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沒什麼!就是說,莉雅姐姐,你剛才特別帥氣,幹得漂亮!」

多來戈連忙誇獎一番愛蜜莉雅,意圖萌混過關。

但愛蜜莉雅的反應卻讓多來戈有點沒意想不到。

「你不提剛才,我差點忘記說了!以後你不要再這樣子了,那麼多人圍著你一個這麼小的孩子,你的處境會很危險的!」

愛蜜莉雅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揪住多來戈的耳朵。

「你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聽到了!莉雅姐姐,我錯了!」

多來戈連忙假裝吃痛,愛蜜莉雅這才放開了他。

幾秒之後,女孩眼神複雜地吐出一句話,「多來戈,你真的不介意他們說的那些話嗎?」

多來戈停下腳步,轉身握緊了愛蜜莉雅的手,抬頭看著女孩嬌俏可愛但又帶著不安的面孔。

他認真說道:「我完全不會介意,因為我最喜歡你了!」

沒有帶上稱謂,完完全全直白的話語,讓愛蜜莉雅內心一顫。

她忽然感覺對她說這話的人,並不像一個小孩子,而是一個與她同齡,或者比她大一點的,真正喜歡她的人所說出來的。

甩了甩頭,愛蜜莉雅紅著臉,喃喃自語道:「這肯定是我的錯覺!」

「莉雅姐姐,怎麼了?」多來戈睜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愛蜜莉雅。

「沒什麼,我們繼續走吧!」愛蜜莉雅暗嘆:果然是自己的錯覺。

然而,事實卻真的如同愛蜜莉雅的錯覺一般。

毫無防備的,愛蜜莉雅被多來戈撩了一下。

愛蜜莉雅本人覺得那是錯覺,多來戈則是沒有多想,只以為愛蜜莉雅被他的話感動到臉紅而已。

恢復平常心態的兩個人,再次牽著手,在王都的街道里閑逛起來。

呆在多來戈頭頂的帕克,看了看自己的女兒,再看了看多來戈,忍不住嘆了口氣。

而一邊的房頂上,看完全部過程的菲魯特,此刻內心也有些複雜。

雖然是一個盜賊,但她也是有著自己的職業操守。

不偷窮人的錢,不偷殘疾人的錢,不偷善良之人的錢。

她有些遲疑,這兩人看起來像是好人。

搖了搖頭,菲魯特將雜念拋之腦後。

不管他們是怎樣的人,財錦動人心。

菲魯特現在只想將那十個聖金幣拿到手,別的東西她什麼也不想管,她也管不了。

十個金幣,為了這十個聖金幣,她願意將自己的操守先放到一邊。

心中有了決定,菲魯特抬腳向兩人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而就在多來戈和愛蜜莉雅離開那處街道,前往另一處著名景點遊玩的時候,暗處的幾個人影,盯著他們的背影,跟著悄悄離開了。

在這碩大的王都中,注意到愛蜜莉雅和多來戈的行蹤,不僅僅是菲魯特,還有其他勢力的人。

他們有的人注意的是愛蜜莉雅,但有的人注意的卻是多來戈。 萊茵哈魯特的全名叫:萊茵哈魯特·范·阿斯特雷亞。

這位蓋倫當前的摯友是王都著名的劍聖家族當前掌權者,也是王都的最強者——劍聖。

王都歷代最強者都是劍聖。而當代劍聖,則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劍聖。

這樣一個強者輩出的劍聖家族,范·阿斯特雷亞家族,權勢顯然不低。

因為蓋倫拜託萊茵哈魯特幫忙尋找多來戈的蹤跡,所以剛剛那暗中觀察多來戈和愛蜜莉雅的人中,就有阿斯特雷亞家族的眼線。

「那孩子應該就是家主大人讓尋找的吧!」

「七彩頭髮,長得很可愛,五歲大小,應該就是他沒錯了。」

「可是他卻跟王選的候選人半精靈待在一起,事情好像變得有點麻煩了。」

「這個咱們暫時不用管,咱們的任務就是尋找並將情報告知給家主大人,所以現在回去彙報就行了。」

嘩啦!

暗中觀察的人少了一部分,但還有其他王選者的眼線以及意圖行事不軌的人觀察著愛蜜莉雅和多來戈。

其實,這些人的動向已經被愛蜜莉雅還有多來戈察覺到,不過他倆都沒有理會,現在最重要的是享受逛街的快樂時光。

於是他們就這樣一直逛,直到夜深了,路上已經沒有行人,才返回了旅店。

「莉雅,今天很開心,謝謝你!」多來戈說道。

愛蜜莉雅皺皺眉頭,「怎麼不叫姐姐?是我讓你不高興了嗎?」

這就是愛蜜莉雅的思維方式,有事情了,先為對方著想,然後腦補各種情況。

多來戈連忙解釋道:「沒有沒有!我很開心的!只不過是想要以後都叫你莉雅就好…」

「多來戈,嫌棄我做你的姐姐嗎?」

「當然不是,只是我更想跟你做好朋友…好吧好吧,莉雅姐姐!」

多來戈解釋著,卻發現自己也是不善言辭的人。

於是,最終又只能把稱呼變回來。

多來戈想那樣稱呼愛蜜莉雅,是因為他不想讓愛蜜莉雅將自己一直當成弟弟。

但現在看來,維持弟弟這個被保護的身份還是挺好的。

「這才乖嘛!」愛蜜莉雅眯起眼睛,笑著抬手摸著多來戈的頭髮。

「好了,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今天沒有逛完,明天還可以再逛一天。不過,最遲明天下午我們就得回去了。」

「明白的,莉雅姐姐。」

回到自己的房間,多來戈心裡盤算著明天需要做的事情,貌似還挺多的。

今天白天的時候,多來戈也被愛蜜莉雅詢問過『為什麼沒有尋找你的騎士?』

對此,多來戈回話說:『因為找不到呀!』

為了不讓愛蜜莉雅擔心著急,多來戈就說:『我們在這逛王都的過程中,不就順便尋找了騎士嗎?所以,這個先不操心。』

於是,明天要做的事情有:尋找騎士、陪愛蜜莉雅逛街、等待486的出現、以及防止愛蜜莉雅的徽章被偷走。

從零劇情的展開,就是從486穿越,愛蜜莉雅的徽章被偷走開始。

仔細想想,愛蜜莉雅的徽章被偷走,造成了許多事端和麻煩。

如果徽章沒有被偷走,那麼就一定能減少很多事情。

這樣也算幫到了愛蜜莉雅。

至於破壞劇情什麼的,多來戈完全不在意。

他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

這些天,多來戈也差不多弄懂了這個世界的實力層次。

從零的那些強者,大概都處於一階傳奇的實力。

就算是其中比較強大的,估計也就連二階都不到吧!

畢竟,這個世界的魔力濃度,比蘭斯位面差很多。

也就一個地面最強者——萊茵哈魯特,說不定能達到二階。

如果那些魔女都活著的話,也可能達到二階。

這些多來戈都不清楚,只有見過真人才能確定。

所以,現在多來戈恢復了魔力,能夠隨時使用天賦離開,然後只要在找到騎士蓋倫,那麼在這個世界,基本保命是沒有憂慮的。

既然這樣,還在乎個蛇頭劇情。

而且,也得小小的懲罰一下想要偷愛蜜莉雅徽章的人。

明白並且知道菲魯特的身世,多來戈就想到了懲罰這個小偷的方法。

如果能夠遇到萊茵哈魯特的話,不妨將菲魯特『賣』給他,這樣還能承個情,讓劍聖幫忙做事情之類的。

這樣菲魯特既脫離了自己眼下的困境,又完成了自己努力拚搏才有可能達到的理想,豈不是兩全其美?

多來戈忽然覺得自己簡直是個大好人!

而關於主角菜月昂的安排,多來戈暫時還沒有想好。

不過,車到山前必有路,所以多來戈並不擔心。

懷揣著各種複雜的想法,多來戈睡下了。

他脖子上掛著的骨質魚鉤微微發亮,似乎有些許安神作用,能讓他能睡得更香。

……

儘管是條龍,現在還是個正太,但內心擁有宅的性子,多來戈也是有想過偷窺愛蜜莉雅洗澡、換衣服之類的心思。

但有賊心沒賊膽,說的就是他這種人。

而且,他現在也做不到那種事情。

原本擁有骨質魚鉤,多來戈可以變成蒼蠅、小鳥之類的,不被人注意的生物,光明正大的偷窺。

但當他賊心大起,想要使用骨質魚鉤那樣做的時候,達令端著一盆涼水潑到了他身上。

「我還鎮壓著一個比較強大的靈魂,所以很多能力都沒法使用。讓你從人龍狀態轉換,都已經有些勉強,其他事情就不用再想了。」

多來戈機智的沒有問那個靈魂的情況。

知道的越多,需要做的就越多。

他只給達令回話道:「這樣啊,那好吧!不用你幫忙了,謝謝啊!」

而達令見到他這副鹹魚的模樣,自然是氣不打一出來。

「你怎麼跟毛伊一樣鹹魚?!就不能主動承擔一點東西嗎?」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既然你都說我是毛伊的轉世身,那我倆肯定有相似之處。」

多來戈以葛優躺的姿勢面對達令,「而那些我想要知道的東西,如果你覺得我能夠承受,那麼肯定會主動告訴我,而我也會欣然接受。」

「所以這樣,何必自討沒趣?」

「媽蛋!死鹹魚!」 「什麼?有少爺的消息了?!」蓋倫睜大了眼睛,向萊茵哈魯特確認道。

「吾之摯友,你沒有聽錯,我家族的人發現了你要找的人。」

萊茵哈魯特抬手安撫著蓋倫,並且拿出一個羊皮捲紙順手打開。

捲紙畫面上呈現著栩栩如生的多來戈和愛蜜莉雅逛街時的場景,就像是用相機拍出來的照片一樣。

蓋倫只看了一眼,便激動地抓住捲紙,「確實是我家少爺!真是太謝謝你了,萊茵哈魯特!」

說著,蓋倫就準備轉身去收拾東西,雖然他也沒什麼東西要收拾。

「吾之摯友,你這是要做什麼?」

「去接我家少爺呀!我是他的騎士,當然得呆在他身邊才行!」

「可現在已經很晚了,如果非要去的話,明天再去吧!也許你家少爺已經睡了呢!」

蓋倫沉思了一下,「說的也是,那好吧!再打擾你一天時間!」

他知道多來戈暫時沒有危險,便不是很著急。

萊茵哈魯特看了看蓋倫,說道:「還有個消息必須得告知你。」

「但說無妨。」

「你家少爺好像跟王選者愛蜜莉雅大人關係不淺,這樣可能會有一些麻煩。」

「能有什麼麻煩呀!」蓋倫卻毫不在意,「我算是被你救治收留,那我家少爺很可能是被愛蜜莉雅救治收留,她應該算是好人。」

萊茵哈魯特還準備再說,但看到蓋倫毫不在意的樣子,便停住了嘴巴。

「吾之摯友,請恕我明天不能陪同你一起過去!」萊茵哈魯特說:「如果我過去了,那麼在其他王選者眼中,就代表我支持愛蜜莉雅大人。這會造成很多麻煩,引起很多事情的。」

「這個我明白,這些天以來都很感謝你啦!以後我一定會找機會回報你!」

蓋倫看著萊茵哈魯特認真說道。

「哈哈,你是我的摯友,回報什麼的不用提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希望你能儘快變強,到時候跟我好好對練一場劍術就行了。」

萊茵哈魯特直爽的笑道。

「一定!」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