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麼東西,大人說話哪有你插嘴的份?」

木子墨微微一笑,抬起雙手,周圍的海水全部被元氣推開,沒有海水的加持美人魚們只能像跪坐一樣站在礁石上,而木子墨一臉自信的看著眼前的男性美人魚。

「我有強大的實力,可以打的你叫爸爸,所以,別在這裡給我耀武揚威,否則…」

木子墨隨手一揮,強大的氣勁將身旁巨大的礁石粉碎。

「快快….快上報王宮,有人反叛!!」

而木子墨並沒有阻攔他們,等的就是這個,這時一個不長眼睛的男性美人魚,用自身的海洋屬性元氣加持,偷偷的跑向凱西,木子墨僅憑一指,這個男性美人魚的頭顱處出現了一個小洞,死掉了。

「好好….好..好強。」

之前那個自稱大人的美人魚咽了一口口水,想離開又害怕,自己前腳走後腳就被秒殺,此時全身已經不停的顫抖,周圍的官兵都已經跑掉了,連之前告密的那個人也跑掉了。

「那個,這位人類大佬,咱有事好商量,別這樣,咱們和善解決如何?」

木子墨聽到這個所謂的大人想和善的解決這件事只是微微一笑,好像答應了他一樣,誰知道下一刻這個所謂的大人,變臉了從衣服里拿出了一個匕首狠狠的刺向木子墨,而木子墨只是不屑的一笑,側身閃避,一手刀將這個大人的頭顱斬了下來。

「也不過如此嘛,害的我擔驚受怕的,我以為多麼強大呢。」

木子墨拍了拍手,但是沒有離開,好像在原地等待著什麼來臨一般。

「是誰?殺死我們王宮重要大臣?」 「是我?怎麼你想提他報仇?」

木子墨回答了這個聲音,並爆發出強大的氣場,讓來人顫慄。

「人類強者,你為何在這裡肆意殺人?」

木子墨走到凱西身邊拍了拍凱西的肩膀。

「你們人魚擁有一顆和善的心,她救了我,我只是為了回報她而已,所以你們這些部長眼睛的人我自然會清除!反正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

木子墨這句話狠狠的打擊了來到這裡的男性美人魚們,但是也沒有辦法,木子墨說的全是實話,誰也沒有能力去反駁這句話,除非嫌棄自己命長了。

「只是氣場強大而已!」

這時真有一個傻掉的男性美人魚手持三叉戟沖了過來,木子墨只是一側身就可以躲避他的攻擊,任憑他如何攻擊連木子墨的衣角都碰不到,在這個男性美人魚愣神的時候,木子墨竟然消失在他的面前。

「不拿出點真實力,我可要殺掉你了哦。」

木子墨在這個男性美人魚的身後陰森森的說出了這句話,給這個男性美人魚嚇的一身冷汗,隨後瘋狂逃跑,而帶領大軍前來的將軍此時也不得不臉紅,自己竟然有這樣的部下。

「你的實力不夠,叫你們大將軍來。」

木子墨指著眼前這個所謂的將軍,實力明明只有半步鏡的境界,拿什麼跟木子墨打?

「這位人類朋友,我們可以保證送你回到你們的世界,並且善待凱西小姐,你看如何?」

木子墨皺了皺眉頭,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我做事情需要你們教??」

美人魚將軍此時瞬間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真的害怕木子墨一怒之下將人魚國度鬧的天翻地覆。

「你們回去吧。」

木子墨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趕快離開,而這個美人魚將軍卻猶豫了一下。

「難道要我將你們的屍體留下來嘛?」

聽到這句話,美人魚將軍帶著自己的部下飛一樣的逃跑了,木子墨也收回了元氣,海水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這時躲起來的美人魚貧民們也都走了出來,有老有少。

「小夥子,你就是凱西救回來的人類吧?」

木子墨點了點頭,這時整個貧民區的美人魚全部歡呼了起來。

「我們的生活終於有希望得到改善了!!」

一個比較粗獷的男性美人魚迅速的遊了過來,直奔凱西,但是木子墨沒有阻攔,因為他的眼中並沒有惡意,只有濃濃的擔心。

「凱西,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凱西搖了搖頭。

「子墨,他的名字叫做盧克·路易,叫他盧克就可以,是我的青梅竹馬,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

木子墨點了點頭看到盧克很的基礎很紮實,而且實力….這不是鏡境界嗎?

「盧克你的實力這麼強大,為何不帶著大家反抗?」

盧克卻嘆了一口氣。

「我雖然有強大的力量,但是我不會使用,而且我也不像王族那般會劍技,槍技之類的,你也知道我們貧民連學習都是奢望。」

木子墨思考了一會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

「我來教你,如何?」

盧克的確剛才暗中觀察木子墨,也了解到了木子墨的強大,盧克立馬跪了下來。

「師傅請受徒兒一拜!」

木子墨並沒有讓盧克這樣拜下去,而是拉了起來。

「我不值得你收為徒弟嘛?」

木子墨搖了搖頭,看向周圍的大家都在看著這一切,也只好嘆了一口氣。

「如果為來你們真的成功的推倒了王族,難道你以後要背負著人類之徒的外號?這個稱號對你來說並不好。」

盧克搖了搖頭,並不在意木子墨所說的,想再次的跪下拜師,再次被木子墨所阻攔。

「我會教你,但是我不是你的師傅,這對你也好,對我也好,而且以你的悟性,我只能算是指點。」

說著木子墨當著盧克面施展了幾招劍技,分別是「劍技·瞬斬」「劍技·瞬閃」「劍技·黑月」。

木子墨認為也只有這三個劍技盧克可以學會並使用,而盧克看到木子墨施展的劍技眼睛都直了,特別專註的樣子,隨後就跑開了,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這小子,肯定是自己去練習了。」

剛才那個老人看著盧克的背影微笑著,木子墨清了清嗓子,看向周圍的貧民。

「我可以給你們新的生活,但是!」

一句但是讓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木子墨的身上。

「但是,如果你們如同現在的王族一般,只知道享受,而不考慮民眾的感受,你們也會是現在王族的下場!」

懷著享福之心的美人魚愧疚的低下了自己的頭顱,接下來這段時間,木子墨無聊的時候就指導一下盧克,沒事的時候幫凱西做做飯,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卡西你知道這附近有什麼遺迹嘛?」

凱西一臉原來你不知道啊的表情。

「這裡就是遺迹哦,子墨是在尋找什麼嗎?」

木子墨點了點頭一臉悲傷的樣子。

「我的妹妹現在危在旦夕,我在尋找神丹為她續命。」

這時盧克訓練完來到了凱西的小房子,正好聽到神丹的事情,一臉凝重。

「你也是如同其他人類一樣為了奪取我們海族的傳世之寶嘛?」

這句話一下自己就讓木子墨語塞了。

「盧克!木子墨只是想救自己的妹妹!」

盧克沉默不語就這樣盯著木子墨,木子墨也下定了決心,雖然跟美人魚們相處還可以,但如果是為了救自己的妹妹,做一次惡人又如何?

「是的,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我說了我為了救我的妹妹可以付出一切代價!」

盧克舒了一口氣,如果木子墨不承認,他好像會動手的樣子。

「傳世之寶什麼的與我們無關,你願意帶走我們也不管,但是你這樣誠實,真是刷新了我對人類的看法。」

木子墨很好奇,盧克這麼說好像他以前見過人類一樣。

「我以前因為好奇去過海面,差點被人類所騙,所以我對人類並不是有過多的好感,你是例外。」

隨後三個人閑聊了一會都會去休息了,畢竟時間不早,從海面折射進來的陽光已經消失不見了,說明現在已經是晚上了,而木子墨也不打算再拖下去了,盧克已經學會了自己交給他的招式,還讓他進行了重力訓練,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他就可以了,而木子墨要做的事情就是奪取所謂的傳世之寶。

靈劍尊 木子墨偷偷的來到了王宮,正當要進入大殿的時候被一個美人魚攔住了。

「我是王宮大將軍,你是之前鬧事的人類吧,為何要來這裡。」

木子墨二話不說以手為刀斬了過去,強大的衝擊力將這個大將軍擊飛,前一面自信滿滿的大將軍,現在內心已經無比的崩潰,根本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為何不亮出你的兵刃,之前你明明使用的是鋒力。」

木子墨什麼都沒說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入王宮的大殿,而大將軍此時特別著急,如果就這放著木子墨走進去的話就是他的失職。

但是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阻攔木子墨前進步伐,大將軍手中的長槍不斷旋轉著,巨大的海流沖向木子墨,木子墨只是微微一抬手,自身的元氣將周圍的海水推開,海流自然也消失不見。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既會鋒力又會元氣?」

木子墨微微一笑,看著這個滿臉震驚的大將軍。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做木子墨,被世人稱作,天命者!」

大將軍雙手都在顫抖,天命者這個存在他還是了解一些的,在王室的古書上有記載,天命者是承載天命的存在,受上天的庇護,如果遇到只能順從,不能反抗,否則就是反抗上天,會遭受報應。

雖然這本書大部分都是寫的誇張了一些,但是承載天命這句話是沒有錯的,木子墨看著大將軍一臉精彩的表情開心得不得了,自己也終於可以成功的裝一次大神了!

慢慢的走進了大殿,一個肥胖的美人魚正壓在一個特別美麗的美人魚身上。

「美人,好好陪本王快活,本王給你金銀財寶。」

「好的,大王你要溫柔點哦。」

「轟隆。」

一個支撐大殿的石柱就這樣破碎灑落一地碎石。

「是誰?」

木子墨一臉笑嘻嘻的樣子走了進來。

「你聽說過天命者嘛?」

木子墨很早以前就像這樣裝逼了,可惜人妖魔都是變態,比自己強大的也有很多人,現在不爽一把更待何時?而聽到天命者三個字的肥胖人魚王嚇的瑟瑟發抖。

「父王去世之前說過,如果有一個人類自稱天命者,他要什麼都要給他,否則整個人魚國度會陷入火海當中。」

聽到這句話木子墨噗嗤的一下笑了,海里哪來的火?這特么是哪門子笑話?

「我記得你們這有所謂的傳世之寶,可以救人性命?」

人魚王瞬間臉色煞白,隨後一臉不知道的樣子。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木子墨輕輕一揮手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坑,這可把人魚王嚇壞了。

「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嗯?」

人魚王瑟瑟發抖,死活都不承認自己擁有傳世之寶的,木子墨輕輕一抬手,之前被人魚王壓在身下的美人魚被木子墨用元氣抓了起來,右手握緊,這個美人魚就這樣爆炸了,鮮血濺了人魚王一身,人魚王此時更加害怕了。

「人魚王我聽說你喜歡這樣的死法,用不用我幫你?」

人魚王不斷後退最後靠在牆壁上瑟瑟發抖,隨後丟過來一個匕首,木子墨本想用手去接發現這個匕首是有劇毒的,而且現在所在的還是海域,木子墨立刻用元氣推開海面將已經沾染劇毒的海水隔離開最終整個個王宮失去了海水,匕首也掉落在地上,沾有劇毒的海水在落到地上的時候發出了沙沙的響聲。

木子墨皺著眉頭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人魚王感覺到了重大的壓力,眼看都快哭出來了一樣。

「我知道在哪,我知道!」

隨後人魚王向木子墨吐出一個丹藥一樣的東西,但是木子墨並沒有去接觸,因為上面密密麻麻的看不清是什麼東西,當這個東西掉落到地面的時候整個地面被腐蝕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看來你真的是很想死!」

木子墨的手逐漸的伸了過去,而人魚王彷彿看到了絕望一般。

「我說!我說!傳世之寶就在王座裡面!」

木子墨緩慢的走到王座面前,輕而易舉的用自己的雙手將王座掰開了,裡面真的有一個藍色光芒流轉的丹藥,但是這枚丹藥出現的一瞬間一道紫雷從天而降想就這樣泯滅掉這枚丹藥,木子墨怎麼可能坐以待斃呢?

有自己的右手狠狠的抓住了這道雷電並捏成了碎片,隨後再也沒有任何雷電降落,而在一旁看到這一切的人魚王也嚇的不清,他是第一次看到天劫,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然用一隻手就能對付天劫。

木子墨將這枚神丹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但是沒走幾步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在木子墨的背後。 這個巨大的魔影木子墨似曾相識,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一樣。

而這個影子仔細一看並不是什麼海洋生物,而是一頭麒麟而已,而這頭麒麟木子墨也是知道的。

「小黑,你玩什麼呢?連我也敢阻攔了?」

當小黑仔細一看的確是自己的主人被嚇的不清,沒想到自己的主人會來到這裡。

「神丹我拿走了,你也知道我幹什麼用。」

小黑乖巧的點了點頭,虛影變成了小黑貓的樣子,抬起自己的小爪子撒嬌著。

「好了要撒嬌去找紫茜,我還有事情要忙,何況你一個虛影什麼也不能做,成天就會這樣虛張聲勢。」

小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隨後消失不見,而看到這一切的人魚王徹底刷新了他的世界觀,他是知道當傳世之寶被拿走的時候,會出現一個守護神獸的影子,沒想到眼前的人類連這個守護神獸都能馴服。

木子墨瀟洒的離開了王宮,在附近隨便找了一個地方住了下來后,兩天後盧克和凱西帶領著義軍成功的佔領了王城,而凱西成功的成為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女王,而盧克成為了女王之下的大將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