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瞎說什麼啊?」

「元珠之淚是很難得的,你不知道嗎?」

「那剛才你流的不是淚?」

「那當然,我流的是回憶。」

「你怎麼稱呼啊?」

「你叫我小心就行。」

「小心?」

「哪有叫這個名字的啊?」

「其實我只有一個專屬護衛,四個是騙你的。」

「你自己看吧。」

夏洛奇轉身一看,其餘三個比蒙金剛都消失了。

「那剛才那個大個子真死了?」

「是啊,它因為嫉妒才死的。」

「它對我說,我和它的秘密不該告訴別人。」

「但我告訴了你,所以,它不想活了。」

「一百米的極限距離它根本不能出去。」

「一出去實力下降不說,關鍵是宇宙規則的壓制會直接摧毀它的心臟。」

「你看,這是它的心。」

夏洛奇定睛一看,這個名叫小心的少女手掌中閃爍著一粒鑽石。

「都碎了,回歸滄海了。」

小心說完后,手指一點,夏洛奇就無法動彈了。

「你說,這顆曾發誓永遠忠誠我的心若是擱進你的心裡,還會像以前那般忠誠嗎?」

小心的眼神十分專註,看著手掌中的小米粒。

然後就拍向夏洛奇的心臟。

夏洛奇感覺渾身一陣大力傳來。

從心臟本源處向外翻滾無窮無盡的仙雲。

「不用怕,過一會兒就好了。」

元珠小心漂浮起來,身上七彩的衣裳在仙雲翻湧的時空中飄動。

手指捏作蓮花樣,一縷一縷的金光滲透進夏洛奇的頭頂。

鴻蒙之氣!

天地最本源的鴻蒙之氣!

灌注!

夏洛奇有點傻白甜了。

否極泰來啊!

夏洛奇閉目內視,發現那粒鑽石正好鑲嵌在自己的靈盾上。

比蒙靈盾?

心念一動,靈盾就漂浮出體表。

小心低頭一看,那粒金光璀璨的鑽石似乎對著她訴說著什麼。

「儘管你已經形神俱滅,僅留一粒種子,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在我心上都刻了些啥玩意兒啊?」

小心極其無奈與不甘。

那靈盾上的鑽石閃爍了一陣后就停止了呼吸。

悄悄的隱沒到夏洛奇的靈盾中去了。

衰落之極,能量耗散。

一縷最後的意念全部留給了這個名叫小心的少女。

夏洛奇收回靈盾,才發現這粒鑽石剛才用最後一口氣對小心說的話。

「我不後悔,陪了你三生三世一萬年!」

夏洛奇現在無法說話,元珠小心倒灌鴻蒙仙氣的功法還沒結束呢。 元珠小心傳功完畢,夏洛奇徹底陷入到滄海月明的鴻蒙幻境中去了。

說是幻境,其實是吸收這鴻蒙之氣的過程。

洗心煉髓,鍛骨重生。

「今日,是小心三年的紀念日。」

「滄海風大浪高,地母與天父早已離開。」

「雷電交加的三年,整個滄海內部與上空布滿了天父精力旺盛的雷電。」

「地母則安閑的沉睡在紫色的雷電里。」

「小心才拇指般大小,而我則是一樹高大的珊瑚虛影。」

「我把小心托在手掌心中,不斷的上浮,不斷的上浮。」

「直到游出了紫色雷電交織的巢穴。」

「小心誕生了。」

「我十分開心。」

「我能感覺到她的心跳,一下一下的。」

「出了雷電海域,我虛無縹緲的身體也開始凝結。」

「先是紫紅色的,然後變成了淡藍,最後逐漸發白。」

「在海面風吹日晒的過程中,我最終獲得了金黃的顏色。」

「我喜歡這種顏色,看上去莊嚴而神聖。」

……

「今年,是小心十年的紀念日,小心已經能開口說話了。」

「第一個喊出口的就是爸爸。」

「接著就喊出了媽媽。」

「我記得那一天,原本清朗的天空忽然就變得烏雲密布,天空中應和著小心的喊聲,那應該是天父對小心的回答。」

「之後就是海浪洶湧,紫色的大海變得無限的深情。」

「海浪嘩啦嘩啦的拍打著我的胸膛。」

「當時我已長成了一座巍峨的海上仙山。」

「我必須呵護小心,直到她能夠行走。」

「地母的應和整整持續了三日,當小心在夜晚的紫月下睡著后,海水才逐漸退了下去。」

「海面平息下來,原本深情的大海重新變得耳語呢喃了。」

「似乎是媽媽在拍著小心的背,在哄她睡著。」

「今天是小心自己走路的日子,我算算,我呆在一個地方當小心的孵化室已經快有一千年了吧。」

「可小心的時間卻不是這麼算的。」

遼東之虎 「她的心跳與滄海的天地是一起律動的。」

「所以,今天應該是她十四歲。」

「她從我的胸口洞穴中跳了出來。」

「我的心一下子就空空蕩蕩的,不知為何,我變得有些難過與憂傷,似乎怕小心再也不回來了。」

「小心喜歡在海里游來游去,喜歡跳躍,像一條小魚般跳到半空,然後再一頭紮下去。」

王的寵妃 「經常憋住氣,躲在海里一整天不出來,讓我著急。」

「看見我滿大海的蹚水尋找她,她就樂得不行。」

「就在我要發怒大吼的時候,她就會從背後跳上來,摟住我的脖子。」

「輕輕的叫我爸爸。」

「我的心當時就軟了,抱著她,或者背著她都是我最溫暖的時刻。」

「今天,是小心誕生元力的日子,應該有三千年了吧,小心終於會動用自己的先天元力了。」

「這是元珠覺醒的大日子。」

「我很緊張,這將決定小心的品階以及她的未來。」

「玄帝一般十萬年來採摘一次,小心若是能被玄帝選中,那將是多麼好的事情啊!」

「太好了,小心第一次使用元力就把滄海的海水給捏成了一根棍子。」

「她笑著對我說,爸爸,我要到天上去玩會兒。」

「然後她就順著這根碧海參天元力柱爬到了九重雲天之外去了。」

「我看著頭都暈,這小丫頭膽兒真肥,她難道不怕自己元力不夠,支撐不住這海水形成的玉柱么?」

「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三天後,小心從上面溜了下來。」

「手裡還捉著一隻公雞,我一看大吃一驚,說,你怎麼把玄帝早晨報曉的玄天司晨使給捉下來了啊?」

「她根本不搭理我,第一時間把這隻公雞給關進了我的山洞裡。」

「那裡是我胸腔,公雞在裡面怎麼叫喚,外面都聽不到。」

「小心探出頭來,對我說,爸爸,你要小心哦,我把天上一棵太陽樹給踹斷了。」

「十幾個小太陽從樹上掉了下去。我下來的時候,似乎看見有好多人朝這裡趕來。」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我呢。」

「小心嘻嘻笑著,那意思是我不管了,你來善後。」

「幸好,那些蠢貨根本沒有想到是滄海中的元珠乾的。」

「今天是元珠二十歲生日了,我的時間已經過去將近一萬年了。」

「我跑到南海無涯谷去了一趟,為小心采來了滄海最好看的鮮花,那花的名字好像叫無憂芳華。」

「小心很喜歡我給她采來的花,她乘我不注意,把它們全部給吃了。」

「天啊,我回來一看,哭笑不得。」

「那花是不能吃的,吃了后就會遺忘以前發生的所有事情。」

「但已經晚了,小心發現我進來,立刻就是一道充沛之極的元珠雷電。」

「我直接被小心給擊中了,從高山上摔下了滄海。」

「沒想到小心的功力已經這麼高了,我都抵擋不住。」

「我順著海水飄出了有近萬里遠,在一個小島上才漸漸蘇醒過來。」

「二十歲,是我和小心的第一次離別。」

「我失去了所有的功力,無法趕回小心的身邊。」

「天無絕人之路,這個小島的深淵下有一處神王谷。」

「我竭力下到谷地,獲得了神王遺留的盤古斧。」

「裡面記載有先天玄氣的修鍊方法,我依照上面的功法修鍊,終於重新打通了奇經八脈,恢復了以前的實力。」

「我可是先天戰神境巔峰高手,在盤古斧的幫助下,我一舉突破了宇宙星級實力。」

「接下來的日子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因為我找不到小心了。」

「她不知用了什麼辦法,將我與她之間那先天的聯繫能量給割斷了。」

「我在茫茫滄海中根本無法感覺到她的存在。」

「我沒有放棄尋找小心,這一找就是一千年。」

「在這一千年裡,我去過瓊海玉樓城,去過鬼王碧浪渚,去過天庭雲霄殿……」

「我一路也結識了許多許多的朋友,可沒有人認識小心,沒有人認識天父地母在滄海中誕生的元珠小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