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就是這麼對待弟子的?洛天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親眼所見,此事我可以為他證明!廢除內門弟子,沒有理由,此事老夫也不同意!」玄丹冷哼一聲,目光看向張景煥幾人也是冷淡了下來。

冰冷的氣息,在院落之中回蕩,整個天地,彷彿都是隨著玄丹的氣氛而改變了季節一般,寒風刺骨。

「哈哈,解決?事情解決了,我怎麼不知道?」玄丹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玩味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同時,陣陣的神芒,在院落周圍升起,瞬間將洛天,玄丹還有岑威宏三人籠罩起來。

「嗡……」一條條金色的符化成一道枷鎖,朝著洛天飛了過去。

「你們是誰!」玄丹冷哼一聲,一掌拍出,綠色的大手,同金色的枷鎖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下一刻,那金色的枷鎖,轟然碎裂,而那幾道身影也是被無形的氣浪吹動,身軀晃動起來。

「你要管我們幻天島的事情不成?」為首的一名中年人,臉上帶著冷漠,目光看向玄丹。

「再等等,你自然會明白!」玄丹淡聲開口,知道或許命令還沒傳到這些人這裡。

「原來是出了叛徒啊!」洛天臉上帶著冷笑,目光看向張景煥,還有田鴻雲幾人,這些幻天島的人,知道自己在這裡,明顯是有人通風報信了啊。

「洛天,束手就擒吧,別給我們惹麻煩!」田鴻雲臉上帶著不屑,沖著洛天開口,從今天開始,天龍門的天才,只有一個岑威宏在他之上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幻天島主

「早就看你有反骨,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暴露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都沒看那些幻天島的人一眼,而是目光看向田鴻雲還有肖嘉平。

「不好意思,人往高處走,能夠加入幻天島,對於我來說是一次往高處走的機會,我若是加入幻天島,對我,對天龍門,都有利!」田鴻雲臉上帶著無所謂,沖著洛天開口,到了現在他已經無所顧忌,他知道,洛天已經必死無疑了。

「哈哈,小憋三,想搞死我洛天,你還差的遠呢!」洛天大笑一聲,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動手!誰若是阻擋,以挑釁幻天島處理!」看到洛天如此猖狂,幻天島的那些人都看不下去了,首領天仙巔峰的中年人,沉聲開口,目光看向玄丹。

「嗡……」首領的話音落下,陣陣的波動便是再次在幻天島眾人的身上升起,十幾人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我看看誰敢!」玄丹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滔天,站到了洛天的身前。

「滾開!」雖然面對玄丹,但是幻天島的人們依然無懼,一名天仙巔峰,十幾名天仙後期,自信能夠纏住玄丹。

金光閃動,一道道仙氣,從十幾人的身上散發而出,逐漸朝著一起匯聚,隨後化成了一張金色的大網,朝著洛天落去。

不過,很顯然他們小瞧了玄丹的實力,玄丹就站在洛天的身旁,滿臉不屑的看向那籠罩下來的大網。

「想抓他,先過老夫這一關!」玄丹臉上帶著冷芒,真仙之力爆發,身形滔天而起,兩隻金色的大手,抓住了金色的大網,用力一撕。

「崩……」金色的大網,直接被玄丹撕裂開來,氣浪翻騰,衝擊在人們的身上。

「你找死,真仙強者雖然強,但是我們幻天島也不是沒殺過真仙強者!」中年人說完,伸手取出手中的玉佩,手中的捏印,烙印進了玉佩之中。

「等著吧,我已經聯繫了我幻天門的真仙強者,到時候,連你一起收拾了!」中年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狂妄。

「那在他們來之前,我就先把你們收拾了,多少年都沒有動過手了,正好活動活動!」玄丹冷笑一聲,隨後蒼老的身軀消失在了原地,瞬間出現在了那名天仙巔峰的中年人身前。

「嘭……」紅色的大手,印在了中年人的胸膛之上,天仙巔峰,在玄丹面前,彷彿一個孩子一般,直接被玄丹一掌拍的倒飛了出去,口中噴血,彷彿斷線風箏一般的跌落在了地面之上。

「嗡……」一掌重創天仙巔峰的中年人,玄丹腳下生風,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朝著剩下的那些天仙後期幻天島的人們沖了過去。

一聲聲慘叫之聲響起,一個個強大的天仙後期,在玄丹手中,根本撐不住一個呼吸,幾乎在轉眼之間,十幾人便是狼狽的的躺在那裡,低聲呻吟著。

「你完了,竟然敢打我們,你完了,這麼多年,我們幻天島還是第一次受到過如此侮辱!」天仙巔峰的中年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猙獰。

「玄丹,你瘋了不成!」張景煥,杜承石几人看到玄丹竟然主動出手,臉色猛然變化起來,玄丹對於天龍門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更何況玄丹也是真仙境的實力。

「身為太上長老,弟子出事的第一時間不但主動維護,反倒是要將弟子逐出宗門?就憑你們也配與我玄丹為伍?」玄丹臉上帶著譏諷。

「你……」聽到玄丹那毫不掩飾的譏諷,張景煥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杜承石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想讓我被幻天島的人抓起來,然後加入幻天島?」洛天臉上帶著冷漠,一步一步朝著田鴻雲走去,身後的岑威宏臉色冰冷,使得兩人身上寒意瀰漫。

「你要幹什麼?我馬上就是幻天島人了,你若是對我出手,幻天島的人,不會放過你的!」田鴻雲看到洛天和岑威宏走了過來,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倒不是怕洛天,而是怕岑威宏。

「你該死!」洛天臉色深沉,心中已經對田鴻雲動了殺心,小人,這個田鴻雲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小人,若是今天自己沒遇到方正陽,那麼自己很有可能就載在了這個田鴻雲的身上了。

「小子,想動我的弟子,你問問我答不答應!」肖嘉平大喝一聲,邁步站到了田鴻雲的跟前。

「既然你要找死,那麼就連你一起收拾了吧!」洛天冷笑一聲,天仙後期,如今洛天哪裡會放在眼裡,現在就是張景煥和杜承石兩人把洛天惹毛了,一樣用出補天令,當場把這兩人鎮殺了,雖然會有些麻煩,但是管他呢。

「嗡……」洛天腳下升起陣陣的波動,隨後身形閃動,整個人彷彿洪荒巨獸一般,直接朝著田鴻雲撞了過去,簡單粗暴到了極致。

「小子,你找死!竟然敢動我們這些幻天島的人!」肖嘉平臉上帶著冷笑,一步站在了田鴻雲的身前,想要阻擋住洛天的去路。

「還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還沒進幻天島呢,就將自己當成了幻天島的人了!」岑威宏看著肖嘉平和田鴻雲兩人,感覺有些噁心。

「這小子,抽瘋了么?玄丹也抽瘋了么?」柯正浩,段成風兩人看著朝著肖嘉平撞去的洛天。

「他怎麼會瘋……」段成風搖了搖頭,目光看向洛天,洛天的可怕,他是領教過的。

「咔嚓……」就在人們驚駭間,斷裂的聲音頓時在人們的耳中響起,洛天散發著金光的身軀,狠狠的撞在了肖嘉平的身上。

「啊……」慘叫之聲在肖嘉平的口中傳出,視線中,肖嘉平的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口中鮮血狂噴,身軀倒飛,同時撞在了身後的田鴻雲的身上,帶著田鴻雲倒飛了幾丈,才停了下來,兩人倒在了地面之上,滿眼的不可思議。

柯正浩,田鴻雲還有肖嘉平第一次看見洛天展現實力,柯正浩直接被洛天的強大給震撼到了。

「既然你們這麼想要讓我死,那麼我就先殺了你們!」洛天臉上帶著冷笑,裂天槍落在了手中,依然還是一步一步朝著田鴻雲和肖嘉平走去。

「太上長老救命啊,我馬上就能進入幻天島了,到時候必然忘不了兩位太上長老的大恩大德!」田鴻雲看到洛天走來,顫聲開口他此時已經被洛天剛才那一手給震住了。

「你個小癟三,也配陰我?老子活了這麼多年,能讓你陰了才怪!」洛天冷笑,提起裂天槍,朝著田鴻雲刺了過去。

「住手!」就在洛天出手的一瞬間,張景煥卻是開口呵斥起來,強大額威壓朝著洛天捲去,同時一步邁出,出現在了洛天的跟前,手掌抓住了裂天槍的槍身。

「嗡……」那朝前刺去的裂天槍,驟然彎曲起來,槍身嗡鳴,發出陣陣的波動。

「你想幹什麼?」洛天沉聲開口,目光死死的盯著張景煥。

「他不能死,他即將進入幻天島,有了幻天島這條線,對於天龍門爭天之戰有利!」張景煥輕聲開口,找了個不是借口的借口。

「哈哈,進入幻天島,靠著出賣我洛天,進入幻天島?」

「好,老子今天就等著幻天島的人來,看看你們所謂的幻天島,會不會殺我!」

「不過,希望你們不要後悔,到時候再殺你們個出賣宗門弟子長老,叛變宗門之罪!」 我家相公是太子 洛天臉上帶著冷笑,算了下時間,估計著江玉澤那邊應該已經將消息放出來了,他要讓田鴻雲在憋屈之中死去,徹底絕望。

「對,小子,有種你就等著我們幻天島的人來!」聽到洛天的話,幻天島天仙巔峰的首領也是大聲開口。

洛天緩步走回了玄丹的身前,目光譏諷的看著幾個趴在地上的人。

「你死定了,我幻天島真仙大能,馬上就到了,到時候你們一個都跑不了!」天仙巔峰的首領臉上帶著譏諷,一邊說話一邊吐血,顯然玄丹的手掌不是那麼好挨的。

時間緩緩的流逝,倒在地面上的幾人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怨毒的看著洛天和玄丹三人,而張景煥幾人則是臉上帶著沉思,他們了解玄丹,天龍門中,玄丹一直都是最讓人看不透的人,此時他們若是不能看出玄丹跟洛天的關係莫逆,那麼他們就真的白活了。

「嗡……」時間不大,陣陣的波動,在天空之上響起,幾道身影踏天而行,強大的威壓瞬間降臨在眾人的身上,讓人們的臉色微微一變。

「姜島主!」下一刻幾名幻天島的侍衛振奮起來,目光看向為首的一名身姿挺拔的中年人,濃眉大眼,站在天空之上,給人一種沉重的壓力,雙眼之中爆發出犀利的神光。

幾人沒想到,他們發出了信息,竟然直接將幻天島的島主給招了過來。

「真仙後期!」玄丹眉頭緊皺,目光凝重的看向中年人,站在洛天的身前。

姜幻天,真仙後期的強者,縱然是在中三天,也是屬於頂尖的人物,代替補天閣,掌管著下三天的幻天島。

姜幻天的身後,站著幾道身影,身上也是帶著真仙的氣勢,兩名真仙中期,四名真仙後期,這是一股恐怖的勢力,足以橫掃下包括三大宗門在內的下三天。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平息

「參見島主!」十幾名侍衛對著姜幻天躬身施禮,目光之中帶著恭敬,不過身形卻是異常狼狽。

「嗯,你們誰是洛天?」姜幻天點了點頭看到侍衛首領狼狽的模樣,眉頭微微一皺,隨後沉聲開口,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視起來,讓所有人的呼吸都是感覺到有些困難,實在是姜幻天身上的氣勢太強了。

「這就是真仙後期么?」洛天眼中露出感嘆,感覺方圓數百丈,都彷彿掌握在江姜幻天的手中一般。

「島主大人,他就是洛天,前些天在幻天島帶頭鬧事的那個人!」田鴻雲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邀功之意,目光看向洛天的方向。

「沒錯,我就是洛天,不知道島主大人有什麼事情么?」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手中已經攥住了補天令,同時也是溝動起紀元之書來,若是姜幻天突然出手,自己也不會反抗,畢竟他也不太確信,江玉澤能不能徹底幫自己擺平。

「島主大人,你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們前來捉拿洛天,卻是受到了抵抗,那個老東西,仗著自己是真仙初期,就反抗我們,根本沒將我們幻天島放在眼裡!」侍衛首領大聲開口,目光怨毒的看向玄丹。

「老東西,等著死吧,等著吧,我們島主大人,等下會一巴掌拍死你!」中年首領大聲開口,一副小人得志,狗仗人勢的模樣。

「啪……」不過中年人的話音還沒落下,姜幻天的大手便是扇了起來,一巴掌抽在了中年人的臉上。

這一巴掌,扇了個結結實實,比起玄丹的力道有過之而無不及,直接將中年人的腦袋都抽裂了。

「混賬東西,我讓你說話了么?誰讓你們捉拿洛天的?」姜幻天目光深沉,大聲呵斥起來。

「你們這些王八蛋,沒收到我的消息?拿本島主的話當成耳邊風了么?我不是告訴你們,之前的事情是誤會,洛天是我們幻天島的朋友了么!」姜幻天大罵起來,目光之中帶著冷意。

「啥……」所有人都傻眼了,不知道姜幻天這是唱的哪一出,所有人都是一臉發矇的看著洛天。

「幻天島的朋友?」張景煥結結巴巴的開口,目光看向站在那裡,臉上一直帶著笑意的洛天。

「島主大人,我們……」其他的幾名侍衛也傻眼了,連忙拿出隨身攜帶的身份令牌,拿出來之後,所有人都是傻了。

「停止一切抓捕洛天的行動,之前的事情都是誤會,違令者,重罰!」冰冷的聲音在十幾名侍衛的腦海之中響起,讓十幾人呆若木雞。

「誤……誤會……」十幾人徹底蒙了,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結局,這尼瑪也太坑人了。

這些人之前埋伏洛天三人,為了不被三人發現,擔心三人跑了,都是隔絕了任何波動,因此並沒有收到消息。

「自己抽自己吧,一直抽到洛天兄弟滿意為止!」姜幻天沉聲開口,隨後轉過身目光看向洛天,臉上帶著笑意。

「洛天兄弟,讓你受驚了,我家公子,讓我帶他問好,還有這點意思,還請洛天兄弟收下,公子說你之前走的急,忘給你了!」姜幻天和聲開口,彷彿換個人一般。

傻眼,張景煥幾人徹底傻眼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眼前這人是誰?幻天島島主,中三天和下三天,各大宗門沒人敢得罪的人啊,竟然跟洛天如此客氣。

眾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感覺自己在做夢一般,不過,隨後卻發現這是真的,這不是夢。

「江兄有心了!」洛天伸手接過兩張卡片,一張黑色的,一張金色的。

「這是我們幻天島的貴賓卡,只有中三天的一些掌門才有資格擁有,這張卡片你可以在幻天城賒欠一億仙氣石,只要千年之內還上就好!」

「那張金色的卡片是賭石坊的貴賓卡,同樣也可以賒欠一億仙氣石!」姜幻天沖著洛天開口,讓眾人倒吸了口涼氣。

一億仙氣石,這是個恐怖的數字,同時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足以說明幻天島對洛天的重視程度,足以超越了中三天的各大掌門們,畢竟同時擁有幻天島和賭石坊的貴賓卡,中三天的掌門們,也不多。

「江兄有心了,請前輩回去代我謝謝江兄!」洛天微微躬身,將兩張卡片收了起來,他知道,姜幻天是看在江玉澤的面子上才會如此對待自己,若是換做平時,說不定直接一巴掌就把自己拍死了,因此洛天自然不會蹬鼻子上臉,跟姜幻天平輩相交。

「洛兄弟,若是有什麼麻煩,儘管來島主府找我,不必通過公子,直接找我就行!」姜幻天輕聲開口,隨後將視線放到了那些侍衛的身上。

「姜前輩,這些兄弟也是誤會,聽信了小人的讒言,讓這些兄弟停手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著那不斷抽著自己的侍衛們。

「還不快謝謝洛兄弟!要不然今天就不是抽嘴巴這麼簡單了!」姜幻天冷哼了一聲。

「多謝洛公子,多謝洛公子……」十幾人腦袋頓時大了一圈,對著洛天磕頭如同搗蒜,在姜幻天說出洛天跟他們家公子認識的時候,這些人就知道,他們完了,弄不好,小命都會丟掉,他們可知道姜幻天的手段,幻天島的島主可不是那麼容易當上的,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

「眾位是一場誤會,我們下手也的確有些重了,這些丹藥請眾位收好,我洛天對丹藥還是有些自信的,四品丹藥,可以找我來煉,玄丹大師也很願意跟眾位交個朋友!」洛天沖著侍衛們開口,對於馭人,洛天也是知道一些的。

「六品煉丹師,玄丹?」聽到洛天的話,將幻天身後的幾名真仙強者眼前一亮。

「玄丹大師,不知道能不能到府上一聚?」一名老者開口,正是當初在幻天城外記錄的老者。

「大家不打不相識,能跟各位交個朋友,是我玄丹的榮幸!」玄丹自然明白洛天的意思,幻天島背後站著補天山,能夠搭上這條線,自然對他們有利。

「等下我處理下眼前的事情,就去與眾位一聚!」玄丹臉上帶著冷意,目光看向張景煥,還有杜承石几人,而洛天也是臉上帶著玩味,看著站在那裡,嚇的癱軟在地面之上的田鴻雲還有肖嘉平的身上。

「洛公子,讓我們幫你處理了他吧,給我們一個帶罪立功的機會!」那名天仙巔峰的中年人,站起身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目光看向田鴻雲兩人。

「自己宗門也敢背叛,出賣自己的同門師兄和長老,這種人還妄想進入我們幻天島,也真是厲害了!」一名真仙中期的老者開口,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

「那就麻煩各位了!」洛天點了點頭,這兩個癟三,他一點出手的慾望都沒有。

「兩個王八蛋!」天仙巔峰的中年人,還有十幾名天仙後期的侍衛,臉上帶著猙獰,將田鴻雲和肖嘉平圍了起來。

「玄丹大師,洛天師兄,我知道錯了啊,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給你當牛做馬,放我一次吧!」田鴻雲跪在那裡,屎尿齊流,大聲呼喊起來。

「張長老,杜長老,柯長老,剛才你們不是揚言要殺我么?」洛天臉上帶著冷笑,看著站在那裡臉上冷汗直流的張景煥和杜承石。

「誤會,誤會,我們也是被這兩個王八蛋給蒙蔽了!」張景煥乾笑了兩聲,看到姜幻天和姜幻天身後的幾人目光冰冷的看向自己,張景煥心中頓時一顫。

「洛天,我可沒有參與,我一直都沒有說過話,我跟薛長山兩人交好!」杜承石大聲開口。

「薛長山!」洛天心中冷笑一聲,不過面上卻是並沒有表現出來。

「既然是誤會,那麼大家都說開了就是了,兩位長老,還請出手,將那兩個王八蛋給斃掉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張景煥和杜承石開口。

「好……」張景煥和杜承石兩人咬了咬牙,隨後邁步走進了侍衛之中,兩聲凄厲的慘叫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張景煥和杜承石兩人手中沾血的走了出來。

「哈哈,兩位長老,果然是宗門的德高望重的長老!」洛天手腕一翻,一個水晶球被洛天收了起來。

「多謝姜前輩了,我們的事情處理完了,你們這些前輩可以去聚一聚了!」洛天沖著姜幻天開口。

「年輕人很有前途,幻天島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什麼時候惹了麻煩,都可以來我幻天島!」姜幻天眼中露出讚賞之色,從始至終,洛天幾件事情都處理的非常好,非常到位,讓姜幻天動了惜才的念頭。

「來日,說不定真的會麻煩姜前輩!」洛天微微躬身,姜幻天帶著這些強者來,足以說明江玉澤身份的重要程度,那麼江玉澤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只是江玉澤不說,洛天也不好點破。

「好了,玄丹大師,我們好好交流交流這些年的修鍊心得!」幾個老傢伙看沒什麼事情,拉著玄丹離開了小院。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拍賣會

洛天看著玄丹跟著姜幻天幾人離去,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知道,玄丹一定會通過自己六品仙丹師的身份,跟這些人打好關係,將丹師的優勢徹底發揮出來。

「好好休息吧,明天參加拍賣會!然後進入中三天!」洛天沖著岑威宏開口,走進了房間之中。

張景煥,杜承石兩人臉色難看,轉身走進了小屋之中。

柯正浩,段成風兩人臉上帶唏噓之色,沒想到了一個小小的洛天,竟然在幻天城中如此吃的開。

一夜無話,第二天,整個幻天城,便是議論起昨天突然撤出的通緝令來,能在幻天城中鬧事,最後卻不了了之,這件事情,在幻天城中幾乎沒有,人們都是有些好奇,這個洛天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天龍門,天驕弟子!」很快人們便是知道了洛天的身份,沒想到洛天是天龍門的弟子。

「按照道理來說,天龍門沒有這麼大的面子,就連玄丹都不見得會有這麼大的面子,這個洛天到底什麼來頭?」人們只是議論不多時,便是被另外一個消息吸引了。

幻天拍賣會,由於昨天鬧事,被幻天島取消了,而今天則是重新開了起來。

一時間,幻天島再次熱鬧了起來,朝著拍賣會的位置涌了過去,想要大開眼界。

洛天和岑威宏走出了小院,便是看到了徹夜未歸的玄丹,玄丹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洛天和岑威宏兩人走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