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給七天時間,鑰匙打不開就得給你一億宇宙幣,有這樣的條件限制,誰還敢跟你合作,也就只有我了。」范浪笑道。

「這些條件,都是你自己答應的。」

「我沒有後悔,也不是抱怨,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好了,把鑰匙給我吧。拿到鑰匙,我今天就可以開啟密室。」

「恩,暫時借給你了。」

陳巧手下了莫大的決心,這才將兩把鑰匙遞了過去。

范浪接過鑰匙,將兩把鑰匙嚴絲合縫的對接在了一起,兩把鑰匙完美結合,大體上是個不完整的三角形,明顯缺了一大塊,也就是那第三把鑰匙。

「少一把鑰匙,你要怎麼打開密室?」陳巧手問道。

「說來話長,那些陳年往事,以及鑰匙的玄機,我會慢慢告訴你。在這之前,你先做點準備,那間密室裡面有著各種機關陷阱,不能毫無準備的進去。你最好把自己的趁手的傢伙都帶上,破解機關陷阱的工具也多帶一些,到時候全都用得上。我們兩個一起去,一起回,可別在陰溝里翻了船。」范浪道。

「好,我會把自己的老底都帶上,保證自己在巔峰狀態。我一邊準備,你一邊說吧。」

「恩,一切就從頭說起好了……」

范浪手握著兩把鑰匙,動用了系統的煉化功能,對其進行煉化。在煉化的同時,他打開話匣子,將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娓娓道來。

陳巧手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聽范浪講述,儘管半信半疑,還是聽的很入迷。

極光學院由來已久,歷史可以追溯到大約七千萬年以前。

建造這所學院的人尊稱為神匠師,當年曾經伴隨開國元勛凌霄志一起南征北戰,是開國功臣之一,有從龍之功。

神匠師有一位夫人,名為黃靈秀,兩人都是機關師中的翹楚,恩恩愛愛了千萬年,在當時被傳為佳話。

然而再怎麼真摯的愛情,也禁不住歲月的消磨。

兩個人在一起海誓山盟,十年可以,一百年可以,一千年可以,可是一萬年呢?十萬年呢?一百萬年呢?

就算最初的情比金堅,時間久了之後,感情也會產生變化。

神匠師與夫人黃靈秀之間的感情,就是在建造極光學院的那段時間,徹底走向了終點,再也無法繼續下去。

主動提出要分開的人是黃靈秀,她看出神匠師對自己已經沒有感情了,再勉強下去,只會徒增兩人的痛苦,甚至有可能產生心魔,所以主動提出了分開,神匠師很快就答應了。

為了紀念這段漫長的感情,黃靈秀瞞著前夫,在極光學院的範圍內,偷偷修建了一座密室。

神匠師夜以繼日的建造極光學院,黃靈秀夜以繼日的建造密室。

這算是夫妻兩人最後一次合作,箇中滋味,只有當事人能夠明白,外人只能揣測而已。

同樣是為了一種紀念,黃靈秀在密室當中藏了一樣有著特殊意義的寶物,將這件寶物封存在了密室當中,然後永遠的關閉了密室的大門。

黃靈秀給世人留下了開啟密室的鑰匙,一共有兩把。

沒錯,是兩把,不是三把!

陳巧手這麼多年苦苦尋找的第三把鑰匙,其實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53737/ 從一開始,就只有兩把鑰匙而已!

這兩把鑰匙組合起來,明顯缺少了一部分,這一部分並不是要用外物來彌補的,而是要破解鑰匙當中的玄機,讓兩把鑰匙變成三把鑰匙,這樣就能夠開啟密室的大門了。

聽范浪道出這個秘密的時候,陳巧手的表情相當精彩,他現在才知道,難怪自己這麼多年都沒能找到第三把鑰匙,原來根本就沒有第三把鑰匙,自己一直在苦苦尋找一個世上根本沒有的東西。

能找到都見鬼了!就算找到也是假貨!

事實上,陳巧手這些年來確實找到了許許多多的假貨,被騙了好幾次。

接下來,范浪又講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還說出了密室的入口所在地。

密室的建造者黃靈秀,故意將密室的入口安排在了極光學院建造之初的原點,規模龐大的極光學院,就是從那裡開始建造的,用一磚一瓦,一步步修建到了今天的規模。

該說的都說完了,范浪為故事畫上了句號,接下來的故事,將由他去書寫,賜予這個密室該有的命運,使其重見天日。

「還有呢?」陳巧手不依不饒的問道。

「沒什麼可說的了。」范浪道。

「我還有一些問題,要怎樣做,才能將兩把鑰匙變成三把?」

「這得給我多一些時間,到時候你自己看就明白了,你本身是機關師,有些玄機用看的更加直觀,不需要我多說。」

「密室當中藏著的那一件寶物到底是什麼?」

「這個先賣個關子,先不告訴你,等我拿到手之後,會借給你看一看的。不過你放心,這次合作,你絕對不吃虧,密室本身的價值就已經很高了。密室歸你,寶物歸我,我們兩個各得其所。」

「好吧。那我暫時就先不問了。真沒想到,密室有這樣的來龍去脈。你提到的黃靈秀前輩,算是我的祖師娘,她的一些事迹,史料中都有記載,在機關術方面的成就,其實並不比我的祖師遜色多少。這樣一對神仙眷侶,到頭來還是分開了。所謂的感情,終究敵不過歲月的消磨,還不如機關術來的長久。」陳巧手感嘆道。 「如果是保存時間越長就越好,那乾脆跟石頭過一輩好了,豈不是美滋滋,保證石頭不會變心。」范浪微微一笑道。

大概是范浪太年輕了,在這方面感觸不深。

陳巧手同樣不是那種多愁善感的人,感嘆兩句之後,就結束了這個話題,相比之下,他更在乎的是密室本身。

范浪花了些時間,將兩把鑰匙煉化完畢,陳巧手那邊,也做好了相應的準備,把該帶上的都帶上了。

正常情況下,想要煉化這兩把鑰匙絕非易事,最基本的一個要求,就是必須要有很高的機關術水準,否則連看都看不懂。

范浪拿起兩把鑰匙,將神力注入其中,鑰匙發出美麗奪目的光輝,他將兩把鑰匙合而為一,組合的嚴絲合縫。

陳巧手在旁邊看著,眼睛瞪得老大。

范浪操控兩把鑰匙,像是扭魔方一樣,改動著上面的關節部件,動作行雲流水,兩把鑰匙不斷變化,不同的部件組合在一起,一點點填補上了第三把鑰匙的空缺,大體上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兩把鑰匙變成了三把鑰匙!

這個困擾了陳巧手那麼多年的難題,終於藉由別人之手解決了,此時的陳巧手,當真是五味陳雜,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范浪大功告成,將鑰匙組成成為了最終形態。

咔嗒一聲,鑰匙光芒大盛,表面上的法則圖紋路連接在了一起,結構非常完美。

鑰匙的頂端,投影出一幅立體地圖,正是極光學院最初的樣子,在地圖的一處地方,亮著一個光點,那裡就是密室的入口。鑰匙已經被破解了,指引出了密室的具體位置。

「密室就在那裡。你準備好了么?準備好的話,我們現在就出發。」范浪指向了光點所在之處。

「恩,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上路。」陳巧手壓抑著激動的心情,盡量保持著平穩的語氣。

「那就出發吧!早去早回,攻下這個塵封已久的密室,你拿你的,我拿我的!」

范浪張開六對至尊翼,一片片羽毛呈現金屬質感,鋒利如刀,閃爍銀光。以他為中心,各種法則效果流轉,有種主宰萬物的非凡氣度。

陳巧手的背後伸展出一個個類似噴火器的機關裝置,口部吞吐能量,蓄勢待發。

兩人對視一眼,交換了一下眼色,隨後雙雙拔地而起,按照鑰匙的指引,飛往了密室的所在地。

這一次的行動,只有他們兩個參加,不會帶上多餘的人,因為根本沒必要。

進入密室冒險,需要的不是單純的實力,更重要的是要有高超的機關術。他們要的是攻克這個密室,而不是毀掉這個密室。

除此之外,還有種種原因,促使兩人不願意讓第三者加入。

甚至連這次行動本身都是保密的,並沒有對外公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對那個密室感興趣的人,可不止是陳巧手而已,如果公開了消息,讓大眾知道了這些事,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光是湊熱鬧的人,就不知道會有多少。

范浪跟陳巧手兩人並肩飛行,速度奇快無比,化作兩道流光,火速接近目的地。

等到了地方,兩人雙雙停住,低頭望向下方。

這是一片廢棄的建築群,已經荒廢很久了。極光學院剛開始建造的時候,就是從這裡先開始的,可是現在卻成了這種荒草叢生的樣子。

「下去吧!」

范浪縱身飛了下去,一頭扎進了建築群中。

下面別有洞天,高層建築林立,底層建築連綿,更下面還有地底建築。

有一些見不得光的生物,蟄伏在地底的黑暗中,時不時的眨眨眼,在黑暗中形成顏色各異的目光。

范浪深入地底,來到了目的地,這裡就是密室入口!

從表面上看,周圍是光禿禿的牆壁,除了一些歲月留下來的痕迹之外,什麼都沒有。

范浪將鑰匙插在了半空中,不輕不重的擰動起來,半空中異象浮現,冒出一道道發光紋路,形成了兩扇門的輪廓,隨著鑰匙的旋轉,這兩扇門越來越清晰了。

陳巧手站在一旁,目光灼灼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掠過一道想法,打開這扇門的人,如果是他自己該有多好?

這是困擾他多年的執念,到頭來卻被另一個人破解了,他反倒成為了一個旁觀者,真是莫大的諷刺。

范浪徹底擰開了門,轟隆一聲巨響,一個隱藏的空間維度徹底被打開了,兩扇門向左右兩邊分開,呈現出了通往密室的通道。

向裡面看,是一條嶄新的通道,地面上纖塵不染,非常的寬敞,十輛大馬車並排跑過去都輕輕鬆鬆。

通道筆直通向前方,盡頭處是另一扇封閉的大門,門的前方縈繞著薄霧,根本看不清楚。

之前破解鑰匙,沒什麼危險,接下來就不同了,可謂步步殺機,想要通過密室的一連串考驗,抵達最深處,絕非易事,就算是上位神進去,也有可能把命交代在裡面。

「這個密室出自機關師黃靈秀前輩之手,裡面遍布各種古老的機關陷阱,就算掌握了這套鑰匙,仍然會觸動機關,這是留給後人的考驗。本來人家就沒邀請外人進去,在裡面遇到危險,甚至死在裡面,也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范浪道。

「你之前跟我說了很多密室當中可能存在的危險,連那些機關陷阱的運作方式,你都說的一清二楚,希望你說的都是對的。」陳巧手道。

「放心,我說的至少八九不離十,你要是不信,我先做個示範給你。這裡面的第一個機關陷阱,是一種很常見的利刃陷阱,只要踩上去就會觸發。」

范浪說話之間,取出了一種水果,隨手丟在了密室入口的地面上。

刷!

一柄柄利刃刺出,化作雪亮的寒光,將那個落地的水果切成了數段,看似簡單直接的攻擊,卻有著超乎尋常的破壞力。

如果把水果換成別的堅硬之物,也一樣會被切斷。

范浪回過頭,笑望著陳巧手,說道:「看吧。跟我說的一模一樣。」 剛才發生的事情,算是直接證明了范浪所言非虛,他確實知道密室當中的機關排布。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就好比是提前知道了敵軍的兵力部署,能大大增加勝算。

這一下,陳巧手算是服氣了,點頭道:「好吧。看來你說的是對的,你確實掌握著這處密室的秘密,接下來就由你帶路吧。我聽你的安排。」

「好,那就由我來打頭陣,我們穩紮穩打,一點點向裡面深入,不要貪功冒進。」

范浪說話間,做好各種準備,套上了龍獅戰甲,拔出了元邪龍劍,還取出了一套機關師的專用工具。

他率先走了進去,這次踩在了安全的地方,所以沒有觸發機關陷阱。

陳巧手緊隨其後,也走了進去。

這時,發生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有一絲來歷不明的神秘黑線,悄悄攀爬上了陳巧手的後背,遊動到了他的脖領處,然後消失不見。

陳巧手本人並沒有察覺到這根黑線,繼續往前走著。

轟隆一聲,密室入口的大門關閉了,堵住了來時的路。

陳巧手回頭看了一眼大門,然後收回目光,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以機關師的敏銳觀察力,看出了一些端倪。

「這條通道看似平平常常,實際上處處都匠心獨運,每一塊磚的位置,都是精心設計的。我能夠識破其中的一些機關,甚至有信心破解其中的一部分機關,使其停止運轉。」陳巧手道。

「以你匠作管事的身份,有資格說這種話,我也相信你有這個能力。這一路上的機關,有些是要避開的,有些是要硬碰硬的,還有些是要用技術破解的,到時候就有你的用武之地了……注意,從這裡開始,接下來將近十丈的路,只能飛過去,不能落地。」

丹桂物語 范浪說到一半,指了指地面,然後騰空而起,向前飛去。他一路平安無事的飛了十丈左右,然後重新落了下去。

如果剛才這段路不是飛過去的,而是走過去的,那就要吃苦頭了。

陳巧手釋放元神,探查藏在地底的一些秘密,明白了范浪飛起來的用意。他也跟著飛了起來,飛過了這片危險地帶,落到了范浪身邊。

接下來的路,兩人走的小心翼翼,用各種方法迴避危險,一路有驚無險的走到了盡頭。

這裡有一扇門,門的前面縈繞著霧氣,這些霧氣突然劇烈翻滾,向著兩人撲了過來,霧氣散發著甜膩的香味,裡面竟然含有劇毒!

范浪早有準備,催動身上的龍獅戰甲,獅頭處張開大嘴,用力一吸,將毒霧統統吸了進去,連一點都沒剩下。

龍獅戰甲是由金陽戰獅變化而成,自然具備金陽戰獅的吞噬能力,這點毒霧算不了什麼,毒不死金陽戰獅。

沒了毒霧,大門顯現出來,在門上面掛著一塊匾,用娟秀的字體寫著「一見傾心」四個字。

「整個密室一共分為十一個區域,以及十扇門,就相當於十個難關。我們剛才走的路,連第一個區域都算不上,只是入口通道的小小熱身而已。真正的難關,從這扇門之後才開始。當年在打造這間密室的時候,黃前輩的心裡對自己與神匠師的感情耿耿於懷,將這種心情運用在了密室的機關陷阱當中。門后的第一個區域,裡面最大的危險是……」

范浪用意念跟陳巧手詳細交流了一下情報,看似說了很多話,實際上就是一道念頭而已。

做了一番交代,范浪伸手推開房門,門后綻放出一陣刺眼的強光,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這種強光其實並不危險,沒有什麼危害。

范浪一馬當先走在了前面,闖入了強光之中,整個人被白色所吞噬。

陳巧手小心戒備,緊隨其後,手上拿著一套機關師工具,同時這也是他管用的武器,裡面包含鉗子、起子、刀子等等,有著各種各樣的變化。

兩人都走進去之後,房門自動關閉,強光暗了下來,終於看清楚了這裡的環境。

總體上,這裡是一處圓形的大空間,面積非常之大,找一匹千里馬從一端跑到另外一端,都要幾天幾夜。

地面,頭頂,以及周圍,都是光滑平整的牆面構成,表面上沒什麼特殊之處。

真正特殊的地方在半空中。

半空懸浮著一張巨大的弓,弓臂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造而成,弓弦比起參天大樹還要來的粗壯,表面蒼勁起伏,如同龍筋。弦上空空如也,並沒有箭矢,但很快就有了。

大概是判定出了闖入者一共有兩人,弓弦上憑空冒出了兩根箭矢,分別對準了范浪兩人。弓很大,箭矢也很大,足有百丈之長,金屬的箭尖有著流線型的利刃,上面有著法則圖的加持。

嘎吱。

弓弦拉動,引發驚雷劇變,醞釀著毀滅性的力量,周圍風起雲湧,呼呼作響。

范浪神色不變,死死盯著瞄準自己的箭矢,手上的元邪龍劍躍躍欲試,各種力量貫入其中,以神力與星辰之力做為主導。

轟!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