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祁海從睡夢之中蘇醒了過來,他剛剛夢到自己就是那個自爆的高大男人,可自己卻對這種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祁海想了想這些事情,又看看自己所在的藏身處,推開堵住門口的木板看向整個船艙。

之前被幹掉的怪物屍骸已經不再冒出熱氣,那一汪池水中則逐漸的出現了一些血色的變化。祁海檢查了一下自己身體的狀況之後確定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大礙,耳朵內的傷痕也得到了靈能的修復。現在祁海的靈能也恢復了不少,甚至可以嘗試對腳上的禁能符咒進行再一次的衝擊了。

不過祁海並沒有這樣做,畢竟這樣做的結果會讓自己再一次無力化,這個地方看起來也不是一個安穩的地方。更何況外邊的冰雹應該已經停了,船板已經不再發出硬物碰撞的聲音了!從藏身處走出來,祁海掀開堵著木質通道的木板,開始往回走。

一路上海水的搖晃程度也小了很多,這讓祁海更加確定外邊的風雨已經很小甚至停止了。等祁海走出木質通道看向船艙之中的巨大破洞,外邊已經是一片艷陽了。祁海舒了一口,剛舒了一口氣忽然又想起自己的那條小船很有可能被冰雹砸壞了,自己要怎麼離開這個地方呢?

祁海四處踅摸了一下,發現在船艙之中還有一條樣式非常奇怪的船,這條船看上去並不是救生艇的樣子,更像是自己所在的這條木質艦船的縮小版,而且在這個縮小版的艦船上,祁海還發現了一個可以輸入靈能就可以啟動的艦船核心!

有了這個東西,祁海回海蘭村的速度會大大加快,祁海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這艘船,發現這條小船十分的完好。當時自己進入船艙之後一片漆黑根本無法發現這條船,即便是有光祁海也更關注與自身的情況。而現在已經是白天了自己自然是可以看清楚的了!

有了這艘船,祁海將它從那個破洞之中推到了海面之上,隨後他自己坐了上去,給那靈能驅動核心輸入了自己更高級的靈能,小船瞬間提升了自身的速度向著海蘭村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而在海蘭村中,村長還在惦記着祁海能不能回來,以及最近村子裏發生的一些怪事情。原本村子裏用來食用的蘑菇不知道為何會突然口吐人言甚至身體變得硬如鋼鐵並宣佈它們要對人們進行報復!這些出現了異變的蘑菇在對人們說完報復之後便自行的「跑」起來鑽入到了深山之中。

當那些蘑菇進入深山之後,海蘭村民門總能聽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這一擔心讓村長不得已叫來了附近最大城鎮的帝國探索隊以及帝國事務處理局分局的成員讓他們來處理這種事情。只是當這些人進山之後除了第一天可以收到他們發出的信息以外,只有數聲在半夜時分的慘叫聲。

之後這些帝國探險隊以及帝國事務處理局分局的成員便再無了聲息,膽大的村民曾經小心翼翼的來到那深山密林的深處,結果發現了帝國事務處理局分局成員的無頭屍首!這讓村長無不緊張,畢竟海蘭村就是距離那深山最近的地方。

所幸帝國事務處理局分局在人員失去聯絡之後和村長進行了一次靈能通話確定了情況之後會派遣一名戰鬥靈能師幫助他們清除這種未知的危險,這名戰鬥靈能師在三兩天內就可以到達。

村長聽到這個消息自然是喜出望外畢竟戰鬥靈能師這種傳說中的戰士自己也能見到。與此同時他還在想着祁海如果能歸來和帝國派來的戰鬥靈能師一同作戰,那那些奇怪的蘑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村長就這樣盼了一天,這天夜裏,祁海的小船終於靠岸了。這艘怪異的船隻引起了即將收網的漁民,當祁海漏出頭來的時候,所有的漁民都歡呼了起來,因為祁海的安全歸來意味着那些海狼人海盜已經被他處理掉了!

村長在第一時間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三步並作兩步跑到海邊迎接祁海,並拉着他的手來到村子的議事廳之後,跟祁海說起了最近遇到的蘑菇怪事。祁海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有關蘑菇的奇怪事情,後來仔細聽了聽村長所言他立即判斷出來這些蘑菇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在祁海還是帝國學院的戰鬥靈能師學員的時候,曾經聽聞過一種十分奇怪的現象,一種被導師們稱之為「菇人之怒」的現象。這種現象發生時會讓某一個區域出現大量食用蘑菇口吐人言並且產生各種奇怪能力,隨後這些蘑菇會變成類似人類的一種東西並會在瘋狂的殺戮周圍的一切活物。

帝國曾經捕獲過幾個菇人,研究了一番之後也不知道這些傢伙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根據參加過剿滅這種現象的前輩說,這些菇人之中會產生一個手拿帶有「伊諾克文」的武器,並且具有類似靈能法術的東西,這些東西看似搞笑其實相當危險。

而祁海從村長口中得知的信息基本上可以確定這種現象就是「菇人之怒」。村長訴說完之後表示再過一天便會有一個戰鬥靈能師過來,這種傳說中的戰士和祁海兩個人一定可以將這種事情處理乾淨。

祁海本還不願管這種事情,因為那些菇人狡猾兇殘很是不好惹,自己的靈能並不是很充沛,很容易吃虧!。可一聽還會有一名戰鬥靈能師過來,自己也想了解一下從自己被莫名其妙傳送到這個地方之後,帝國那邊怎麼樣了。第三分隊所有成員的死亡一直是祁海心頭的一個巨大謎團,兩個賽弗隊長的真相自己也想要了解一下,因此便應了村長,答應等另一名戰鬥靈能師到來。

第二天村長便迎接到了那名戰鬥靈能師,這是一名女性戰鬥靈能師,整個人過着一個巨大的黑袍將身體完全隱藏了起來,只有從說話聲音上能聽出來是一名女性。而當她聽說這個存在還有一名戰鬥力十分強大的人要和她同行的時候,這名戰鬥靈能師是十分不屑的。

直到祁海的出現,這名戰鬥靈能師秀眉一皺感覺事情有點不大對勁,因為這個村子裏居然還有戰鬥靈能師這種人物,只是這名戰鬥靈能師似乎處於一種戰損的狀態之中,靈能並不充沛。而當祁海出現的時候他同樣用黑袍將自己徹底隱藏了起來並讓村長將兩人帶到那深山的入口,儘快解決問題一句廢話也不想多說。

村長和一大群人將兩人送到了深山入口,最好了標記之後就離開了。當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女性戰鬥靈能師脫下了自己的黑袍,露出一副姣好的面孔以及相對完美的身材,祁海同樣脫掉了自己的黑袍卻不曾想這名女性戰鬥靈能師見到祁海的第一時間,一把靈能離子槍就頂在了他的腦門上。

「帝國通緝犯,戰鬥靈能師祁海……你被捕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深夜,漢武城郊外密林的某處。

一名黑衣人從遠處飛遁而來,直到他轉身向後看到沒有追兵,方才停下。

他手臂上的鮮血不停地流著,如今才有時間處理傷口。

「好霸道的劍意,差點就沒能逃脫。」黑衣人心有餘悸地呢喃道。

這時,一股冷風襲來。

「誰!」黑衣人一驚一乍道。

幽暗處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是我。」

話音剛落,有一名黑袍人出現在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看到此人,眼孔驟縮,好似極為忌憚他一般。

「怎麼?不認識我了?」黑袍人淡淡道。

黑衣人桀桀笑道:「怎麼會不認識?我如今這樣也拜你所賜啊。」

黑袍人回答道:「是我讓你重獲新生,難不成你想當一輩子的廢人嗎?」

聽到此話,黑衣人沉默不語,顧忌地看著身後。

「放心,那位武院大先生已經被我引走,他不會追來了。」黑袍人安撫道。

黑衣人鬆了口氣,連忙問道:「那東西你還要我賣多久?」

「快了,計劃就要完成了,到時候整個武州就是我們的天下。」黑袍人仰天大笑,好似勝券在握一樣。

黑衣人搖頭道:「武州是不是你的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已經受夠了,我再幫你賣一批,我只想活著,你要知道我剛剛差點死了!我只想活著。」

黑袍人沉吟片刻,答應道:「好,幹完這一票,還你自由。」

看到黑袍人答應,黑衣人轉身向另一個方向離去。

黑衣人心中暗道:「老哥,不要怪我,老弟也是為了活命而已。」

黑袍人看著黑衣人離開的背影,眼中只有冰冷的殺意。

「哼,沒有我你只是條爛狗而已,且留你一命,待你完成任務再送你一程。」

冷風一吹,露出他的手臂,那手臂竟然長滿了鋒利的鱗片,手掌形似龍爪。

………

翌日,清晨。

昨夜執法堂被攻破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武院,眾武生頓時驚若寒蟬,連出門都謹慎了許多。

而武院中的精英武生也都已收到蔡妍的邀請,邀至武院一敘。

辰九游提前十分鐘來到執法堂,此時已有幾名武生來到,而且還是熟人。

南楓看見辰九游到來,打了個招呼,花憐龍對他點了點頭,不過令他驚奇的是,武婷竟然也向他點了頭。

只有鍾天鈞猶如沒有看到他一樣,不過辰九游也能理解,畢竟之前與鍾天鈞在爭奪龔俊凱上發生了衝突,如今龔俊凱身死,難免對他有些責怪。

而火鳳區的人中還有一位靚麗女子,辰九游從未見過,她也正好奇地看著辰九游。

辰九游也在觀察著她,與武婷相比,她的容貌並不輸給武婷多少,而她似乎天生媚骨一般,她的一顰一笑都充滿著誘惑,與武婷就如兩種迥異的風格。

南楓注意到了這一點,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怎麼?看上我們的區花了?」

辰九游問道:「此人是誰?」

「她呀,叫做裘紅紗,是火鳳區執法人,昨晚因為事情外出,要不昨晚躺倒的也有她一份了。」南楓介紹道。

辰九游驚訝地點點頭道:「原來裘紅紗就是她?」

南楓卻嚴肅道:「兄dei,不是兄弟不讓你追,裘紅紗在我們這還有另一個綽號,叫毒玫瑰,她如果說喜歡你,一定是耍你玩的。」

辰九游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是那樣的人嗎?放心吧,我對她沒興趣。」

「沒興趣就好。」南楓鬆了口氣。

不一會,大殿內走進三人,又是熟人。

來者正是古戰、冷嫣與秦戈。

古戰對著辰九游點了點頭,辰九游也點頭回應。而冷嫣卻冷目相對,好似要殺了辰九游一般,反而是秦戈表現得極為怕生一樣。

因火鳳區與蒼龍區經常有競爭,所以雙方都隔著遠遠的,好似在對立一樣。

就在快到集合時間時,另外兩個武區的人才趕到,靈虎區領頭之人是曾抓捕辰九游的張琦,玄龜區的領頭人是一名光頭男子,想必就是那被人戲稱鐵烏龜的徐磊了。

看到眾人已經到齊,差不多該來的都來了,沒來的也就是不會再來了。

「各位想必是知道昨晚執法堂發生的事情了。」蔡妍起了個開場白。

眾武生點頭,這麼大的事眾人當然有所耳聞了。

「如今,執法堂成員都受傷慘重,導致人手不足,已無力尋找兇手,所以召集你們過來,是想讓你們組成聯合小組,搜捕攻打執法堂的罪犯。」蔡妍將此次召集的緣由道出。

蔡妍繼續道:「考慮到你們來自不同的武區,故聯合小組將按武區分為四個隊伍,隊伍的隊長人選相信你們也心中有數了。」

在場武生紛紛看向武婷、古戰、張琦、徐磊。

古戰上前問道:「蔡先生可否說下對方為何要攻打執法堂?這樣我們好判斷他的動機。」

蔡妍點了點頭,回答道:「這也是我正準備說的。此事還與那危害武州武林的大力丸說起,自這大力丸從武林中出現后,亂象頻發,到處都有慘案發生,甚至我們武院也受到了影響,所以武院決心加大打擊大力丸的力度。

我們掌握了一位證人,可當我們要獲取情報之時,那名兇犯就悍然闖入執法堂,生生將證人擊殺。昨夜執法堂被攻的來龍去脈大概就是這樣了。」

有武生擔憂地問道:「此人武功這麼強,我們去抓捕他,不是肉包子打狗嗎?」

蔡妍安撫道:「各位放心,此人已被大先生擊傷,實力已經下降,大概也只是先天開竅境,以你們的實力完全能應付,不過我實話告訴你們,敵人極為殘暴,單靠一個小隊,是無法完成任務的。所以你們要聯合在一起,才有可能成功。」

眾武生在底下竊竊私語地討論著,不過眾人似乎熱情不高。

這時,蔡妍拿出殺手鐧:「誰如若能將兇犯抓捕或利弊,可入演武堂三天,同小隊成員一天。」

眾人聽到這個消息嘩然一片,極其興奮,一掃剛剛的懶散樣子,那磨刀霍霍的樣子與之前形成強烈的反差。

演武堂可是武州武運的中心,在那修行一天頂平常的百日,而且是離道最近的地方,對自己的武道提升實在是太大,也難怪眾武生如此激動。

「好了,各位激動的武生。」蔡妍將聲音壓下,繼續道,「既然是聯合小組,那也得定個組長,我就不浪費時間了,直接由我選派吧,此人將帶領剩下的執法員。」

眾人聞言都看著蔡妍,好奇她會選誰做組長。

蔡妍看向火鳳區的一名武生說道:「周川,你就是聯合小組的組長了,記得統領好四個隊伍,早日將罪犯抓住。」

「回蔡先生,我不同意。」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蔡妍冷冰冰地看向玄龜區的那名武生。

那名武生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徐磊,然後硬著頭皮說道:「此人名聲不顯,如果他做組長,恐怕難以服眾吧。」

「哦?」

蔡妍看向武婷問道:「武婷,你有意見嗎?」

武婷複雜地看了辰九游一眼,搖了搖頭道:「沒有意見。」

蔡妍又看向蒼龍區。

古戰直接回答:「沒意見。」

緊接著是靈虎區。

張琦反常地避開蔡妍的視線,低下了頭,腦海中回憶起辰九游問心時的場景,然後也跟著搖頭:「沒意見。」

蔡妍譏諷地看向那名武生道:「也就是你有意見了?或者說只有你們玄龜區有意見?」

那名武生還想辯駁,卻被徐磊拉住。

「我們玄龜區同意。」徐磊開口道,結束了這場無理取鬧。

蔡妍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道:「既然已經安排好了,我就說出最後的線索吧。」

「證人在死前向我提及五日後的正午,乃是大力丸交貨的時間,可惜,來不及說出大力丸交易的地點,如今只能大撒漁網了。」

武婷問道:「蔡先生,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只知道時間,卻不知道交易的地點,對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