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們家王爺,你認識我,怎麼不認識王爺了?」

「我認識你為什麼非得認識你家王爺?」碧綰覺得修影的話很莫名其妙,「難道我認識你,我就非得認識你家祖宗八代?」

「那我呢?」

「蘇萍。」

「那……」

碧綰被他們弄得無語,直接站起來,指著他們一個一個的將名字說了出來。

見碧綰將所有人的名字都說了出來,唯獨忘了冷寒澈。

「為什麼你唯獨忘了我?」冷寒澈心神俱裂的看著碧綰,不知道拿碧綰怎麼辦。

「我真的認識他嗎?」看著冷寒澈眼中的傷痛,碧綰轉頭輕輕的問道。

「綰兒,你……」碧謙不知道怎麼說,只是重重的嘆了口氣。

「他是修羅王,他救過你很多次……」修影替自家王爺著急,連忙解釋著。

修影從冷寒澈在國都酒樓開始,將自己知道的全部講述了出來。

碧綰認真的聽著,並慢慢的回憶著:「哦……我想起來了……」

一聽碧綰想起自己了,冷寒澈立刻兩眼放光,一臉興奮的道:「想起來了是不是?」

「恩,想起來了,我還奇怪,那個人是誰,原來是你。」

冷寒澈皺了皺眉頭:「什麼那個人?什麼意思?」

「哦,我記得有這麼一個人救過我,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了,原來是你啊。」

「你就想起來這些?」冷寒澈不敢相信的看著碧綰的眼睛,想看出是真是假。

可是,碧綰的眼睛澄澈見底,找不出任何做作和虛假。

「好了,我都想起來了。」說著碧綰摸著自己的肚子,「哥,我餓了,做好吃的給我。」

看著這樣的碧綰,蘇穎、碧清、華芯幾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在心裡偷樂著:上天終於開眼了,這個廢物不纏著修羅王,那麼自己肯定就有機會了。像冷寒澈這樣高高在上的王者,怎麼可能對一個女子低三下四呢。

看到黯然失魂的冷寒澈,宇文邕上前安慰道:「澈……」

「你不用勸我,我知道該怎麼做。」

「我不是要勸你,只是覺得不要強求。」

「強求?哪裡強求了?」冷寒澈恢復一臉的自通道,「沒有磨難,沒有考驗的愛情,那樣都是虛偽的。」

「你還不放棄?」

冷寒澈冷笑一聲:「我為什麼要放棄?她這個廢物只能是我的。」 「你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她唯獨忘了你?」

冷寒澈閉上了眼睛,淡淡的開口道:「不是唯獨忘了我,是唯獨忘了我們之間的感情。」

沒錯,在碧綰的記憶里,對冷寒澈這個人有印象,也記得有這麼一個人曾經多次出手救過她。

只是,沒有了那種衝動和感覺。

「這一點,恰恰說明你們兩個人前世有淵源。」

「前世欠了她,我就用今生來還。」

冷寒澈都這麼說了,宇文邕微微一笑,支持的給冷寒澈一拳,不再廢話。

「清兒,你看那個廢物都不記得修羅王了,我們的機會來了。」

「沒錯,穎姐姐,沒有廢物的糾纏,修羅王肯定慢慢的就會拋棄她的。」碧清幸災樂禍的笑著,「到時廢物是廢物,修羅王是修羅王。」

「沒錯,現在知道修羅王對女人也是有興趣的,我們可要抓住機會啊。」蘇穎和碧清完全沒有情敵的意識,兩人決定攜手共創未來。

其實兩人在心裡清楚的知道,沒了廢物擋路,還有一個華芯,要徹底獲得勝利,僅靠一人很難取勝。

所以原本心高氣傲的兩人,站在了同一戰線上。

與蘇穎和碧清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冷羽紋。

看到碧綰對冷寒澈的態度,冷羽紋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綰兒,來,這是我烤的,你吃吃看……」冷寒澈一臉殷勤的看著碧綰,將親自烤好的東西遞了過去。

碧綰看了看冷寒澈:「我吃飽了。」

「你嘗嘗看。「

「我吃不下了。」碧綰繼續推遲道。

「這麼一點對你來說小意思,你最愛吃這個味道了。」

碧綰無奈的接過一串:「這下總行了吧。」

冷羽紋也拿著烤肉過來:「綰兒,你嘗嘗我的?」

見冷羽紋竟然想趁碧綰忘了自己的時候下手,頓時起身直接拽著冷羽紋,往遠處無人的地方走去。

冷羽紋被冷寒澈拽著,也不掙扎,任由它帶到無人的地方。

「你決定好了?」冷寒澈冷冷的問道。

「沒錯,八皇叔。」冷羽紋沒有退縮,直接無畏的看著冷寒澈。

「好,你可以走了。」

「啊?」冷羽紋沒想到冷寒澈這樣就放過自己,頓時錯愕的看著冷寒澈。

「怎麼,要我送你?」

「不用。」冷羽紋不解的轉身,不知道冷寒澈在打什麼主意。

看著冷羽紋的背影,冷寒澈閉上了眼睛:如果純粹是感情,那麼我可以繞你不死,不然定讓你魂飛魄散,直接消失在這世界上。

冷寒澈總覺得冷羽紋對碧綰是另有企圖,不然怎麼可能看上一個廢物呢。

吃飽喝足之後,碧綰將毛絨球拽了出來:「你叫什麼?」

毛絨球不爽的看著碧綰,氣鼓鼓的不說話。

「滿腦子的歪主意,我就叫你歪歪。」

「綰兒,他就是戒靈?」蘇萍好奇的看著毛絨球。

「恩,就是這個毛頭故意整我們,讓我們那麼慘。」

看著毛茸茸的戒靈,蘇萍直接抱在懷裡,可是不料被戒靈直接甩了出去。

看著蘇萍被自己直接甩了個狗吃屎,戒靈『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閉嘴……」碧綰厲聲提醒道,「你再這樣我直接將你的絨毛給燒了,你信不信?」

「就憑你。」戒靈不屑的冷哼一聲,完全不將這個廢物主人放在眼裡。

碧綰冷冷一笑,意念一動直接將毛絨球抓在了手裡:「我的確是一個廢物,在你眼裡弱的不能再弱了,但是我有必要要提醒你一下,我現在是你的主人,我們已經契約成功了。」

毛絨球依然挑釁的看著碧綰:這個廢物以為是自己的主人自己就會聽她的了,真是做夢。

可是毛絨球還沒得意太久,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動了,完全失去了控制。

「呵呵,傻球。」說著碧綰直接甩出一個火球,慢慢的靠近毛絨球。

「等等,你做了什麼,為什麼我不能動了。」毛絨球奇怪的問道。

「你沒發現我能控制你嗎?」

「為什麼你能控制我,契約只是意念想通生命聯繫在一起而已。」毛絨球一臉疑惑的看著碧綰。

「是這樣嗎?」碧綰習慣性的轉頭,看到自己身邊沒有人,頓時在心裡納悶著:總感覺哪裡不對,好像丟失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你難道不知道嗎?」

碧綰誠實的點了點頭:「我一直是一個廢物,對於修鍊的事知之甚少。」

毛絨球直接一番白眼感嘆道:我堂堂神器,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主人呢!現在最關鍵的是,這個廢物竟然能夠控制自己。

戒靈也是狡猾之人,現在這樣的形式對自己不利,立刻討饒道:「主人,我以後不敢了,以後一定改邪歸正。」

「好,這次就饒了你,不過你要知道哪些是好人,哪些是壞人。」說著碧綰用意念,將這裡所有的人都給戒靈做了一個解釋,讓戒靈好好的記住。

看著碧綰臉上的壞笑,蘇萍只覺得這樣的一人一戒是絕配。

「以後你就叫歪歪,知道沒,這是本小姐賞你的名字。」

「歪歪就歪歪。」毛絨球也不爭辯,反而覺得這個名字不錯。

「我們怎麼才能離開這裡。」

「這個很簡單,我意念一動就可以讓你們離開這裡。」歪歪自傲的說著,從碧綰的手裡掙脫出來,理了理被碧綰弄亂的絨毛,「只是以你這樣的等級,帶著我出去,肯危險。」

碧綰沒想到歪歪竟然關心自己,有些受寵若驚的說:「原來,你不是一個完全沒有良心的毛球。」

歪歪只是斜眼一視:「沒了你,我也會消亡。」

「又想騙我,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你之前的主人不在了,你卻還在。」

絕妙江山 「我不是一般的神器,只有命定之人可以跟我契約,同時如果主人遭受意外,那麼我也不可能獨活。」歪歪一臉認真的說,「除非主人強行解除契約,我才不會消亡。」

「原來這樣,原來你是被你主人遺棄的啊。」碧綰嘲笑道。

碧綰的話讓毛絨球陷入了沉思,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但是像自己這麼實力強悍的人,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主人肯定不會捨棄自己的。

這麼想著,毛絨球試圖努力回憶主人的影子,可是越想腦子越痛…… 看著苦思冥想的歪歪,碧綰同情的抱在懷裡:「我會幫你一起找你以前的主人的,即使是我,也不會希望自己的魔獸或是自己的器靈與自己一起消亡。」

歪歪抬眼默默的看著碧綰,因為碧綰的這一句話,歪歪決定做件好事:「我可以抹去大家的記憶,只要出了這裡,他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真的?」

「本靈有必要騙你這個廢物嗎?」歪歪不屑的揚揚眉頭。

碧綰一直為這件事擔憂著,沒想到這個毛絨球能幫自己,頓時微笑著:「你幫我抹去大家的記憶,出去了我帶你玩好玩的。」

「真的?」一聽有好玩的,歪歪立刻來了精神,「一言為定。」

碧綰已經摸准歪歪愛玩愛鬧的性情,只要自己拿捏好分寸,這個死毛絨球逃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見一些人慵懶的坐著在休息,一些人竊竊私語的聊著什麼,而另一些一臉憤怒的註釋著自己……

突然間,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所有人都回到了迷離森林。

在回到迷離森林的同一時間,歪歪將所有人腦中與環戒和環戒空間有關的記憶全部抹除了。

「怎麼會這樣?」歪歪皺眉不解的自語著。

「怎麼了?難道你無法抹去大家的記憶?」碧綰猜測著。

「不是,其他人的記憶都抹除了,只是那個男的和那個女的無法抹除。」毛絨球往冷寒澈和華芯的方向瞄了瞄。

「他們兩個的記憶無法抹除?為什麼?」

「不知道,那個男的身上有神秘力量保護著,而那個女的就不知道了。」

碧綰審視的看著華芯,默默的思量著:華芯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為什麼她能拿到環戒,但是無法契約環戒。

「為什麼她能拿到環戒,其他人不能,這是不是也是你故意的。」

歪歪撓了撓頭上的絨毛:「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一直以為她是我的主人呢,沒想到我的主人比她還弱那麼多。」

歪歪說完有些壞笑的看著碧綰,想看看這個廢物窘迫的樣子。

可是碧綰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說:「你也知道我實力不足弱的可憐,所以你不能欺負我,不然我自尊心受打擊,對你對我都沒好處。」

「呃……你這是威脅嗎?」

「不是威脅,這是事實,我們兩個是一窩的。」

「哼……」沒有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歪歪扭頭冷哼一聲。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看到歪歪如此模樣,碧綰淡淡一笑,想到了之前與自己契約的小娃。

碧綰打開意念神識,看到小娃依然一動不動的睡著。

突然,碧綰想到一件事,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兩者有什麼聯繫。

為什麼歪歪對之前的事沒有任何印象,而小娃之前也是。

他們兩個的失憶是否有聯繫,還是只是巧合……

還有,自己契約了環戒,唯獨對他失去了記憶,這是為什麼?

碧綰雖然記起了冷寒澈,但是通過碧謙、蘇萍、修影、逍遙御風幾人的描述,碧綰知道了自己和他之間的不一般。

看著冷寒澈從遠處冷漠的走了過來,碧綰迎了上去:「我有話和你說……」 「你們看,這個廢物又故意找機會接近修羅王了。」蘇穎不屑的冷語著。

「穎姐姐,修羅王是她唯一的機會。」

「不知輕重。」

……

見蘇穎幾人冷嘲熱諷的說著碧綰,華芯頓時眉頭一皺,冷冷的看著碧綰的背影。

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她們好像忘了在死亡漩渦發生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