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那個封印禁制裡面真有東西,只怕不簡單,不是什麼封印禁制都能進得去,或者進去了不一定出的來!」江帆想了想有些擔心道

雖然很好奇,但也有顧慮,現在什麼時候了,不說危險的事,要是困在裡面可就耽誤事了,因此有些猶豫,既然知道地方了,是不是晚些時候再來一探?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呃,主人,您怎麼變得那麼謹慎了,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納甲土屍卻沒想太多,有些奇怪的問道。

「現在不謹慎行嗎,還有大事要做,耽誤不得,還是下次再來看個究竟吧!」江帆想了想道,決定去找空間獸要緊。

「哦,主人,您是看到了,可是小的什麼都沒看到呢,小的能不能近點看看,保證不去動它!」江帆那麼說,納甲土屍自然不能反對,但有些不甘心地方請求道。

這個要求倒不過份,也知道納甲土屍是個好奇心很強的傢伙,就滿足他一下,只要不去動應該沒事,江帆點點頭,納甲土屍再次往地下鑽去,江帆跟上。

八百餘米的深度對納甲土屍來說小菜一碟,很快便到了近前,江帆也看的更加清晰了,驚訝不已,小空洞已是到了盡頭,但盡頭竟是個巴掌大的薄薄的圓形片狀物,像一張紙那麼薄。

從側面看巴掌大的薄薄片狀物,似乎像是個鏡片,只是鏡片上蒙上一層灰濛濛的薄膜似的東西,看上去似乎感覺裡面像是有個很大很大的空間似的,風之眼透視也看不明白。

江帆叮囑納甲土屍,納甲土屍在那薄薄片狀物上方一米多距離停下,身體猛的向周圍擠壓幾下,擠出一塊五六米大小的空間,然後用裂空奪魄槍小心的挖掘岩石。

很快納甲土屍將壓在薄薄片狀物上面的岩石撬起,薄薄片狀物整個暴露在外,納甲土屍看了看驚訝道:「呃,這是個什麼玩意?呃,之前小的嗅到的那種氣息沒了呢!」

「誰知道,好了,看也看了,那塊寬大一點的石塊蓋住它,等過陣子沒什麼事了我們再來!」江帆皺皺眉沒去多研究,說道。

納甲土屍悻悻的應了聲,四處打量找石塊,忽然納甲土屍轉頭看向薄薄的片狀物,驚訝道:「主人,小的又嗅到了那種奇怪的氣息,比之前的還強烈了不少!」

「呃,又出現了?算了,還是趕緊找塊大石蓋住,我們要去做正事!」江帆怔了怔催道,還是不打算去研究。

嗡……江帆才說完,薄薄片狀物忽然卻發出的輕微的鳴響,聲音雖然不大,但江帆和納甲土屍都聽得真切,都嚇一跳,下意識的戒備起來,死死的盯著東西,十分的驚訝了,什麼情況?

「主人,快看,這玩意上面的灰濛濛一層東西好像在顫動!」納甲土屍道。

「嗯,看到了,做好出現意外情況的準備!」江帆應了聲叮囑道,高度戒備著,心中有些緊張,此時可以走,但事情出現變化,好奇心讓江帆想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總不能草木皆兵掉頭就跑。

嗡……薄薄的片狀物忽然發出一聲較大的悶響,面上的那層灰濛濛的薄膜似的東西驟然消失不見,露出一片光滑的灰白色,顯得明亮不少。

兩三秒種一過,灰白色薄薄片狀物忽然爆發出強烈的金色光芒,緊接著一閃消失,很快又是發出青色光芒,隨後便是烏黑一片的熒光,再接著赤色光芒,最後是黃色光芒,隨即平息下來。

「呃,這是什麼意思?」納甲土屍驚愕道,江帆也是覺得莫名其妙,獃獃的盯著恢復平靜的灰白色薄薄片狀物有些不知所措。

「主人,那種奇怪的氣息變得濃烈起來了,在迅速的增強!」納甲土屍驚訝道。

「氣息濃烈起來了?我怎麼沒察覺到?」江帆狐疑,要不要用精神意念力去感覺一下?還沒等江帆做出決定,薄薄片狀物忽然發出一道灰白色光束罩住了江帆。

啊……江帆頓時驚呼起來,下意識的閃身移出兩米躲避,哪知道薄薄片狀我發出的光束卻是隨著江帆移動而移動,速度一點也不慢,依舊罩在江帆身上。

江帆大吃一驚,再次閃身躲避,向一旁移出兩米,但薄薄片狀我發出的光束依舊跟著移動,「我靠,怎麼回事,怎的不放過我?」江帆驚愕,再次迅速的移動,連續的移動,連風無影身法都用上了。

結果令江帆鬱悶不已,不管江帆多塊,怎麼移動,薄薄片狀物發出的灰白色光束就是不放過江帆,就是照射在江帆身上。

納甲土屍也鬱悶了,江帆不停移動,那灰白色的光束也迅速的隨之移動,令納甲土屍眼花繚亂,眼暈了,逮著一個機會迅速的擋在江帆身前,替江帆擋住光束,心中想道:「這下總照不到主人了吧!」

江帆這才鬆了口氣,呃,總算照不到身上了吧!「呃,好像不對啊,這光速似乎跟定了自己,就是要照射在自己身上,似乎沒有危險啊,好像還有一種說不清楚的親切感,這是怎麼回事?」

啊……此時納甲土屍卻是猛然驚叫起來,接著整個人嗖的一下莫名其妙的飛出,砰的一聲,納甲土屍重重的撞在牆壁上,隨即吧嗒掉地上,薄薄片狀物發出的灰白色光束依舊照射在了江帆身上。

時間很短,事發突然,正在迷惑中的迷惑嚇一跳,加上被納甲土屍擋住,沒看清發生什麼事,也不管光束再次照射在自己身上了,急忙道:「傻蛋,你這幹什麼,怎麼撞牆?」一邊趕去查看情況。

「主人,小的又不傻,好好的撞牆做什麼?是那玩意忽然發出莫名其妙的力量將小的攝住甩出去的!」有五行玄變甲護身,納甲土屍沒什麼事,只是比較吃疼,咧著嘴心有餘悸道。

「啊,還有這種事!我怎麼沒察覺到?」納甲土屍咕嚕身爬起,見他沒事,江帆這才放心,更加震驚了。

「呃,主人,那莫名其妙的光束還是照射在您的身上呢,您沒事吧?」納甲土屍看了看薄薄的片狀物,又瞅瞅江帆身上的光束,擔心的問道。

「好像沒事,應該是沒事,只是感覺有種說不清楚的親切感!」江帆頓時被提醒了,開始打量身上的那灰白色光束,仔細的感覺,不過挺失望的,似乎就是一種親切感而已,其他的沒什麼了。

「沒事就好,咦,親切感?不會吧,難道這東西與您很熟?還是自動的認可你您?」納甲土屍鬆了口氣,隨即驚訝迷惑了。

呃,自動的認可我?江帆頓時心中一動,腦筋急轉決定冒險試一試,詭異的薄薄片狀物對納甲土屍倒是不怎麼客氣,似乎沒有對自己卻沒有威脅。

發出具有親切感的光束,可以看成是一種示好,故意的接近,試試接觸一下那東西,或許有意想不到的發現,要是對自己不利,那前面的事就說不通,沒道理了。

「傻蛋,我要研究一下這個東西,你先上去吧!」江帆想了想道,對自己沒威脅,對納甲土屍就說不定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主人,小的不走,您在這小的也要在這,小的靠邊站就是,小的會小心的,一旦情況不對小的還能及時搭把手呢!」納甲土屍怔了怔,隨即明白什麼意思,卻是不依道。

「我應該不會有事,就像剛才,我沒事,但你卻不行動,再說真要有事你也搭不少手,你還是先上上去的好,畢竟這裡太狹小了,一旦有什麼狀況你沒有迴旋餘地的!」江帆勸說道。

「這……那小的另外開條路守在稍遠些的地方吧!」納甲土屍遲疑了下道,覺得江帆說的有道理,但還是不想上期去,瞅了瞅周圍四壁,裂空奪魄槍舞動,斜斜的鑽去。

哧哧……一陣碎石響聲,納甲土屍斜溜的鑽出十餘米遠停下,催動元神空間的黑色墓碑,強大的黑色氣芒爆發,身體左右猛擠,鼓搗出一個三四米大小的空間站定。

納甲土屍鑽去形成一條直徑一米大小的通道,正好在斜上方看到江帆這邊的情況,納甲土屍道:「主人,小的就在這裡,這樣應該可以了,有十幾米厚的岩石層,應該沒事了,但您要小心一些!」

江帆笑了笑點點頭,走到薄薄片狀物面前,沒有莽撞的直接去觸碰,而是高度戒備著,精神意念力釋出,小心意義的觸碰地上那薄薄片狀物,同時風之眼透視,雙管齊下。

精神意念力觸碰到了薄薄片狀物,江帆頓時一喜,沒事,沒有任何不良反應,呃,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密度如此之大,精神意念力竟然只能停留在表面,無法滲透進入絲毫!

從未見過這麼大密度的東西,江帆震驚了,精神意念力沒有感覺到任何絲毫的能量氣息,不存在什麼封印禁制,也就是說薄片狀物顯示出來的是純粹的物理性質。

之前風之眼透視不得入,看著像是裡面很大,灰茫茫的一片空間,其實只是薄片事物表面的特殊光澤度造成的誤判。

「不對啊,那剛才薄片狀物表面的灰濛濛一層薄膜似的東西不是自動消失了嗎,還發出嗡嗡響聲,發出幾種光芒,納甲土屍還被強大的力量給攝住甩出,這不就表明這東西就是某種的封印禁制嘛!」江帆暗自吃驚道。

「現在薄片狀物發出的灰白色光束又是怎麼回事?現在還是照射著自己,難道是薄片狀物中的封印禁制太過強大,形成內斂狀態,自己的精神意念力和風之眼透視能力都不夠強大,無法察覺出來?」

江帆腦筋急轉思索著,猜測著,精神意念力提升到極限,依舊無法滲透薄片狀物絲毫,既然這樣這東西都沒不好的反應,那就直接用手去摸摸看什麼感覺。

當然風之眼透視和精神意念力依舊停留在薄片狀物上,要是出現情況,也能第一時間察覺到,江帆手指碰了碰薄片狀物,隨即縮回,手指沒事,只覺得冰涼。

等了會不見薄片狀物有反應,江帆伸出手指落在上面沒在移開,「呃,還是沒反應,我靠,自己似乎顯得太小心謹慎了。」江帆有些自嘲,膽子也大了起來,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摩挲起來。

冰涼的,但不冰手,薄片狀物表面滑溜溜的,像是塗抹了一層油,江帆加大了力度,這時在十餘米外觀看的納甲土屍大大的鬆了口氣,江帆去觸碰竟然沒事。

「主人,摸著什麼感覺?好像沒有什麼封印禁制存在吧?」納甲土屍忍不住哧溜一下從通道中滑過來,蹲在江帆身旁盯著薄片事物好奇的問道。

「有沒有封印禁制說不清楚,暫時沒發現,摸著也沒什麼特殊的感覺,滑溜溜的,有點涼而已!」江帆答道。

「是啊,那小的也來試試!」納甲土屍怔了怔,隨即伸出一隻手指摸去。

「呃,不要……!」江帆一驚急忙出聲阻止,但已是來不及了,納甲土屍的手指摸在薄片狀物上了,啊……納甲土屍隨即慘叫一聲像是彈簧一樣跳起,砰的一下腦袋撞在牆頂上,噗通掉地上了。

「傻蛋,你怎麼樣了?」江帆大驚,急忙問道。

「哦哦……好疼,真的好疼,疼死小的了!」納甲土屍捂著那根手指哭喪著臉哀嚎道。

「給我看看手指!」江帆忙道,放心下來,納甲土屍沒大礙,心中卻是驚訝了,風之眼和精神意念力嚴密的監視著薄片狀物,納甲土屍中招的莫名其妙,並沒察覺到薄片狀物有任何異常。

「真是奇怪,小的手指一摸到上面,就好像猛的被什麼扎了一下,按理就是刀尖刺中手指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卻是非常的疼啊!」納甲土屍伸出手指,口中十分困惑道。

「呃,沒破皮流血,沒有任何痕迹,你的手指好像一點事都沒有嘛!」江帆看了看納甲土屍手指鬱悶道。

「是哦,這是怎麼回事,但小的感覺到很疼是真的啊!」納甲土屍茫然道。

「看來這個奇怪的薄片玩意還只服得我碰了!」江帆想了想無法理解,悻悻道。

「應該是這樣的,那您就拿起來看看,看看這玩意的方面是什麼!」納甲土屍深以為然,不敢再去動了,想了想建議道。

「對,看看方面是什麼情況!」江帆點頭,看了看薄片狀物,嵌在岩石中挺緊密,只有邊緣一點縫隙,不好拿,取出誅神劍把旁邊的岩石削去一圈,邊緣露出較大一塊縫隙,兩根手指扣住就掀。

「咦,怎麼掀不動?巴掌大像是一張紙的薄片會很重?」江帆一愣,有些驚訝道。

「呃,主人,可能是粘在岩石上挺緊的吧!」納甲土屍猜測道。

江帆加大力度掀,依舊紋絲不動,江帆皺皺眉,再次茄力,還是不行,江帆有些惱火,奮起全力的掀,還是沒能掀起,一時火大了。

江帆意念催動元神空間的白色符印,強大的符咒能量湧出,狠狠的掀,一時用力過猛,薄片狀物沒被掀起,人倒是往下一沉,險些撲倒。

「我靠,不是吧,剛才用了三層力道,就是萬斤巨石也能掀翻!」江帆震驚了,十分惱火了,還不信邪了,一聲低吼發出五層力道,頓時薄片狀物出現鬆動,立刻發出六層力道,動了!

「起來!」江帆喝道,七層力道發出,薄片狀物終於被掀翻,噗的一聲薄片狀物翻到在一旁,隨即哧的一聲,薄片狀物所在的岩石竟是猛然塌陷下去,出現一塊巴掌大小的近兩米深坑。

江帆和納甲土屍頓時面面相覷,急忙查看原先薄片狀物原先的位置,發現那底下的岩石相當緊密,密度比周圍的強上十倍不止。

江帆恍然大悟,驚訝道:「我靠,這薄片狀物十分的沉重,換了位置將地面壓塌陷下去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傻蛋,把周圍挖開!」江帆吩咐道,納甲土屍立刻從旁邊的位置旋轉鑽透岩石層下去兩米余深,發力擠出一塊小空間便於行事,裂空奪魄槍舞動挖掘起來。@頂@點@小說wwW.23wX.Com

很快薄片狀物顯現出來,江帆跳下,這次有了經驗,沒在去手指拿捏,而是兩隻手捏住薄片狀物邊緣,試了試,發現單憑本身的力氣根本無法撼動,只有使用符咒能量發力才能拿起。

兩手發出近五層的力道將薄片狀物較為輕鬆的拿在手中,哧的一聲,薄片狀物在手,等於身體加重,踏在岩石上的雙腳竟是陷入岩石中一尺深,腳掌比巴掌大,又是兩隻腳支撐,才沒陷入太深。

「我靠,傻蛋,這塊薄片狀物的分量超過了十萬斤!」江帆掂量了下評估道,

「十萬斤!這倒是是什麼啊,這麼薄,這麼小,怎麼會如此的重!」納甲土屍咋舌,十分驚訝道。

「是啊,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江帆兩手捧著薄片翻轉細看,也是迷惑不解。

江帆想了想單手拿住薄片狀物,取出一隻聖石箭,聖石箭對著灰白色薄片狀物扎了下去,叮的一聲,火星四濺,隨即出現一些渣滓掉下。

江帆驚愕了,聖石箭尖的鋒利那可是堪比極品符神器,箭尖竟是碎裂了,而灰白色薄片狀物竟是絲毫無損,連一個小點瘢痕都沒留下。

「我靠,堅硬,無比的堅硬!」江帆驚嘆道。

「主人,小的不碰這玩意,用裂空奪魄槍試試吧?」納甲土屍看得大跌眼鏡,唏噓不已,想了想提議道,裂空奪魄槍比聖石箭還要堅硬不少。

「呃,那就試試吧,不過力道不要大了,不然我可能抓不住!」江帆怔了怔,覺得沒什麼關係,反正納甲土屍不直接觸碰,應該沒事吧。

江帆一手抓牢薄片狀物,手臂伸展出去,納甲土屍拎著裂空奪魄槍一甩,沒有去扎,怕江帆拿不住,而是用裂空奪魄槍尖端用力的劃去。

哧的一聲刺耳響過,火花四濺,力道也不小,江帆的手臂隨之一甩,但薄片狀物沒有脫手,還沒等江帆去看薄片狀物的情況,只見薄片狀物驟然發出一道金光射向納甲土屍。

距離太近,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速度也太快了,也沒想到薄片狀物竟然會有反應,納甲土屍根本躲閃不及,金光射在胸前,納甲土屍嗖的飛出,砰的一聲重重撞在牆壁上。

「我靠,不挨著薄片狀物也會有反應!」江帆大吃一驚,十分意外了,更是明白了這玩意似乎只服自己去動它,怎麼動都沒事。

但是外人絕對觸碰不得,薄片狀物會發出攻擊,而且還很厲害,同時依舊沒察覺出薄片狀物爆發出的能量氣息,實在太詭異了。

「傻蛋,你沒事吧?」江帆關心的問道,有了之前的經驗,覺得納甲土屍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還是忍不住詢問。

「主,主人,小的有五行玄變甲護身,沒什麼大事,只是覺得胸口有些難受,我靠,小的沒碰到它啊,怎麼也攻擊人?」納甲土屍面色痛苦的爬起,十分鬱悶的答道。

接著納甲土屍咳了幾句,哇的吐出一口血,受傷了,納甲土屍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取出一顆符神丹服下,開始查看身上遭受攻擊的部位。

「不是吧,這奇怪的玩意太厲害了,小的的五行玄變甲不但凹下一塊,還出現了少許的裂痕呢!」納甲土屍驚訝道。

納甲土屍拎起裂空奪魄槍看了看,又是驚訝道:「我靠,主人,小的的裂空奪魄槍尖出現了幾個小缺口呢!」

「厲害,真的很厲害!」江帆看得真切,感嘆不已,心中一動,「這要是能把薄片狀物利用起來當做兵器使用,那還得了,剛才薄片狀物只是被動的挨打,要是揮動發出攻擊,誰的抵擋得住?」

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其實分量也就在兩百餘斤,而這個卻是重達十萬斤啊,加上恐怖的堅硬,注入符咒能量,那威力絕對遠超裂空奪魄槍發出的威力,誅神劍也是不及。

「呃,只是這東西太小了,太沉重了,只怕不太好使用吧!」接著江帆又有些犯難,管他,先試試看,江帆拿著薄片狀物走到牆壁面前,沒走一步都不易,腳就陷入岩石一尺深,行動不便。

「我靠,真的不好使用,這東西太重了,這還是在岩石上行走,要是在泥地上人豈不是塌陷入地下了?」江帆眉頭皺起鬱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