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履天神石,神禁領域,聖痕之力,天道蒲團,混沌靈力……多麼完美的超越天道戰力啊!」鴻鈞老祖則爽朗一笑,猛然以響徹整個紅塵凈土的洪音道,「自即日起,修仙界增設一名新的法外之人!原『法外六人眾』,則同理變更為『法外七人眾』!新成員,其名為『呂涼』,稱號,『越道魔仙』!」

(ps:老呂滿血復活了!本周開始終於要過稍微正常的日子了!是的,「稍微」……依舊忙碌是肯定的,但也盡量不再有兩天以上的斷更,多謝諸位書友大爺的包容與體諒!) 「對方的氣息,似乎有了一瞬的變化……不管了,既然已經追到此處,焉有放棄之理!」呂涼速度不減,眉頭微微一挑,但隨後又堅定地點了點頭。

「相公,會不會前面有陷阱啊?要不,我們先回去?反正他們這次的攻勢已經徹底瓦解了。如今分魂和諸位分身都不在身邊,萬一……」玲瓏有些擔心的聲音傳來。

「陷阱……以自家王為餌的陷阱嗎?有意思,如果真的有,那也值得一闖!」呂涼則微微一笑,輕聲道,「而且,現在就算我想撤……似乎也不可能了。」

呂涼倒不是輕敵。其實,在朧星氣息發生了細微變化的一瞬,他就知道,這肯定是有別的什麼人介入了。如果是接應,現在早就應該有阻截自己的隊伍出現,但既然沒有,那只有一個可能,他們寧願放棄自己的王,也要把呂涼引入某個地方!

最關鍵的是,就在此時,雖然四周的景緻並沒有什麼明顯變化,但神魂已經強大到不可思議境地的呂涼,還是於細微處感知到,自己似乎進入了一處高明的結界之內。

但他卻是一絲慌張皆無,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之前的表現,並不是自身實力的全部。還有一個,只有本體和本命分魂才可動用的殺手鐧,則是如今他深入險地也很有底氣的原因所在!

「你是他的模樣,卻不是他的本尊。我既然已經到此,那就請閣下露出真面目吧。你……和我之前遇到的盤古洞傢伙,好像有些不同。」幾息的功夫后,呂涼定住身形,望著前方不遠處,「朧星」的背影,緩緩沉聲道。

「你是明知陷阱還要追過來的嗎……說實話,如果有得選,我絕不會在這種地方與你交戰。可惜,如果戰都不戰,我回去無法交代,所以,這是我們於此的第一戰,也必然是最後一戰!你,真的很強!」此時,隨著淡淡女聲的傳出,六臂怪人的身形顯化而出,待其轉過身,竟然可以明顯看到微微顫抖的身軀和凝重的神情。

「……閣下,也是我最不想遇見的敵人!不過,似乎,我也沒得選了!」呂涼也面色鄭重地點了點頭。

這是一名極有自知之明,且懷著對強者的謙卑之心的敵人。這種態度,呂涼不但不陌生,甚至還很熟悉與懷念。

當年自己還處於完全的成長狀態時,每每遇到超越自己卻又不得不戰的強敵時,身形也會微微顫抖,那不是害怕,而是源於一種挑戰未知的激動!

「覺羅,是我們幾人中,單打獨鬥實力最強的。憑一招心轉身之術,就足夠令人望而生畏了!不過,他還是敗了,敗在了對自己實力絕對自信的狂傲之下……我,不會重蹈他的覆轍!」怪人輕輕揮了揮手,同時一字一頓道,「在下,三聖境之盤古洞,刑天大人座下,龍嵐!」

「嗯?!原來如此……你確實,夠得上我心中勁敵的分量!」呂涼則一愣,因為此時此刻,隨著對方的揮手,整個空間的氣息猛然就是一變!原本還有些高階界面影子的氛圍,直接死死地卡在了將將中階界面的境界!

呂涼的修為,此時也隨之一降,久違的至尊期大圓滿氣息,再次襲遍全身。

「小子,有些麻煩了!對方竟然是極為難得一見的『結界之體』!除非她死或撤,否則,管你神禁領域也好,聖痕也罷,就算燃燒神魂,修為也只能卡死在這裡了!」老白凝重的聲音於此時傳出,其中還透著濃濃的驚異,「三聖境,任意提出來一個,底蘊都深不可測啊!」

「似乎我的殺手鐧,並沒有不能使用,威力就算低了點,但好歹能用就行!」呂涼略一感知下,倒是稍微鬆了口氣,不過,其面目依舊凝重,畢竟任他再有信心,這種絕對平等的環境下,也不可能再輕鬆起來了。

「來吧,讓我看看,在這種環境下,你到底有多麼深的底蘊……」怪人說完,直接盤膝坐地,渾身籠罩起一片金色光幕後,便徹底消失不見,顯然操控這種結界,也需要其細緻的把持。

隨著她的消失,一具具渾身散發著道祖初期氣息的元祖之身浮現而出……

「我靠!」呂涼當時就鬱悶了,「老白前輩……不是說大家的修為都在一條線上么?這噁心的玩意兒,怎麼比我高一階!」

「元祖之身……超越天道的產物,我還真不知道這其中的原理!」老白先是沉聲說著,轉而有些好奇道,「不過,你小子……竟然一點都不慌張,莫非,你還有什麼克敵的殺手鐧沒出?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嗯,如果是進入天門前,面對這些玩意兒,恐怕直接等死就可以了!」呂涼微微一笑,目露精光道,「不過,現在嘛……就讓我試試,自己殺手鐧的威能,在這種界面之力下,究竟可以發揮到什麼地步吧!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嗷!」隨著一聲聲的嘶吼,一具具元祖之身咆哮著就開始圍聚而來,即便離著還有近百丈遠,巨大的神魂束縛之力就已經可以感知得很明顯了!

「上回搞得我那麼慘!」呂涼此時目露精光,渾身猛然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灰黑之氣,沉聲一吼道,「天魂五式最終式,噬魂體!」

……

「給我一個解釋……朧星的氣息,我明明之前還可以感知到,為何,當你那邊與呂涼開戰後,就徹底消失了!」天災軍團深處,渾身殺氣肆意的朧火,死死盯著眼前六臂怪人的虛影,嘶啞地低吼著。

「我趕到的時候,壓根兒就沒看見他的身影,那必然是被呂涼殺了,我怎麼給你解釋?」怪人的語氣很平淡,隨後還微微一笑道,「他對你無義,你倒真是一個合格的好兄長……我只問你,戰鬥已經開始,元祖之身雖強,但我真沒什麼把握靠這些沒有思維的玩偶滅殺呂涼。你到底是繼續糾結弟弟的死因,還是……」

「不必再說了!」朧火直接一擺手,以響徹空間的聲音怒吼道,「五行反噬之陣,啟!」

隨著他一聲令下,其身後近百名各色的元素人,全數朝著前方疾飛而去,眼中無一不透著決絕的死士之光。

與此同時,巨大的母體,原本緩慢的抖動,漸漸變得快速起來,且有一圈圈淡淡的嫣紅光暈擴散而出。而隨著這種情況的出現,朧火直接單膝跪地,渾身的氣息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虛弱!

「……選擇與你合作,還真是件明智的事情。夠狠!」怪人虛影此時的語氣也鄭重異常。

「希望……真的是呂涼……殺的我弟弟……如果你騙我……」朧火艱難地說著,眼中滿是沉定的殺意。

「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合作……」怪人虛影則漸漸消失不見,同時以只有自己可以聽得見的聲音緩緩道,「也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而此時,原本還是衰弱狀態的朧火,猛然起身,雖然氣息依舊不穩,但無論是身形還是臉色,都恢復了一貫的堅毅。其慢慢踱步到母體之前,緩緩升空,輕撫著那已經開始劇烈抖動的表皮,輕喃道:「這一切,本就是錯誤的……如今,先這麼結束吧。紫鳳……待你重入輪迴,我再好好去算和呂涼之間的恩與怨……」

……

「他們果然聯手了……而且……好一個兩敗俱傷的戰法……」此時呂涼這邊,完全陷入了苦戰之中,如果只是之前的元祖之身,是完全不至於的,但接踵而來的一種詭異靈氣,則是其現在境地的締造者!

天魂五式的最終式,噬魂體,乃是比大蘑菇精魂的束縛之力更為強大的功法!顧名思義,只要臨近到呂涼周身一定範圍,就可以直接攻擊甚至吞噬對方的神魂之力!

元祖之身,呂涼之前交過一次手,一具混沌分身換來的代價,就是明白了,對方是一種具備高階神魂吞噬之力的戰體!

當時他之所以吃虧,就是因為自身受界面壓制之力,神魂雖強,但並沒有對抗的方法,第一次直接就吃了一個大虧。

而此地,雖然對方的等階依舊高了一線,但一來差距不大,二來呂涼已經有了應對的法門,加之自己的神魂之力再度暴漲了數個等級,即便修為上吃虧,但若論神魂之力的比拼,恐怕即便上到女媧空間,對比八神將也不遑多讓!

果然,元祖之身這次再露出陰森的獠牙,雖然呂涼可以感知到明顯的神魂吞噬之力,但自己的噬魂體也不是吃素的!你吞我的神魂之力是吧?好,我吞的比你還多!

當對方的神魂吞噬之力不能對他造成有效傷害時,那就是針尖對麥芒的近身之戰了,其聖體術的優勢則就此顯露無疑!

本來這是一片大好的戰鬥形式,因為元祖之身就那麼二十來具,僅僅一炷香的時間,就有兩具授首伏誅,過程雖然有些難纏,但全滅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但當近百名元素人進入此地后,形勢立刻就變了一個樣子!

其實,就算再來一倍的元素人,在同等階下,呂涼也有滅敵的把握,但出乎意料的是,對方根本就不是來戰鬥的,上來就圍出了一個層層疊疊的複雜陣法,然後就是最直接的自爆!

當自爆完成後,雖然沒對呂涼產生實質的傷害,但當一圈圈暗紅的靈氣蕩漾而出時,他就立刻感覺到不對勁了!

因為其自身的修為氣息,竟然不可控的開始下降,直到成為天尊期大圓滿,才徹底穩定下來,這可是整整一個等階啊!

隨後,呂涼就驚詫地發現,自己體內的全部五行靈氣,都被一層層暗紅色的氣霧覆蓋開來,驅不散,甩不掉,和狗皮膏藥似的附著之上不說,最關鍵的是,受這玩意兒影響,其神魂氣息也直接下降了數個等級!

而這,恰恰纔是最要命的!

和元祖之身搏殺,搏的就是神魂之力,原本穩穩佔優的形勢,反倒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雖然他的神魂之力已經不弱,但之前的輕鬆再不復見,轉而就是一種費勁的勢均力敵!

與此同時,又有十具竟然散發著神祖中期修為氣息的元祖之身浮現而出,顯然這是六臂怪人預留的殺手鐧!

「我還是有些嬌縱了……罷了,拚死一戰吧!」呂涼此時苦笑一聲,渾身除了依舊濃烈的噬魂之氣外,猛然還摻雜起一種透著濃濃死氣的詭異劍氣,「新悟出的劍道之力,希望別把自己也撂進去……」 危機之刻,呂涼猛然揚起雙手劍,以前所未有的速率揮舞著。

隨之而起的,是一道道散發著凜冽噬人氣息的空間裂縫不規則地浮現而出,有個元祖之身因為離某個裂縫太近,直接就被吞噬了進去!

而呂涼自己這麼幹完后,也以令人眼花繚亂的身法急速挪移著,好幾次都被突兀出現的裂縫沾著邊了,但每次都是其周身黑光爆閃后,就有驚無險地避了過去。他的目標地點,則是身後不知道多遠處,可能的結界邊緣之地!

總裁的妻子 「小子……你再一次刷新了我對你實力的估量!這是你自己悟出來的?「老白的話語里透著無限的驚喜。

「您老就別埋汰我了!是我悟出來的,可如果沒有時空術與影界術的結合,剛才早就死翹翹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撐到我逃出去!」此刻的呂涼,早就渾身被汗水濕透,其渾厚的魔仙氣與神魂之力則以明顯的速度遞減著,「這種攻擊,我也就再堅持三炷香,如果到時候沖不出去,明年的今日,可能就真是我的忌日了……嗯?這是……是他?!」

呂涼這邊正思量後面對策的時候,一聲低沉的悶響傳來,靠近東邊的六具元祖之身,全部掉轉身形,朝著那邊就沖了過去,不是它們無視呂涼,而是更近距離下,有了新的攻擊目標:紫髯大漢!

「這項失落的技術,果然遺於三聖境之手了嗎……」紫髯大漢不但絲毫不慌,眼中還閃過濃濃的追憶之色,好像面前的不是窮凶極惡的怪物,而是自家失散多年的孩子……

與此同時,其手中金光一閃,還沒等呂涼看清怎麼回事,六具元祖之身中,竟然有五具直接定住了身形!僅剩一具能活動的,則在剛臨近紫髯大漢十丈之內,隨著對方手上再度金光一閃,迅速抱住了頭,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后,瞬間如細沙一般層層飄散而去……

而另外五具元祖之身,經過瞬間的停滯后,再度動了起來,只不過,出乎意料的是,他們的目標既不是大漢,也不是呂涼,而是其他的元祖之身!

「傀儡星陣……目前只能激發到這種地步嗎?呵呵,好懷念的感覺,真的不錯呢……」大漢嘴唇輕輕蠕動了幾下,沖著呂涼微笑著點了點頭,直接朝著其他的元祖之身就飛了過去。

「他……莫非……」不知為何,雖然大漢使用的法寶和功法都詭異異常,但呂涼卻第一時間想起了目前已不知所蹤的祝煜!

祝煜當時明明和自己一同陷入了黑繭之內,但最後出來的,卻只有自己一人,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但隨後接踵而來的事件,也讓呂涼沒有時間去細細思索其中的緣由,當然,出於對祝煜實力的自信,他倒也沒什麼不安的想法。

但此時此刻,紫髯大漢詭異的身手,則讓他不自覺地聯想開來,雖然通過小天看,對方就是如此的樣貌,可即便如此,祝煜的影像依舊不停的回閃於神魂之中。

呂涼愣神思索的功夫,場上的情況再度發生了變化。而且,是震驚中透著驚喜的變化!

大漢的功法,似乎對於元祖之身具有奇效,往往只是幾個短暫的金光閃耀,臨近的一具基本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就直接化為了縷縷塵沙飄散空中。

可就在此時,虛空中人影攢動,七名滿滿都是至尊期大圓滿修為的雙頭四臂怪人陸續現出身形,目標全部都是呂涼一個人!

就在呂涼準備以天尊的修為加上不成熟的空間撕裂大術死扛時,其身後虛空傳來一聲轟鳴巨響,沒等他感知具體怎麼回事時,一群長著晶瑩翅膀的骷髏頭,個個三竅冒著濃郁死氣,就朝著怪人們就撲了上去,明顯是來幫呂涼的!

當然,真正令呂涼驚喜到激動的,是再度出現的一個人影!

那是一名身著黑綢戰袍,手持怪異漆黑長劍的颯爽女子,秀美且稜角分明的面龐上,唯有在看向呂涼時,才露出了溫暖與欣慰的笑意,

那,正是曾經中只能以魂體存在的玄黎緋舞!

「緋舞前輩……真的是……緋舞前輩!那、那我娘……」沒來由的,即便呂涼道心沉穩,此刻也充滿了激動難耐之情。

「小子,有人幫忙,先靜心對敵吧,該知道的事情,戰鬥結束,自然水落石出!」老白沉定的聲音恰到好處的傳來。

「我明白!」呂涼也猛然搖頭,雖然身形依舊微微顫抖,但雙目中卻重新充滿了昂揚的鬥志,直接瞬閃著就撲向了后出現的七名怪人,畢竟元祖之身那邊,似乎有一個紫髯大漢就足夠了。

「小涼,能看到現在的你,我真是太欣慰了……」玄黎緋舞的傳音此時透入呂涼的神魂,其內透著濃濃的褒愛之情。

「緋舞前輩不但恢復了真身,修為也提升得如此之快,實在是太可喜可賀了!對、對了,我、我娘……」呂涼興奮之餘,對於自己娘親的思憂已經無法抑制下去了。

「她很好,但具體的,等戰事完結,我自會全盤相告。」玄黎緋舞的傳音到此為止,之後其身形接連幾個躍動,早呂涼一步,已經隨著那些骷髏頭殺向了其中的兩名怪人。

呂涼強壓心頭的急切之感,這邊剛要跟著過去,猛然間,一股衝天的煞氣自背後襲來,接著就是一隻感覺軟綿綿卻異常堅實的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哪位前輩?」呂涼一驚,因為僅憑這股氣息和瞬間臨近的架勢,就知道對方絕對是一名修為高深的大能!但他心裡倒是不怕什麼,因為煞氣是夠猛,但其內蘊含的,卻沒有一絲殺意,反而是一種和自己完全一樣的激動澎湃之情。

果然,當他轉過身形時,對上的,是一名面帶激動之色的……尼姑!

一襲的青色素袍,渾身散發著紫色光暈,如果單看樣貌與身形,絕對也是一名驚艷於世的女子,即便是如此樸素的裝扮,也依舊掩飾不住其外溢的秀色。

「你就是呂涼,對不對!阿牛終前的傳音,只被你接收到了,對不對!他的傳音,你可曾透露過給任何人!」尼姑上來就是連珠炮似的發問。

「阿……牛?是誰?前輩別急,咱們要不先退敵,然後只要是我能說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呂涼也是一愣一愣的,趕緊拿現在的形式說事兒。

「好!到時,你必須一字不差地告訴我!」尼姑重重點了點頭,渾身紫光驟然爆閃而起,其身形也一躍后消失,沉聲一吼道,「你們這些礙事的傢伙,全部都去死吧!混元神臂!」

隨著她這一聲爆喝,其身旁兩邊十丈之地,虛空中一陣波動,兩條足有二十多丈長,近十丈粗的巨型赤紅色手臂浮現而出,還沒看清怎麼回事,一具元祖之身就直接被一條巨臂攥住,瞬間捏得粉粉碎!

直到此時,呂涼才真正地鬆了口氣,繼續沖向怪人的同時,也肯定的知道,這一關,在如此三位強援的幫襯下,應該是徹底的過了!

……

同一時刻,距此萬里之外,六臂怪人冷冷地看著前方混亂爆裂氣息四溢的戰場,嘴角微微揚起的同時,抖手把一枚散發著青色光暈的晶球直接塞入了虛空之中。

「呼!這下,老大應該沒話說了吧?就這樣吧,和我之前的預料基本一樣……哦,不對,我算到了有強人來援,但沒想到居然強到這種程度!尤其是那名紫髯大漢……」怪人喃喃自語著,眼中閃爍著的複雜之光中,還有一絲難以琢磨的期待之色……

「姐姐,你相中他了?」一道如孩童般的男音憑空響起。

「你覺得呢?有希望嗎?反正,我真的動心了!」怪人微微點點頭,身形竟然有些微微顫抖。

「姐姐的眼光從來沒錯過!一定一定不會錯的!而且,我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快磨光了,太久了……」男音也開始激動起來,說到最後,還隱隱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啜泣之聲。

「咱們不哭,找到了希望之人,應該高興才對……」怪人雖然安慰著別人,但臉上也早已掛上了淚珠,其隨後輕笑一聲,猛然一抹眼淚,臉上再度恢復了一貫的堅毅,身形漸漸隱去的同時,低頭輕聲喃喃道,「女媧大人,再等等,他們欠下的債,等封印得解,我隨您一起討回……」

……

而此時此刻,天災軍團大本營之內,原本熙熙攘攘的場景再不復見,就連巨大的母體,竟然都徹底消失不見,只有兩道稍顯落寞的身影,依舊靜立在偌大的空場之上。

「王上,真的……不再鬥了嗎?我們之前雖然大敗而回,但主戰力基本未損,加上母體的……」一名魁梧的火焰人恭敬地說著。

「朧血,我知道,但真的沒有必要了。我們現在的撤退,並不是害怕失敗,而是為了將來更有把握的將大業進行到底!」朧火的語氣很平靜,雖然目光中也有一絲不舍劃過,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堅定的決絕。

「屬下明白!朧空目前已經將我們的全部人馬帶至虛彌空間,母體也已經完成了最後的轉移,那麼您……」朧血繼續恭敬一拜。

「你也走吧,但我這具分身體,還不能走,呂涼的這一面,我必須現在就見。因為下次再見,可能就直接是生死相搏了……」朧火說完,揮了揮手。

「……王上保重!只可惜,又要損失一具寶貴的神炎之身了。」朧血點點頭,再次拜了又拜后,身形也終於消失不見。

「我……應該不是一個合格的王吧。如果軍團的老祖宗們看到我這個樣子的王,估計直接就是挫骨揚灰的下場吧……但是,我真的不悔……」朧火垂首苦笑一聲,隨後抬起頭,眼中則閃動著悲傷和期待交織的複雜之色,輕聲道,「小鳳,今生,我們永別……但來世,我一定要確保你的安好。然後,永遠,永遠,我們都不要再分開……」 整場的戰鬥,正如呂涼所料,在三位強援的鼎立相助下,連一刻鐘的時間都沒用,就以敵人的全滅而告終。

「多謝……緋舞前輩和這位前輩相助!」呂涼本來想向三個人一起道謝,可此時才發現,紫髯大漢早就不知所蹤了。

「老大!」

「呂道友!」

「呂前輩!」

可輪不到對面倆人有任何回應,身後方,如潮水般的呼喝之聲就此傳來,以星辰散人為首,劉煜等人為輔的一眾天盟聯軍人馬,浩浩蕩蕩地就沖了上來。

「你應付完他們,再談我們的!」尼姑明顯有些不忿的聲音傳入進入呂涼的神魂。

說實話,呂涼比她還急,恨不得即刻就和玄黎緋舞談談關於自己母親的事情,但此時確實不合適單聊,只得轉過身,微笑著迎了過去。

「你呀!可讓我們擔心死了!不過,看結果……你還真是深不可測啊!」星辰散人瞅瞅那邊依舊亂流四溢的各種空間裂縫,又看著混沌分身和本命分魂陸續合而為一的呂涼,語氣中充滿了驚嘆與自豪。

「確實是我大意了!不過,多虧與我親厚的兩位前輩,還有那名紫髯道友相助,我才僥倖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呂涼則恭敬一拜,隨即目眺四方,輕問道,「上次我也沒來得及問,十大長老中的那名紫髯大漢,是哪位前輩高人?」

「嗯?你在說什麼啊,咱們天盟聯軍,連我在內,只有九大長老。紫髯大漢……」星辰散人一愣,眉頭微皺,思索片刻后緩緩搖頭道,「我對你描述的這個人,沒有任何印象。」

這回輪到呂涼一愣了,但看著對方明顯不是作假的表情,強壓心頭的疑惑,直接轉移話題道:「對了,既然大家都來了,前方不遠,似乎就是天災軍團的主陣營,不若我們就此探看一番!」

「好啊!趁著這股勢頭,還怕滅不了這幫元素孫子!正好,這仗不是已經打了近萬年嗎?也該就此打住到頭了!」劉煜振臂一呼,引起了身後所有人的一致響應。

是啊,這場戰爭持續得太久了,也有太多的人為此付出了生命,沒有人願意繼續耗下去了,尤其,是在這種一片大好的形勢之下。

「好!那就走!不過,應該不只是探看了!」星辰散人也雙拳緊握,沉聲一吼道,「所有聯軍將士聽令,給三炷香的時間集合本陣人馬,然後,我們共赴天災軍團駐地!」

「得令!」參差不齊卻透著無上激動之情的應答聲此起彼伏,最後的結果,連兩炷香的時間都沒用,超過萬人的修仙者方陣就整齊地列隊完畢!

當整個大軍行動起來,之前集合時的吵雜反而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沉寂,只不過,每個人臉上,都閃耀著至真至誠的激奮之色!

「嗯?不會是陷阱吧……這麼安靜?!」大軍行進了一刻鐘,即便呂涼早就將方圓千里內的犄角旮旯都仔細探了無數遍,可依舊沒有感知到任何元素人或陣法的氣息。

「我也沒有感知到……莫非……都撤了?」星辰散人也面色肅整的充滿了疑惑之情。

再又感知了數遍,依舊毫無所獲后,兩人先是面面相覷了一番,隨後同時堅定地點了點頭:「全軍,前進!」

此刻開始,天盟聯軍,近萬年間,第一次跨入了曾經可望不可及的天災軍團駐地!

剛開始,所有人都是激情澎湃加熱血沸騰,各種鬥氣衝天而起。但又飛了兩炷香的時間后,又都充滿了驚疑之情,因為,確實一個敵人的影子都沒瞧見!

「嗯?那是……大家且住!」此時,呂涼先是一愣,隨即猛然爆喝一聲,同時扭頭對著星辰散人道,「請前輩允許我一人前往!如有意外,再進軍不遲!還望您務必成全我這個不情之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