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狗屁三王子?我就在這裡等他來送死。」武凌天極為不屑,隨手將李雲飛扔到了一旁,這樣的人,殺了他都是髒了他的手。

李嫣然盯著武凌天,鼓起勇氣道:「那時我們遭遇獨狼傭兵團,是不是你出的手。」

武凌天瞥了她一眼,道:「你以為真的會有人那麼好心救你們,真是天真,如若不是看在劉伯的面上,我也不會出手。」

聞言,李嫣然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麼離譜,苦笑道:「原來如此,也對,你既然救了我們,又怎會奪取三葉草,恐怕你根本就看不上。」

她拔出劍,放到自己的脖子上,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冤枉你,希望你不要怪罪我爹和其他人。」

說著,就要拿劍自盡。

武凌天屈指一彈,李嫣然的劍脫手而出,李嫣然傻傻的望著武凌天,武凌天卻是連正眼也沒有看她一眼,讓她心裡極為難受。

快穿之女配功德無量 「你死了就能夠解決問題了嗎?我若不弄過水落石出,其不是白白受人冤枉了。」武凌天也不是那種嗜殺之人,李嫣然雖然刁蠻,可本性不壞。

屹立娛樂之巔 「讓人把劉伯放了吧!」

隨即,劉伯也被帶了上來,不過卻是奄奄一息,顯然是遭受了嚴刑拷打。

「劉伯。」武凌天頓時就怒了,他眼中帶著寒光,掃視了一眼李元龍等人。

李嫣然連忙解釋道:「我沒有吩咐人對劉伯動刑。」

她將目光看向了李雲飛,質問道:「大伯,是不是你派人對劉伯動刑的。」

「是我又如何?」李雲飛搖搖晃晃的站立起來,指著武凌天,面目猙獰道:「三王子不久就到,我倒要看看你能囂張到幾時。」

「膽敢傷害劉伯,那就沒有活著的必要了。」武凌天本不打算殺人,可劉伯對他有恩,如今卻是被人傷成這樣,他如何會罷休,一拳打出,一道劍氣直接射穿李雲飛的胸膛。

李雲飛雙眼睜得圓鼓鼓的,充滿血絲,眼中儘是不可置信之色,望著武凌天,「你竟然真的敢殺我,三王子不會放過你的」

話音一落,身軀轟然倒地。

「大伯。」李嫣然悲呼一聲,朝武凌天大吼道:「你為什麼殺我大伯,你要殺,就把我們都殺了吧!」

武凌天沒有和她一般計較,將李雲飛的儲物戒指奪來,打開一看,發現了那株丟失的三葉草。

他一取出三葉草,所有人都震驚了,瞬間也知曉了是何人盜取了三葉草,就是李雲飛,李家大長老,李元龍的大哥,李嫣然的大伯。

真正監守自盜,賊喊捉賊的卻是他。

李嫣然瞬間就懵了,她是那麼的信任她的大伯,從未懷疑他,可沒想到她信任的人卻是這樣的一個人。

「怎麼會這樣?大伯,你為何要如此。」眼淚忍不住流出,滴滴答答,滴落在地。

李元龍痛心疾首,對於李雲飛的所作所為,他心知肚明,一切都是為了家主之位。

「一切都水落石出了,你們說說吧!該如何賠償我的損傷。」武凌天淡然道。

聞言,李元龍以及李家諸長老卻是為難了,此次冤枉了這麼一個強者,如若不能讓對方滿意,對方決不會善罷甘休。

「不知什麼樣的賠償才能讓公子滿意。」李元龍開口道。

「我想要什麼?」武凌天不由將目光看向了李嫣然,嘴角微微一翹。

李嫣然心頭一緊,似乎想到了武凌天要什麼,她掙扎了一番,咬牙道:「只要你願意放過李家,我願意成為你的女人。」

這話一出,武凌天頓時就愣了,他什麼時候看上她了,說要她成為他的女人了,連忙道:「你想多了吧!」

「我是要你把三葉草給我做賠償。」

聞言,李嫣然頓時羞愧難當,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下去,隨即心中又有種極為失落的感覺,對方根本就沒有正眼看過她。

李元龍唯唯諾諾道:「公子,三葉草是三王子所指明要的,如若給了您,恐怕我李家不好交代啊!」

武凌天臉色一冷,道:「你李家不好交代關我何事?難道以為我好欺負不成。」

「不敢,不敢。」李元龍嚇得渾身冷汗直冒,武凌天可是當著他的面把李雲飛都給殺了,殺他那還不是易如反掌,即便是他將他爹請出來,也不一定是對手。

就在這時,李府外傳來一道極為囂張的聲音。

「李元龍,本王子來了,我要的三葉草可準備好了。」

一個身穿錦衣,腰間掛著龍形玉佩的男子走了進來,其後跟著兩名修為高深的修士,任何一個都擁有橫掃李家的實力。

「參加三王子殿下。」所有人都朝錦衣男子行禮,李元龍卻是冷汗直流,如若此事處理不好,恐怕李家就會從此除名,他將成為李家的千古罪人。

三王子赫連城霸氣十足,目光凌厲的掃視了一下在場的眾人,卻是發現有一個人沒有對他行禮,臉色瞬間一寒。

「你是何人?見到本王子為何不行禮。」赫連城盯著武凌天,語氣極為霸道。

「你也配。」武凌天眼中射出一道更為凌厲的目光,射向赫連城,赫連城心神為之一震。

李元龍連忙打圓場,道:「三王子殿下,林公子是我李家的客人,還請見諒。」

「還沒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如若你現在給我跪下,叫我一聲爺爺,我或許可以考慮放過你。」赫連城依舊氣焰囂張道。

武凌天聽完這話,卻是極為平靜,道:「好,很好。」

一道刀光一閃,赫連城雙眼一瞪,一股鮮血從他脖子飆射而出,頭顱和身軀分家。

「三王子殿下。」赫連城身後的兩名修士怒視武凌天,道:「你竟敢殺了三王子殿下,罪該萬死。」

「我本不想開殺戒,怎奈何?」武凌天一拳打出,與對方的劍相互撞擊,劍直接被一拳轟碎,碎片插進對方身軀。

另外一人見到這一幕,嚇得連忙逃走。

「來了就不要走了。」武凌天隨手一掌,一條金龍朝著那人衝擊而去,那人身軀轟然炸裂,血肉四濺。

李嫣然何時見過這等血腥的場面,直接嘔吐起來。

「完了,一切都完了。」李元龍一臉頹廢,他怎麼也沒想到武凌天是這麼一個百無禁忌的主,他殺了人拍拍屁股就走了,可他們卻是無法向飛羽王朝交代,面臨他們的將是滅頂之災。

絕寵小嬌妻 武凌天卻是沒有這般顧忌,他打出一道真氣,將劉伯的傷勢治癒,又將三葉草給劉伯服下,劉伯的修為本就達到了半步蛻凡境界,有三葉草相助,瞬間突破到了蛻凡一重天境界。

「我突破了。」劉伯欣喜異常,望著武凌天道:「林天,我。。。。。」

武凌天笑道:「劉伯,不必言謝,如果不是你出手相助,恐怕我都被野獸吃了。」

「劉伯,李家如此對你,你還是離開吧!」武凌天知道李家面臨危機,如若劉伯繼續留下,必將遭受牽連,所以勸他離開。

劉伯搖頭道:「林天,李家對我有恩,我不能做忘恩負義之人,我會和李家共進退的。」

「劉御。」李元龍頓時羞愧難當。

武凌天極為讚賞劉伯的為人,道:「劉伯,幫人幫到底,既然禍是我惹的,我自會解決。」 武凌天吩咐李家,將他殺死赫連城的消息傳播出去。

殺了赫連城,武凌天自然不會再待在李家,獨自一人離開。

飛羽王朝王宮。

飛羽王赫連飛揚得知愛子被殺,大為震怒,「好一個林天,竟敢殺我愛子。」

「赫連霸。」

「兒臣在。」

一個身材魁梧,高達九尺,霸氣凜然,身穿紫金盔甲的男子站到赫連飛揚面前,神態羈傲,目空一切。

「找到這個林天,將他的頭顱帶回來。」

「兒臣遵命。」

同一時間,赫連霸親自出手追殺林天的消息傳遍整個飛羽王城。

「三王子赫連城被殺,飛羽王派出了四王子赫連霸親自追殺那個殺害赫連城的林天。」

「四王子赫連霸天生霸體,是一名罕見的體修,體魄驚人,親自誅殺過一條蛟龍,飛羽王派他出手,真是大材小用。」

「這你就不明白飛羽王的用意了吧! 龍血戰神 他恐怕是想要藉此機會震懾各大勢力。」

數日後,武凌天離開了飛羽王朝疆域,進入了一片蠻荒之地,蠻荒之地極為兇險,有無數蠻獸,妖獸棲居與此。

蠻荒之地廣闊,橫跨十幾萬里,只要跨過蠻荒之地,就能夠以最短的時間達到大齊王朝。

「想走,恐怕你是走不掉了。」武凌天身後傳來一個極為囂張,霸道的聲音。

只聞其聲,卻為見其人,武凌天意志覆蓋而出,發現虛空中有一團火燒雲出現,眼神一凝。

一隻火麟獸踏空而來,身上騎著一個身穿紫金盔甲的男子,武凌天知道,飛羽王派出了他的兒子赫連霸來殺他,此人就是赫連霸無疑了。

火麟獸落地,朝武凌天咆哮一聲,威風凜凜。

火麟獸擁有神獸火麒麟的血脈,雖然血脈極弱,可體內的血脈卻是極為強大,其走的乃是獸道,不走妖道,為靈獸。

看著火麟獸,武凌天笑道:「我正缺一個代步的,沒想到你竟然給我送來了這麼一份大禮,我就收下了,你走吧!我不殺你。」

赫連霸以為自己就夠囂張,夠霸氣了,可武凌天此話一出,他才知道對方比他更加囂張,更加霸道。

「哈哈。。。。。。」赫連霸不由狂笑起來,手中舉起一個巨大的紫金錘,指著武凌天道:「你是第一個敢在我面前這般囂張的,不過這些都是口舌之利,還是用實力說話吧!」

「先吃我一錘。」赫連霸揮動手中的紫金錘朝武凌天砸去。

紫金錘有武凌天半個身子這麼大,如若被砸中,恐怕瞬間就被砸成肉末了。

武凌天直接就是一拳,轟擊在紫金錘上,赫連霸這一錘有著四百牛之力,武凌天直接被砸入了地面,只剩下半個身子在上面,嘴角溢出鮮血。

「大意了,沒想到他這麼強。」武凌天知道對方實力遠非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人能比,實力超凡,恐怕已經達到了蛻凡五重天境界,力量遠遠超過了被他殺死的宮無邪。

「沒死。」赫連霸有些意外的看了武凌天一眼,他這一錘雖然沒有動用全力,可力量卻是達到了四百牛之力,即便的一般的蛻凡四重天後期的修士都抵擋不住,可對方不但抵擋住了,而且還是用肉身抵擋住的。

「你是一名體修。」赫連霸收回紫金錘,凝視武凌天,似乎對武凌天是不是體修很感興趣。

「是又如何?」武凌天真氣一震,從地面出來,擦拭掉嘴角的血液,與赫連霸對視。

赫連霸將手中紫金錘一扔,道:「很好,終於遇到了一個同為體修之人。」

聞言,武凌天知道對方也是一名體修,而且還非一般的體修,體內隱藏著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讓他感到了威脅的氣息,這還是他第一次從年輕一代人中感受到這種威脅的氣息。

赫連霸身上釋放出一股強大的霸氣,這種霸氣具有很強的攻擊力,猶如先天罡氣一般,可護體亦可攻擊。

武凌天不由想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體質,霸體。

對,在前世華夏就有傳聞,楚霸王項羽就有著這種霸體,所以才所向無敵。

「那我就看看是你的霸體厲害,還是我的武體更強。」赫連霸的強大激發了武凌天的戰意,金剛不壞體一出,身軀瞬間暴漲至九丈,神聖金光照射而出。

赫連霸體外的霸氣朝武凌天席捲而去,霸氣極為霸道,可鎮壓一切,同級別的人遇到霸氣,實力都會被壓制三分,氣勢上就會弱一籌。

在整個大乾皇朝,赫連霸都可列入絕世天驕之列。

武凌天也不示弱,體外透射出一股不滅金光,與霸氣相抗衡。

不滅金光被霸氣衝破,可不滅金光蘊含著不滅真意,只要不能一瞬間破開不滅真意,不滅金光就不會散,赫連霸也休想藉助霸氣攻破他的不滅金光。

「有點意思,能夠在我的霸氣下堅持這麼久,你是唯一一個,有資格與我全力一戰。」赫連霸開始有些欣賞武凌天了,這是強者之間的吸引,非一般語言能夠形容。

「霸王拳。」赫連霸動手了,一拳驚天,一隻巨大的拳印撕裂虛空,從天而降,轟向下方的武凌天。

「不滅神拳。」武凌天戰意沖霄,以不滅真意加持,打出驚天一拳。

拳拳對撞,兩股強大的力量衝擊下,地面都裂開了一道道裂縫,方圓數里內的一切都被摧毀。

武凌天的九丈金身朝後退去,不滅金光遭受餘波強烈的衝擊,赫連霸也被餘波擊中,體外霸氣將餘波之力抵擋在外。

武凌天穩住身軀,一步跨出,瞬息之間來到赫連霸面前,一拳砸向赫連霸,赫連霸的九尺身軀在武凌天這九丈金身面前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可赫連霸的肉身力量極為強大,甚至超過了武凌天,這一拳武凌天沒有討到便宜。

赫連霸討厭這種低人一等的感覺,大喝一聲,「霸王擎天。」

他施展的霸王擎天乃是一門大神通,身軀驟然變大,與武凌天一般無二,化為了一個九丈巨人。

兩人直接展開了最激烈的肉搏,打到了蠻荒之地內。

兩人的戰鬥引起了許多附近修士的注意。

「那不是赫連霸嗎?他怎麼和人打起來了。」

「赫連霸可是擁有霸體,和他對戰的究竟是何人?好強,竟然能夠與赫連霸展開肉搏,甚至不落下風。」

「此人以前或許明不經傳,可今日一戰,他將名揚東荒南部諸國。」

一些修士不忍錯過這場精彩的大戰,一路遠遠的跟上。

蠻荒之地蠻獸,妖獸眾多,武凌天與赫連霸的戰鬥餘波不知殺死了多少蠻獸,妖獸。

「無始無量。」一道長達百丈的刀氣朝赫連霸劈砍而下。

赫連霸連忙避開這驚天一刀,百丈刀氣直接劈砍在一座山峰上,山峰被一刀劈成兩半,讓站在遠處觀望之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就連赫連霸見了這驚艷一刀也是頭皮發麻,可也不示弱,將全身霸氣凝聚成刀,朝武凌天射去。

刀如雨一般落下,武凌天打出一個黑洞,黑洞直接將這些霸氣凝聚而成的刀盡數吞噬。

吞噬真意運轉之下,被吞噬的霸氣瞬間被煉化,化為了精純的先天混元真氣,補充他的消耗。

「真是古怪,那到底是何等力量?」赫連霸與武凌天戰鬥這麼久,是越戰越心驚,因為武凌天的底牌層出不窮,竟然還動用了類似靈力的力量,雖然他不是仙修,卻也知道武凌天剛才動用的不是靈力。

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除了仙修外,還有很多修鍊體系,如佛修,魔修,劍修等待,只是如今是末法時代,諸多修鍊體系的傳承不在,即便是他所修的體修,亦是極少。

「林天,我自創了一套拳法,從未在外人面前用過,今日就拿你來試試它的威力。」赫連霸決定施展自己自創的拳法,自創的拳法或許不如他修鍊的霸王拳,可卻是最適合他的,他能夠發揮出百分百的威力。

「自創拳法。」武凌天神色一凝,能夠自創拳法的人,皆是絕世天才,他的每一種功法都是他自創,他知道自創功法需要無數的積累才行,而且只有自創的功法才是最適合自己的,能夠將自身最強的力量發揮出來。

「那就一招定勝負吧!」武凌天不再藏拙,決定施展自己看家的本領,降龍無極掌。

「萬獸神拳。」赫連霸打出了自創拳法,拳法一出,宛如萬獸奔騰,其中更是有一條蛟龍,宛如萬獸之王,率領萬獸,形成了一股絕世的攻伐之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