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四祖臉色徹底變了。

百光主宰確定赤閻也受了重傷,但現在赤閻竟然會在這裡出現,完全沒有受傷的樣子,顯然百光主宰估計錯誤了。

其實百光主宰估計也不算太錯,只是高估了赤閻的傷勢,同時更是想不到方昊天能夠讓赤閻進入劍域內然後加速時間去療傷,傷勢比預估的時間要好得快。

化氣四祖雖然是金仙境九重巔峰,聯手之下也能發揮主宰層次的攻擊,但畢竟不能跟赤閻這等老牌主宰比。

「哼!」

赤閻凶威無限,再度揮劍。

「撕拉!」

四道劍光同時襲向四祖。

「你竟然沒有受傷。」

四祖大驚失色,同時心裡也突然大罵自已大意了,當看到方昊天能夠強行將華宗收走之時就早該想到赤閻也在其中,一直就在方昊天的身邊。

噗噗……!

四祖雖全力抵擋,但跟赤閻的差距太大,一下了身受重傷。

方昊天聲音冷漠到了極點:「我要將他們變成傀儡。」

他很清楚,如果他沒有依伏和手段,今天他死後這四個老傢伙還真做得出到蒙山宗去大開殺戒,就算不能真的滅了蒙山宗,但若是將蒙山宗所有核心強者全部殺死,跟滅了有何區別。

所以彼此如此不死不休的大仇,方昊天自然也不會有婦人之仁。

「好。」

赤閻將劍收起,瘋狂攻擊化氣四祖。

化氣四祖全力反抗,也施展各種手段試圖逃命,但在赤閻的面前他們任何努力與掙扎都徒勞無功,很快就被赤閻打得半死,像四條死狗一樣被赤閻丟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說你們是蠢貨還不信,如果我沒有依仗,我會光明正大的從吳山府路過嗎?」方昊天居高臨下看著奄奄一息的四祖,「我就是要看看百光主宰還會不會付我,現在看來我與化氣門之間是不可能再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了。現在我將你們變成我的傀儡,好讓百光主宰知道我不是他想殺就殺的弱小。」

「你敢!」

四祖驚喝。

喝聲中充滿了恐懼。

他們想到自已變成了失去意識的傀儡,聽命於方昊天,以後肯定會親自動手對付化氣門,他們想著就恐懼。

可是赤閻已經封印了他們的修為,現在他們想自爆都做不到了。

「我有什麼不敢的?」

方昊天冷笑,四把靈魂劍刺進了四祖的靈魂。

四祖一下子感到靈魂被撕裂,頓時知道方昊天說的是真的。

劍祖急急而吼:「方昊天,你有什麼條件才能放過我們?」

「如果我落在你們的手中,你們會有什麼條件才能放過我?」

方昊天冷笑,不但不停手,反而加速施展魂術中的傀儡魂術攻擊四祖的靈魂。

「啊啊啊……!」

「不要,不要。」

「方昊天,你不得好死……」

四祖徹底恐懼,驚慌,嚎叫聲聲。

但一切都無濟於事,方昊天意決,連他們的自身意識都不想留。 東方豪宇倒了一杯熱水遞給了秦菲,秦菲緊緊握著水杯,但沒有喝。

接下來就看到東方玉卿牽著秦菲的手走到了沙發前坐下,東方豪宇也跟著坐下來。

秦菲需要深吸好幾口氣,才能鼓起勇氣開口說話。

她看看東方豪宇,又看看東方玉卿,兩個男人的臉上都是掩飾不住的關切。

事已至此,也不是迴避就能息事寧人的,總要儘快拿出個解決的方案才行。

「不是我找人拍的照片,也不會是我的哥哥們。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人,用什麼方式拍了這些照片。」

「更加不清楚對方為何要把這些照片發到公司同事的電腦上。」秦菲心情沮喪到了極點。

東方玉卿沒有說話,但東方豪宇卻驚訝地說,「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那些背景就在家裡。」

那些照片上顯示是海邊別墅,東方豪宇再熟悉不過。

「就因為是家裡,我才覺得特別不可思議,對方是怎麼拍到的呢?」秦菲皺著眉頭,苦思冥想著。

「菲兒,對不起!」東方玉卿突然伸手抱住了身旁的秦菲。

秦菲無奈的搖了搖頭,表示她沒事。

東方豪宇想了想又問,「嫂子,你最近得罪過什麼人嗎?」

不等秦菲回答,東方玉卿就忍不住插話,「行了,別啰嗦了,沒看到你嫂子心情不好嗎?」

秦菲陷入沉思,然後搖了搖頭,「我整天足不出戶,要是得罪人,那也該是失憶之前的事情吧。」

東方豪宇依舊不管不顧地分析:「通常拍人裸—照是用來要挾對方替自己做事情,亦或者是勒索錢財。」

東方玉卿和秦菲默契地對視了一眼,覺得東方豪宇分析的在理。

接下來便聽到東方豪宇話鋒一轉,「但是你們遇到的這種情況顯然不是,對方一上來就大刀闊斧地把照片公布了,根本沒提任何條件,也無法再勒索威脅了。」

「看樣子這個幕後真兇是恨你們兩人中的一個,單純的想讓你們在人前受人恥笑、顏面盡失。」

秦菲突然眼前一亮,大膽地猜測道:「會不會是白倩倩?」

東方豪宇忍不住附和道:「估計就是她,她就是想要看到你倆互相猜疑,簡直太卑鄙了!」

東方玉卿雖然沒有發表見解,但突然冷下來的臉色預示著狂風暴雨來臨前的嗔怒。

「也許真的是她,她昨天還親口說不會放過我,這麼快就想讓我身敗名裂!」

秦菲咬著牙繼續說,「想不到她為人如此齷齪,睚眥必報!」

始終沉默的東方玉卿冷不丁地問了一句:「她用什麼方法拍到這些照片的呢?」

東方玉卿不說則以,一開口便是一鳴驚人。

整個事件最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的就是那個偷拍的人,是如何掩人耳目的?

秦菲沉默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東方豪宇輕輕說,「這你們就孤陋寡聞了,我可聽說有種人最擅長偷拍,讓人防不勝防……也許白倩倩花錢雇傭的就是這種人替她拍照。」

「那我該怎麼辦?現在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是白倩倩做的,我們總不能永遠都不回那個家吧?」

秦菲又憤怒,又覺得手足無措,更恨不能即刻將白倩倩大卸八塊,丟到海里喂鯊魚。

「菲兒—」東方玉卿大概是想安慰秦菲,可是又不知該如何安慰才好。

事到如今秦菲本身就失憶了,又遇到這麼敏感的事件,說多錯多的道理他還是懂得。

https://tw.95zongcai.com/zc/42114/ 「你們說,我今後還怎麼在羊城待下去?估計很快就會變成臭名昭著的過街老鼠。」

秦菲掩住面孔,隱忍的淚水終究是傾巢而出。

這樣的屈辱豈是普通女人能承受得住?

過了好久,東方玉卿忽然拍拍秦菲的肩膀,「菲兒,事情未必有你想的那麼糟糕,說不定很快就會出現轉機。」

秦菲迷惘地抬起頭,一副梨花帶雨的可憐樣子,「事已至此,莫非我還能跟別人說照片里的人不是我?那麼說不定又會上演新一輪的婚內出軌醜聞……」

「別亂想,菲兒,對方已經把照片公布出來,你即便再擔心也已經沒有任何意義,而且也來不及阻止,為今之計就是做好善後。」

「其實,現在社會風氣開明,許多年輕情侶也喜歡拍寫真照片。你跟自己的丈夫被人偷拍,任何人都不敢當著你的面說三道四。」東方玉卿輕聲安慰。

秦菲停止了哽咽,苦澀地笑著:「真的嗎?真的不會被人當成反面教材批判嗎?」

東方玉卿點了點頭,嘴角也扯出一抹笑弧。

東方豪宇問,「那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吧?」

「報警處理吧!」秦菲說,「如果不藉助警方的力量,我們很難儘快查出是誰在背後搗鬼。」

秦菲害怕對方還有后招,所以不得不硬著頭皮尋求警方的援助,希望能避免造成更加嚴重的後果。

「菲兒,你確定要報警處理?」東方玉卿忍不住好心提醒。

他又豈不知報警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但顧忌著秦菲的顏面,遲遲未做出指示。只單純讓韓林找技術部門刪除公司員工電腦里的照片。

「反正照片大家都已經看過了,我也沒啥好遮掩的了,乾脆破釜沉舟,直接交給專業人士處理。」

極限伏天 說完后,秦菲又激動地站起身,「說不定對方就是個變態,被他欺辱威脅過的人不勝枚舉,也該有人將他繩之以法。」

「那就這樣,哥,你送嫂子先回去休息,公司這邊我替你處理!」

東方豪宇也站起來,「我會親自去刪除所有人電腦里的照片,並檢查他們有沒有備份!」

秦菲感激地看著東方豪宇,而東方豪宇則輕輕拍了一下秦菲的肩膀,「別擔心,會沒事的。」

東方玉卿也跟著附和,「我也會想辦法封鎖消息,杜絕照片泄露……報警的事,容我再想一晚上。」

「好,但願能儘快找出線索。」東方豪宇認同地點頭,他自然清楚東方玉卿的顧慮。

其實東方豪宇也不想驚動警方,若是事情鬧大了,傳到懂事會那裡,不知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 方昊天如果冷酷付付四祖,是在殺雞敬猴,要狠狠震懾化氣門。

如果百光主宰還派人來對付他,他就將所有派來的人都變成傀儡,直到百光主宰罷手,或是他殺了百光主宰。

四祖現在修為被封,雖然也有強大的意志,但在重傷之下仍然難以抵擋方昊天的靈魂攻擊,很快就變成了傀儡。

赤閻看在眼裡,也是暗暗吃驚,他算是幸運了,他除了對方昊天忠心之外,其他的都如常。

可是化氣四祖卻是可憐了,四人目光一下子變得空洞無神。

「可以了。」方昊天對赤閻道。

赤閻揮手解開了四祖的封印。

四祖修為恢復,但人已非人,已經完全變成了傀儡。

他們四人,也是方昊天成為玄魂雙修武者以來第一次如此殘忍將敵人變成傀儡的,以後他最多想控制赤閻一樣變成忠僕。

嗖!

方昊天將華宗放了出來。

「師傅。」

驚魂未定的華宗一出來就看到臉色慘白的四祖跟方昊天站在一起,很是驚訝。

按理說他能夠出來,方昊天應該被殺才對,可是現在方昊天沒死,他的四個師傅也沒死,簡直不可思議。

「華大公子。」方昊天一口叫出了華宗的身份,「你雖然是奉命而為,但你既然要殺我,我就不能放過你。現在你只有兩條路走,一是臣服我,二就是我殺了你。」

華宗不理會方昊天,盯著四祖看,他發現四祖目光空洞無神,宛如行屍走肉。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劇變,目光刷的一下看向方昊天,怒聲道:「你,你對我四個師傅做了什麼?」

方昊天直言道:「他們已經變成了聽命於我的傀儡。」

「我殺了你。」

華宗怒嚎。

方昊天冷漠道:「殺了他。」

轟!

赤閻一拳就將華宗的身體打爆。

方昊天右手抬起,將華宗身上帶的寶物全部收走。

嗖!

方昊天飛回戎海城。

餘生掠愛不知遲 華宗的人還在圍著姬稚,偶有攻擊但都被姬稚殺死。

方昊天回到姬稚的身邊。

赤閻和四祖隨後落下。

方昊天揮了揮手:「全殺了。」

四祖撲出。

他們雖然失去了自我意識,但一身實力猶在,甚至因為不懼死沒有任何感情反而更加恐怖,華宗安排的人無一活命。

枕上慕先生 方昊天對姬稚道:「此地沒意思了,我們走。」

姬稚點頭。

方昊天和姬稚前行,赤閻和四祖默默的跟在後面,在戎海城一眾強者畏懼的目光中離開戎海城。

出城后,方昊天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姬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