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什麼天皇地皇的,主人的戰力是天底下最強大的,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有人能夠傷害到他!」紀羽的話剛剛落下,龍神就大聲怒吼,他彷彿就是紀向飛的忠實擁戴者。

紀羽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紀向飛,他真的很想說……其實父親雖然在這個世界無敵,但是回到聖域,卻還是有敵的,天皇,甚至是那傳說中的天魔,都是父親的大敵啊。

不過他也不會去干摧毀龍神對父親的信仰這樣的蠢事,更何況,創造出這個世界的父親,現在到底是什麼修為,他也不好說了,他感覺自己的父親恐怕都已經另類成神了。

要知道,就算是天皇級別的強者,也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一個規則完善的世界啊!

「我父親讓你等我,是為了什麼?」他直接就問道。

他想,既然父親都讓龍神等待自己了,多半就有他的安排了。

此時,便見得龍神慢慢的抬頭,張口,一顆透明的珠子從他的口中出現了。

當珠子徹底的離開他的口中的時候,一陣強烈的光芒猛然散發,沒有多久……

紀羽再看周圍的時候,一切都像是靜止了那樣。

水不再流動了,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甚至於眼前的這條龍神,都已經不再動了。

這個世界,彷彿就剩下他一個人……

此時前方一道柔和的光芒散發而出,整個珠子散發出來的光芒,直接籠罩了整條長河。

沒有多久,一個人影,慢慢的從珠子之中走出,越來越大……

紀羽看著那個人影,心神微動,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一步,一步,那個人慢慢的變得跟紀羽一般的大小,身材也跟紀羽差不多,甚至輪廓,都有幾分相似。

「老、老爹?」紀羽有些不敢相信的喊了一句。

是的,實在是太像了,眼前這個男人,跟自己印象之中的老爹長得簡直是一模一樣!

那個男人只是一個光團,並不是實體,而是一種能量體,身上是有紫氣包裹著的,修為讓人捉摸不透。

「呵呵,小羽……你長大了啊!」男人開口了,看向紀羽,臉上帶著一種溫柔的笑。

紀羽只覺得自己的心狠狠的顫動了一下,他抬頭,睜著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

「你是……」他說話都有些停頓了,心情越來越激動。

「呵呵,你不認識我也正常,畢竟從你出生之後我就見過你一面,沒想到轉眼之間就已經過去快二十年了,你……也已經長這麼大了。」紀向飛眼神之中充滿了慈愛,伸手,想要摸一摸紀羽的頭。

但就在他的手要碰到紀羽的時候,卻直接散開,紀向飛這才苦笑一聲:「忘記了,我現在只是一個虛幻體,真可惜,還想好好的看看你……」

「你現在在哪?」紀羽緩緩問道,他的聲音很小,他怕自己太大聲,會壓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紀向飛輕笑一聲,緩緩說道:「你境界太低,等你到了我這個境界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什麼意思?你現在是什麼修為?」紀羽一愣,有些驚奇的看著紀向飛,直接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修為,我只知道,我現在的能力,比以前的我強大了許多……」紀向飛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後堅定的說。

「那你為什麼不去戰鬥,你到底去哪了?天人橫行,你又知不知道,神葬之地中,所有人都已經死了啊!」紀羽忽然低吼道。

想到神葬之地之中那麼多人死去,他心中就非常的難受,此時,也有些忍不住,想要爆發一下。

此時,紀向飛也有些沉默,看上去,像是有一些內疚,他一時間也沒有說話。

好半會之後,他才緩緩開口:「對不起……我也沒有想到會這與,婉兒她沒事吧?」

紀羽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她沒事,不過除了她之外的人,全都已經被太子殺死了……我就想知道,你現在,到底在哪裡?」(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安靜的河底,水波不動,世界靜止。

氣氛此時也跟著凝固,紀羽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父親的虛影,他有很多事情想要知道的,但是一下子也沒有辦法說完。

紀向飛沉默了一陣子,那雙眼睛看著紀羽,良久之後才嘆了口氣:「我不在這方世界。」

邪王專寵:毒妃,別亂來! 「什麼!」

紀羽聞言,心中巨驚,連忙問道:「不在這方世界?這是什麼意思!」

這句話實在是太讓他震驚了,父親消失無法找到的原因,竟然是不在這方世界?

目前的世界才有多少?紫天大陸跟聖域的世界,天人的世界,還有現在這個世界……最後,剩下的就是!

紀羽雙眼大睜,一臉震撼的看著紀向飛:「你、你該不會是在……那個世界吧?」

方界!此刻,紀羽想到的唯一一個世界了。

方界比他們所在的世界都要高級,裡面有更加強大的強者,如果真的要破碎虛空離開的話,唯一有可能的去處就是方界了。

如果真的去了方界,那麼就說明他父親的實力已經真正超越了天皇強者。

但是……紀羽心中卻不願意相信,有這種實力,為什麼不先將天人之禍給解決了,反而是要離開?

而且就算父親達到了破碎虛空的境界,母親的修行速度也不會這麼快吧?這其中的疑點太多了,應該不太可能是方界才對。

果不其然,紀向飛很快就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我也不確定這是一個什麼世界,當時太過突然,一切都來不及做。」

「母親也在?」

「嗯,你娘也是跟我一同離去的,離開之前,我感覺也許很難再回來了,所以留下了一道分身在這裡,現在我這個分身的力量很快就會耗盡,小羽,接下來我跟你說的事情,你一定要刻入靈魂深處,永遠都不要忘記。」紀向飛一臉嚴肅的看著紀羽,緩緩說道。

紀羽沉默,然後點了點頭:「說吧,我會記住的。」

「紀家的仇人,是歐陽震,你一定要找到他,親手將他殺了,為紀家復仇!」

「我知道,我已經見過他了,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他的。」紀羽認真的點了點頭,說完,又看向紀向飛。

「老祖宗在最後一戰之中並沒有死去,他活了下來,你一定要將他找到,替我侍奉他。」

紀羽微微動容,最後還是說道:「我也見過老祖宗了……當初是老祖宗從歐陽震他們手下將我救下的,不過……他在替我覺醒了血脈之力之後,就已經死去……」

紀向飛聞言,臉色之中有些悲戚:「是這樣啊……我感覺到你體內血脈之力澎湃,原來是老祖宗替你激活了。」

「當年來到神葬之地,我本是打算修鍊變強,回來報仇,只是來到這裡之後,我發現了天人的陰謀,紀家的毀滅,有天人的痕迹在其中,聖域修士之中,出現了叛徒,你一定要小心一些。」

「叛徒?」 天價寶寶:媽咪,他是總裁爹地? 紀羽臉色微變,其實他也早已經有這種感覺。

紀家對天人而言絕對是最大的一個危害,天人要以最快的速度攻破聖域,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挑起內戰,所以紀羽絲毫不懷疑其中有叛徒出現,他甚至懷疑,其實那個叛徒,就是三大家族裡面的一個超級強者……

「我也沒有查出叛徒的身份,他做得滴水不漏,也許只有到最後,才會顯露出他的獠牙,記住,回去之後,不要相信三大家族的任何一個人,他們任何一人都有可能會是你的敵人!」

「我知道了。」紀羽點了點頭。

見到紀羽這麼嚴肅的表情,紀向飛這才鬆了口氣。

半響之後,才繼續說道:「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我現在的修為是怎麼來的吧?」

聽到這裡,紀羽有些動容了,的確,他很想知道,父親的修為怎麼會一下子變得這麼強!

「呵呵,成神之路基本被堵死了,在這末世當中,想要成神非常難,神葬之地之中更是如此,所以我想到了另外創造一個世界,其實我想你應該也發現了,這個世界有一種另類的能量,你可以將他看做是天地能量的進化版,原世界的天地能量不足以讓人成神,這個世界的卻未嘗不可。」

「我發現這個世界人類的信仰之力可以生成天地能量,所以,我將龍神放入這個世界,用來引導所有人的信仰,當他們的信仰之力全都化為天地能量之後,就是成神之時,你可以理解為這是另類成神,不過戰力卻絲毫不比戰神要弱。」

「小羽,我想你應該也知道了天人的陰謀了吧,他們想要讓天魔出世,一旦天魔出世,聖域將會陷入一片黑暗,哪怕是有紀元神血,也無法拯救這片世界,當我得到這股力量之後,曾經想過要阻止天人的陰謀,只可惜已經沒有這個時間了,我為你留了一條路,剩下的,就……」

就在紀向飛要說接下來的話的時候,他身上的紫光卻忽然開始躁動起來,不斷的朝著四周擴散著。

紀羽見狀,臉色一變:「你怎麼了?還沒說完呢!」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時,紀向飛的虛影能量越來越虛弱,他還在說話,但是紀羽卻完全聽不到他所說的話了……

紀羽心中著急,父親給自己留下的路,到底是什麼?

就在此時,紀向飛身上的紫光又穩定了一些,他幽幽嘆氣:「能量不夠了,不能再說了,這顆龍珠是我留給你的,路……到時你自然就會明白!」

說完,紀向飛的虛影徹底的消散了,紀羽伸手去抓,卻什麼都無法抓到。

他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喃喃道:「這樣就消失了……以後我要去哪裡找你啊?」

不在方界,那到底是在什麼地方?紀羽此時覺得眼前的路,又有些迷茫起來了。

隨著紀向飛那道虛影的消失,周圍的靜止力量也隨著開始慢慢的消失了。

河水恢復了正常的流淌,眼前的龍神,也慢慢的恢復了知覺,龐大的腦袋微微晃動,慢慢的恢復清醒。

而河上也是如此,所有人都醒了過來,就像是做了一個春秋大夢那樣。

「怎麼回事?剛剛發生了什麼?」

「剛剛?你傻了吧?不是龍神顯靈,我們在禱告嗎?」

「哦,是這樣啊……為什麼我總覺得時間過了很長那樣的!」

「我也有這種感覺,好奇怪啊……」

「難道這就是龍神的力量嗎?」

百姓們此時都一臉懵逼,心中奇怪無比,不知道為什麼有這種時間跳躍的感覺。

此時,郭葯也覺得很奇怪,但是他也說不出為什麼,明明一切都這麼正常,為什麼他會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呢?

今天實在是太奇怪了。

唯有在船上的慕芊芊她們才知道,此時她們面色凝重,臉上的擔憂之色更加的濃郁了。

「剛剛時間被靜止了,獃子在下面遇到了什麼……」慕芊芊喃喃道。

「不過我感覺剛剛時間靜止的那股氣息,好熟悉,又想不起來到底是誰。」司婉兒也說道。

「不管是誰,擁有時間靜止這種能力都絕對是恐怖的存在,我們要隨時做好準備了。」慕芊芊一臉認真的說。

此時,她們都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也有這麼強大的存在。

一邊的曹菲菲倒是聽得有些雲里霧裡的,剛剛……她的確覺得少了點什麼,但是也沒有去深思,至覺得是自己的錯覺。

但現在一聽到慕芊芊她們說什麼時間靜止,她心中就是一片震撼,該不會……這又是跟紀羽大哥有什麼關係吧?

曹菲菲一臉驚疑的看著慕芊芊她們,覺得三人的來歷太神秘了,難道是傳說中的神?

河上的事情,紀羽不了解,不過此時,河底的這顆龍珠,卻牽動了他的心。

晶瑩剔透的一顆珠子,看上去純凈無比,但時不時,又會有紫氣的氣息出現,總之給人一種非常神聖的感覺。

「哼!哼!」這時,龍神的鼻子之中出現了兩團白氣,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照常說道:「這顆龍珠,是主人讓我留給你的。」

「那你知道這怎麼用么?」紀羽問道,這顆龍珠看上去非常的特別,既然是父親留下來的東西,就一定有他的獨特之處的。

龍神一聽,偌大的腦袋搖晃著:「主人說過,這需要你自己琢磨。」

紀羽無語,又要自己琢磨?

這是龍珠,上邊擁有的力量非常特別,難道是給自己吸收修鍊的么?

這不大可能啊……這老爹,明明都這種時候了,竟然還給自己留下這種難題,他哪裡知道怎麼搞啊。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紀羽伸出手,朝著龍珠的方向碰去。

龍珠一碰到紀羽的手之後,就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縮小,最後,直接變成了一粒小珠子,落在紀羽的掌心之中。

散發出一種溫和的力量,看上去跟普通的玻璃球沒有什麼區別,不過卻能感受到那種強大的潛力。

收過龍珠之後,龍神身上的力量也開始淡化了,「好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再見了,小主人!」

說完,還沒有等紀羽再說些什麼,龍神那巨大的龍頭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化作一道道的紫氣,消散在河水之中。

而地上,小石子又開始抖動起來,直接將龍身給覆蓋了。

看著這一幕,紀羽揉了揉腦袋,跺了跺腳,忍不住問道:「你要在這個地方多長時間啊!」

「主人沒說,我會一直在這裡,等待主人回歸!」一個聲音直接傳入紀羽的腦海之中。

紀羽有些無語……不過想來也是,估計老爹最忠實的信徒就是這條龍神了,信仰之力應該都是龍神在收集了。

他本來還想將龍神帶走,畢竟這龍神現在的修為都已經是聖人境了,潛力還非常大呢,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

拿到了龍珠,紀羽只想著回去研究一下該怎麼使用。

微微凝神,沒有多久之後,意念體就已經回到了本體。

紀羽眼睛微微睜開,卻是感覺周圍的氣氛都有些奇怪。

等他抬頭,看到無數人都在看著他……不,應該說是他們。

橋上,岸上,許多人都一臉火熱的看著他們幾個人,這讓紀羽一臉懵逼。

「怎麼回事?」紀羽不禁開口說道。

慕芊芊他們一愣:「你回來了?沒事吧!」

慕芊芊抓著紀羽的肩膀,眼睛不斷的在紀羽的身上掃來掃去,似乎想要看看紀羽有沒有出什麼問題。

紀羽苦笑著搖了搖頭:「沒事。」

「河裡面有什麼東西嗎?」慕芊芊又問:「我感覺到了一股聖人的氣息,還有剛剛的時間靜止又是怎麼回事?」

「紀大哥,剛剛時間靜止發出的氣息……我感覺好熟悉,難道是?」司婉兒此時也有些猶豫的開口……

而曹菲菲則是在一邊看著,一直都沒有說話,她覺得自己似乎插不上嘴,跟紀羽他們,似乎是兩個世界的人,不知不覺之中,曹菲菲的心也有些暗淡了下去。

紀羽看著慕芊芊跟司婉兒,然後笑著說道:「這條河的確是整個世界的龍脈,你們感覺到的聖人氣息,就是來自河底的那條龍神,至於婉兒你感覺到的熟悉氣息……沒錯,就是我老爹的!」

慕芊芊愣住了,司婉兒眼睛紅紅的,似乎想要哭出來那樣,而曹菲菲則是一臉愕然,彷彿發現了新世界那樣。

她聽到了什麼?龍神?真的有龍神存在?還有什麼聖人……還有紀羽大哥的父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