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沒事了?」

「嗯,救回來了,不過很虛弱。」小龍點頭說。

「換個地方談談吧……」

小玄,皮皮,紀羽,還有小龍,四個人來到了洞**深處。

「小龍,你到底發現了什麼,永生之門,真的有這麼厲害嗎?」紀羽有些迫不及待的問。

「厲害!非常厲害!在我們龍族裡面就有一個傳說,據說當年的第一條祖龍,就是從永生之門出來的,在很久很久之前,永生之門就是這個世界上的主宰!」小龍點了點頭,認真的說。

「那為什麼他現在會變成這樣,難道他對這個世界膩了,想要毀滅世界?」紀羽不禁問道。

以他之前見到的永生之門來說,那絕對是瘋狂的無疑,而且是非常瘋狂的那種,無法想象,一旦那扇永生之門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怎麼樣的災難。

「不知道,我也覺得很奇怪,照理來說,永生之門從來不會插手這些事情,天知道這一次他發了什麼瘋。」

「會不會是有人利用他!」

「不可能,世界上絕對沒有人能夠利用永生之門!」小龍非常直接的搖頭。

「那如果那什麼永生之門真的要毀滅這個世界,我們有可能抵擋嗎?」小玄此時也不禁問道。

「不可能,如果他真的有心要毀滅這個世界,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擋,我們只有安靜的等待毀滅。」小龍直接說。

紀羽他們的臉色非常的複雜,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情緒在裡面……

自己的命,就被這一扇奇怪的門給掌握著?

說實話的,命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這是一件非常難受的事情,誰喜歡我命由天不由我?

這永生之門簡直就是一個隨時會爆炸的定時炸彈,天知道什麼時候他會暴走,毀滅世界啊?

「你們也別太悲觀,我總覺得這個永生之門有些奇怪,雖然看上去長得跟永生之門一樣,但說不定那是假的呢?」小龍見紀羽他們都沒有說話了,不由勸了勸。

但這話顯然就是沒有什麼效果,那就是永生之門,紀羽見過了,見到了許多,那絕對就是永生之門無疑……

「算了!等真正到了那個時候再說吧,我們現在主要的目標還是天人!擋不住永生之門,我們怎麼著也要將這天人給擋下來吧!」紀羽搖了搖頭,將永生之門的事情先放在一邊。

永生之門的確很奇怪,的確很危險,但現在想再多,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他要暴走,世界上沒有人擋得住,擔心再多也沒有用,但天人不同,他現在可以變強,抵抗天人!

「小龍,給我一個安靜的地方!」紀羽忽然喊道。

「這裡就很安靜,你呆在這裡吧,我們出去。」小龍大概也知道紀羽要做什麼了,直接說道。

小玄跟皮皮也退了出去,紀羽要修鍊,他們不會在這裡打擾。

等他們全都離開之後,紀羽這才嘆了口氣。

永生之門啊!之前他從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逆天的東西存在,他越來越有種壓迫感,越來越有種不甘的感覺。

為什麼……

一開始,他以為這個世界上,戰神就是最強大的力量了,神就是這個世界的絕對主宰,所以他的目標一直都是成為戰神強者。

但隨後,他見到了葉奕,見識到了超越神的存在,但他還不奇怪,就是神再進一個層次而已,他努力一點,也可以做到!

然後在天禁大劫之下,他知道了有方界的存在,裡面有至尊,超越了戰神的存在在那裡也不是最強大的,從此之後,方界就成為了他最終目標。

但……他沒有想到,現在竟然又出現了一個永生之門。

一個讓他難以仰望的存在,永生之門,主宰之門……一念之下世界毀滅,方界也要灰飛煙滅。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存在這種外掛一樣的東西……他忽然覺得很累,這樣追逐下去,自己真的有足夠的力氣嗎?

紀羽的眼睛出現了幾分迷茫,但迷茫過後,一陣堅毅又慢慢的冒出。

「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就算最後真的滅亡了,也不會後悔!」他喃喃說道。

一道火焰慢慢的出現了……

吞噬神火!

此時,吞噬神火逐漸的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至少現在還活著,至少還有努力的權力,至少,還有爭取生命的機會!

他決定要將吞噬神火煉化了。

如果在其他地方,他的確不會隨意做出這樣的決定,但這個地方不同,小龍在這裡居住了上百萬年的時間,這裡擁有的天地能量早就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他不用擔心最後消化這股力量需要太多的時間。

一切,都能很快的完成……

吞噬神火慢慢的開始燃燒了起來,而火靈變也慢慢的出現在紀羽的頭頂,朝著吞噬神火侵蝕而去……

擁有著多次煉化神火的機會,紀羽現在一點都不擔心煉化會失敗,他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外界……

慕戰回去之後還是被慕落寒罵了一頓,因為他帶出去的人竟然都死了。

如果不是他本身也有傷的話,或許慕落寒還會做更過分的事情。

慕戰手上根本就沒有帶回一個魔核!

「呵呵,果然很厲害啊!」慕豐陰陽怪氣的諷刺,因為慕戰搶了他的位置,他失去了出風頭的機會,一直都在記恨慕戰,現在慕戰空手而歸,他心情自然是暢快的。

慕落寒的臉色不大好看,「我們總共也就只有兩百多個魔核,這就是我們慕家的實力嗎!」

眾多的慕家子弟都不敢說話,只能安靜的聽著慕落寒的訓斥。

慕戰發現,慕落寒跟慕曉龍差得太遠了……起碼慕曉知道死了兩個慕家子弟的時候,他臉上還是很悲傷的,但慕落寒卻完全沒有,他似乎將他們都當成了工具。

以前慕戰倒是沒什麼感覺,但現在,他心中卻有些不舒服了。

慕落寒罵完了,此時張鐵他們也趕了過來,慕落寒馬上就換了一副笑臉。

「呵呵,張公子來了!」

「將你們的魔核交上來吧。」張煥站在張鐵的旁邊,一臉高傲的說。

慕家的子弟臉色都不大好看,但慕落寒卻滿臉是笑的將魔核都收繳了起來,最後交到張煥的手上。

「才兩百個啊,你們慕家的人還真的都是廢物啊!」張煥見狀,不由諷刺道。

慕戰臉色微變,握了握拳,好幾個慕家子弟臉色都不好看……被人指鼻子上眼的鄙視,誰心裡會好受的?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但慕落寒依舊像是沒有聽見那樣:「嘿嘿、那是……我們是比不上張家了!」

靠!這一霎,慕戰真的想要罵人,沒想到慕落寒竟然會這麼不要臉,簡直就做夢都想倒貼給張家啊!

見慕落寒這麼會做人,張煥倒是沒有為難他,直接將魔核交給張鐵。

收下了魔核,張鐵終於開口了,他的臉上是高傲的神情,宛若施捨般說:「奪得冠軍之後,我將會迎娶慕芊芊,到時,我自然會讓你成功掌控慕家!」

聞言,慕落寒臉上的笑容就更盛了。(.就愛網)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不跟我們一起離開嗎?」

「嘿嘿,你想把我拐走?快滾快滾!本龍是這麼好騙的龍嗎!」

紀羽有些無語的看著小龍,看到小龍的確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最後也就只有他們自己走了。

煉化了吞噬神火,此時他的修為已經完全可以突破聖級了,但他一再壓制,覺得還沒有到最成熟的時刻,他覺得自己還缺少了一些東西。

聖級是一個質的飛躍,就像王者到魂級強者是靈魂的飛躍一般,皇者到聖級強者,同樣是一種巨大的變化,不然也不會有聖級飛升這個說法。

到了聖級之後,戰氣會發生最後的質變,原本體內的戰氣晶體會徹底的消失,擴散到全身各處,舉手抬足之間都能影響到周圍的天地能量變動,這就是聖人境界。

現在紀羽覺得自己還缺少了些什麼東西,但又很難說清楚。

「對了小子!」這時,小龍忽然喊住了紀羽。

「怎麼,想通了嗎!」紀羽轉身便說。

他的確很想讓小龍跟他一起離開,一來小龍的戰鬥力足夠強大,二來,他們相處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多少都會有點感情的,小龍獨自在這個地方五十多萬年,這種孤獨紀羽想一想都覺得難以忍受了,好不容易碰上了朋友,怎麼會這麼容易放棄?

但卻見到小龍嗤的一聲笑了:「呸!本龍是不會跟你走的,起碼現在不會。」

「哦?那就是有機會咯?」紀羽眼睛一亮,有些欣喜。

現在不會,那就是說以後會也說不定。

小龍搖了搖頭,沒有說太多,而是轉移了話題:「還記得我說的話吧,現在不是你突破聖級的時機。」

紀羽心中一喜,小龍的確跟他說過他的狀況,現在不是最完美的時候,但紀羽也不清楚,那所謂的最完美時候是什麼時候,現在小龍提起,多半是要告訴他什麼東西了。

「那時機是什麼時候?」

「我也不知道。」小龍搖頭,攤手說。

紀羽臉色一黑……尼瑪,不知道你說個毛線啊!空歡喜一場!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啊,我只是大概的給你說一說!」小龍翻了翻白眼,旋即說道:「你身上的血脈之力沒有徹底的覺醒,就這樣突破的話你的聖人境界就不是最完美的了,你自己想辦法讓血脈覺醒吧,具體怎麼覺醒,什麼時候覺醒……我就不知道了。」

「餓……血脈之力? 總裁的億萬小小妻 我有這東西?」紀羽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廢話!你當然有啊,每個大家族都有這種覺醒的,你應該是紀家的人吧,你想要覺醒血脈的話,就必須要有紀家的人幫你覺醒,這樣,你才會到達最完美的聖人境界,再配合你現在的戰力……嘖嘖,我都想不到到時候你同境界還會有什麼敵人了。」小龍嘿嘿笑道。

紀羽陷入了沉默……

這話說得容易,但是他上哪去找紀家的人?現在紀家還有人活下來嗎?他父親?

以他的實力,很難進入那個地方,神葬之地,要進去那裡起碼要有帝級強者的修為吧!

老酒鬼?

紀羽突然想到了老酒鬼,也許……老酒鬼真的是吧,出去之後唯有再嘗試著將他找到了。

「我知道了。」他淡淡的說著,看了看還在等自己的小玄他們,又嘗試的問道:「真的不走?」

「你怎麼這麼啰嗦啊,本龍說了不去就不去咯!」

紀羽無語,只好帶著小玄他們離開了。

「後會有期!」

慕曉龍他們也有些捨不得小龍,遠遠的揮手。

看著紀羽他們離開的身影,小龍淡淡的嘆了口氣,隨後便見他的手心上,有一塊令牌閃爍著,若是紀羽在這裡的話,一定會發現,這就是七星令之中的最後一塊令牌,也是最核心的一塊!

「這小子倒是不錯,不過不知道最後實力能走到哪一步……」小龍喃喃說道。

……

「老大,我們現在要去哪?」路上,小玄問。

「呵呵,去搶他們的。」紀羽笑著說。

遇到那個什麼不滅天皇之後,他們就沒有再狩獵魔獸了,現在魔核的數量雖然有七百來個,但紀羽總覺得有些不夠,要是出現變數怎麼辦?更重要的是,他想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能不能跟那個張鐵一戰!

張鐵是聖級中階,被傳得這麼厲害那實力絕對不會是假的,而相比之下,自己的實力卻還沒有突破聖級,以皇者巔峰的姿態去對抗一個聖人中級的天才,紀羽的壓力很大的。

「姐夫,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再去獵殺魔獸吧……」慕曉龍心裡也有些忐忑。

他雖然知道紀羽很厲害,但是要對付張鐵的話,他總是擔心紀羽贏不了。

張鐵畢竟是成名已久,聖域第一天才的名聲不是喊喊而已的,證明他真的就有這個能力,紀羽連聖人修為都不到,真的能跟張鐵一戰?

「沒關係,遲早都要面對的。」紀羽笑了笑,表示沒所謂。

再加上有小玄跟皮皮在身邊,張鐵在強大,也不可能對他照成什麼傷害,紀羽很放心!

「可是……」慕曉龍還是有些擔心,想要再說些什麼。

「沒有什麼可是了,他們已經來了。」紀羽笑著看了看前方。

慕曉龍一驚,抬頭便見到不遠的前方匯聚了一群人,赫然便是三大家族的人,有張鐵,有衛海,有慕落寒。

而自己一行人,早已經被發現了,避無可避!

紀羽看著眼前的這一群人,嘴角出現一絲冷笑,終於還是碰上了!

「曉龍,你們去哪了,怎麼現在才回來?」

急急忙忙迎出來的人是慕落寒,看上去慕落寒是滿臉的笑容,像是在等待家人回歸的兄長那樣,熱情無比。

如果不是紀羽見他跟張煥他們走到一起,都真以為他要洗白了,不過此時慕落寒他們卻是帶頭,跟張家走在一起,那就說明,來者不善!

這點需要慕曉龍出頭,所以紀羽自然是後退了幾步,將一切交給慕曉龍處理。

慕曉龍也不笨,當他看到張家的人的時候,馬上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皮笑肉不笑的說:「遇到了點事,所以才晚了一些。」

這話一出,三大家族之中頓時就引起了一陣嗤笑,看他們的樣子是一點都不相信慕曉龍的話。

「遇到點事?我看多半是被魔獸嚇到不知道藏哪去了吧?」先出言諷刺的竟然還是慕家的人,慕豐。

紀羽雙眼微眯,看了一眼慕豐,也沒有多說什麼、

「不不不,我見到過他們,其他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藏起來了,不過我肯定那個慕火不是!」這時,衛家有一個人忽然說道。

「衛龍你找死!」慕火心中一怒,急忙回擊。

「怎麼,我說錯了嗎?我可是見了你好幾次啊,可惜你身上沒有什麼魔核,原本還想等你拿多點的時候再對付你的,誰知道你竟然就不見人了,我懷疑你藏起來了!」那個叫衛龍的年輕人一臉不屑的看著慕火。

「你!」慕火憋得一口氣,說不出話來。

他是被衛龍搶了幾次,實力不足,根本就搶不回去。

「我去,你竟然還能見到慕家的人啊,我一個都見不到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