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缺斟茶遞水的?」

「一個月。」

「那麼久?」百里清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讓她做一天她就想逃走,還讓她做一個月。

「你可以不做。」

看著龍辰熙那副學不學你自己做決定的表情,百里清就心肝兒痛,這人是吃准了她想學幻顏術,故意的吧?

可是,她確實想學啊。

衡量再三,百里清一咬牙,給答應了。

答應了后,見到龍辰熙揚起的唇角,突然有種掉坑裡的感覺,她好像把自己給賣了?

馬車從落盈城前往神王谷,必須要行駛兩天兩夜,這期間,沿途遇上了大大小小不下十次的暗殺,一直在馬車後面窮追不捨。

卻也不敢貿然靠近馬車,似乎是忌憚馬車裡的人。

為了安全起見,百里清把星歌安排在了龍辰熙的馬車裡,而她則與剩下的兩人並肩遇敵。

就這樣邊打邊走,緊趕慢趕,終於到了神王谷所在山脈附近。

那些追殺的之人這才沒有出現。

「你得罪人了?」百里清問一直與星歌大眼瞪小眼的男人,「他們為什麼追殺你?」

很明顯,殺手的對象就是龍辰熙。

「本尊沒有仇家。」

「沒有仇家為什麼還要置你於死地?」

而且對方似乎知曉他身受重傷,使出渾身解數也要靠近馬車,就為了給他致命一擊。 「尊主,到了。」馬車外傳來緋文的聲音,緊跟著馬車就停了下來,星歌最先跑出去,似乎承受不了龍辰熙那麼熾熱的目光,逃也似得跑了。

百里清是最後一個下來的。

一下馬車便被面前的景色所震撼,沉巒疊嶂,綠峰翠瑩,迷霧縈繞,連綿不絕的山脈橫跨在眼前,最讓人在意的便是,最高的那座山峰,竟像一隻伏地的鳳凰,難怪此處被稱為諦思山脈。

有鳳凰啼鳴之姿。

「神王谷就在諦思山脈中,借著諦思山脈的特殊,佔盡了地利的好處,至今為止,鮮少有人能把神王谷攻打下來,自然的,諦思山脈的所有資源都歸神王谷所屬。」

「難怪神王谷能有如此多的分谷,有這些資源,要發展勢力那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柳長寧點點頭,很贊成百里清的說法,「神王谷背後的勢力是墨家,而墨家又是善於戰鬥以及培養人才,這便為神王谷培養殺手製造了天然的條件。」

「墨家?」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墨家似乎也是個不小的世家。

「神王谷的谷主,是現任墨家家主的弟弟,墨家少主墨蘭楓。」

話語剛落,半空中便傳來一聲大笑,一個少年停於諦思山脈的上空,俯瞰著眾人,「巫公子不遠萬里前來我神王谷,不知有何要事?怎麼也不事先通報一下,有失遠迎啊。」

龍辰熙抬眸看了一眼少年,卻沒有答話。反而回頭往馬車走去。

「哎!幹啥呢?幹嘛又走了?」墨蘭楓急忙喊道,從空中飛下來,攔住龍辰熙的去路,「能不能給點面子,當著大家的面呢?」

龍辰熙看他一眼,「好玩?」

「不好玩。」墨蘭楓咯咯笑了兩聲,討好道,「走吧,去我那裡坐會。」

「不了,趕路。」

「如此著急?」墨蘭楓疑惑的看著他,似乎很想他能留下來,「那你可有什麼急事?就是有急事,也得坐下來慢慢聊吧?你看你都好久不來一趟,也不知道來看我。」

「近日,事務纏身。」

「咦?你臉色為何如此差?受傷了?」墨蘭楓說著就想給龍辰熙把脈,卻被對方避開了。

龍辰熙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百里清,最終往諦思山脈的護山大陣里走去,「還不跟上。」

這話是對百里清說的。

百里清看了緋文兩人一眼,遂跟著龍辰熙進了護山結界。

神王谷的景色,比想象中還要美,到處是五顏六色的花花草草,只不過進來也有一會了,卻見不到一隻動物,倒是能見到很多花蝴蝶。

「別碰,會咬人。」

「咬人?」百里清聞言縮回探出去的手,狐疑的看著龍辰熙,「真的會咬人?」

「咬死了我不救。」龍辰熙撇下這一句話,與墨蘭楓聊了起來。

走在後頭的柳長寧微微低頭,似乎是在憋著笑意,倒是緋文一本正經的道,「巫公子說了,被蝴蝶咬了救不了。」

「……」百里清汗顏,她都分不清到底是真是假,這麼漂亮的蝴蝶會咬人?

「姐姐,我救你。」一旁的星歌扯著她的衣袖,極其認真的看著她。

百里清點點頭,很感激小酷孩的心意。

「沒事,我不抓蝴蝶。」

亂臣賊女 須臾,一行人走到半山腰,見到了許許多多輝煌的宮殿,似一個無盡的環形,繞著山峰層層往上,每一座山峰都有數十座宮殿屹立著。 百里清一行人跟著墨蘭楓穿過數個山峰,最後停在了主峰前,龍辰熙吩咐,「長寧,帶著她到處去看看,半個時辰回來。」

「是。」

柳長寧來拉百里清走。

「他要去做什麼?」

「公子與墨谷主有事商議,我帶你去到處逛逛。」

「哦?」百里清回頭看了一眼龍辰熙,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個人與墨蘭楓有著非一般的關係,從方才護山大陣外就能看出來了。

墨蘭楓對於龍辰熙的造訪,表現出來的熱情,超出了一般的朋友之誼。

「墨谷主知道此人並非真的巫公子嗎?」

柳長寧搖搖頭,「尊主的事,我們從來不過問。」

「難道龍辰熙不怕被認出來?」

「不怕。」若是怕,就不會成為摯交好友,墨蘭楓又豈會親自出山迎接,「尊主的幻顏普天之下,還沒有被人識破過。」

「確實厲害。」

只是,百里清有些同情墨蘭楓,他要是知道了巫公子的真相,是否會暴跳如雷?

「長寧!」

百里清拉住柳長寧,給她拋了一個眼色,「要不要去玩刺激的?」

「刺激?」

「嘿嘿!!」百里清怪笑兩聲。

在星月辰海的小黑,聽到了后,頓時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每當百里清這麼笑的時候,就說明她要去做壞事。

神王谷主殿,龍辰熙與墨蘭楓坐於棋盤兩旁,竟然開始下起了棋。

「聽說,前陣子你去了煌煌之森,拿走了金丹?」墨蘭楓問。

龍辰熙輕輕嗯了一聲,有些心不在焉。

「傷是那個時候受的?」 戀上魔咒王子:拽丫頭,別想逃 而且,金丹他並沒有服用,說明是給別人拿的金丹,難道是為他身邊那個多出來的女子而取的?

龍辰熙抬頭看了他一眼,落下一子。

「你不說我也知道,為什麼這麼拚命拿金丹?」墨蘭楓似乎有些生氣,抓住他的手沉聲問,「阿辰,是為了她嗎?」

他喊的是啊熙,並非巫公子。

龍辰熙又沉默了。

「她有什麼好的?值得你拿命去拼嗎?」

「值得。」

龍辰熙眼神異常堅定,倒是墨蘭楓聽完后,愣了好半響,手中的棋子都掉地上了。

「你還記得那個傳言嗎?」

「又如何?」

「你是大祭司,鳳冰清是聖女,你們之間有婚約。」

「沒有。」龍辰熙冷聲否認,「傳言你也信?」

「我是為了你的人身安全著想。」墨蘭楓有些無奈,明知道面前這個人個性有多執拗,就如當年認定鳳冰清不適合做聖女一樣,也從來沒把這個傳言當真。

「那個女人不是聖女。」

「你又是如何確定的?」

「直覺。」龍辰熙把地上的棋子撿起,扔到了墨蘭楓面前的瓷罐里,「她進不去禁地。」

「這是什麼判定方法?」

墨蘭楓認為,龍辰熙一定是瘋了。

「總有一天,她的身份會被戳破的。」龍辰熙淡然的道,想起了第一次見到百里清的場景,以及祭司大殿的玉台,玉台只有百里清一個人進去過,所以,他此生認定了百里清才是他要等的人。

今生不換,今世不改。

墨蘭楓嘆氣,「看來你是動了真情了,罷了,由著你吧,誰叫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呢?只不過你這身子如今這般虛弱,如何應付那個人的糾纏?」 「他也好不到哪裡去。」龍辰熙冷笑,根本沒把阡子鈺放在眼裡,「本尊就是沒有了靈力,也能挫敗他。」

「神王谷水靈鏡里的血泉水近幾個月又冒出了不少,你一會去泡泡,起碼先把靈力恢復了,也方便煉藥。」

煉藥之時,必須用靈力催動鼎爐。

「墨俟沒給你傳信?」 嬌妻太霸氣,總裁要復婚 龍辰熙突然顧左右而言他,又從衣袖裡摸出一樣東西扔在棋盤上,濺散了一盤沒下完的棋子,卻也顯示了他此刻的怒意。

「收到了。」

「你打算如何?」

「啊辰,你要什麼?或者是……她要什麼?」墨蘭楓為此事,已經感到深深的歉意,卻也無可奈何,聖女的信物,分谷之人,不敢違背。

「你的十大殺手。」龍辰熙起身,神色凜若冰霜,「動誰可以,動她不行。」

百里清儼然已經成為了他的底線。

如果神王谷刺殺的對象是龍辰熙本人,他今天便不會來找他討要說法,也不會去陌上花分谷找墨俟。

為了心愛的女人,他連兄弟都不會手下留情。

「阿辰,十大殺手可是神王谷的王牌。」

不是他不願意給,而是十大殺手只聽令於他一人,給了也驅使不了。

「本尊有法子。」龍辰熙懂他的意思。

「行,十大殺手給你,你來支配,好嗎?」墨蘭楓輕笑道,好似十分懼怕龍辰熙會生氣一樣,「能消氣否?」

「還有,有關於百里清的所有刺殺,都不能接手。」

「這個不難,我立即就吩咐下去,以後遇到這等任務,統統都不接。」墨蘭楓倒是爽快,說啥答應啥。

暗處,百里清不免感到唏噓。

原來這倆個人早就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於是她瞪了一眼身邊的柳長寧,用口型說道,「你騙我?」

柳長寧搖搖頭,同樣用口型說道,「我沒說墨蘭楓不知道,我只說尊主的煥顏術很厲害。」

「……」百里清相當無語。

可是,她想不明白,龍辰熙為何要訛詐墨蘭楓?

而墨蘭楓還很開心的被訛詐。

兩人都是奇葩!

殿里,兩人談妥了,墨蘭楓再一次建議,「事不宜遲,趕緊去血靈泉吧?」

龍辰熙未點頭,只是對著屋頂說道,「下來。」

百里清左看看右看看,又看看柳長寧,問,「他在叫我們?」

柳長寧點點頭,率先跳下了屋頂。

「尊主。」

隨後跳下來的百里清臉色有些黑,明明就在知道有人偷聽,卻還是旁若無人的聊著,就不怕她把秘密給聽了去。

「你就是百里清?」墨蘭楓好奇的打量起了眼前的美人兒,眼裡有著驚艷,一開始沒注意,現在看來,此女配啊熙,足矣。

百里清點點頭,同樣說道,「你就是墨蘭楓?」

「呵呵,久仰大名。」墨蘭楓伸出手去,卻被百里清忽視了。

「谷主的手,我不敢握。」說著百里清拿出了一塊人皮交給墨蘭楓,「這東西,物歸原主。」

墨蘭楓看著手中的人皮,猶如燙手山芋,恨不得立刻扔掉,有多尷尬就有多無奈,他的手下到底給他挖了多少個坑?「讓姑娘見笑了。」

「哪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