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背負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你的路會比較難走。」黃如天面若沉水。

「小心了!」

此刻,他全身開始慢慢的咒文密布,一股股強大的力量慢慢的從咒文之上顯露而出。

「這是如戰狀態!」紀羽面色微微一凝,朝著黃如天一拳轟去,而後整個人後退了數步,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黃如天開啟了入戰狀態,那也就意味著他要認真一戰了。

入戰狀態下的黃如天力量是正常時候的數倍之多,以其天空戰師的修為,再加上入戰狀態,實力的恐怖將會是無法想象的。

紀羽默然看著這一幕,此刻,他腦袋不斷的迴轉著,到底要用什麼方法對抗這種狀態……

「戰!」

入戰狀態之後的黃如天,整個人都顯得非常的霸烈,他全身發出一種伶俐的氣息,之前的那種平淡早已經消失,現在的黃如天,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戰鬥的機器。

咒文不斷的發出淡藍色光芒,向他全身傳輸著力量,最後,黃如天全身發光,力量恐怖無比。

「戰!」

又是一聲巨吼。

黃如天一腳踏地,此刻,大地顫抖,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黃如天的速度越來越快,一瞬間便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轟!

一拳揮下,蘊含著無數的力量,似乎要毀滅一切,紀羽來不及躲避,手臂交叉合起,硬生生的抗下這招。

他只感覺像是有一座巨大的高山壓下一般,讓他不斷的墜落。

噗!

不知何時,嘴角溢出了鮮血,他再抬頭一看之時,卻發現自己所在的地面竟然已經凹陷了兩米多。

「喝!」

黃如天猶如機器,並沒有任何的留手,他抬起了另外一隻手,握著拳頭朝著紀羽轟去。

紀羽雙目如水,此刻,顯得有些迷離……

下一霎,他眼睛大睜,像是放棄了抵抗一般,任由這一拳揮下。

砰!

一拳,大地一陣顫抖,一條巨大的裂隙從地面不斷的蔓延而開,黃如天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氣。

而他的拳頭之下,淡淡的火焰燃燒著……而紀羽的身影卻早已不知所向。

「呼……這小子下手真狠,差點就不死都重傷了……」不遠處,紀羽看著那造成的動靜,心中狠狠的顫抖了一下,黃如天這簡直就是純粹的力量型怪物。

但此刻的黃如天是入戰狀態,下手無情,他不覺得奇怪。

「恩!」

就在他剛鬆了口氣的時候,臉色再一次變化,一個飛快的身影朝著自己掠來,伴隨著無盡的殺意。

黃如天沒有任何的停頓,在捕捉了紀羽的氣息后,整個人猶如點燃了力量般,速度飛快的躍來。爆發性的力量再一次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糟了!」紀羽臉色一變。

他一手朝著前方張開,一個火紅色的戰氣護盾展開。

轟!

在這一股巨大力量的轟擊之下,紀羽臉色大變,慘白無血色,他嘴角溢出了鮮血,整個人後退無數步,戰氣護盾在此刻開始消散……

「好恐怖的力量……該怎麼辦?」他有些吃不消了。

黃如天的攻擊像是雨滴一般,讓他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只要稍微不留心,就會被直接重傷。

「怎麼?你的後手還不願意用出來么?」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紀羽用眼角餘光發現,王者虛影在跟他說話。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太心軟了。」

王者虛影的話又一次出現在紀羽的耳邊。

在這如雨滴的攻勢之下,紀羽忽然走入了空靈的狀態。

他看到黃如天不斷的攻擊自己,他似乎想都不需要想,很自然的就躲過了一擊又一擊的力量。

「我的心……太軟了?」

紀羽聽到了他的話。

為何這樣說?難不成他需要對黃如天下殺手么?

「所謂的戰鬥,是需要雙方用盡全力的,而今你卻處處留手,難道你覺得這是你的慈悲?」此刻,王者又一次開口了。

「黃如天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弱,他很強大,作為我的傳承者,他的確非常合格,反而是你,作為被天道選中的人,你的表現卻非常的讓人失望!」王者虛影的聲音近乎呵斥:「別將你自己想得太過強大,用盡全力,一戰,戰鬥,只有盡了全力,才能淋漓盡致。只有這樣,才能突破自己的極限,在戰鬥的世界,沒有朋友,沒有敵人,只有對手,而你們,需要的就是竭盡全力。」

說完之後,王者虛影再一次消失。

其實紀羽弄不明白……為何王者要求他們一戰,但現在,他似乎隱隱有些明白了。

「對不起……是我有些小看你了,我內心那古怪的想法差點吞噬了我,現在……我會全力一戰!」紀羽喃喃開口。

自從領悟了空靈境界,自從踏上問道台的最高層之後,他的內心便開始有些複雜了,一種唯我獨尊的思維慢慢的產生,他的無敵意開始轉變,直到剛剛,在王者虛影的呵斥下,他似乎開始醒悟了過來……

未來的至尊,也只屬於未來,而現在,他還只是一個戰師九階的小戰師罷了。

「飄血!」紀羽低喝一聲,他手上,飄血匕首慢慢的漂浮而出,在他手上顯形。

「我很期待與你一戰,現在,你終於認真了……」黃如天的聲音傳出。

紀羽心神巨震,入戰狀態下的黃如天竟然還有理智出現?

但他來不及想太多,黃如天雙眼變得更加的通紅,戰意爆發,強盛無比。

「絞殺!」

紀羽毫不留情。

絞殺,他在空中比劃著,火紅色的戰氣將空氣分裂。最後形成了一張巨網,由氣刃形成,鋒利無比。

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將這張網朝著黃如天的方向轟去。

而後他整個人亦是朝著黃如天衝去,沒有任何制止的力量如潮水般湧出。

「無盡破碎!」

他止住身形,而後怒哼一聲。

他的腳下,地面石塊不斷的破開,瘋狂的朝著黃如天的方向衝去,破壞力驚人。

轟!

黃如天也動了,他一腳朝著地面跺下,而一個拳頭朝著絞殺的方向轟去。

砰!

強勢無比的力量將絞殺打出了一個巨孔,紀羽震驚,這是絞殺一招第一次被破!

「不愧是黃如天……」他讚歎。

兩人再一次交戰到了一起,紀羽的力量爆發的淋漓盡致,他這一次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力量的奧義。

在問道台上,他吸取的天地能量精純無比,現在爆發出來的力量亦是非常的強悍。

真正的戰鬥,不是法寶戰器漫天丟,是純粹的奧義,肉身,拳頭的比拼。

依靠外力,即使強勢,但卻無法真正做到自身的無敵。

「火靈變!天地囚籠!」

紀羽哼了一聲,他一手翻下,天空頓時火紅色的一片,一張天網從空中落下,朝著黃如天籠罩而下。

黃如天也什麼都不說,一手朝天轟去。

碎!

火焰的斑點不斷的落下……

兩人的戰鬥持續的時間越來越長,看上去似乎是誰也奈何不了誰,但紀羽的力量始終是屬於一種弱勢,因為他的境界不夠,若是碰上普通的天空戰師一階強者,他恐怕早已經勝利,但敵人是黃如天,他卻只能被動防禦,勉強立於不敗之地。

戰鬥從開始到現在,紀羽心中始終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在環繞著……

他跟黃如天這場戰鬥,不知該如何描述,像是命中的註定那般……但這並不屬於生死之戰,總之,他有些亂。

「夠了,你們可以收手了。」

而就在此刻,一陣強勢的力量落下,將紀羽跟黃如天隔開。

兩人幾乎同時停手,讓紀羽意外的是,黃如天似乎掌控了自己的入戰狀態,使得入戰狀態有了理智,那將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你……掌握了這種狀態?」紀羽不由開口問道。

黃如天笑著點了點頭。

「這場戰鬥,你有感覺了嗎?」

這時,王者虛影降臨在二人之間,他轉身看向紀羽,問道。

紀羽略微思索,而後才開口道:「不知該如何形容……我總感覺,有一天我跟黃如天會踏入同樣的一片戰場……面臨一場血雨腥風。」

這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像是宿命,又像是其他,他說不清楚。

「呵呵,這樣看來,你的戰鬥意識應該也要蘇醒了。」王者虛影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說太多的東西。

紀羽仔細的想著這句話,戰鬥意識要蘇醒了?

他再一次看向這片大地,無數的死屍映入眼帘。

兀然間,他感覺自己像是出現在了這片戰場……

他看到了無數的天人在殺戮,無數大地的守護者死亡的場景。

莫名的……他感覺到內心非常的憋屈……

「兄弟們,團結起來!就算戰鬥到最後一人,我們也要守護好我們的土地!」

一個光著上身的男子開口吼道,他身上有非常明顯的刀痕,血肉依稀可見,猙獰而讓人心驚。

「殺啊!」無數的勇士一同怒吼。

紀羽甚至也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戰鬥開始,開始有無數人死去,他的心開始痛了,非常的不舒服……像是自己至親的人開始死去一般。

「不!」

等得最後一個勇士死去時,他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失聲大吼,然而,他卻沒能阻止那位勇士的死亡……

忽然他轉醒過來,他想起來,自己並不屬於那一片時間,那一片空間。

但他卻已經有淚流出……

「你的王者之道也慢慢的開啟了。」

這時,王者虛影的聲音忽然傳來。

「你的無敵之道跟我們的不同,因為你心有眾生,而我們的無敵之道,只有戰鬥。」他繼續說道:「所謂王者的傳承,便是讓你們領悟這種精神,人啊,想要強大,就必須要明白自己的路在何方,而不是依靠太多的外力。」

紀羽忽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這就是……傳承?塑造真我的傳承?」

ps:寫到這裡,我想說說我的觀點了……恩,沒錯,或許會讓大家有些失望,為什麼傳承不是什麼作弊利器,為什麼不能讓主角開掛大殺四方?其實我總是覺得,這些都屬於外力,想想,若是失去了這一切,主角就是一無所有,當然,不允許主角這樣的失敗。只不過我還是希望,真正的強大,是來自自身,自身的無敵,不依靠任何的東西。別人的,總不如自己的來得好(好吧,原諒作者的強迫症)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還在仔細的回味著王者所說的話語。

他自問自己在修行一途上並不會過分利用外力,就算是天老沉睡前,他也不會經常使用天老的力量,而現在,他也只會依靠自己的力量。

所謂無敵,真正意義上的無敵,不靠任何寶物,一雙拳頭,打遍天下,這是他的理念。

「你體內似乎有一個沉睡的靈魂。」此時,王者虛影忽然開口,對紀羽說道。

紀羽一怔,急忙點頭:「前輩可有辦法使天老蘇醒?」

天老在之前為了幫他幾乎耗盡了靈魂力量,這才再一次陷入沉睡,所以他想要再一次讓天老復甦,早在之前他們在歷練之地的時候便已經得到了補魂草,只是一直未來得及使用而已。

紀羽雙眼看著王者虛影,眼神之中充滿了希冀之色。

「不行,我現在的狀態也不過是一縷意念而已,並沒有修補靈魂的大神通,所以我幫不了你。現在,為你們安排的這一場傳承也已經幾乎耗盡了我的剩餘力量,我似乎聽到了那邊世界主體的呼喚了。」王者虛影嘆了口氣,苦笑道。

紀羽無奈的嘆了口氣,他也沒有多說什麼,這件事情最後也只能靠自己了。

希望咖啡屋 「那個世界……是指什麼世界?」這時,沉默的黃如天忽然開口,一臉奇怪的看著這位王者。

紀羽也反應過來了,那個世界?

他們知道這整個世界擁有幾個大的地域,第一個是以無盡海為中心的紫天大陸,另外一個就是一群聖人以上強者構建的聖域空間,難道除了這兩個地方之外還有其他地方也存在著生靈不成?

「呵呵,這個世界比你們想象的要複雜許多,要不然那群天人也不會盯上了,也許,你們不應該過分相信自己的眼睛,有的生靈,他們只依賴於黑暗……」王者虛影嘆了口氣。

紀羽整個人忽然都是一怔,因為,他感覺到了一種非常古怪的氣息……隱約之間是從王者虛影身上發出來的,那氣息,好生熟悉。

「青衣鎮……」頓時他想起了曾經在青衣鎮外的那一場經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