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也修鍊黑暗大神通?我感覺兄弟你好像還修鍊了其他大神通啊!嘿嘿嘿……」

「怎麼,還怕我和你搶啊?」

「那倒不是,兄弟你需要我讓給你也行,誰叫我們是知己朋友呢!」

「是嗎?不過我可不是來搶機緣的,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順便和你過上兩招!」

「行啊,等我把他們清場了,再痛痛快快喝一場,然後再戰鬥!」

「那我們現在就來比一下,看誰清理出去的人多,然後按比例分酒喝!」

「那就來吧!」

台上的人都氣炸了,兩個修為最弱的人居然當著他們的面大肆討論,這完全不拿他們當回事啊!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找死!」

瞬間剩下的人聯合起來對抗楊楓兩人。

「神魔九拜!」

「暗夜無天!」

楊楓的身後浮現了幾十尊神魔,威猛的氣勢瞬間碾壓他們。

暗夜宇的身後也是浮現了一片漆黑的虛空,那裡面好像是一片天,但是一片漆黑,讓人無法探查裡面的虛實。

兩個人聯手彷彿千軍萬馬一般,對面的一群人臉色凝重,打了半天原來這兩個才是真正強大。

「殺!」

「殺!」

兩人氣勢如虹,暗夜宇的暗夜無天和楊楓的神魔九拜差不多,一樣是群攻技能,而且好像都是對神魂的傷害更大。

「噗噗噗!」

重生之仇鳥 對面的人消耗本來就不小了,對上兩個完全體的楊楓和暗夜宇,有幾個直接被擊落。

「好強啊,兩個人!」

「五行斬!生死印!」

「暗影詛咒!」

楊楓的攻擊很正常,而暗夜宇的攻擊就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一些中招的人居然時強時弱,好像有一瞬間被什麼力量給封印了一般。

楊楓看的一陣心驚,那些人變弱的時候是真的手無縛雞之力,直接被暗夜宇掃下比武台。

「這是什麼神通?」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這就是詛咒的力量嗎?楊楓沒有親身感受,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嘿嘿嘿,我領先了,看來我要多喝幾杯了!」

楊楓直接取出帝劍,解開一層封印的帝劍自帶一股威勢,雖然不是帝威。

「我靠,帝劍!你哪來的,這麼土豪!」

暗夜宇異常無語,就算他的家族也不可能讓他在這個境界隨便拿一把帝劍。

「帝……帝劍……」

聽到帝劍他們心裡都矮了一截。

「不行,我也要拿一把拿得出手的兵器!」

只見他拿出兩把小匕首,漆黑墨玉的匕首顯得絲毫不起眼,無論怎麼看都如同一把普通靈器。

楊楓眉頭一皺,發現沒這麼簡單,這靈器的材質他根本就沒有見過。

靈兒在遠處瞳孔一縮,盯著暗夜宇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五行斬!」

有了帝劍加持,神通武技都要更有力一些,楊楓宛如無敵戰神一般,把幾個人接連掃下比武台。

而手持匕首的暗夜宇彷彿變了一個人,整個人變得虛無縹緲,暗影無蹤,就像一個黑夜中的死神,沒有人躲得過他的襲擊。

楊楓都看得一陣頭大,這完全毫無蹤跡可尋。

感覺比空間大神通還要虛幻。

最後兩三個人看著楊楓和暗夜宇瑟瑟發抖,這兩個都是什麼怪物啊,看著慢慢靠攏他們的兩人,嚇得直接跳了下去。

「來來來,咱們先過兩招!」

楊楓十分好奇暗夜宇的詛咒力量,他太想見識了。

「不喝酒嗎?」

暗夜宇不解。

「都送給你了,我們過兩招吧!」

聽到楊楓的話,暗夜宇以掩耳不及訊鈴之勢的速度把猴兒酒收了起來,警惕的看著楊楓。

「我們可以比一下,不過你要還拿一瓶這樣的酒來!」

暗夜宇眼睛一轉說道。

「行!」

楊楓滿口答應。

「額,不行,要兩瓶。」

看見楊楓這麼爽快,暗夜宇反悔了。

「行,可以!」

「不,要……」

「你到底比不比,不比我走了!」

楊楓不耐煩的打斷他,這傢伙嘴真大。

「額,好吧,那兩瓶……」

「就兩瓶,來吧!」

聽到兩個人像普通小商販一樣討價還價,所有人都很蒙圈,這酒這麼值錢?

「暗影詛咒!」

暗夜宇也發現楊楓對自己詛咒之力的好奇,也就順水推舟了。

楊楓仔細感應打擊到自己身上的詛咒之力,發現自己的身體就像被什麼特殊力量封印了一樣,完全不能動用了,而且他還感覺那部分身體好像被奴役的感覺。

「好奇怪!」

楊楓嘗試去解一下,結果發現完全沒用,這詛咒力量好像就是無解的。

「咳咳咳,好了,行了,你去接受機緣吧!我去爭取我的機緣了。」

楊楓尷尬不已,這詛咒力量太詭異了。怪不得能夠製造一個禁地。

楊楓丟下兩瓶酒就跳下比武台。

暗夜宇收起酒,朝楊楓作了作揖,他能夠感覺楊楓真的是想和自己交朋友,而且兩人性格也挺類似。 第一百三十七章空間大神通

楊楓再次去找了個比武台,這次他很輕鬆的就得到機緣了,看到了楊楓的實力,誰還會自討苦吃?

暗夜宇出來后就和楊楓道別了,然後就退出了神通秘境。

楊楓也再次踏上征程,不過這次他緊張起來了,前五的大神通將會是天壤之別,雖然可能沒有幾個競爭者,但是絕對有超級強大的天驕。

……

「天啊,天屠公子和申屠公子兩人太強了,不愧是天龍榜上赫赫有名的天驕!」

「嘿嘿,我聽說天屠世家和申屠世家本來就是世敵,現在兩家的天驕還修鍊了同一種神通,這就有趣了!」

「這絕對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他們討論的台上兩人,此時正在激烈大戰,兩人都修鍊了空間大神通,而且領悟的都還挺深。

十個比武台都沒有站滿人,每個比武台上都是兩個人,但是一共就十一個人!

「嗯,這個比武台怎麼回事?」

看到比武台上一個單獨的人,楊楓不解,這難道不可以接受機緣了嗎?

「嘿嘿,小楓子,你想太多了,如果真的像你想的那樣,那他們每一個人就不用這樣拼的死去活來了,前五種大神通的機緣和后五種不同,這裡面只有勝者才能接受機緣,而且有且僅有十份!」

「哦?」

楊楓這才明白了,要是人數是單數,那沒有敵人的那個絕對很氣。

「看來得上場了啊,要不然一會來人了就不好了。」

聽到這機緣就十份,楊楓不再觀戰。

他往那個單獨一人的比武台走去。

看到楊楓站在比武台下,所有人都嗤笑一聲。

「現在的人都這麼膨脹嗎?一個玄神四變的菜鳥也敢去爭奪這種機緣?」

「嘿嘿,說不定這是個傻子呢?」

楊楓淡定的上了比武台。

「還真上去了?不會真是個傻子吧!」

比武台上的是一個少年,劍星眉目,俊雅不凡,看著上台的楊楓,他並沒有恥笑,因為他感覺到了這個少年的不簡單。

楊楓感覺著這個少年身上不斷傳來的壓迫感,自身的壓力也在增加。

能夠修習空間大神通的,要麼是來自一些超級巨無霸傳承,要麼就是福源深厚的天選之人。

「我陸天不斬無名之輩!」

陸天手持一柄銀灰色長劍,看著楊楓冷聲說道。

「楊楓!」

「空間切割!」

陸天一動手楊楓就知道兩人的差距了,陸天的空間大神通領悟的太深了,起碼大成以上!

不同於其他神通,前五的大神通修鍊太難了,要是沒有什麼大機緣,可能一生都止步於此。

不過現在的楊楓肯定不能以空間大神通和別人對戰了。

「五行斬!」

帝劍斬出一道五彩神光。

「哦?居然是五行,有點意思啊,不過這還不夠看!」

陸天神情驕傲,他也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如果楊楓就這點修為,還不夠資格知道自己的名字。

楊楓神色凝重,自己的五行大神通居然和他那大成的空間大神通對了個平分秋色。

要知道這中間還差了個境界啊。

陸天的空間切割擊碎楊楓的神通后,繼續朝楊楓攻來。

「生死印!」

楊楓左手白色右手黑色,匯聚成一個巨大的陰陽圖,擋住陸天的空間大神通。

「嗯?越來越有意思了……」

陸天的興趣越來越濃,楊楓修鍊的大神通多的有點讓人意外啊!

「砰!」

楊楓的陰陽圖和陸天的空間切割碰撞出巨大的漣漪。

猛烈的能量把兩人給各自擊退。

「嗯!有資格讓我出手了!」

陸天依舊傲氣無比。

「也許會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美女明星看上我 「分身,出!」

楊楓召喚出三道分身,圍著陸天虎視眈眈。

「戟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