把床挪開,露出了下面的蓋板,幾乎和地板的顏色一樣,不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好樣的,回去了獎勵!」羅越拍拍發現地洞的士兵表示讚賞,「來幾個兄弟把下面的東西搬上來吧。」

地洞不深,也就比一個人高點,但是裡面全是一袋袋的金幣和珠寶或者魔晶,還有些精美的藝術品,看來紅骷髏這兩年真是撈了不少。

話說洛文幾人全在聚義廳外面的練武場閑聊著,眾人對剛才的戰鬥回憶起來覺得配合還真是默契,如果再多配合幾次大家的默契度還會更高。

「我猜這大概就是帶我們出來試煉的目的之一,五年之後的戰鬥怕是需要我們的團隊配合才行。」包打聽猜想。

眾人點頭贊同包打聽的看法。

正聊著天,小白回來了,沒人注意到它又回到了灰機毛茸茸的頭上,除了洛文。

洛文見小白回來了,寵溺的摸摸小白的頭,不想小白嘴裡擦吐出一個東西塞到了洛文手裡,洛文一摸,我擦,一個戒指,悄悄的看了一眼,居然是枚空間戒指。看著小白那賊溜溜的眼神,洛文又好氣又好笑,這小子居然先行一步偷了枚戒指回來,真是替我勤儉持家啊,小聲的說到:「下次不要這樣啊,這樣是不道德的。看在你初犯這次就算了,不過由我替你保管好。」洛文笑眯眯的把戒指收了起來,可真是沒白養啊,還知道為我找點好東西。

小白翻了個白眼,洛文直接無視了。

話說羅越帶人收集了戰利品之後傳令下山回船,又令人一把火把海盜們的基地燒了個乾淨,把俘虜了的海盜分散在五艘船看管。這場戰鬥開始的快,結束的也快,要不是有馬沙牽制住海盜的三大高手,海防部隊肯定是損失慘重,羅越回到船上之後為了表示對馬沙的感激之情,把收集到的戰利品全都展示給馬沙看,讓馬沙隨意挑選。

不過作為馬沙這個層次的人,這些金銀珠寶對他來說毫無吸引力,於是婉言謝絕了羅越,他更喜歡的是能提升實力的寶物。羅越也是明白人,就沒再多說,指揮部隊揚帆起航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那個逃跑了的胖子魔法師不去追啦?還有些逃跑的海盜呢。」小胖子一臉疑惑的問到洛文,希望師兄能給自己解答。

「高級魔法師呢,誰去追?馬老師是懶得去追,其他人是不敢去追。還有那些海盜,茫茫大海,追這些小蝦米豈不是浪費時間。」洛文解釋到。

「哦,我還想著再干一場呢,還沒打過癮。」小胖子憨憨的一笑。

埃爾一笑:「省著點力氣吧,等下還有打的。」

眾人哈哈一笑,小羅斯安可恢復的真快,大家現在都坐著休息,他還想再干一架。馬沙驚訝的看著小胖子,心中暗想這小胖子雖然看起來滿身肥肉,但是體力可真好啊,難怪收他加入,果然有過人之處。

羅越來到眾人休息的房間,告訴了眾人接下來的第二個目的地,這次行動由南往北逐個剿滅,第二個海盜島也是一個比較大的團伙,號稱黑骷髏,之後的都是些小海盜島了,不足為懼。

等羅越宣布完了之後,洛文借口回房間拿個東西,回到房間之後摸出小白給他的空間戒指,集中精神力破解,好在洛文的精神力比龐得龍還高一線,剛好能破開。

破開之後一看,戒指的空間不大,屬於小型的空間戒指,這龐得龍看樣子是名風系魔法師了,裡面存著幾顆風系高級魔晶還值些錢,除此之外就是些無用的雜物,還有些書信。看來這並不是龐得龍經常使用的戒指,肯定他自己手上還有一個。

把魔晶收了,翻了翻雜物,並沒有用,洛文一顆火球給燒了。再看看書信,咦,有玄機。

這些信件都沒有署名,從字裡行間洛文看出來這好像是某人寫給胖得龍的命令信,比如某月某天,某個商隊要經過哪條線路,讓龐得龍帶人前去截下,一個不留。居然還有封信說的是帝國海軍已經被調去北方演習,讓他安心沒人會來收拾他,好幾封信把洛文的冷汗都看出來,這豁然是大金帝國某個高層指揮龐得龍乾的這些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