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什麼廢話了,我們趕緊出山去,我還急著去找我們師兄。」說著陸毅便帶頭向山外走了過去,楊一凡拉著楚若依走在他的後面,其他人緊隨其後。這次就沒有人拖後腿叫苦了,畢竟龔宇還等著他們走出去搬救兵來找他,眼看著就要天黑了,多在山裡待一分鐘就多一分鐘的危險。

出山的過程很順利,有了陸毅的帶路幾人基本上是以直線距離出山的,而且在陸毅開路的情況下,荊棘雜樹遍布的道路變成了一片坦途,幾人很快就見到了進來時的那條小徑。

「好了,我就送你們到這裡了,沿著這條小路一直往前走,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看到主路了。」說完陸毅就不欲再理會眾人,轉身就要離開。走了幾步又忽然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疑惑看著他的眾人說道。

「還要告誡你們一件事情,今天你們看到聽到的事情最好是讓它爛在肚子里,一個字都不要往外吐露,不然。。。呵呵,你們好自為之吧。」雖然沒有說不然怎麼樣,但是陸毅話中那濃烈的威脅之意卻是表露無遺。聯想起他和他的師兄弟們表現出的實力,曹鵬眾人嚇得噤若寒蟬似的緊緊閉上了嘴巴。

見到眾人的表現,陸毅滿意的笑了一聲,轉身一個跳躍,裝完比就從眾人眼前消失了。 「老三、老四,你快掐我一把,我是不是還在做夢啊?怎麼感覺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像是武俠裡面的情節似地,就差有高人指導我絕世功法了。」曹鵬獃獃的站在原地,看著陸毅遠去的身影眼神有些羨慕,更多的卻是迷茫。

「哎喲!尼特么還真掐啊!」鄭傑很痛快的滿足了他這個請求,本來他是準備掐自己試試的,剛好遇到曹鵬提了出來,他自然沒有不應允的道理。

看著抱著被掐的烏青手臂蹦來蹦去的草坪,鄭傑這才說服自己相信了今天所遭遇的離奇事情。眼神同樣看向那個方向,露出了羨慕的表情。畢竟哪個男人不嚮往武俠中高來高去飛花摘葉,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絕世風采。

重生千金也種田 就連張薇三位女生眼中都露出了小星星,因為她們覺得一腳踢斷大樹,一躍就是十來米的男人能夠給她們帶來安全感。更重要的是之前那群武功高手都很帥,完全符合她們的審美標準,要是做自己男友帶出去倍有面子。

只有楚若依面色古怪的看著楊一凡,因為楊一凡幫她治癒脊柱的時候可是說過自己會內功的,只是她有些奇怪男友為什麼從來不在別人面前表露出來,不過聰明的她知道楊一凡不表現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也不會現在傻乎乎的點出來。女孩子最喜歡和喜歡的人擁有一個別人不知道的小秘密了。

「好了,別看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到主路上,再給森林警督打電話求救吧,龔宇那小子還在西山裡哎,我可不想過幾年西山裡流傳出野人的傳說。」楊一凡開口打斷了倆人的幻想,提議先走出森林再說。

幾人的速度不慢,很快就走出了小徑,之前那個幾人休息過的小亭子都已經遙遙在望了。

「咦,這裡有信號了,你們等等,我現在就給森林警督打電話,叫他們趕緊來救援龔宇,這事情宜早不宜遲啊!」剛一走出森林,曹鵬就急吼吼的掏出了電話,左搖右擺的選了個信號好的地方,就照著紙條上的號碼開始撥打了。

「額,老大你等等!」就在這時楊一凡突然出聲打斷了曹鵬的撥號。

雖然有些不解,但曹鵬還是放下了手機,轉頭有些疑惑的看著楊一凡。「怎麼了,老三?」

「我眼神有點不好,你幫我看看那是誰?」楊一凡的眼神怎麼可能不好,他連那人臉上的痦子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了,只是一時有點難以相信罷了。

眾人順著楊一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之前幾人所待的那個亭子下面,正坐著一個瘦弱男孩子,上身穿著黑色外套,下身白色緊身褲,戴一頂綠油油的小帽。這麼風騷牛比常人難以駕馭的裝扮,不是之前失蹤的龔宇還能是哪個!

坐在亭子里正玩著手機的龔宇似乎也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抬頭看了過來,見到是自己寢室一行人時不由得喜上眉梢,跳起來大聲招呼到。「嘿,你們這才出來啊。快點過來,我都在這裡等了好久了嘞。天都快黑了,晚了我們就趕不上最後一班車了。」

幾人雖然有些疑惑怎麼龔宇還先自己出來了,不過見他沒事,心中的大石頭還是放了下來。還沒走到亭子下面,鄭傑就忍不住開口問道。「老二你不是走丟了嗎,我們都準備找警督用直升機去山裡找你了,你又怎麼跑到我們前面來的啊?!」

龔宇打了一個哈哈,有些靦腆的說道。「我之前追著那個人跑了一陣子,就把他給追丟了。然後我就想回去找你們,結果找來找去我自己也迷路了。接著我就按照之前的辦法拋石頭,結果我運氣好,照著石頭的方向一直走,沒過多久就走上主路了。我想給你們打電話告訴你們我出來,可你們的手機一直沒有信號,所以我就來到出發的這裡等著你們,還真讓我在這等到了嘞。」

眾人聞言盡皆無語,他們辛辛苦苦的走了半天,又是遇到武林高手,又被人家武力威脅的,好不容易才走出了西山。可龔宇倒好,一直走就特么走出來了,簡直是輕鬆加愉快啊。自己等人就像是逃難一般,倒是他才是真的去郊遊了一圈。

「你們看,我就說一直走能走出山的吧,你們還不信。」曹鵬小聲的嘟囔道,顯然還為之前自己帶錯路被幾人埋怨的事耿耿於懷。

「你閉嘴!」鄭傑和楚若依宿舍三人異口同聲的喝道。

曹鵬嚇得縮了縮脖子,雖然心中還有些不忿,但也不敢面對群眾的怒火。

「好了,我們回學校再說吧。下山還要半個小時的,若是再在這裡聊下去的話,可就真趕不上公交車了。」龔宇笑呵呵的出來打圓場,見眾人都同意了自己的建議,便抄起地上一包東西起身下山。

楊一凡眼神多好,早在剛進入亭子,其他人都注意龔宇的時候,他就看到了亭子角落裡放著的這包東西。他清楚的記得,早上幾人上山的時候龔宇還沒有這包東西的。東西倒是沒有多大,是三根一米左右的條狀物品,看起來黑乎乎的,被一根樹藤緊緊的纏繞在一起。

「老二你手上提著的是什麼東西啊?」聽到楊一凡的詢問,走在前面的眾人也回過頭來,同樣面露疑惑的看向龔宇。

龔宇不在意的笑了笑,提了提手上的東西,把它展示給大家看,然後笑著說道。「也沒有什麼,就是幾根看上去質地不錯的木頭,我回來的路上看它們不錯就捆在一起帶了回來。忘記給你們說了,我的業餘愛好就是雕刻,小的時候跟著我爺爺學了好幾年,這幾根木頭我就準備拿回去雕點東西的。」

曹鵬聞言眼睛卻是一亮,腆著臉走到了龔宇的身邊,拍著他的肩膀說道。「老二不錯嘛,看不出來你還有這個手藝啊!你都會雕些什麼?能不能送我一個啊,我最喜歡收藏那些民間手工藝製品了。」

曹鵬這話倒是不假,他的電腦桌上有泥人、木雕、封好的糖人、竹編的小動物等等,幾乎擺滿了整個電腦桌。本來楊一凡還有些奇怪他買這些做什麼,沒想到他還有這個收藏癖好。

龔宇聽見曹鵬的話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沒問題啊老大,要不是你帶錯路又把我弄丟了,我還撿不到這三根木頭呢。不光是你有,在場所有的人每人都有一份我親自雕刻的東西。」

曹鵬聽到龔宇挪揄的話語,不禁覺得臉上有些發燒。不過在聽到有手工雕刻得,他又立刻變得眉開眼笑起來。

言罷八人便開始下山了,下山的速度比上來的時候快上許多。畢竟不是太過陡峭的山路,還達不到上山容易下山難的地步。至少下山的時候,眾人一次都沒有休息,真的只要了半個小時,就趕到了山下公交站台,剛好趕上了最後一班即將發車的公交。

今天縹緲峰之行眾人收穫良多,曹鵬鄭傑和幾位女生見識到了神奇的武功,雖然不能跟別人吹牛提起,但也是一場很好的經歷。龔宇撿到了自己心儀的木頭,準備回去雕刻物件送給大家。至於楊一凡也確定了一件事,從陸毅師兄幾人的對話中得知,他們是在追捕一名偷盜門派貢品的江洋大盜。

而這位大盜很可能就是之前楊一凡幾人看見的那個人影,而這也讓楊一凡為龔宇后怕不已,幸好那小子沒有追上,不然那大盜回頭隨便一擊,就能把龔宇的小身板像拍蒼蠅一樣擊飛幾十米。

這一切再加上陸毅說的他和西山森林防火警督相熟,就充分證明了一個問題——西山中存在著一個武林門派!而且就算是陸毅的門派不在西山中,也絕對和西山有些關聯。 等到眾人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因為爬山消耗了太多的體力,再加上在山中受到的刺激,都沒有再去嗨一嗨慶祝假期的想法。隨便在校外一間小炒館匆匆吃過了一頓晚飯,便準備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

楊一凡倒是沒有跟著三個室友回去,而是在他們一臉有異性沒人性的目光中,先把楚若依送回了女生寢室。再在樓下經歷了一場長達半小時的難捨難分依依惜別,才在宿舍大媽趕蒼蠅一般的眼神中狼狽離開。

等到楊一凡回到寢室的時候,三位室友都已經在呼呼大睡了。匆匆洗漱之後,伴隨著室友的鼾聲楊一凡也一頭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楊一凡是被一陣刺耳的鬧鈴聲吵醒的,看也沒有看,伸手拾起自己的拖鞋,準確的向著對面上鋪的曹鵬砸了過去。

伴隨著一聲哎喲的慘呼,曹鵬捂著腦袋從床上坐了起來。

這傢伙的鬧鐘完全對他沒有效果,就像是他免疫了那種『叮鈴鈴』的聲音了一般,就算是在他耳邊連續響上一個小時,他都能酣然入睡,順便做一個美夢流一枕頭的口水。

所以他的鬧鐘完全是給寢室其他人設置的,因為只要把其他人給鬧醒了。然後眾人就會把自己手邊的一切物品砸向曹鵬,直到把他砸醒關上鬧鐘為止。。。

見曹鵬坐了起來,龔宇也立了起來,揉著有些睡眼惺忪的眼睛,語帶埋怨的說道。「我說老大都放假了,你還訂個鬧鐘做什麼?」

「哈欠,呼。。。鬧鐘響了嗎?什麼!鬧鐘響了!?」曹鵬即使是坐了起來,仍然眯著眼睛,彷彿隨時會在床鋪的追求下,重新投入被窩的懷抱一般。不過一聽到龔宇的話,他就像炸毛的貓咪一樣,嗖的一下就從床上跳了起來,鑽進了廁所裡面。

不一會兒廁所裡面就傳出來沖澡的聲音,直到半小時后曹鵬才神采奕奕的重新鑽了出來,翻箱倒櫃的開始找衣服,最後找到了那套迎新晚會上準備表演穿的那件租借的衣服。

晚會上他因為拉肚子的緣故沒能上台表演,後來居然還把那套西裝咬牙買了下來。據楊一凡暗地裡和鄭傑幾人猜測,大概是曹鵬拉肚子的時候,不小心在西裝上染上了一些翔,然後就悲劇的退不掉了。。。

曹鵬走的時候和大家打了一個招呼,說中午不一起吃飯了,他有點事。具體也沒說有什麼事,不過見曹鵬打扮的這麼正式,寢室里其他幾人會心的一笑,都明白老大這是要去幹什麼了。因為答案只有一個——男人只會在去見心儀的女人時才會這麼認真的去整理打扮。

一個正常男人的房間一般說來都是比較雜亂的,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東西放在哪裡。而且衣服也是存上幾天的一起洗,堆在那裡要是忘記了的話都能發霉,楊一凡就曾經創下過衣服泡了一個星期都忘記洗的記錄。於是網上好事者就總結出了一條規律——房間整潔乾淨無異味,不是人妖就是GAY。

曹鵬走後不久,寢室其餘三人也沒有了繼續睡覺的興緻,都起床開始洗漱。鄭傑很快也離開了寢室,說是他的父母來尚海了,本來也不欲不陪父母的,但在鄭爸斷掉零花錢的威脅之下,只得屁顛屁顛的趕著去接駕了。

倆人走了之後宿舍只剩下了楊一凡和龔宇倆人,楚若依今天也約好了室友去逛街,沒他楊一凡什麼事,再說楊一凡也是強烈拒絕逛街的。就算是逛街不會讓他疲勞,但作為男人的本能還是讓他下意識的拒絕逛街。

洗漱后楊一凡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不知道今天該怎麼過,思考著要不去網吧擼上幾把。讓那些放假的小學生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塑料王者的實力。

也就在他思考的時候,上鋪的龔宇從床上梭了下來。來到自己的儲物櫃里,掏出了一個木製的箱子。那木箱看上去破破爛爛的,但是卻透露著一種古樸的味道,那是歲月沉澱的氣息,這箱子的年歲看來已經不小了。

龔宇把箱子放在了自己的書桌上,然後再從地上的角落裡拾起在西山裡撿到的那三根黑色的木頭。見楊一凡看向自己,龔宇回頭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今天反正也沒什麼事,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把你們的禮物給雕出來。都好多年沒有做這些了,也不知道手生了沒有,希望你們不要嫌棄啊。」

楊一凡連連擺手,表示自己不會嫌棄的。「雕的怎麼樣都無所謂,送給大家就是你的一片心意,我們都會記在心裡的。唔,對了。你給他們一人雕一個就行了,看你挺珍重那三塊木頭的,我就不用了吧。」楊一凡想到自己又不喜歡收藏這些玩意,拿著也沒什麼用,也就懶得讓龔宇雕了。

「喔?」龔宇輕哦一聲,眼神中露出一種莫名的光彩。「既然如此,那就好吧。」

說著也不再理會楊一凡,把三根木頭放在了桌上,整齊的排列在了一起,楊一凡這才仔細看清這三根木頭的模樣。

這三根木頭都是全身烏黑,外表看起來有點像是被火燒過的木炭,但又能明顯看出來不是那種炭化。這種黑色,奇譎而又神妙。木頭的橫切面看起來腐化嚴重,有著一道又一道不甚明顯的裂紋。讓人不禁懷疑一碰之下他就會碎裂開來,這樣的爛木頭確定能用來雕刻?

龔宇卻沒有楊一凡這些疑問,手掌在三根木頭上摸來摸去,彷彿是在**佳人潔白光滑的肌膚一般,給人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足足把玩了五分鐘左右,龔宇回頭看了楊一凡一眼,才最後選定了一根手臂粗細最短的一根木頭。

隨後龔宇把其他倆根木頭珍而重之的收了起來,又從他的木箱中拿出了一把小刀,便開始在木頭上削剝起來。隨著炭化的外層被削開,露出了裡面漆黑的紋理來。讓人有些奇怪的是,這種紋理雖然屬於樹木的,但卻泛著一種金屬的光澤。

隨著龔宇的削切,一股淡淡的清香開始在寢室之中瀰漫,起先只是淡不可聞,楊一凡也沒有在意。但隨著龔宇越削越多,那種香味迅速的濃郁起來,到後面只要每一下呼吸,都能聞到到沁入心脾的芬芳。

龔宇沒有理會這突然出現的異香,楊一凡也沒有出口相問。被龔宇剝去全部外皮的木頭只剩下三指粗細,接著他小心的從上面切下六截三指寬的小段。

這六塊想必就是龔宇要給曹鵬他們雕刻的底料了,楊一凡原本以為三根一米長的木頭,龔宇怎麼也要拿一根出來給幾人雕些小擺件吧。可他居然如此吝嗇,每個人就給這麼一小點。但那突如其來的異香讓楊一凡改變了自己的想法,這些木頭不簡單啊! 按照普通雕刻的流程來說,第一步是開始構思。意思就是說在創作動刀之前,要根據木頭的形狀大小,對好壞部分瞭然於胸。特別是龔宇現在眼前的木頭,雖然把外面一層都剝削除去,但在木頭的紋理間依然有許多開裂、腐敗的地方。

所以雕刻的人應該把料翻來覆去的查看,正面、背面、側面。。。務必做到吧整個木頭的模樣都刻畫進自己腦袋裡。然後再用鉛筆繪製草稿,把想要刻畫的造型和圖樣直接繪製在木頭上。等把這一切繁瑣的準備工作完成之後,才能真正的下刀雕刻。

然而。。。龔宇的動作完全推翻了楊一凡意識中對於雕刻的定義。

只見他隨手拿起六塊小木料中的一塊,也不仔細查看,甚至可以說他連多看那木料一眼都欠奉。就那麼左手拿料,右手持刀,咔嚓咔嚓的開始下刀了!

伴隨著紛飛的木屑,和一陣奇異的香味。龔宇手中的木料很快就脫離了圓柱的形狀,開始出現一個人形的輪廓。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個彌勒佛模樣的木雕在龔宇的手中緩緩出現。

讓楊一凡更加詫異的是,龔宇直接跳過了打大樣、清胚、開臉這幾個步驟,甚至連修光、磨光都特么不需要。只是這樣用他那個小刀在木頭上削了一遍,一個光滑圓潤惟妙惟肖的彌勒佛木雕就出現在了楊一凡的眼前。

這是一個袒胸露ru的大肚羅漢,雙耳長垂一看就是福大之像,笑容可掬讓人不由自主的就生出親近之意。楊一凡就這麼簡簡單單的看了一眼,之前因為沒人陪自己的鬱悶就隨風消散了。

見楊一凡盯著自己手中的彌勒佛,龔宇回頭露出一個微笑。「俗話說男戴觀音女戴佛,這個佛就是指的彌勒佛了。這第一個佛雕就送給你的女朋友楚若依,老三你自己拿去給她吧。」說著反手把浮雕蓋在手中,一秒鐘之後揭開上面的手,然後把手中的佛雕遞給了楊一凡。

楊一凡伸手把佛雕接過來拿在手心,在接到的剎那就有一種安靜祥和的氣息從手中的佛雕上傳來。讓他怔怔的站在那裡內心古井無波,彷彿在接受心靈的洗禮一般,以至於系統的一條提示音他都沒有聽到。

看見楊一凡接過佛雕,龔宇再次露出一個笑容。然後便轉過頭拿起桌上另一個小木料,手中小刀上下紛飛,再次雕刻了起來。

興許是雕過一個熟悉了的緣故,這二個佛雕龔宇雕刻的速度更快,不到五分鐘就雕刻完成了。接著就是第三個、第四個,然後就是倆個同樣惟妙惟肖的觀音雕像。

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也許只是楊一凡的錯覺。雖然後面幾個雕像同樣的逼真傳神,但楊一凡總感覺他們缺少了第一個雕像的那種神韻,就算是楊一凡把龔宇雕好的佛像拿在手中,也沒有了那種心靈洗禮的感覺了。

從開始雕刻,到六個雕像全部完成,龔宇也只是用了半個小時不到。他這速度若是被那些雕刻界的大師知道,不知道會不會驚掉一地的下巴。只是楊一凡對雕刻不甚了解,所以只知道龔宇雕的很快,技術很牛比,最多再加上幾句666大神帶裝比,但要真讓他說出哪裡牛他就不知道了。

把雕好的五個雕像收到書桌下面,龔宇拿著切剩下的那根木料沉思了起來,似乎有什麼難以決斷的事情一般。一直過了倆三分鐘,龔宇才在一臉的戀戀不捨中,把手上的那塊木料遞給了一臉莫名其妙的楊一凡。

「昨天回來的時候老大把我走丟后的事情都給我說了,他告訴我是你頂著那個武功高手的壓力,提出要找到我一起出去的。在他拒絕後,同樣是你在他的威脅下繼續堅持,才得到了森林警督派出直升機搜尋我的機會。而且我們同寢室這些天來,你對我一直不錯。第一天的時候就為了我和那個張亮發生了衝突,所以為了答謝你,這剩下的木料我準備全部送給你。」

這些話一說出口,龔宇的神色就輕鬆了下來,再也不見之前的糾結,只是一臉微笑的看著楊一凡,等待著他的接受。

楊一凡聽得龔宇這麼一說,也明白自己之前不要木雕的時候,他為什麼答應的那麼乾脆了。那個時候自己並不知道這木料的珍貴,隨口就推脫了。現在看龔宇那不舍的樣子,聞著依然在房間內瀰漫的香味,再加上連雕刻削下來的木屑都被龔宇小心的收藏了起來,這木料的價值就可想而知了。而這還剩下八十公分的木料,足可猜測它的珍貴了。

想到這裡楊一凡連連擺手,臉上同樣露出一絲不好意思。「你真是言中了,那都是些小事而已。再說我那些堅持也沒派上什麼用場,你不是自己就從山中走出來了嘛,對你的答謝我真是愧不敢當啊。」

「給你你就拿著,寶劍贈英雄,這東西送你很合適,以後你就明白了。」龔宇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出一絲楊一凡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見龔宇再次堅持要送給自己,楊一凡也不是個矯情的人。便伸手接過了剩下那截烏黑的木料,同時口中回到。「那老二我可就不客氣了,我。。。」

楊一凡後面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就怔怔的立在了那裡,陷入了失神的狀態。因為腦海中兩條突如其來的系統提示,讓他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念頭——尼瑪,這人情欠大了。

「叮,獲得裝備材料——千年烏木,可製作武器烏木劍。」

「叮,宿主符合條件,開啟武器鍛造功能。」

這不起眼的烏漆墨黑的木料居然就是千年烏木!而且還是陰地產出的槐樹烏木,機緣巧合之下被龔宇得到,然後送給了自己這麼一截,就幫助自己開啟了武器鍛造功能。

楊一凡一直都在想,為什麼自己殺了那麼多人和怪物,這傳奇系統除了一開始爆的那把朴刀之外,一次裝備都沒有爆出來。虧自己以為是必須殺BOSS才爆嘞,原來特么的武器要靠自己打造啊,那把朴刀就只是一把新手裝備而已。

在看到這倆條提示的同時,楊一凡也看到了之前被自己漏掉的一條提示。

「叮,獲得開光的彌勒佛雕。屬性:驅邪避災。」

這條提示是之前龔宇給自己送楚若依那個佛雕的時候收到的,沒想到那個雕像居然還是開了光的,還有著系統承認的驅邪避災屬性。

額。。。等等。開光?難道自己這位老二室友還是一個和尚? 「我去,原來老二你是和尚啊,怪不得這麼能忍啊,怪不得我們叫你老二你都不生氣的。」楊一凡忽然伸出一根手指,直直的指著龔宇,張大了嘴巴,儘是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龔宇微微一愣,不過轉眼間就恢復了過來,搖頭失笑到。「老三你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是那些禿驢嘞,你看不見我頭上這麼茂密的頭髮嗎?」

楊一凡看了一眼龔宇頭上那頂綠色小帽,對他的特殊品味也有些無語。「看不見。。。」

額?

龔宇這才想起自己頭上還帶著一頂帽子,不好意思的取了下來,然後才道。「這下你看看,這可不是假髮,也不是種的頭髮,絕對是真頭髮,頭髮下面也沒啥戒疤。」

「好吧,好吧。我相信你了,你其實不用一根一根的扒拉給我看的。」楊一凡慌忙制止住龔宇的動作,這老二有時候還真有些奇怪,他的一些行為動作還真不是正常腦迴路的人能夠理解的。

「那你怎麼能開光這個佛雕啊?」楊一凡依然對這件事情心存疑慮,想了一下還是直接對龔宇問了出來。

「咦?」龔宇輕咦了一聲,似乎對楊一凡能發現這個問題很是驚異一般。「你這個問題我倒是聽說過,以前我爺爺雕刻的時候,他就告訴我萬物皆有靈,有時候在雕刻的時候,融入自己的精氣神,同樣會賦予雕像靈性。更何況我之前雕刻的還是彌勒佛這樣的神像,蘊含神韻的幾率還要更大一些。」

頓了一下龔宇又才說道。「我爺爺還說一般人是看不到這些靈性的,只有一些特殊的人才能看到,沒想到老三你就是這樣特殊的人啊!你快看看這其他五個雕像,有沒有靈性?」說完還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楊一凡。

楊一凡被龔宇看的有些坐立不安,這勞什子靈性什麼的哪是自己能看出來的,明明就是系統鑒定出來的好不好?不過涉及到自己最大的隱秘,楊一凡還是決定對此加以隱瞞。

「啊哈哈,那啥,我的眼睛從小就和別人的不一樣,能看到一些別人不能看到的東西。你把他幾個雕像給我,讓我仔細看看。」現在楊一凡撒謊這項技能是越來越熟練了,基本上謊言都能隨口就來。就是轉移話題這個技能還略顯生硬,有待繼續練習。

「喲,沒想到老三你還是傳說中的通靈眼啊!來來來,快點給我長長眼。」聽到楊一凡的回答,龔宇明顯興奮了起來。拿出自己放在桌下的五個雕像,一字排開放在了楊一凡的面前。

通靈眼?嘛玩意,自己可只聽說過陰陽眼。不過楊一凡也不與龔宇辯解,因為一旦辯解他可就會露陷了。隨手拿起第一個彌勒佛雕像,靜靜的等待了十秒,系統依然沒有什麼動靜。微微對著一臉期盼的龔宇搖了搖頭,伸手拿起第二個雕像。

一分鐘之後,楊一凡依次拿起桌上的雕像等待系統鑒定,但最後的結果只換來了龔宇滿臉的失望之色。

楊一凡把手縮回了自己口袋,捏了捏那個唯一系統鑒定開過光的雕像,有些不舍的掏了出來,放在了龔宇的面前。「老二我還是把這個還給你吧,這蘊含靈性的真是太珍貴的。」

龔宇看著眼前的彌勒佛微微一愣,一秒鐘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之前臉上的失望也不見了蹤影。拍了拍楊一凡的肩膀,笑著說道。

「還給我做什麼,我龔宇送出去的東西,從來沒有要回來的道理。這個開過光的送給弟妹戴正好,去災保平安嘛。再說我既然能雕刻出第一個有靈性的雕像,一定能雕刻出第二個。我相信自己!」轉眼間龔宇就昂首挺胸,一副鬥志昂揚的模樣了。

額,既然龔宇都這樣說了,楊一凡也順勢將佛像收了回來。這特么可是裝備啊,系統承認的裝備啊!而且還是沒有持久的,能夠一直保護佩戴者的裝備。從它的屬性驅邪避災來看,一般的鬼怪都應該近不了身。有了這麼一件裝備保護楚若依,相信她就會安全很多的。忽然,楊一凡又想起了什麼,抬起頭一臉熱切的看著身前的龔宇。

看到楊一凡看向自己的眼神,龔宇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往後退了一步,雙手護胸。「那啥,老三。雖然你對我有恩,但我也不可能對你以身相許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和你搞基的。」

「我去,我特么女朋友都好幾個,你想和我搞基我還不和你搞嘞!」楊一凡見龔宇誤會了自己的眼神,也有些哭笑不得。乾咳了一聲,又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那啥,龔宇啊。我是想問你家的雕刻技術能不能教給我啊,我可以出拜師費的!」

正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楊一凡之前想起的正是學會這門給雕像開光的技術。等到時候自己學會了,給楚若依、梵澤澹、藍詩韻幾個女孩子一人三個,自己再戴上十個八個的,這樣再去做任務打怪的時候應該就沒那次去土門村那麼倒霉了吧。

龔宇聞言有些遲疑,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有些抱歉的對楊一凡說道。「這個恐怕不行,這是我們龔家的祖傳技術,從來就是傳兒不傳女傳內不傳外,你要想學這門雕刻技術,怕是得入我們龔家族譜才行了。」

TF?意思是要想學技術還得改姓龔?為了學你這開光技巧,我楊一凡就得變成龔一凡了?

這買賣可做不成啊,就是去寺廟是找個大和尚開開光,最多也就花上幾十上百萬,也不用跟著人家大和尚姓啊!

想到這裡楊一凡連連擺手。「算了算了,我不學了。」頓了頓楊一凡又換上一副略微有些諂媚的笑容。「老二,啊不。老龔,啊呸!老宇啊!!咱倆商量一個事兒唄?!」

龔宇看見楊一凡的笑容再次打了一個寒顫,急忙伸手攔在靠過來的楊一凡身前。「你還是叫我老二算了,這個還聽著順耳點。還有就是有話咱們好好說,別這樣噁心人好嗎?」

「咳咳。。。我就是想問一下,老二你以後再雕出這樣有靈性的雕像,能不能賣給我啊?一個雕像我出十萬,啊不,一個雕像五十萬RMB。」楊一凡尷尬的笑了笑,這才說出自己的真正意圖。

「喲!」龔宇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了楊一凡一番,直把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才開口說道。「看不出老三你還是個大款啊,比老四都有錢嘞,五十萬隨隨便便就拿出來了,就為買我一個雕像啊。」

「呵呵,錢乃身外之物嘛。再說五十萬買老二你的雕像,絕對是物超所值啊!老二你就答應賣給我唄,你看咱倆關係多好,走出去人家肯定以為咱倆是好基友嘞。」楊一凡摟著龔宇的肩膀,臉上笑嘻嘻的說道。

「別!要搞基找老大,他會答應你的。不過,看在你一臉誠意的份上,下一個我做出有靈性的雕像就賣給你吧,不過不是五十萬。一百萬,要買就買,不買我也懶得再做了。」龔宇一把推開楊一凡的手,爬上了自己的床鋪,開始拾掇起剩下兩根木頭來。

楊一凡聞言眼睛一亮,自己就這麼試著爭取了一下,沒想到龔宇還真答應了。雖然他坐地漲價到了一個雕像一百萬,但在楊一凡看來,一百萬買一個裝備怎麼都是划算的。

不過,自己包裹里這點散碎銀子,連買半個雕像都不夠了,看來得想個辦法搞點錢了啊! 見龔宇擺弄著那倆根木頭沒有了和自己聊天的興緻,楊一凡索性也躺到了床上,意念沉入心神開始查看新出現的武器鍛造功能。

這個武器鍛造看上去很是簡陋的模樣,一個簡單的界面,下面的鍛造列表裡也只有烏木劍一個可選選項。

意識落在鍛造烏木劍這個選項上,楊一凡的心情一陣激動,瑪德,終於有武器了,雖然還只是傳奇里的新手裝備,只是堪堪比木劍高上一階而已,但怎麼說也是一件武器裝備啊!終於能夠鳥槍換炮踏上高速路跨入新時代了。

然而點開鍛造烏木劍這個選項的剎那,楊一凡傻眼了。

因為出現的並不是他腦海中那樣——把龔宇送給自己的槐樹烏木放進去,然後靜靜等待一分鐘,接著伴隨著叮咚一聲脆響,系統就提示自己烏木劍打造完成。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或許是楊一凡打開的方式不對,點開選項的時候並沒有看見預想中的框框給他放入烏木,而是出現了幾句介紹的話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