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太掃興了,這個時候,提錢幹什麼?」凌宇拿起醒酒器,給他們各自倒了一杯紅酒。

舉起酒杯,凌宇面帶微笑地道:「小婉,生日快樂,希望你永遠如此的年輕貌美,年年十八歲,更希望你天天開開心心,煩惱永遠與你無緣。」

「謝謝。」

唐小婉心中充滿了感動,熱淚涌動,此刻她感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真怕你今晚排練到太晚,如果過了12點,那就是新的一天了,你的生日就錯過了。」凌宇笑道:「好在趕上了,我對你表姐也算是有個交代。」

唐小婉道:「你就是這麼應付我表姐的嗎?騎個破自行車載我過來。」

凌宇道:「你表姐讓我給你過一個難忘的生日,我挖空心思,心想得做一些讓你這輩子都忘不掉的事情,便半路買了那輛自行車。」

「真是夠難忘的。」

唐小婉還真是這輩子都不會忘了這個生日,真的是太難忘了。

每一道菜,都是雲城市最好的法餐大廚親自烹飪的,烹飪好了,立馬端到桌上。

唐小婉是個很講究儀式感的女人,法餐配紅酒,在這樣浪漫的環境之中吃這頓大餐,給她的少女心帶來了極大的滿足。

她的心情已經完全放晴,那些令她煩惱的事情,統統都被拋到了腦後。今天的這個時候,她只想好好地享受眼前的這一切。

她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似的,一直說個不停。在平時,她的話可沒有那麼多,更多的時候,她是個沉默寡言有點冷冰冰的女人。

「抱歉啊,我去一下衛生間。」

凌宇站起身來,暫時離開了一下。

唐小婉放下餐具,拿起桌上的勃艮第杯,輕輕地搖晃著裡面的紅酒,看著酒液在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不同的色彩。

凌宇的手機就放在桌子上,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唐小婉無意間看到了手機的屏幕,那上面的號碼是她非常熟悉的一個號碼。

是傑西打來的電話!

這個電話讓她想起了傑西和凌宇之間的事情,心裡不禁有了些疙瘩。

在這樣的一個夜晚,她實在是不願意想起那些事情。

凌宇不在,電話無人接聽。

總裁大叔太欺人 過了一會兒,傑西給凌宇發了一段信息。

唐小婉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拿起了凌宇的手機,她想看看傑西到底給他發了什麼。

「我在房間等你,我已經洗香香了。」

這是那段信息的內容,在文字之下,還有一張照片。

照片上,傑西穿著一身sexy的睡裙,站在穿衣鏡前,露出雪白的大腿,拍了一張極為撩人惹火的照片。

看到這張照片,唐小婉的火氣蹭蹭地往上躥,今天是她的生日,為什麼還要發生這些事?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都要腳踩兩隻船嗎?

唐小婉看著這布置的美輪美奐的酒店房間,忽然間意識到這是一家酒店,而凌宇把她給帶到了這裡來,又是何居心呢?

站起身來,唐小婉走進了房間里,拉開了床頭的抽屜,果然在裡面發現了什麼。

「連TT這東西都準備好了,把我騙到這裡來,為我過生日是假,騙色才是真吧!」

唐小婉握緊了拳頭,氣得嬌軀發抖。

「既然你是這麼樣的一個混蛋,那也就別怪我對你無情無義了!」

唐小婉決定對凌宇下手,她回到客廳里,悄悄地把放在包里的那個古雲飛給她的藥瓶子拿了出來,往凌宇的酒杯裡面倒了一些藥粉,然後晃了晃那杯紅酒。

「我表哥說得對,這小子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渣男!一個善於欺騙女人玩弄女人的混蛋!為了表姐的終生幸福,我就算是做了一回壞人,那又怎樣?」

這一次,唐小婉一點都不緊張,她反而非常的鎮定。

過了一會兒,凌宇從衛生間里出來,回到了座位上來。

「凌宇,謝謝你精心為我準備的這一切。這個生日我過得非常……難忘。我……敬你一杯!」

唐小婉端起酒杯,面帶微笑。

凌宇也把酒杯端了起來,晃了晃杯子里的紅酒。

直到這一刻,唐小婉的心裡又開始緊張了起來,手心裡已經全部都是汗。

眼看著凌宇就要喝下這杯毒酒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雜亂的腳步聲。

「你們要幹什麼?」

門外的酒店安保人員還沒來得及上前攔住那伙人,已經被那伙人砍倒在地,渾身都是血,有個保安的一條胳膊還被砍了下來,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怎麼回事?」唐小婉驚聲道。

凌宇一皺眉頭,道:「應該是被咱們搶了車的那個王八蛋!」

放下酒杯,站起身來,凌宇道:「你放心,他們翻不起什麼大浪,我去收拾了他們。」

「小心啊!」

唐小婉脫口而出。

「幾個小螞蚱而已。」

凌宇並沒有把那些人放在眼中。

他把門打開,站在前面準備衝進來砍殺的幾個人,被他幾腳踹飛了出去,撞倒了後面的一大片人。

「就是他!就是這小子!」

那富家子指著凌宇,吼道:「就是TMD這孫子搶了我的車!兄弟們,砍死他!把他砍成肉泥!」

一伙人蜂擁而上,凌宇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站在門口,腳踢四方,根本沒有人能夠衝進來。

只聽得哀嚎聲四起,外面已經倒了一地。 這富家子找來了幾個兄弟,他的幾個兄弟又喊了一幫平日里在健身房認識的健身教練,一個個都是肌肉棒子,看上去威武無比,還帶了砍刀。

誰知道這些貨到了凌宇的面前,根本不夠看的。凌宇站在那裡,他們連門都進不去。

看著帶來的「狠人」一個個倒在了走廊里,這富家子的心裡慌了。

他突然間發現了什麼,這窮小子怎麼可能付得起這全市最頂級的酒店的最好的套房的房費呢?

他有那麼好的身手,如果想要發家致富,那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啊,不至於窮到蹬個破爛到可以報廢的自行車吧?

完了完了,這小子不顯山不露水,怕是得罪了什麼可怕的人物了。

富家子的腦袋上冒了冷汗。

凌宇已經把他帶來的人全部都給收拾了,外面倒了一地。

「該你了。」

凌宇冷聲道:「我原以為在路上的時候,我已經把你給收拾得差不多了,誰知道你娃那麼鐵頭,居然還送上門來讓我收拾!我看你TMD就是欠揍!」

凌宇抬起腿,正準備一腳踹出去。

突然,那富家子跪了下來。

「爺爺饒命啊!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你大人有大量,就饒恕我吧!」

「你這貨……」

凌宇沒想到今天遇上的竟是個那麼沒有骨氣的軟腳蝦,心裡對這傢伙更是鄙夷。

「我讓你做的事情,你做了嗎?」

「您讓我做什麼了?」富家子撓了撓後腦勺,完全記不得了。

「我讓你把我的車騎過來,我的車呢?你TM不會把我的車給扔掉了吧!」

富家子傻傻地看著凌宇,他實在是不明白,凌宇要那破車有什麼用。

「兄弟,只要你放過我,我那輛奧迪跑車就歸你了。你都有了跑車了,你還要什麼自行車啊,況且你那自行車又……」

看到凌宇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這富家子害怕了,趕緊閉上了嘴巴。

「去你MD!」

對準這富家子的臉,凌宇狠狠地一腳踹了過去,把他踹的鼻血直流。

「趕緊把我的車找回來!要不然老子要了你的命!滾!」

凌宇怒喝一聲,富家子趕緊帶著他的這幫兄弟灰頭土臉地跑走了。

今天是唐小婉的生日,凌宇不想和他們過多糾纏,要不然的話,今天這事,絕對沒完。

「凌先生,您沒事吧?」

蕭玉河收到消息,趕到了酒店,一張臉蒼白無色,看來是嚇得不輕。

「蕭玉河,我看你們三大家族是不是該把生意還給龍家了?這帝豪國際可是雲城市的一張名片,怎麼到了你們蕭家的手上就經營成了這樣?那幫人就這麼橫衝直撞來到了我的房門外,你們酒店的安保是紙糊的嗎?」

「我……我該死,我該死。」

見凌宇發怒,蕭玉河趕緊自打耳光。

神仙的圈養生活 龍家原先在雲城市的生意全都變賣給了三大家族,三大家族接手后也沒有多久,很多事情還沒有能夠走上正軌。另外一方面,他們三大家族的管理水平和龍家比起來,也的確是存在著很大的差距。

「別在我面前檢討,我只是你們眾多顧客當中的一員。你們要想想如何向所有顧客交代,不要把帝豪國際這塊招牌給做砸了!」

「是,是,我們一定好好反思,加強管理。」

蕭玉河連連點頭。

凌宇回了屋裡,關上了門。

「唉,真是抱歉,在你生日這天,讓一群混蛋打擾了這麼好的氣氛。」

唐小婉道:「你也別放在心上了,我並沒有怪罪你。來吧,我敬你的酒,你還沒喝呢。」

坐回到座位上,凌宇端起酒杯,看著杯中猩紅如血的酒液,道:「這杯酒是你敬我的,你希望我喝嗎?」

「當……當然。」

唐小婉有些驚慌,總覺得凌宇這話像是話裡有話。

「對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怎麼能少得了這個呢?」

凌宇站起身來,把早已經準備好了放在一旁的蛋糕端了過來,放在餐桌中間。

他插上蠟燭,點燃了燭火。

「許個願吧。」

唐小婉十指交叉,雙掌合十,閉上了眼睛。

她在心裡默默地許了一個願望,她的生日心愿就是希望能能夠幫助表姐蘇青璇擺脫凌宇的糾纏,讓她的表姐可以重獲新生。

「好了,我的願望已經許下來了。」

唐小婉睜開了眼睛。

凌宇道:「請問你的願望之中有我嗎?」

「沒……沒有你。」唐小婉趕緊搖頭否認。

「我們喝酒吧!來,我們碰一杯!」

唐小婉端起酒杯和凌宇碰了一杯,她一口把杯子里剩下的小半杯酒全都喝了下去。

「你敬的酒,哪怕是毒酒,我也得喝啊。」

說著,凌宇已經一仰脖子,把那杯酒喝了下去。

唐小婉呆了,凌宇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他已經知道了什麼?

「你知道了?」

唐小婉實在是忍不住了。

凌宇道:「你說的是什麼?酒里的毒嗎?」

唐小婉徹底驚呆了,她的預感果然沒錯,凌宇真的是已經知道了。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幾分鐘后,唐小婉鎮定了下來。

凌宇道:「是姚芊羽的那隻貓死了之後。貓是中毒死的,我能看得出來。我知道是你端給我喝的那杯豆漿毒死了那隻貓。」

「那你為什麼不早揭穿我?」唐小婉含淚看著凌宇,滿心不解。

凌宇道:「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我希望你能自己收手,可是你還是對我下了手。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毒害我?」

「因為你是個渣男!你是個爛人!」唐小婉失控了,大吼了起來。

「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了,你要如此誹謗我?」凌宇很是不解。

唐小婉道:「你和我表姐好上之後,卻又去勾引她的室友。你處處留情,還和傑西做了見不得人的破事!你以為這些我都不知道嗎?」

「我和你表姐好了?」

凌宇苦笑道:「我和她什麼時候好上的,怎麼我一點都不知道?」

「你可真是夠渣的!居然連這種鐵板釘釘事情都敢否認!」唐小婉鄙夷地看著凌宇。 「你可真是個傻女人啊,也太好糊弄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