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秦菲欲言又止,有些尷尬地迎視上李文博的目光。

李文博輕聲安撫,「秦菲,沒事。你哥又不是第一天這樣毒舌,我們早都習慣了。」

「再多說一句廢話,明天的訓練加倍。」郁林俊有些幽怨的瞥了眼一臉笑意的李文博。

「很可惜,我明天繼續休假。」李文博說完后,就嬉皮笑臉地沖著秦菲揮手告別。

秦菲險些又抬起了剛才那隻回血的手,好在被郁林俊及時按住了。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秦菲覺得她的心臟亂了該有的節奏。

海邊別墅那裡,註定將是一個失眠的夜晚。

東方豪宇見東方玉卿現在心情複雜,也不多說了,況且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畢竟這是東方玉卿和秦菲之間的事情,要怎麼做還要看東方玉卿自己的意思。

「好了,你也上樓休息吧,我已經讓人去找秦菲了。估計她也是一時衝動,想必等她想明白後會主動現身的。」東方玉卿這樣說著,眼底劃過一絲懊惱。

「那如果她再一次不告而別呢?你打算再等她幾年?」東方豪宇終究還是忍不住多嘴一問。

很顯然,東方豪宇的話一出,東方玉卿就知道有些敏感的問題需要他刻不容緩地去面對。

他跟秦菲現在已經離婚了,也許她在不久後會有新的歸宿,順理成章的就會有新的孩子誕生。

到時候也不見得再稀罕這對龍鳳胎吧?

還有,誰能保證秦菲會一如既往地愛著他東方玉卿呢?

東方豪宇沉默不語,東方玉卿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那你想要我怎樣?」

「如果還愛她就快點把人找回來,如果覺得沒有感情了,那就儘早攤牌。」

東方玉卿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似得,「呵呵,我能簡單地理解為你是在替我女人擔心嗎?」 迦倩有這樣心思,其實已經完全背叛了魔界,只是她能力所限,無法擺脫,只能繼續在魔界中生活,將這種念頭深深埋在了心底。

她此時再度遇上方昊天,內心中的念頭再度升騰,心愿再度濃烈,抓住機會跟方昊天說出自已的願望,就是希望方昊天能夠成全她。

迦倩很開心,將頭低得更低了,她怕控制不住情緒顯示於臉上。

「發什麼呆。」摩沖輪突然用手肘輕撞了一下方昊天。

方昊天笑了笑。

摩通藤和摩沖輪一起進入君主府。

「四長老,六長老。」

「四長老好。恭喜六長老。」

「哼,得什麼意。」

君主府中已經有許多角人族的強者到了,摩沖輪和摩通藤的到來,場面出現了些許的騷動,許多強者紛紛打招呼和祝賀摩沖輪。

當然,與摩沖輪不對頭的強者臉色難看,形之於靜。

摩沖輪和摩通藤陪笑應付,帶著方昊天幾人入座。

方昊天坐在摩沖輪的身後,迦倩和摩能則是坐在摩通藤的身後。

大人物們都在交談中,小的們則是老實靜坐,不敢放肆。

暗地裡,迦倩給方昊天介紹角人族的強者。

方昊天雖然從摩沖輪那裡已經了解到不少強者的情況,但還沒見過這些強者的樣子,現在有摩倩一一介紹,方昊天對這些強者就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方昊天也一直在尋找那個用楚先河威脅他,引他來魔界的強者,但他沒有發現。

雖然方昊天現在沒有施展靈魂感應去觀察每一個角人族強者,但他現在是何等存在,靈魂力之敏銳,就算不施展靈魂感應力,千米範圍內都擁有了驚人的感應力。

方昊天從顧傾城的體內抽出那強者的神識,從中已經對其靈魂有所熟悉,如果那位強者在這裡的話方昊天很有信心一下子就將對方感應出來。

但對方不在。

而千米範圍內,他也沒有感應到楚先河、南屏以及魔笛的存在。

這讓方昊天有點不安。

「參見君主。」

齊頌聲驟起,所有人都跪伏到地。

方昊天也只能隨大眾跪下,為了楚先河現在只能忍辱負重,內心中不斷分析著一切對策。

「都起身。」透著威嚴的聲音響起。

大家起身,方昊天偷眼從摩沖輪的身後看過去,看到了一個跟人族完全無異的老人,其身上更是不見任何魔氣波動,如果不知道這位老人就是角人族的君主,難以相信他會是魔族而不是人族。

老人的修為有種深不可測感,方昊天覺得其修為猶在項雲之上,是方昊天見過的仙帝以下最強大的存在之一。

老人,角人族君主,原康平川。

原康平川不需要刻意去催動氣勢,他長年居於高位,已經形成了一股自然而然的上位者威壓氣勢,角人族的一些年輕強者都感到心驚膽顫,內心惶恐,連抬頭看的勇氣都沒有。

「摩沖輪!」原康平川一開口就突然點了摩沖輪的名字,「你雖然實力有大進步而升為六長老,但你大敗而歸之罪也必須要贖,限你三天之內再度帶兵去滅殺三眼族。」

「是,屬下領命。」摩沖輪當則應諾。隨後說道:「君主,屬下實力雖然大增,但自認還不如那蛛七皇……」

「這個你不需要擔心,我自有安排,你只需專心對付三眼族則可。」原康平川輕輕擺手,道。

「是。」摩沖輪臉上浮現喜色,如果沒有蛛七皇的威脅,對付三眼族他就有信心多了。

「當然,你上一次損失慘重,所以人數方面有所不足……」原康平川跟著說道,「這樣吧,所有長老摩下都抽調十萬給你,滅了三眼族后所余之數你再盡數還回給各長老,你自已以後再慢慢招。」

「是。」摩沖輪聲音很大,這樣他最後的一點擔心都沒有了。

「君主。」一道聲音驟起,「摩沖輪雖然實力有進步,但屬下認為還不足夠升為六長老,更不能免除大敗之罪。」

摩沖輪瞳孔微縮,這個三長老果然出手了。

三長老叫安順,是摩沖輪真正的死對頭。

應該說安順是摩氏家族的死對頭。

「哦?」原康平川道,「三長老在質疑在長老的決定?」

「屬下不敢。」安順連忙道,「但功是功,過是過,功不能抵過時就應當受到責罰而不應該反過來獎勵。」

原康平川盯著摩沖輪看,似乎想真正看清楚摩沖輪的實力。

原康平川沒有說話,氣氛一下子變得沉重,摩沖輪也突然感到了壓力。

方昊天也沒有出聲,而是憑著敏銳的靈魂力感覺原康平川此時隱晦的氣息波動,從中了解多點對方的修為情況。

「三長老,」原康平川突然開口道,「你說說你的具體想法。」

「七長老摩沖輪戰敗有罪,實力進步的程度不足以抵過,不能升為六長老,」三長老安順早就準備了說辭,「不但不能升,他應該要為過而降職,降為八長老,等以後立了功再提升也不遲。」

「可惡。」摩沖輪和摩通藤內心中幾乎同時怒吼。

八長老也是摩通藤的人,如果摩沖輪真的降為八長老,按照規矩,原八長老就要降為九長老,如此一來,就等於他這邊有兩個位置降了。

「我反對。」摩通藤不得不出聲了,「六長長老在三眼族之敗,責不在他,是因為蛛七皇的出現。以蛛七皇的強大,我們長老會除非是大長老去,否則的話之前誰去都是敗局。如此情況,如何能將戰敗之過由六長老一個人負責?」

「運氣本來就是實力的一部份,」安順一步不退,「摩沖輪既然遇上,那就是他的運氣不好,代表他的實力不足……」

「我與你決鬥。」摩沖輪身上突然爆發出驚人的氣勢,「三長老,我現在挑戰你,如果我能打敗你,那就證明我實力的進步足可抵過。」

「什麼,你挑戰我?」安順像聽到了大笑話,「就憑你這點實力挑戰我,你是寧死也不肯降職么?」

「你的廢話真多。一句話,你接不接受我的挑戰。」摩沖輪氣勢如虹,「如果你不敢,就給我閉嘴,少在這裡拿我的實力來嘰嘰歪歪。如果接受,現在就當著君主的面公平一戰。」

可是摩沖輪氣勢如虹的表面上卻是有點忐忑,暗中跟方昊天溝通:「徒兒啊,你真的還有這種秘術可以暗中幫我贏,你真的有這麼大的信心?你的實力畢竟跟安順這個老傢伙差距太大了。」

「師傅放心,」方昊天聲音透著十足自信,「如果徒弟沒有把握,怎麼敢用師傅的命去試。剛才我看出來了,三長老和二長老剛才有眼神交流,他們兩人已經聯合在一起,你今天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化解危機。」

實力才是一切。

如果摩沖輪能夠打敗安順,那就能讓安順徹底閉嘴,摩沖輪的聲望就更上一層樓。就算不能夠馬上升為三長老,但以後在長老會中就擁有了很大的話事權。

「沒想到三長老和二長老聯合起來了,我所有的準備都沒用。」摩沖輪有些許無奈道,「眼前這情況,我也只能聽你的,希望你真的能幫到我,我賭了。 次元勇者 如果賭贏,你真的就是我這一輩子最大的福將,也更加證明你進入的那個地方真的是一個了不起的遺迹,此事就更加要保密,不然的話怕是有些傢伙暗中將你綁走,將那地方逼問出來。」

「嗯,師傅所言極是。但與三長老的對戰,師傅放心好了,你必贏。」方昊天胸有成竹,就算當著原康平川的面,他都有信心暗中幫到摩沖輪打敗安順。

安順臉龐猙獰,雙眼如刀般的盯著摩沖輪。

摩沖輪則是看向摩通藤,給予對方一個肯定的點頭。

摩通藤見摩沖輪如此有信心,再度出聲:「君主,既然三長老質疑六長老的實力,那就由三長老親自來檢測六長老的實力,屬下認為公平。」

「嗯。」原康平川輕輕點頭,看向安順道:「三長老,你意下如何?如果你不願意也無妨,我會安排別人來檢測摩沖輪的實力。」

「屬下願意。」安順哪裡敢說不願意,要是這樣的話代表他怯戰,這樣他的威望就會大受打擊,更是給君主落下懦弱的印象。

「好。」

原康平川突然揮手,一塊巨石突然出現懸浮在空中,離地二十米。

巨石之面是平坦的,看上去這真的是一塊巨石,可是方昊天內心卻是巨震,他看出這塊巨石有著可怕的威能,這絕對是一件可怕的武器。

「你們就在我的『武山』上決鬥吧,我會將它氣息盡斂,跟真正的石頭沒有什麼區別。」原康平川道,「你們在上面決鬥不會影響你們實力發揮,而你們的決鬥唯一的規矩是先飛出台者輸。」

「是!」

摩沖輪現在是完全豁出去了,將希望寄托在了自已新收和徒弟身上。

婚意綿綿:狼性總裁喂不飽 嗖!

摩沖輪飛到了武山之上,對著三長老安順就道:「請!」

安順臉色難看,但現在已經沒有反悔的餘地,他不得不戰,而且他有絕對的信心,還真的不懼戰。

嗖!

安順飛身上去。

「開始!」原康平川倒也乾脆,第一時間喝起。 東方豪宇臨危不懼地迎視上東方玉卿的目光,「秦菲曾經也是我的嫂子,除此之外也是我欣賞的女人。」

「很好,你總算承認了。」東方玉卿頹廢地笑了,眸底快速閃過一抹狠戾。

「秦菲現在是單身,別人有權利追求她。如果你不能夠給她足夠的安全感,就別去招惹她。」

幾乎是東方豪宇的話音剛落,東方玉卿就忍不住一拳砸了上去。

本該能躲開的,但是東方豪宇卻站在原地沒動,就那樣華麗麗的挨了一拳頭。

幾乎是拳頭落下的下一秒,就聽到東方玉卿冷著腔調警告,「這一拳,我希望你引以為戒,不要再試圖挑戰我的底線!」

東方豪宇並不生氣,反倒笑得意味深長,「呵呵,我只不過隨口說了一句,你就忍不住手足相殘。那麼倘若有一天秦菲選擇跟別的男人結婚了,你是不是還準備衝過去殺人滅口?」

「你什麼意思?」

這一刻,東方玉卿確實有些聽不懂東方豪宇的含沙射影。

東方豪宇伸手揉了一下吃痛的臉頰,「字面意思……你應該很清楚秦菲的個性,她雖然失憶了,但並不是一個任人擺布的軟柿子。」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秦菲她……是不是有喜歡的男人了?」僅僅只是猜測,都讓東方玉卿覺得胸悶氣短,絲毫顧不上自己的形象。

「請恕我無可奉告!其實在你眼裡秦菲早已是今非昔比,只不過是你自欺欺人罷了。」

東方豪宇雲淡風輕地說著,還故意露出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

東方玉卿突然情緒激動地攥住了東方豪宇的衣領,「你給我把話說清楚,別他媽的磨嘰!」

不得不說,某人的情緒失控在東方豪宇的意料之內。

「看來你是虛榮心作祟,你執意想要利用孩子將秦菲捆綁在身邊,只是不希望你曾經的女人移情別戀罷了。可惜秦菲那個傻女人還對你抱有一絲幻想,企圖跟你破鏡重圓。」

東方玉卿頓時鬆開了東方豪宇的衣領,難以置通道:「你是說秦菲她還愛著我,她回來是為了跟我復婚的?」

「哼,就連秦瓊都看明白的道理,你卻……」東方豪宇一時間也懶得開導東方玉卿了,一臉嫌棄地搖著頭。

如果這一拳頭能夠讓東方玉卿及時醒悟的話,他覺得值了。

愛一個人就是要學會成全,他不否認深愛著秦菲,但更加不想再看到她為東方玉卿傷心流淚的模樣。

東方王子出現在旋轉樓梯上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東方玉卿和東方豪宇四目相對的畫面。

小傢伙有些緊張的跑下旋轉樓梯,「爹地,你有話好好說,武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要不是他因為心生愧疚,偷偷地跑出了房間,還真是錯過了這麼難得的一幕。

東方豪宇自然看到了東方王子的緊著,他笑著說,「王子,我沒事,跟你爹地鬧著玩呢,趕緊睡覺去。」

聽到東方豪宇這麼說,東方玉卿心裡的內疚更甚,越發覺得他今晚衝動了。

如果東方豪宇真的想對秦菲做點什麼的話,也不用等到現在。

「什麼都可以開玩笑,但是打架可不行。」東方王子邁著小短腿跑來,雙手抱臂,看上去特有派頭。

東方玉卿假咳一聲后,彎腰將小人兒抱到了臂彎,「這麼晚怎麼還沒睡?明天不用去上學了嗎?」

東方王子搖了搖頭,「睡不著,想跟爹地聊一聊。」

被當成透明人的東方豪宇,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香煙,卻又煩躁地扔回了遠處。

算了,他還是把空間留給這父子倆吧,他今晚被這一家幾口折騰的夠嗆。

確認東方豪宇上樓后,東方王子才垂下眼眸,眼珠子卻滴溜溜地轉了好幾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