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退下吧,這是劍主之爭,不是你們所能參與的!」不過就在此刻李逸晨突然站了起來,身上混沌之氣的氣息也不再掩飾。

「你……你再利用混沌之氣恢復?」感受到李逸晨身體的變化,劍太一不由臉色一變,既是妒忌又貪婪。

混沌之氣何等的精貴,哪怕以他的身家也非到必要關頭不敢亂用,可是李逸晨這混蛋僅僅是為了恢復力量就捨得催動一道混沌之氣,這是何等的暴殄天物?

當然李逸晨過般行為,也說明了他身上擁有的混沌之氣數量應該非同一般,否則他絕對不敢如此的揮霍,那麼自己滅了他之後,豈不是同樣可以連他的混沌之氣一起掠奪?

「不錯,來吧,殺了我不僅天運神劍是你的,就連我這裡的混沌之氣都是你的!」彷彿看出劍太一的心思,李逸晨不由冷笑道。

此言一出,劍太一卻一下子停下了腳步,之前李逸晨的手段他自然是見識到了,按理說此刻的李逸晨應該悄悄的恢復才對,可是他如今卻這麼站出來,難道又是隱藏著什麼手段想要吸引自己上前?

停住腳步的劍太一目光不由落在李逸晨左手的殺神弓上,不過此刻李逸晨卻連殺神箭都沒有凝聚。

回頭之間,卻見卜子波和路永春兩人都根本沒有再動的能力,劍太一都清楚,此刻已經沒有再為自己探路之人!

看著劍太一的模樣,李逸晨只是嘴角微微一挑,卻也不再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劍太一。

之前劍太一的操作雖然保障了他自己的安全,也令李逸晨看出他那種過份的謹慎,或者說是怕死!

所以李逸晨這才故意挾著之前的戰果,擺出這場空城計,以圖爭取更多的時間,不過此刻李逸晨也不再以言事相激,過之猶不及的道理李逸晨還是懂,雖然在站出來的時候,李逸晨也做了一些準備,但現在的情況對於自己來說,自然還是時間拖得越久越好!

劍太一的確足夠謹慎,但事實上,若是沒有足夠的謹慎,手持天運神劍,哪怕在凌霄閣足不出戶他也未必能活到現在。

此刻看著李逸晨這般姿態,他似乎也有一種進退兩難的感覺!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不過片刻之後,劍太一似乎從李逸晨的神情中捕捉到了什麼,不由冷笑道,「你不覺得你現在表現的太淡定了嗎?套一句你剛才的話,你淡定得太過頭了!」

話音落下,劍太一不再有半點猶豫,身影一縱,向著李逸晨急沖而來,手中天運神劍揮動之間,一股無形壓力如同天威蓋頂,這種壓力比起之李逸晨同時面對三人的攻擊之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是嗎?你若是早一點出手,也許我還真的只有束手就擒,但現在,晚了!」不過此刻李逸晨依然沒有閃避,同時也沒必要閃避,因為劍太一出就已經鎖定了李逸晨四周空間,無論如何閃避,也不可能避開這一擊。

所以此刻李逸晨沒有閃避,只是擺出仙劍技第四式焚寂的起手式!

「仙劍技,的確是不錯的,老夫參悟這麼多年也未能悟得其道,但你覺得我會給你催動的時間嗎?」看著李逸晨此刻的動作,劍太一不由冷笑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李逸晨還在故弄玄虛!

仙劍技固然強大,但以李逸晨如同的實力想要催動,還需要一個蓄力的時間,蛤顯然劍太一併不打算給他這個時間。

看著兩人的距離不動拉近,李逸晨卻還在那裡一動不動,雷神與鳳玉瑩眼神中充滿著焦急之色,但身影卻在不斷的後退著。

這是李逸晨剛才傳音對他們的命令,一旦劍太一啟動身影,他們立刻後退,否則自己會分心!

雖然不知道李逸晨還有什麼手段,但深知李逸晨手段諸多的兩人,此刻雖然擔心萬分,但唯恐自己影響到李逸晨還是只得急速的後退著。

叮……叮……

接著就在劍太一距離自己三丈之際,一直盤旋在李逸晨頭頂的盪魂鈴再次發出攝魂之聲!

吼……不過就在盪魂鈴的聲音剛剛傳開之際,卻被劍太一聲更加強勢的吼聲直接鎮壓,頓時李逸晨頭頂的盪魂鈴此刻變得搖晃不已,卻根本發不出半點聲音。

劍太一的一聲大喝挾著世界之力,化著勁風直襲而來,李逸晨雖然緊若磐石般的站在原地,但此刻他的衣衫和長發卻被吹得在不斷的后揚中呼呼作響!

「還有什麼手段,使出來吧,否則你不會再有機會了!」看著此刻李逸晨依舊沒有力量歸納法凝聚殺神箭,劍太一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好……滿足你!」不過就在此刻三道嬌喝同時傳出來,只見從李逸晨的逍遙聖戒中閃過三道化光一分為二。

一道化光後退之際,其他兩道一左一右向著劍太一急射而去。

錚……錚……與此同時,從後退的那一道光華中傳來陣陣琴聲傳出,琴聲悠揚甚至感覺不到半點世界之力的波動,同時也不如盪魂鈴那般的攝人心魂,但劍太一此刻卻是臉色微微一變!

與此同時,那一左一右的光華此刻已經化身兩位美少女,一左一右的揮動手中道劍斬向劍太一!

「找死!」劍太一顧得不去震驚於李逸晨的儲物戒指居然擁有著世界之力,可以存藏活人,現在他只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斬殺李逸晨,搶到天運神劍,搶到混沌之氣,卻被人打斷,心裡十分的不爽,一聲厲喝之中,手中天運神劍,一記橫掃,但似一劍,卻快若兩劍的同一時間斬向兩人!

轟……轟……兩個少女飛速被震退之際,半空之中的劍太一居然也後退兩步之多!

「混沌之氣!」劍太一此刻眼睛已經眯成一條細線看著突然出現的三個少女,神情顯得尤為嚴肅。

出來的三人正是沈紫煙、安晴和馬艷華!

當初受到雷神的提醒,李逸晨意識到,此刻自己的逍遙聖戒中唯有三女可以勉強拖延一下劍太一的腳步,當即將心神沉入混沌照天鏡中。

不過雖然三女在混沌照天鏡中修鍊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唯恐她們有所閃失,李逸晨也一再告誡她們,一旦出的,就不計成本的直接動用混沌之氣的力量,雖然修為不如人,但混沌之氣多…… 雖然被震退兩步,但並不是說安晴和馬艷華聯手就能打敗劍太一,而是因為兩人出現之時,劍太一就感應到她們只有造化境初期的修為,對於這樣的實力劍太一自然有些託大,原本以為一招斬殺兩人之後還可以繼續攻擊李逸晨。

可是剛交手上便立刻感覺到兩人身上的混沌之氣所帶來的力量的衝擊,這才失了先手,當然哪怕如此,兩人也不足以直接震退劍太一。

劍太一後退的真正原因乃是因為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劍太一感覺到遠處琴聲中的殺伐之意,他知道若是自己不退,那麼處於琴聲攻擊中心的自己,縱然不會受傷,但也會吃上一個暗虧!

向來謹慎的劍太一在吃虧和後退之間,自然不用細想也會馬上得出結果。

所以震驚於三人身上的混沌之氣的同時,劍太一此刻的目光更多的卻是落在沈紫煙的身上。

雖然馬艷化和安晴才是近身攻擊者,但此刻在劍太一眼裡,沈紫煙的威脅卻是僅次於李逸晨。

「瑤琴!」隨即劍太一似乎認出沈紫煙手中的瑤琴,「這是瑤琴清心咒?」

瑤琴清心咒,哪怕在天域也同樣是傳說級的存在,沒有人知道瑤琴主人是誰,但大家都知道,瑤琴出,神鬼哭這個說法。

哪怕擁有著天運神劍,但此刻劍太一還是對沈紫煙多出幾分顧忌。

「不對,你是瑤琴清心咒的傳人!」不過很快劍太一又反應過來,畢竟沈紫煙的年齡與瑤琴傳說相差太遠,而且如今的沈紫煙也只造化境初期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是傳說中的瑤琴主人。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如果沈紫煙真是傳說中的瑤琴主人,那麼此刻的自己估計已經沒有站著的機會。

瑤琴出,神鬼哭!雖然只存於傳說,甚至是一個可以追訴到遠古文明的傳說,但一個傳說能傳承這麼多年,這其中又需要多少鮮血與生命來堆砌?

雖然心中鬆了一口氣,但此刻劍太一也同樣不敢太過拖大,因為他知道,若是正面對抗,他可有絕對的把握打敗沈紫煙,但此刻四周還有李逸晨他們,再加上沈紫煙的干擾,只怕自己的優勢,還真不如之前自己想象的那麼大。

不過心中雖然震驚,但劍太一同樣又有著幾分暗喜!

瑤琴啊!傳說中的瑤琴,若是自己能一起搶到手中,那麼自己的實力也將會更上一層樓,此刻劍太一突然覺得李逸晨的身上就像是一人個聚寶盆一般。

天運神劍、混沌之氣、瑤琴,甚至還有可以供人生活的儲物戒指。

擁有世界之力的儲物戒指劍太一自然也有,同樣也能放入有生命之物,但這個僅僅只是指一些植物可是在其中生長,但除此之外,不要說是人類,哪怕就算是妖族放進去,也絕對活不過一個時辰。

否則以劍太一的能力,只怕此刻他身邊就不止八人,而可能是八十個,乃至八百個了!

原本就是想著殺人奪寶,劍太一自然也不介意李逸晨身上的寶物多一些。

不過就在劍太一眼中閃過厲光之際,這個時間,李逸晨也已經完成了仙劍技的蓄勢!

仙劍技第四式焚寂!一聲厲喝從李逸晨嘴裡發出,只見四周空間在一陣扭曲中瞬間化著火海,無盡的火海散發著灼人的高溫的同時,其中還充斥著無盡的劍意,與此同時,李逸晨橫劍一斬,一道赤紅的劍芒奔涌而出。

劍芒去勢極快,穿過火海之際,捲起滔天巨浪,猶如巨龍翻滾,只過此刻這頭巨龍的身上並沒有龍之霸氣的,有的只是無盡的銳利,彷彿這一斬之下,哪怕是天也要被斬開一個缺口,哪怕是地也要一分為二!

這……雖然早已知道李逸晨有些變態,但對於鳳玉瑩來說,之前李逸晨所有的勝利更多的是來自取巧,所以對於李逸晨真正的實力並沒有一個具體的了解,但此刻鳳玉瑩真的感到了恐懼!

她知道哪怕李逸晨不用什麼取巧的手段之前那四人也未必能接下李逸晨這銳利無比的一擊,而且若是自己面對這樣的攻擊,也許同樣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現在這些就是你所有的手段的話,那麼今天註定你們都只能死在這裡!」不過面對著李逸晨這般已經有些超越造化境後期的攻擊,劍太一卻聲如洪亮的吼道。

彷彿這一擊在劍太一的眼裡根本沒有任何威脅一般!

而事實上,此刻的劍太一也僅僅只是揮劍一斬,只聞一聲轟響,那滔天氣勢盡然彷彿一道被從中撕開的匹練,以劍太一的天運神劍為中心,向著他的左右兩側滑行而過!

轟……轟……隨即劍太一的身後響起無數震耳欲聾的巨響延續數里,而劍太一卻巋然傲立,此刻他身上動的僅僅只有被勁風氣浪吹得有些飄飛的長發。

這……這真是造化境嗎?

誰也沒有想到李逸晨恐怖如廝的攻擊居然被劍太一如此輕鬆的化解,尤其是鳳玉瑩更是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劍太一,不過此刻她心中更多的卻是絕望。

因為鳳玉瑩知道,哪怕修為已經超越天妖境的母親還有著高貴的血脈傳承,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化解李逸晨這一劍,而如今劍太一卻做到了!

這隻能說明劍太一的實力已經強到令無法想象的地步,而在這樣的實力差距之下,他們的人數優勢顯然已經體現不出任何意義!

「你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嗎?」不過此刻李逸晨卻依舊還是一臉的平靜,彷彿絲毫沒有因為劍太一這一擊而有任何震驚!

因為李逸晨知道剛才那一劍並非劍太一的力量,而是劍太一手中的劍靈的力量,當然也不是說劍太一手中的劍靈實力已經誇張到了那個地步。

而是劍靈對於仙劍技本身就有著一種天然的熟悉,所以在劍靈想要化解那一擊自然也不存在什麼難度,只不過對於並不知情的旁人來看,這自然是一種難以理解的震撼。

「你我之間的戰鬥,歸根結底,也只有這才是最後的解決方式!」被李逸晨看破,劍太一併不意外,也沒有再隱瞞下去的必要。

一直以來劍太一併沒有動用劍靈的力量,那是他怕嚇走妖邪,但如今看到李逸晨的諸多身家,劍太一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再保留的必要。

妖邪跑不掉,遲早都可以來收拾,而李逸晨今日他卻是勢在必得!

雖然論及重要性,李逸晨其他之物比不過天運神劍,但是論價值,其實李逸晨那些東西加在一起的總和已經不輸於妖邪手中那把天運神劍的價值,而且這僅僅只是自己能看到的部分,李逸晨身上還有沒有其他稀有的資源,劍太一不清楚,但他卻知道自己很快就能清楚了!

李逸晨雖然不知道劍太一的想法,更不明白為何劍太一一直沒有動用他手中的劍靈的力量,但此刻李逸晨卻反而隱隱鬆了一口氣!

打出一個手勢,剛剛出來的三女,乃至在鳳玉瑩和雷神一起向著李逸晨靠近而來。

「如果人多有用的話,妖族就早統治這個世界了!」看著李逸晨的動作,劍太一不屑冷笑道。

的確雖然妖族被壓制在妖域,但妖族的繁殖能力卻不是人類和魔族所能比擬的,所以劍太一這句話到也是實話,同時也是此刻對李逸晨等人的一種蔑視。

不過李逸晨此刻卻沒有回答劍太一,而是傳音鳳玉瑩,讓他放開所有的防備!

鳳玉瑩雖然不知道李逸晨什麼意思,但早已被李逸晨的手段所征服之後,此刻自然也是依言而行,不過鳳玉瑩感覺自己就在放開防禦的瞬間,眼前一花,四周已經變化了一番場景,同時除了李逸晨之外,其他人也一併出現在她的身邊。

「這……這是什麼情況?」顯然鳳玉瑩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不過對於這點,雷神立刻給他解釋了起來。

兩個作為非人類的存在,此刻雷神自然也給鳳玉瑩有著幾分親近。

他們自然是在聖戒空間之內,既然劍太一的劍靈已經出手,李逸晨知道接下來的戰鬥就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參與的,甚至連戰鬥的餘波都未必是他們所能承受的,所以此刻自然先將他們收入聖戒空間之內。

至於對鳳玉瑩的解釋,李逸晨相信他們幾人自然知道怎麼去做。

「既然你已經做好準備,那我們就開始吧,一戰定勝負!」對於李逸晨的這些動作,劍太一沒有多問,只是沉聲說道,因為他明白,無論李逸晨現在做什麼,在場之人的生死都將在他們這一戰之後根本結果而定。

但李逸晨卻聽出此刻劍太一的聲音的變化,同時他也明白,如今控制劍太一身體的已經不是他本人,而是他手中的天運神劍的劍靈!

「放肆!作為本尊的分身,誰給你的勇氣敢於挑釁本尊!」不過接著李逸晨身上氣勢陡然一變,一聲沉喝如驚雷乍響,震得四周空間動蕩不已。

「你……你的力量?」感受到李逸晨身上傳來的威脅,劍太一的臉色明顯為之一變…… 「很奇怪嗎?」李逸晨邪魅一笑,不過此刻控制著他的身體的自然已經不是李逸晨本人,而是剛剛蘇醒過來的劍靈。

「你的力量怎麼可能會變得這麼強?」不過此刻劍太一那邊震驚的不是劍靈的出現,畢竟他並不知道李逸晨的劍靈之前因為吞噬兩把天運神劍的分身而陷入沉睡,他只記得當初借著李逸晨與劍無常交手的過程中,他對李逸晨手中劍靈的實力有了一個大致的判斷,也深信自己能解決掉對方,所以劍太一也才會如此的有恃無恐。

「很奇怪嗎?吞噬你之後,我會變得更強!」此刻李逸晨卻冷笑道。

「如此強橫的實力,你根本沒必要讓這個傢伙那麼低調吧!」劍太一還是有些不太明白。

畢竟如今李逸晨這邊給他帶來的壓力根本不是如今的他所能抗拒的,那麼從理論上來說也根本不是妖邪所能抗拒的,如此一來,李逸晨出現之時,大可直接強勢出手鎮壓所有。

「你不也一直隱藏起來嗎?你怕嚇得妖邪躲起來,那我其實也怕嚇得你躲起來了!」李逸晨半真半假地說道。

事實上李逸晨進入地宮的時候劍靈還沒有蘇醒過來,不過李逸晨準備與沈紫煙她們溝通的時候卻發現劍靈已經蘇醒,而且一連吞噬了兩把天運神劍分身的劍靈知道自己已經強過劍太一手中的劍靈,不過這種強也只是略強,所以唯恐那傢伙跑步,在劍太一動用劍靈之前,李逸晨這邊也一直未動。

當然也正因如此,李逸晨才會放心的讓沈紫煙她們出來試試手,雖然就那麼一下,但與劍太一這樣的對手交手的機會明顯不多。

反正真有危險,劍靈絕對不會坐視不理,而事實上一切也真如李逸晨與劍靈的猜測,隨著李逸晨不斷亮出底牌,面對著壓力與誘惑,劍太一終於坐不住了!

而此刻劍太一的劍靈出來了,李逸晨這邊的劍靈自然也不能再沉默,同時在出現的那一瞬間,也已經牢牢將劍太一乃至此刻藏於他體內的劍靈鎖定,如此一來,對方就算是想逃,也已經沒有那麼容易了。

總裁前夫你滾開 「原來你打著這樣的主意,那你還真是用心良苦,不過能不能留下我,那還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劍太一之前的驚恐,並非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反抗之力,而且是對李逸晨這邊力量暴增的一種震驚。

雖然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認此刻李逸晨的實力略強於他,但強是一回事,能勝又是一回事,勝了之後,能不能留住自己更是另外一回事!

「時間寶貴!」不過此刻李逸晨似乎沒有耐心再廢話什麼,反正說到底兩人皆終有一戰!

「那就來吧!」劍太一自然也感應到自己全身的氣機已經被李逸晨鎖定,同時也明白此戰無可避免。

只是想到對方的實力,此刻神情有些凝重而已!

吼……一聲驚天龍吟從劍太一手中的天運神劍發出,隨即只見劍太一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再接著李逸晨的聲音也同時消失不見!

「當年本尊能把你們分離出來,如今也能降伏你們!」

隨即空間之中無數脆爆炸響,無數氣勁縱橫,天崩地裂之間,李逸晨沉喝之聲如驚雷落地!

兩人自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消失,而是他們對世界之力的運用已經達到妙至巔峰的地步,此刻的速度快到哪怕存於他們體內的李逸晨以及劍太一的本命神魂都有一種看不清楚的感覺!

原本造化境之上的實力居然恐怖如廝!感覺到兩人戰鬥的破壞力,以及對世界之力的運用,此刻李逸晨和劍太一都有著一種同樣的感慨!

劍太一身上的劍靈雖然當年是從本體分離出去,但是他在恢復之後,同樣有著一些李逸晨身上的劍靈不懂記憶的手段。

而能被劍靈記憶下來的手段,又會有哪一種是普通?

雖然李逸晨的劍靈屬於天運神劍的本體劍靈,同時如今已因為吞噬了不少分身,得到更多的記憶中的能力,並且境界上更高出幾分,但也僅僅只是佔據都會上風,一時卻也奈何不了對方!

轟……轟……下方打得轟轟烈烈,而此刻地宮上方的鳳族與大鵬一族也是亂作一團!

劍太一這次與大鵬一族合作志在天運神劍,自然不可能只帶了那幾個人來,雖然並不是說每個都是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但也無一不是造化境之上者。

凌霄閣百餘造化強者,再加上大鵬一族自身的強者加在一起,從聲勢上自然蓋過鳳族,良機難覓,大鵬一族自然也想要借著這個機會重創鳳族,從而統一整個妖域。

雙方的戰鬥由小及大,隨即鳳九天的出現,不到半天的時間,大鵬一族的鵬萬里亦同樣出現。

不過就在決戰開啟之時,鳳九天卻祭出天星鳳鳴劍,此劍一出,大鵬一族立刻感覺到一股無上威壓,彷彿他們每個人的力量都受到極大的壓制一般,哪怕是鵬萬里也不能例外。

原本與鳳九天的實力就在伯仲之間,如今不僅力量受到壓制,鳳九天更有神兵利器在手,鵬萬里更是只有招架而無還手之力!

其他大鵬一族的族人,此刻亦在力量被壓制之下,不斷的被鳳族強者所清洗著!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凌霄閣眾人卻已經遠遠的跳出戰圈,這一點劍太一早已告誡過他們!

若是大鵬一族佔上風,他們自然多殺鳳族,多搶妖核,繼續合作,但若是大鵬一族落於下風,他們不可以為大鵬一族而拚命,這是妖域的內部爭端,人類不宜介入太深!

受到鳳九族的血洗,面臨著同伴的背叛,大鵬一族無疑更加的艱難,而就在危機關頭,大地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而且這股震動更是帶著諸多世界之力,甚至還有著一種他們也不清楚的力量。

一時之間雙方都罷起手來,畢竟他們地下的土地中藏的就是妖邪,這此刻流淌出來的這股氣息連鳳九天也有幾分忌憚,雖然不知道妖邪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強大,但鳳九天畢竟也要為族人的安全考慮。

但此喘息之機,大鵬一族當即轉身而逃,至於地底的劍太一與妖邪打成什麼結果,他出來之後,是否又承受得住鳳族的襲殺,這顯然已經不在大鵬一族的考慮之內,畢竟是他們凌霄閣不義再先。

而且事實上,就算凌霄閣不背棄他們,真面對這樣的情況,大鵬一族也同樣會明哲保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