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想法不錯。」顧瑤聽后也不住點頭認可,「但你這個打算怎麼實施?是直接在商品池圈定的時候就做限制,還是在後期推薦的時候設置門檻?」

「這兩種方案都行。我這不就是沒想好,所以想找你交換下意見么!」唐筱果斷將問題重新拋給顧瑤來解決。

二人一對眼神,當下拿著電腦直奔劉恩銘的辦公室。可卻沒想到撲了個空。一問他的助理才知道,他被大領導叫去開會了。至於什麼時候能回來?這事兒他們這些小嘍啰怎麼可能知道。

顧瑤也是個直性子,直接私信大銘問他什麼時候能結束。

得到準確答覆后的兩人,就抱著電腦坐在他辦公室的會客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等了有十分鐘,果真看見大銘邁著大快步往辦公室走。

「聽說你倆找我有事?那個AB版測試的問題解決了?」

面對大銘的提問,二人又對視一眼,然後唐筱打開了自己的電腦,把報告展示了出來。一邊展示,她還一邊給出分析原因和解決方案。

劉恩銘針對唐筱的解決方案又揪出幾個漏洞。唐筱和顧瑤二人靠著多年的工作經驗,順口就對方案做出了改進,眼睛都不眨一下。

等大BOSS停止「找茬」遊戲之後,顧瑤把唐筱剛才的提案引了出來。劉恩銘一聽,覺得這事兒可以嘗試,便大手一揮說道:

「你們去找流量和個性化兩個組的同事討論一下,看看你們怎麼做方便。不過我這邊是不建議把貨池體量縮小的。」

從劉恩銘的辦公室出來,唐筱看了眼時間,然後問道:

「咋樣,咱們現在去找他們?」

顧瑤看了眼時間,現在是下午四點半。當下想了想便點頭說道:

「行,現在找他們先通個氣吧。這個後續再怎麼改,速度再快,出方案也得等明天了。」

當唐筱和顧瑤兩個人7樓8樓來回跑的時候,商品運營部的其他同事當日的工作已經開始收尾了。

「咱今天五點半提前下班。你們做完手裡的活,就可以先出去放鬆放鬆了。」陳栩嘉瞥了眼電腦上的顯示的時間,「我們十點預售開始,晚上九點半前回來就行。要是晚上怕困的,可以來我這訂杯咖啡……老汪請客!」

聽聞又是薅鐵公雞的羊毛,組裡的同事瞬間就興奮了起來,排隊等著點餐。

等輪到林鹿呦了,她卻指了指自己手裡還沒喝完的奶茶:

「我就算了吧……剛剛筱筱已經請了頓下午茶了。」

「嗐,你那是自費,這是領導請客,不一樣。」 那些種下去的枝葉卻活了下去,長成了紫色藤蔓,每一株藤蔓都可以結兩個果子,一為陰,一為陽。

可不久以後,生靈們發現,這種藤蔓也只能結出兩個果子。

經過漫長的探索,他們種出了可以多次結果的藤蔓,可果子的效用也大大降低,不再能化育萬物,即便如此,其蘊含的巨大能量也被生靈們所追捧。

這些藤蔓被生靈們帶往各個世界,畫面到此結束。

銀色小人看着外面的藤蔓,她不知道這是不是紅毛鳥說的先天一氣藤,但她知道這絕對是天道的記憶中的藤蔓。

雖然顏色比畫面中的要淺許多,形貌也有了些變化,氣息卻很相近。

她眸子亮了亮,若是吃了這個果子,她就不用這麼無聊了!

空間里,銀色小人干著急,外面一人一鳳的對話還在繼續。

白瑧一邊擰著眉看向藤蔓的另一邊,被她忽視了的暗紫色果子。

一邊問小紅:「那你傳承里這果子是做什麼用的?」

那果子紫得發黑,極容易被人忽略,可一旦看了過去,便覺得這果子極為幽深,似是能將人吸了進去。

小紅掛在她手臂上,也看向那果子,末了做賊似地撇開眼,扭頭看向那日光石一般的白色果子,小眼睛頓時亮成兩顆日光石。

「這個果子可以補充陽氣,它蘊含生之力,若是鳳吃了,鳳渡劫就更容易了!」

它砸吧了下嘴,「這個果子還沒熟,等它熟了會自動脫落的!」

雖然沒熟,但也快熟了,可以連先天一起藤也吞了,到時候它小紅大人就是准九尾火鳳了!

白瑧眉梢一挑,生之力?

聽說這果子沒熟,她點點頭

「陽氣」和「陰氣」是兩個幾位神秘的詞語,便是歷代修士也不能探明其中的奧妙,所以,修士們只有一個籠統的印象。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陽」有生長之意,代表正面,向上,和果子的作用也對得上。

那另一個果子呢?「陰」乃負面,收將之意,或者,也可以說代表衰亡。

「那另一個呢,太陰果有什麼作用?是毒藥嗎?」

小紅搖頭,瞥了那果子一眼,縮了縮脖子,「鳳不知道,火鳳先祖對這個果子很不喜歡。」

先祖見到這個果子時毛是豎起來的,這果子肯定很可怕。

白瑧對小紅那時靈時不靈的傳承沒抱太大希望。

她掏出留影石,試了一下,發現還能用,對着那藤蔓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細細留了個影。

這藤蔓除了顏色,本身看起來沒什麼特別,靈氣並不濃郁,這也是她之前忽略了它的原因。

而且它周遭的靈氣有些奇怪,像是在流動?

帶上手套,揪了片葉子,截面冒出清澈的汁液,因為此時靈氣包裹全身,她沒聞出什麼味。

讓她意外的是,這汁液中並無一絲一毫的靈氣。

她舉起這片葉子仔細打量,其周身裹挾的靈氣在緩緩散去,也就是說,靈氣不是藤蔓本身散發的,而是是吸附在葉片上?

之後掏出玉盆和玉鋤開始挖。

雖然不知道具體效果,但這是寶貝就對了,周遭又沒有靈獸守護,此時不挖更待何時?

好在她後來富裕了,添置了一些高級靈盆。

那些種下去的枝葉卻活了下去,長成了紫色藤蔓,每一株藤蔓都可以結兩個果子,一為陰,一為陽。

可不久以後,生靈們發現,這種藤蔓也只能結出兩個果子。

經過漫長的探索,他們種出了可以多次結果的藤蔓,可果子的效用也大大降低,不再能化育萬物,即便如此,其蘊含的巨大能量也被生靈們所追捧。

這些藤蔓被生靈們帶往各個世界,畫面到此結束。

銀色小人看着外面的藤蔓,她不知道這是不是紅毛鳥說的先天一氣藤,但她知道這絕對是天道的記憶中的藤蔓。

雖然顏色比畫面中的要淺許多,形貌也有了些變化,氣息卻很相近。

她眸子亮了亮,若是吃了這個果子,她就不用這麼無聊了!

空間里,銀色小人干著急,外面一人一鳳的對話還在繼續。

白瑧一邊擰著眉看向藤蔓的另一邊,被她忽視了的暗紫色果子。

一邊問小紅:「那你傳承里這果子是做什麼用的?」

那果子紫得發黑,極容易被人忽略,可一旦看了過去,便覺得這果子極為幽深,似是能將人吸了進去。

小紅掛在她手臂上,也看向那果子,末了做賊似地撇開眼,扭頭看向那日光石一般的白色果子,小眼睛頓時亮成兩顆日光石。

「這個果子可以補充陽氣,它蘊含生之力,若是鳳吃了,鳳渡劫就更容易了!」

它砸吧了下嘴,「這個果子還沒熟,等它熟了會自動脫落的!」

雖然沒熟,但也快熟了,可以連先天一起藤也吞了,到時候它小紅大人就是准九尾火鳳了!

白瑧眉梢一挑,生之力?

聽說這果子沒熟,她點點頭

「陽氣」和「陰氣」是兩個幾位神秘的詞語,便是歷代修士也不能探明其中的奧妙,所以,修士們只有一個籠統的印象。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陽」有生長之意,代表正面,向上,和果子的作用也對得上。

那另一個果子呢?「陰」乃負面,收將之意,或者,也可以說代表衰亡。

「那另一個呢,太陰果有什麼作用?是毒藥嗎?」

小紅搖頭,瞥了那果子一眼,縮了縮脖子,「鳳不知道,火鳳先祖對這個果子很不喜歡。」

先祖見到這個果子時毛是豎起來的,這果子肯定很可怕。

白瑧對小紅那時靈時不靈的傳承沒抱太大希望。

她掏出留影石,試了一下,發現還能用,對着那藤蔓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細細留了個影。

這藤蔓除了顏色,本身看起來沒什麼特別,靈氣並不濃郁,這也是她之前忽略了它的原因。

而且它周遭的靈氣有些奇怪,像是在流動?

帶上手套,揪了片葉子,截面冒出清澈的汁液,因為此時靈氣包裹全身,她沒聞出什麼味。

。 此刻的韓國不僅不弱小,在這個時代,反而是很強大。

勁韓之名,震動中原。

在嬴季昌的記憶之中,戰國七雄之中,秦齊楚趙魏相對而言要強盛一些,都有其高光時刻,燕國也有差點滅齊之舉,唯有韓國,似乎在歷史的記載中筆墨不多,但其有勁韓之名卻是一直都存在。

而且在中原大地之上,流傳已久。

公元前403年,韓、趙、魏三家得到周威烈王的承認,正式位列於諸侯,韓國建立。

從地圖上來看,韓國把魏國分割成了東西兩部分,且四面皆有強敵,不易發展,如果和同為三晉出身的趙魏兩國交好還好,否者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了。

韓國地處中原腹心之地不管是合縱抗秦還是秦國出兵吞併六國,都很難繞開這個地方。

在嬴季昌的記憶之中,在韓國滅掉鄭國后,韓昭侯重用申不害為丞相,在韓國主持改革,他在韓為相15年,「內修政教,外應諸侯」,幫助韓昭侯推行「法」治、「術」治。

使韓國君主專製得到加強,國內政局得到穩定,貴族特權受到限制,百姓生活漸趨富裕,史稱「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

短短十五年間便使韓國強盛起來。

可以說,申不害讓韓國崛起的時間,遠遠短於衛鞅讓秦國崛起的時間,雖然韓國的改革,遠遠沒有秦國那般徹底,但是由弱向強,這是不爭的事實。

縱觀戰國七雄,每個國家都有強大昌盛的一段時期。

戰國初期,魏國獨霸天下;戰國中期,齊秦楚三國鼎立;戰國後期,秦趙兩國爭霸,長平之後秦國獨強。

就算是不出彩的燕國,在燕昭王時期也強橫一時,疆域擴張千里,一度打得齊國差點滅亡。

唯獨韓國例外,兩百多年裏,地盤最小,實力最弱,就算實力最強大的申不害時期,也只是勉強力保國門不失。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實力最弱的韓國,竟然有「勁韓」的稱號。

……

「青蓮,對於韓國,你如何看?」

喝了一口韓酒,味道純綿,對於嬴季昌這種不喜烈酒的人而言剛剛好。一盅酒下肚,嬴季昌,道。

「天下之強弓勁弩皆從韓出,其弩的射程長達八百米,韓卒之劍戟皆出於……皆陸斷牛馬,水截鵠雁,當敵則斬堅甲鐵幕,革抉簠芮,無不畢具。」

李青蓮目光幽深,他心裏清楚,秦國想要強大,魏韓是邁不過坎兒:「以韓卒之勇,被堅甲,蹠勁弩,帶利劍,一人當百。」

念頭閃爍,嬴季昌心裏清楚,歷來三晉之兵中,步兵最強大的是吳起之時魏武卒,騎兵最強大的是趙武靈王之時趙胡騎,這固然沒有錯。

但是從整體素質而言,韓國士兵的戰鬥力才是最強大的。

只是因為韓國國力不足,最後被大秦最先吞併,以至於在後來韓國名聲不顯,這個時候的魏國獨霸天下,韓國實力也在快速恢復。

而嬴季昌更明白,最關鍵的是,韓國擁有戰國時期規模最大的鐵礦山——宜陽鐵山,這才裝備了令列國懼怕的近戰兵器。

這個時候,一個青衣士子介面,道:「韓國地處中原腹地,是名副其實的四戰之地,何況周邊都是強國,南面是楚國,北面是趙國,東面是齊國,西面是魏國和秦國。」

「所以,韓國在領土面積上總是無法得到突破,這也是韓國積弱的根本原因!」

聞言,嬴季昌詫異的看了一眼開口的青衣士子,他心裏清楚,對方說的不錯,畢竟在冷兵器時代,疆域和人口才是最重要的資源。

驟然之間,嬴季昌心中一動,他心裏清楚,能夠有這樣見識的人,必然不是凡人,不由得舉盅示意,道。

「先生好見識,本公子遙敬先生一盅,不知可否同案而坐?」

「公子想邀,豈能拒絕!」

青衣士子大笑一聲,朝着嬴季昌走來:「只不過,在下好酒,不知公子管夠不?」

「本公子雖行走江湖,然,酒逢知己千杯少,只要先生不倒,美酒不絕!」

這一刻,嬴季昌眼中神色奇異,這裏距離新鄭很遠,但是這個人的氣勢,讓他想到了衛鞅。

只不過相比於衛鞅的森森法度,有法無情,眼前這個中年人一身氣勢如汪洋大海,氣勢如虹,雖然刻意收斂依舊能夠感受到一種森然氣勢。

「在下,嬴季昌!」

嬴季昌朝着來人一拱手,提前通名,道:「不知先生高名上姓,可否賜教?」

「哈哈哈……」

來人在嬴季昌對面落座,輕笑一聲,隨及搖了搖頭:「高名上姓談不上,在下慎到,公子大名,最近可是震動天下,久仰久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