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動哦。」陶小萌的身體還沒有做出動作,扶著她的女子就已經感應到了她的意圖,然後,輕輕的在陶小萌的身上一點。

下一刻,陶小萌就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內勁,全部受到了禁錮。

一瞬間力量流失的虛弱感,讓陶小萌頓時沒有了力氣,身子軟綿綿的想要癱坐在地上。

「乖乖的,不要動哦,很快就能適應了。」

一切,就像是經過排練一樣,就在陶小萌的內勁被禁錮的同時,有人推來了一輛輪椅,向下癱坐的陶小萌,就這麼恰好的坐在了輪椅上。

然後,就這麼無奈的被推著離開了這間辦公室。

外面,仍舊是熟悉的走廊,和治安局大樓一樣的格局,一樣的布置。

而這時候,陶小萌才恍然明白,自己是在什麼地方。

治安局的辦公大樓。

只不過,自己所在的,是那些電梯不能到達的樓層。

什麼創建者的惡趣味,什麼蒙蔽敵人的手法,特意製作的錯覺電梯等等,原來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那些不能被打開的樓層,其實也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這些地方,並不是自己等人能夠進去的而已。

所以,一直以來,神秘而又無法被組織找到的治安局真正的總部,另一個隱藏在暗處的治安局,其實這些年一直就在自己身邊嗎?

這一刻,陶小萌真的服氣了。

利用一些看起來奇奇怪怪的工作氛圍,就成功的將真正的治安局疊加在二夾一村的地下,這一點,陶小萌覺得自己不服不行。

這樣的思路與操作,正常人,根本無法掌握到。

很快,陶小萌就坐著輪椅被推到了一間屋子裡,這是三室兩廳的屋子,看起來,就和普通的住宅一樣。

而就在陶小萌的面前,一名女子換上了和她一摸一樣的衣服,隨後,在臉上塗抹了兩下,就在陶小萌的面前,幾分鐘的功夫就出現了一個她都無法分辨真假的自己。

「這麼多年,他們就是憑藉著這樣的手段在治安局進出而不被發現的嗎?」陶小萌沒想到,自己這種時候,還會有心思胡思亂想。

至於這名女子打扮成自己的模樣要做什麼,陶小萌其實很清楚,無非就是去演那場自己和范伊翁一起逃離治安局的戲而已。

「再見,這些天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假·陶小萌蹲下身子,笑著對坐在輪椅上的真·陶小萌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和自己的同伴一起離開了。

「你有沒有覺得你剛剛像是一個大反派一樣。」

「哪有啦,我明明是去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好嗎….」

漸行漸遠的人們傳來幾聲幾不可聞的交流,然後就一起消失在了陶小萌的面前,將她自己留在了屋子裡。

「….」陶小萌試著扶著輪椅的把手站了起來,嘆了口氣:「原來,所謂的莫名其妙的風格,不是偽裝嗎?」

至於逃走,陶小萌已經完全放棄了這樣的打算。

事實上,在明白自己身處何地的時候,她就已經對於這樣的事情完全不報任何幻想了。

「你們,可要順利逃走啊。」陶小萌嘆了口氣。

但是,莫明的,她卻有了种放下心頭大石的感覺。

有些莫明奇妙的仇恨,她已經背負了太長時間,而現在,在一切已經無法挽回的時候,她反而感覺到了解脫。

「再見,蘇局長。」現在已經屬於蘇中和的辦公室中,一名陶小萌離開了這裡。

兩天後,隋國北方,陶小萌推著輪椅,在幾名男子的護送下,隱秘的離開了隋國的國境。

隨後,治安局展開了一場清掃行動,全力打擊一個名叫武者互助協會的小組織。

這個組織之前名不見經傳,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武者組織而已。

事實上,在治安局打擊之後,這個假借武者名頭,暗中從事非法活動的組織才被大多數人所熟知。

暗殺異能者,偷運國家明令禁止的裝備出境,違法販賣禁藥,進行分裂宣傳等等等等,這些事情,都被一一揭露了出來。

只是,在私下,其他國家的特工組織之間都開始流傳一條信息。

這個武者互助協會之所以會被連根拔起,是因為策反了隋國治安局的前副局長,范伊翁。

而在這個組織背後,一直在支持它的,則是倭國的異能者特工組織:神道社。

一時間,各國特工組織的視線,都放到了這個小小的島國之上。

范伊翁對於他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如果這條消息是真的,那麼他們不介意幫助隋國來打擊一下他們的敵人。

當然,同時也保護一下隋國的重要人物。 當然,已經離開的范伊翁和蘇中和他們之前所謀划的這些事情,從發酵到最後結果出現,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完事的。

因此,現在,蘇中和他們也沒有太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現在,這件事情只需要交給時間去發展就好了。

他們現在關注的事情,在其它的方面。

不過,對於某些人來說,事情到了現在,就已經是最終的結束了。

比如說,陶小萌。

「怎麼會這樣?「陶小萌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資料,這些資料都是厚厚的原始手寫資料,充滿著歷史沉積感的紙張,是短時間內無法仿造出來的。

不過,陶小萌已經不會再去懷疑關於這些資料是否出自仿造的事情了。

因為,伴隨著資料的一張張照片,還有很多賬單上面的簽名等等,都是陶小萌所熟悉的。

這是她師傅的字跡。

陶小萌是一個孤兒,直到十歲的時候,才認識的自己的師傅,一個普通的武者。

同時,也是一名普通的治安官,一個經歷無數戰鬥之後,在打完最終一戰之後,回老家休養生息的女子。

只不過,就如同很多英雄最後卻走上了另一條令人失望的道路一樣。

這名溫婉的女子,在離開治安局之後,也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

勾結敵對勢力,開始了和自己祖國做對的歷程。

這其中的原因,大多數人不清楚,蘇中和知道,宋珍知道,范伊翁也知道,不過,他們不想多說什麼。

女人都是善妒的,無論是對於活著的,還是已經死去的。

只能說,任何一個痴肥大叔,都有一段年少陽光的小正太歲月啊。在那個時候,他們也會得到小蘿莉的喜歡,最後,憑藉自己傲嬌而且懵懂的性格,讓雙方反目成仇。最後被其他人趁虛而入。

只是在這裡,趁虛而入的不是人,而是一個組織罷了。

不過,任何人都不能以這樣的借口,來掩蓋自己罪惡的行為。畢竟,在那個時候,你面臨痛苦與敵人的逼迫,也是在諸多痛苦的選項中,選擇了讓你並不那麼痛苦的一個罷了。

人都是會變的,任何人變成任何樣子,都不應該讓人感到意外。

所以,蘇中和與宋珍不意外,范伊翁也並不意外。因此,他們在得知幕後主使身份的時候,也只是感嘆一下,為什麼曾經那個堅毅而且大方的人,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然後,在感慨完的同時,默默的收集著證據,並且在最後,時機合適的時候,按照自己手中的證據,將它們一網打空。

甚至沒有見一面的必要,對於范伊翁,對於蘇中和來說,他們那個並肩戰鬥的老朋友,其實早在她離開治安局的那天,就已經相當於死去了。

但是,相對於他們的平淡,陶小萌卻感覺到十分的意外。

從她跟著自己的師傅開始,就接受著自己師傅的教育。

治安局是邪惡的,這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點。其實從那時候起,對方就為了讓陶小萌加入治安局而做著鋪墊。

邪惡的治安局,已經成為了異能者手中用來打壓武者的幫凶。

武者在治安局的地位很低,幾乎沒有太多的話語權。大多數,都是去送死的存在。

只是,治安局雖然邪惡,武者的愛國之心卻沒有任何的減弱。

我們要揭穿那些異能者的真實面目,然後讓武者成為治安局的真正棟樑。

總得來說,陶小萌接受的,大都是這樣的教育。

雖然陶小萌加入治安局之後,已經感受到了其中很多的不同,很多的事情,並不像是對方所說的那樣。

但是陶小萌並不想去深思這個問題,她其實在強迫自己不要去過多的深入的思考這個問題。

因為相對於治安局,自己師傅在隋國的北方所創建的那個小小的組織,讓她更有家的感覺,她喜歡這樣的感覺,不想以自己的猜測,去破壞這樣的溫馨。

現在,當治安局將收集到的資料擺出來的時候,一切都被破壞了。

陶小萌看著一份份的資料,腦子裡嗡嗡作響。

這是治安局的制式檔案,她自然知道要怎麼翻看,而上面,講述的又是她從小生活的地方發生的事情,所以,其實很容易,就可以分辨真假。

很多事情之所以真假難辨,其實並不是因為事情本身的原因,而是因為那個可以分辨出來的真正結果,與你心中的期望並不相符,所以你固執的不想去相信而已。

這一次,陶小萌即使想要再認為它這是假的,也不可能了。

陶小萌的師傅是一個叛國者,但是她為了讓陶小萌打進治安局,成為自己的暗棋,對陶小萌從來沒有講過隋國的不利言論。

一名治安官,首先必定是一名虔誠的愛國者。因此,陶小萌接受的,從小開始都是愛國教育,這一點,並沒有因為她師傅的身份而與其他人有什麼不同。

只是說的人講過就忘了,聽的人,卻牢牢的把它記在了心裡。

這一刻,世界觀就這麼輕易的崩塌了。

陶小萌有些茫然,有些無助,自己原以為可信的人,其實根本就是想利用自己。而原以為是壞人的,從頭到尾都是在正義的一方?

好在,陶小萌這個棋子,在加入治安局之後,還沒等真正派上用場,真正做的,也就是策反范伊翁這一件事情。而且在第一時間就被識破了。

所以治安局解除了對於她的禁錮,只是陶小萌仍舊將自己關在了這間屋子裡,一天又一天。

「吱呀~~~」一周后的一天,陶小萌的房門被推開了,宋珍走了進來。

「走吧。」宋珍柔聲說道:「治安局還在等著你。」

「嗯。」陶小萌雙眼無神,愣愣的看著前方,對於宋珍的話,只是下意識的應了一聲。

這下子,讓宋珍一陣心疼,造孽哦~~

「小萌,走吧,治安局還在等著你,這裡雖然沒有親人,但是,至少在這裡,不用面對那些謊言與歧視,我們做好自己就行。」 做好自己就行,說起來十分的容易,但是做起來又是何其的難。

每個人,每個自己,每個單獨人格的自己,每個人的世界觀,都是在其他人的影響下才能夠形成的。

這個其他人,有父母,有老師,有同學,有朋友,或者,還有一些素不相識只是在某些時刻打了一個照面的陌生人。

其他人的言語,動作,一點點的影響下,一個獨立的人格產生,一個個有著自己意識與思考的人格,開始出現。

世界雖然繽紛多彩,但是,每個人其實都是活在了其他人的影響之下。

這個世界上的每個個體,無時無刻不是在相互擾動,相互影響的。

陶小萌現在,曾經對她影響最大的那個人,卻是欺騙她最深的那個人。因此,她已經茫然了。

她開始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懷疑,對於自己的人生產生了懷疑。

但是,宋珍仍舊沒有任何的猶豫,就這麼平靜的說出了這句話。

做好自己。

陶小萌雙眼仍舊無神,自己,到底什麼樣的自己才是自己呢?

不過,宋珍卻像是沒有任何意外一樣,繼續微笑著:「小萌,你知道,我曾經是什麼人嗎?」

「曾經…..」

治安局的屋子裡,沒有白晝與黑夜,這個位於地下的房間,每日的光線,都是由掛在天花板上的燈具來提供的。

就在這個由燈光組成的光明世界中,宋珍慢慢的和陶小萌講述著那些曾經屬於自己的故事。

…….

臨海市,天氣晴朗,蘇嵐坐在自己的車上,身旁,坐著的人是羅輕語。

終於,在被各種事情耽擱之後,蘇嵐終於踏上了前往賀家的行程。羅輕語在一旁,有些期待的看著前方。

所以,蘇嵐再次產生了這個念頭,羅輕語和賀一鳴之間,絕對不會是單純的同事關係這麼簡單。

當然,其他人的事情,蘇嵐也沒有去八卦的必要,只是,看著羅輕語的表情,蘇嵐卻總是感覺有一絲絲的嫉妒。

這是單身漢被無意中喂狗糧的情緒。

很快,車子就到達了賀家的小院,在外面看來,這個小院還是那麼的平靜,有種歷經風雨而積攢起來的從容的感覺。

當蘇嵐走進院子里的時候,賀祥帶著賀一鳴,正在慢慢的打著鶴形拳。

不僅僅是太極有慢功與快功的區別,其實很多的拳法都有,快功是訓練意識,而慢功,則是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來從慢動作中感受自己手中拳法動作的全貌。

如果一味圖快,很容易讓自己手中的動作走形,打出來的拳,自然就威力大減。

不過,其它的拳法對於慢功並沒有像是太極拳那樣的重視,因此,也沒有那麼知名而已。

逼婚成癮 賀祥打慢拳,卻並不是因為要感受拳法的關係,現在他的胳膊上,仍舊在打著繃帶,不能劇烈的活動。這個時候打慢拳,主要是為了保證自己不手生而已。

和青寒子一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不過賀祥的傷,卻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夠好的。

他在和青寒子的戰鬥中,傷到了胳膊,左臂骨裂,右臂骨折。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賀祥到現在仍舊是在恢復期,之所以能夠打拳,不過是接著武者強大的身體,硬撐著不服輸而已。

從這點上,就看出武者和道士的不同了。

武者都是近身戰鬥,因此,在遇到自己打不過的對手時,身體受傷總是要嚴重一些。賀祥就是因為用雙臂來架青寒子的攻擊,才落成了這樣的後果。

而付斯乾就要好的多,道士的攻擊大多數距離都比較遠,因此那時候的付斯乾被青寒子的內勁所傷,雖然當時內臟震動,受傷不輕,但是恢復起來,比起賀祥就要快得多了,現在已經重新恢復健康,繼續自己偉大的神棍事業了。

蘇嵐看著面前打著繃帶,仍舊帶著積分凄慘的賀祥,再想想付斯乾,決定以後還是好好的練習飛劍傷人的技巧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