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朋友們!我們的確要打過去搶他們的魔晶礦,搶他們的金剛礦,你們不要看到他們人多就嚇住了,都是紙老虎!聽我說,我們的戰術是先守一波,依靠我們十里長城的優勢先消滅他們大部分實力,然後再反攻!這是為了保護大家,難道你們想要衝上去和他們對砍嗎?你們的生命是寶貴的,魔晶礦和金剛礦還在等著你們,何必浪費在這些蝦兵蟹將之上!」

大家安靜了幾秒然後又開始交頭接耳,大部分人相信了洛文所說的這是一種消耗敵人的戰術,只有小部分人還有點懷疑。

洛文覺得自己圓的很好,效果也不錯。至於那小部分懷疑的,等開戰了,只要取得短暫勝利這些疑惑就會煙消雲散。

洛文心頭默默的汗了一把,他大爺的,要不是形勢不利,自己真不願意干這種騙人的勾當。這還不是為了抗住莫斯帝國的進攻嘛,暫時撒個慌吧。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等戰勝了再說實情,到時候估計都沒人關心戰爭的原因了,都等著分戰利品呢。但是如果真的戰敗了,那就真的沒什麼可說的了,等著被憤怒的人群撕成碎片吧。

安撫好了眾人,莫斯帝國東征軍已經開始渡河了。

打頭陣的是莫斯帝國的東部軍團,最先渡河的是炮灰營,主要負責搭建渡河木橋。後面跟著持盾士兵,和帶著工程梯的士兵。

炮灰營搭橋到了河中央,進入了十里長城上弓箭手的射程範圍。

大金帝國弓手營旗手一揮旗,大吼:「放!!!」

百來米長的長城上齊刷刷的射出的箭就如過境蝗蟲一般,鋪天蓋地的射向河中央。莫斯帝國士兵也及時的舉起了盾牌,保護自己,和搭橋的炮灰營。

「噹噹當」箭與盾牌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夾雜著箭頭入肉的沉悶聲,開始出現了傷亡。 https://tw.95zongcai.com/zc/51211/ 盾牌保護不了所有人,持盾的士兵肯定優先保護自己,其次才是炮灰營的人。

所以一波箭雨過後,死的最多的是炮灰營的人。但是炮灰營的不缺的就是人啊,死了的就是了,屍體交給界河處理,剩下的繼續搭橋,只要橋搭完了,或者回去就能獲得自由,這買賣划得來。炮灰們更是加快了速度,此時此刻,時間就是生命。

箭雨的雖然看起來鋪天蓋地,但是對敵人的殺傷有限。

洛文和李來德將軍在一起觀察著戰況。李來德指揮西部軍團,洛文指揮傭兵,兩人在一起溝通協調作戰。

「威斯,看你們的了。」 絕代名師 洛文把最關鍵的任務交給了威斯。

威斯重重的點了點頭:「交給我吧!」

兩百多米水系魔法師分散在長城上,確保每個人的技能覆蓋範圍都能相連。等到威斯的命令之後,所有人開始念動咒語。

初級魔法師的技能,水霧,所有人一起釋法。

比如威斯,俞團長這樣的高級水系魔法師有十幾個,他們釋放的水霧範圍更大,濃度更高。而且參戰的水系法師最低也是中級,所有人一起釋法之下,界河開始水霧瀰漫,籠罩了長達近千米的河面。

在金沙鎮城牆上觀戰的科勒和麥克納爾兩人正在不停的發出命令,眼看著界河上起了濃霧。

「怎麼回事!」科勒是個二把手將軍,作戰經驗並不豐富,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問起手下副官。

副官是專門來協助他的,是個戰場老手了,回到:「將軍,我懷疑敵人使用了大量水系魔法師,這無中生有的水霧很像是水系魔法師的初級魔法,水霧。肯定是想擾亂我方實現,接下來應該就是他們的魔法攻擊了。」

副官的猜測準確,事實上有點經驗的人都能猜到,只是科勒是個水將軍,懂的不多。麥克奈爾又是個武士,對魔法技能一知半解。

不過科勒是個聰明人,不知道就問知道的人,別人的意見也採納的很痛快。

「那現在怎麼辦?」科勒問副官。

「回將軍,最好的辦法就是用風系魔法師吹散這些水霧,要不然在水系魔法師的支持下這些水霧很難消散的,對我們的作戰影響太大。」副官回到,然後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不過法師大人們都在鎮里,我之前就派人請他們出手沒請動。」

高手們都在等著東征軍團成功渡河之後才動手,都還在金沙鎮裡面聊天喝茶打牌呢,小兵誰敢去叫?沒人叫的動!

「我親自去請魔法師大人們。」科勒嘆了一口氣,真是他大爺的難命令啊,都把他們當大爺的供著,需要他們的時候還要勞資親自去請!一點不給面子!

科勒去請魔法師大人這時間,戰場已經發生了變化。

水霧鋪開之後,就是水系魔法師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箭雨還是不停的下,讓敵人分心,水系魔法技能則開始釋放了。高級魔法水龍,萬箭齊發,中級魔法水箭,水柱,初級魔法水槍,水霧,開始在水霧的掩護下肆虐起來。

戰場詭異而慘烈,只聽得人的慘叫聲,卻什麼都看不到。

「風系魔法師大人到了!讓開讓開!」科勒領著幾名高級風系魔法師直奔前線。

但是為時已晚。 河面的戰鬥已接近尾聲,在最後面剛登上木橋的士兵及時的撤了回來,其他人都已經落入了水中,木橋也已經千瘡百孔。

幾名風系魔法師一看這水霧籠罩範圍這麼長,自己幾人一時怕是難以迅速驅散。不過既然來了,還是要出力的。

那就從距離金沙鎮最近這河面開始。

高級風系魔法師的狂風萬里,幾人一起使了出來。頓時狂風大作,由界河上游朝下游呼嘯而去。

不過雖然叫叫狂風萬里,但狂風是狂風,不過吹不了萬里,最多幾百米。第一次狂風萬里結束,顯露出來幾百米的河面。

慘,實在是太慘了。

木橋被打的千瘡百孔,還有些水面漂浮著的屍體。屍體也是千瘡百孔,彷彿血液已經從身體上那些孔流幹了似的,或者是因為在水裡泡著,整個身體看起來非常的蒼白。

木橋已經被血液染紅,反而河面沒有絲毫血跡,應該都被沖走了。

「晚了……完了……」科勒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一時間腦子懵了,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將軍,其他地方也驅散嗎?」一名風系魔法師問科勒。

「都驅散!都驅散!」科勒這才稍微回了點神,現在只能看整體情況如何了,能不能有個好消息讓自己寬寬心。

幾名魔法師沿著河灘朝下遊方向前進,挨著把所有的水霧驅散了。

驅散一塊地方,科勒就心悸一下,所有戰線的水霧都驅散完了,科勒差點沒心臟病發作,倒地不起。

一個不剩!全軍覆沒!

?雖然大部分是炮灰營士兵,但是一旦怪罪下來,科勒也會承擔一個指揮不力的責任。畢竟這才開戰第一波就被滅的一個不剩,說出去太丟人了,而且更丟帝國的面子。

「王八蛋!不按規矩來!」科勒恨恨的罵道。

科勒所說的規矩,指的戰場的潛規則,正常情況下交戰雙方都是用普通士兵作戰,然後慢慢的增加高手,到最後才是高手的對決。可大金帝國不走尋常路啊,才開戰就出動水系魔法師把自己的人滅的乾乾淨淨。

在十里長城上的威斯,俞團長等人注意到了敵人出動了風系魔法師。不過目的已經達到了,就任由他們施法吧。而且第一波交戰,自己這方一人沒損失就滅了敵人那麼多人。長城上這麼多人親眼所見,真正的士氣暴漲!也算是個額外的收穫。

話說科勒怒氣沖沖的回了金沙鎮,傳令下去暫停進攻。

金沙鎮內,東征軍團各級軍團齊聚一堂。科勒和麥克奈爾聽取了各級軍官的建議,決定改變戰術,提前派出高手攻城,改由普通士兵協助。

?「既然他們提前出動高手了,我們也不能失了禮!必須回敬回去!」麥克奈爾一錘定音。不過為了以防走漏消息,具體安排並沒有在會議上宣布。

與金沙鎮內肅殺氣氛相反的是,界河十領地傳遍了首戰大勝的消息。人人都興高采烈,原來莫斯帝國東征軍團也不過如此,真如洛文領主說的可真是紙老虎!再有下次,來多少我們滅多少!就是這麼霸道!

一時間界河所有人的士氣達到了最頂峰。

不過自家最清楚自家事,佔盡了優勢還打不敗一群炮灰和普通小兵,那洛文真可以跳界河謝罪了。不過莫斯帝國並沒有緊跟著組織第二波進攻,反而暫停了。

洛文有不安的感覺,暫停是去商量出絕招了嗎?

遣走了其他軍官之後,只剩下麥克奈爾,科勒還有科勒的副官三人。

「殿下,將軍,我斗膽建議,既然決定派遣高手參戰了,為什麼還要走水路,目標多大啊。我們可以派普通部隊繼續展開渡河攻勢,高手們則悄悄的走礦洞,打進他們內部之後來一個裡外夾擊。」副官提議。

「這個主意好!我來安排誰參加這個偷襲隊伍。」麥克奈爾點頭,表示很贊同副官的建議。

科勒一想,這主意不錯,也表示了贊同。

傍晚時分,麥克奈爾和科勒秘密召見了各大傭兵團和高手代表,許下大大的好處之後組成了一支一百多人的高手隊伍,只是高級的魔法師和武士就有四十多人,其他全是中級的武士和魔法師。

同時科勒傳令夜晚的攻勢也在飯後展開,雖然主要目的是為了偷襲小分隊打掩護,但是並沒有對下面的人交代真正意圖,仍然要求真攻,用麥克奈爾的原話就是「不惜代價」。

傍晚,十里長城上的衛兵瞧見了對面莫斯帝國又開始集結隊伍了。

「又來了!又來了!」值班的衛兵敲響了警鐘。

聽說莫斯帝國又開始進攻了,洛文總算稍微放了心,只要明著來自己見招拆招就行,就怕他們來陰的。

讓威斯組織了水系魔法師們待命,弓箭手就位,老樣子,坐等敵人渡河到河中央。

十里長城上,眾人懶洋洋的看著對面整理隊伍。

「真是不長記性,還來送人頭,也不知道他們將軍是怎麼想的。」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洛文聽到不遠處兩個士兵聊天,其中要給如此說道。

「可不是嘛,你說他們是不是傻?這樣也能帶一個軍團的話我也能啊。」另一人呵呵一笑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洛文一愣,是啊,普通的一個士兵都明白的道理,莫斯帝國東征軍團高層不能不懂啊,自己遺漏了什麼?

遺漏了什麼呢?

「礦洞!」洛文突然驚覺自己遺漏了什麼,「扎克,扎克呢?!」

扎克正在不遠處,聽聞洛文叫自己,趕忙過來。

「老大,什麼事?」

「礦洞封了吧?」

「封了啊,好幾十道土牆封了,很厚。」

聽說封了,洛文稍微鬆了口氣,不過還是不能放鬆警惕。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讓扎克和埃爾,小胖子帶領白灰傭兵團的兄弟們去礦洞守住。

只要守住上次眾人潛伏那段路,就能一人當關了。

不過洛文沒想到的是這次走礦洞的敵人人數眾多,實力之強,小胖子怕是再難做到一夫當關了。 當小胖子等人正在組織人手的時候,莫斯帝國的偷襲分隊已經在開始挖掘土牆了。更新最快

偷襲分隊由莫斯帝國實力最強的一支頂級傭兵團團長帶領,?在看到土牆擋路的時候,尤里團長就讓隊伍里的幾名土系高級魔法師施法把土牆給分解掉。

小胖子等人在埋伏地點到位的時候,偷襲分隊已經解決了一半的土牆,距離小胖子等人只有十幾米了。

且不說界河上的戰鬥依然慘烈,礦洞裡面此時則是安靜非常。

偷襲分隊的成員都是闖蕩江湖多年的老油條了,就算有一百多人,但是異常安靜,都靜靜的跟著土系魔法師邊清理土牆邊前進。沒有一個人說話,只聽到呼吸聲和清理泥土的聲音。

最後一道土牆,清理出一個大洞,一名高級土系魔法師說了一句話打破了寂靜:「通了。」

為了安全起見,高級重劍武士尤里團長讓魔法師們退後,自己則率先出了洞口。

「安全,出來吧,這裡夠寬。」尤里提著寬大的重劍警戒著,對後面說道。

這裡就是採礦區,那個如城主府會議廳那麼大的礦洞,小胖子等人就在前面追狹窄的拐彎通道埋伏著。小胖子眾人聽到了說話聲,意識到敵人真的來了。

偷襲分隊紛紛鑽出了土牆洞,來到了採礦區。

隊伍裡面有火系魔法師,紛紛點起了火球照亮了空間。

「前面有個通道,來一個火系魔法師跟著我照明。」尤里一眼就看到了前面不遠處唯一的一個通道,招呼了一名火系魔法師跟著自己,然後繼續前進。

由寬闊的採礦區進入兩人寬的通道,尤里和火系魔法師帶頭先進,後面跟著另外兩名他的團員。四個人剛邁進通道,小胖子就從隱身處跳了出來,一劍砸向尤里。

「小心!」火系魔法師眼看一個人影撲向尤里,毫不猶豫的把手上的火球朝著人影扔了過去。

小胖子門板一揮,把火球接住了。

沒有魔法師想象中火球炸裂把襲擊者燒成焦炭的情景,襲擊者的武器反而燃了起來??

以火元石為材料的門板一點火就著,再帶著小胖子的閃電天賦,這一刻起,小胖子就如夜晚中的螢火蟲那麼顯眼。

「去你大爺!」小胖子鬥氣爆發開,和尤里的重劍碰到了一起。

「嘭!」門板砸在尤里的武器上,震耳欲聾的回聲飄蕩在礦洞內嗡嗡作響。

尤里一愣,雖然再有準備隨時都可能被埋伏,但是沒想到和自己第一個交手的居然也是一名重劍武士,看起來好年輕啊。

火系魔法師激靈的迅速退後,兩名武士交手,這麼近距離之下害死遠離為妙。尤里和小胖子一打起來,兩人寬的通道都被兩人佔據了。

偷襲分隊後面的人雖然知道尤里團長遇到了埋伏,但是都不擔心。尤里團長闖蕩江湖三十多年,什麼風浪沒見過,要不了多久就能解決了,沒幾個人能在尤里團長的重劍之下堅持五分鐘。

眾人等啊等,可是五分鐘之後,還沒解決呢?尤里團長怎麼還在和埋伏者在戰鬥著?

「前面怎麼回事兒啊?!尤里團長是不是不行啦?哈哈哈。」有人打趣問道,尤里團長最不高興別人說他?不行?。

退後來的火系魔法師說道:?遇到埋伏了,帶頭的也是一個高級重劍武士,而且還是用的火元石做武器,少見。?

見火系魔法師說的這麼沉重,大家意識到可能真的遇到麻煩了。可是前面通道狹窄,有心想去幫忙又過去,這可怎麼辦?

這名高級火系魔法師想了想說道:?土系魔法師呢?來魔法師遠程支持,點殺目標,武士們保護好。?

這名高級火系魔法師在莫斯帝國傭兵界聲望也是比較高的,他的安排得到了大家的認可。來了兩個高級土系魔法師,默契的施法,兩個地刺,向小胖子默不作聲的襲擊而去。

埃爾和扎克就在小胖子後面警惕著,突然感覺小胖子腳下土元素劇變,兩人同時發力,試圖強行控制劇變的土元素,這也造成了莫斯帝國兩個高級土系魔法師釋放的地刺夭折了。

「敵人也有土系魔法師,比我們還高深一點,把我們的地刺給攪了。」一名土系魔法師嘆了一口氣。

「再試!」火系魔法師說道,?還不信他們能一直成功攪局,只要成功一次就好辦。?

兩名土系魔法師依言繼續施法,不過接下來都被埃爾和扎克給攪黃了。

身為高級土系魔法師,走到哪兒都是被人敬仰的存在,哪有受過這種鳥氣。這種有勁使不出的憋屈感讓兩人施法越來越快,就地刺一種技能換著花樣不停的釋放。

埃爾和扎克來者不拒,見招拆招。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只有魔法師才能感受到的戰鬥,土元素在劇變和消散之間不停的切換狀態。看不到任何直觀的表象,但是身為戰鬥參與者的四人體會最為深刻。

兩名高級重劍武士荷爾蒙爆炸的戰鬥著,見不著影子的土元素碰撞著,礦洞裡面的氣氛慢慢的變得焦躁起來。

焦躁起來的是偷襲分隊的眾人,對方一名重劍武士這麼久了都解決不了,尤里團長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叫尤里團長下來吧,換我去,我保證五分鐘解決他!」一名長劍高級武士說道,這麼久了還沒解決,事情沒辦成大家都拿不到好處,心裡有點著急了。

火系魔法師點點頭,想了想措詞,然後擴音魔法釋放:?尤里團長你回來休息一下,不要中了敵人的疲勞戰術圈套。?

這樣說是為了避免尤里團長尷尬,給他一個台階下。

尤里團長也是年紀大了,現在可不是年輕時候的巔峰時期,經不起持久戰。更可況對面這個小胖子好像體力用不完似的,劍劍勢大力沉,砸的自己手臂已經發酸了。再這樣下去十分鐘自己估計要丟劍了,倒不如現在借坡下驢,帥氣的撤退。

「小子你等著!我回去吃個飯再來收拾你!」尤里團長作為一團之長,就算是撤退也要講究一個風度。放狠話閃人是成為高級武士之前的家常便飯,想不到高級武士這麼多年了今天還要用到這句話,真是羞愧啊……

「老雜毛你別走!」小胖子還想一劍砸過去,可是尤里已經退到採礦區,無奈之下只得停止追擊。

看對面兵強馬壯的,小胖子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有在這狹窄的通道自己才有優勢。

尤里撤回去之後,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吐了出來,振作精神回到隊伍里。

「算了,不和對面那小子一般見識了,作為前輩還是要讓一讓,讓他休息一下再戰。」尤里揮了揮手,一副「我很大度」的樣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