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羅奇大叫中抓著頭髮,這一個個都是怎麼回事,就不能有稍微讓他順心點的嗎?

就在羅奇抓狂的時候,他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大的嗡鳴。

羅奇本能的轉頭看去,看到的就是拉布巨大的頭顱。

轟。

羅奇被拉布撞了個正著,整個人在岸邊眾人目瞪口呆之中,直接飛快的射進了遠處的燈塔里。

「不會死吧?」蒙多有些擔憂的說道。

不會才一進偉大航路船長就沒了吧?那是不是我也可以競爭一下船長的位置?蒙多不由眼前一亮的想到。

之前當海軍上校掌管整個海軍基地,可是給了他極多的自信,甚至是野心。

「混蛋鯨魚!」

不過就在他幻想中,羅奇的咆哮聲在燈塔牆壁破碎飛射中響了起來。

隨後一隻巨大的金焰火拳,從燈塔牆壁下激射而出,直接擊中了正得意歡鳴的拉布。

羅奇也在這時走了過來,他身上的衣衫被劃得破破爛爛,露出的皮膚上,卻有著几絲沒有散去的黑色。

那是羅奇好不容易才修鍊掌握的霸氣。

羅奇可不是橡膠人,對於拉布的野蠻衝撞,他可是完全靠肉身頂下來的,如果沒有霸氣的加持,說不定他現在都成一個肉餅了。

庫洛卡斯驚訝的看著羅奇,這小鬼還沒進偉大航路,竟然已經覺醒了霸氣。

現在的新人都這麼厲害了嗎?

拉布的歡鳴停了下來,它閉著嘴,認真的看向羅奇,在想要怎麼樣擊敗這個小不點。

羅奇停下了腳步,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你很強嘛,混蛋鯨魚,不如這次我們算是打平。」

「不過,我也很強,對吧!」

「不如我們做個約定,以後每隔幾年,我們就在這裡打上一架,直到分出勝負,怎麼樣。」

羅奇趁熱打鐵的說道:「要知道你的夥伴雖然死了,但作為對手,我們的戰鬥可是才剛剛開始。」

拉布靜靜地看著自信的羅奇,隨後它突然裂開巨大的鯨魚嘴笑了起來,只是它大大的眼睛處,卻有絲絲淚花閃爍。

「就這麼說定啦!」羅奇豎起大拇指,笑了起來。

羅奇和路飛不同,他的目標不是海賊王,也不是所謂的繞世界一周。

他的目標只是在這片大海上自由自在的冒險。

而且關鍵的是,他有一艘能夠相對安全行駛在無風帶的船,他能夠在隨時想起來時,穿過無風帶回到這裡完成自己的約定。

至於未來路飛會怎麼樣,羅奇並不在意。

這在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並決定沖向偉大航路冒險時,他就已經想明白了。

他的出海,註定會改變這個世界的一些事情,如果到了海上還畏首畏尾,倒不如當時直接就在索羅亞斯過完一生。

拉布的事件,只是一個開端,如果能遇到更多熟悉的劇情,羅奇知道自己還會改變更多的事情。

就像頂上戰爭,羅奇在出海的那一天,就決定有機會一定要去見識一下。

「這混蛋,很有一套嘛。」庫洛卡斯站在海岸上,有些欣慰的說道。

「切,多管閑事的船長。」柏莎從被海水澆透的蒙多身後轉出,嘴角微翹的說道。

蒙多卻是抹著淚:「船長好棒,真是太感人了。」

菲娜驚訝的看了一眼蒙多,到底哪就感人了,不就是和一頭鯨魚做了約定嗎?

是男人的世界我不懂,還是蒙多的想法我不明白?菲娜稍微想了一下,自己好像哪個都不清楚。

「又被這傢伙出風頭了,菲娜不會看上他吧!」菲奧不滿的看了一眼雖然衣衫破爛,卻很是拉風的羅奇,隨後小心的觀察菲娜的樣子。

奈特則是趁著之前被拉布拍到海岸上的水,配合他不知什麼時候給大船配上的輪子,直接將死神號推回到了大海之中。

只是這海岸離海面可有這不矮的距離,羅奇真擔心自己的船會支離破碎。

好在奈特顯然是算計過的,死神號落在海面只是激起了大量的水花。

羅奇看著奈特的動作,很是欣慰,要是船員都像奈特這樣主動,懂事,那真是太好了。

「喂,奈特,有染料嗎?我們給拉布留下一個印記,證明它可是和我有過約定的大鯨魚。」羅奇大聲喊道。

奈特沒有說話,只是整理了一下儀容,隨後豎起大拇指露出白白的牙齒。

羅奇遞給蒙多一個眼神。

蒙多不愧是愛揣摩羅奇想法的小弟,直接屁顛屁顛的朝著奈特跑了過去。

「我餓了,我們開宴會吧。」羅奇隨後看向菲娜,很是理所當然的說道。

「全鯨魚宴怎麼樣?」菲娜眼睛亮亮的看著拉布,它塊頭那麼大,切一塊沒事吧。

「呵呵。」 凌天神帝 庫洛卡斯護犢子一樣擋住了菲娜的視線。

菲奧不知什麼時候跑了過來:「我可以幫忙。」

「我只是開玩笑啊,我的笨蛋哥哥。」菲娜挽起袖子,朝著大船走去,食材和調料可都在船上。

「喂,老頭,我可沒邀請你。」羅奇摸了摸庫洛卡斯腦袋上的花瓣,他可一直對人腦袋後面為什麼會有花瓣感到好奇的。

只是摸了一把才發現,這哪是什麼花瓣,根本就是庫洛卡斯的頭髮被他染成了花瓣的樣子。

可惡啊,白好奇了一場,羅奇在被庫洛卡斯拍開手掌的時候,鬱悶的想到。 隨著夜色的降臨,海岸邊燈塔前燃起了巨大的篝火。

篝火上烤著一隻巨大的海獸,羅奇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動物,反正好吃就對了。

拉布在海岸邊探出頭,用大眼睛好奇的看著羅奇他們,它的心情很好,不時還會眯起眼睛發出歡快的叫聲。

當然,那個叫聲要是能稍微小點,羅奇還是覺得蠻不錯悅耳的。

而在拉布滿是傷疤的頭上,被畫上了一個大大的死神海賊團圖案。

羅奇也在右手手背上刺下了一隻小肥鯨的圖案,這是作為對手,留下的約定記號。

當時刺完,羅奇才想起來,這種刺在手背上的小圖案,拉布能看到嗎?

事實就是,能的,因為當羅奇舉起手臂,將圖案對準拉布時,拉布歡快的在海里轉了一圈。

其結果就是羅奇被海水淋了個通透。

「船長,指南針壞掉了。」烏拉諾斯坐在篝火旁,手裡捧著一個指南針。

他是想查看一下接下來的方向的,卻不想拿出指南針,看到的是指南針上的指針瘋狂的轉動。

「這不是很正常嗎?」羅奇一邊吃著烤的金黃的獸肉,一邊理所當然的說道。

烏拉諾斯不解的看向他,沒了指南針指引方向,下一步怎麼走他可不知道。

畢竟在這沒什麼參照物的大海上,迷失方向太正常了。

「在偉大航路,因為某些島嶼含有大量的礦物質,所以導致整個航線的磁場特別混亂,而且海流和風向也不穩定。」

庫洛卡斯適時解釋道:「你們難道什麼都沒準備就來到這裡了嗎?那還真是找死的行為。」

「嗯,他說的不錯,要在偉大航路前進,需要一種名叫記錄指針的東西。」奈特解開衣衫的扣子。

打開了他腹部的位置,那裡即是他添加能源的位置,也是一個屬於他私人的小型儲物空間。

他從裡面拿出了一枚手錶一樣,可以佩戴在手上的圓形立體記錄指針。

「這是通往機關島的永久記錄指針。」這是當年他從機關島離開時,一直貼身攜帶的東西,為的就是哪天或許會再次回到那裡。

而這時蒙多也站起身返回大船,不一會他抱著一個小包裹走了回來。

打開包裹裡面有好幾個和奈特手裡的記錄指針一樣的指針,只是其指引的位置略有不同。

「這是當時在海軍基地船長讓我收集的,說以後會有用。」蒙多眼睛亮亮的看著羅奇,怪不得他能當船長,我不行。

烏拉諾斯好奇的將記錄指針拿起來仔細的端詳。

羅奇看著蒙多那好幾個指針,突然無語的說道:「笨蛋蒙多,我不是讓你將指針指引的位置都做好標記的嗎?」

「哎,是標記這個嗎?」蒙多撓撓頭,他將指針一個個拿起,每個指針下面都有一個數字:「我以為是標記得到的順序呢。」

「那有個毛線用啊!」

「那現在怎麼辦,船長?」蒙多將指針一推,全部堆到羅奇面前,一副你那麼聰明一定有辦法解決的望著羅奇。

羅奇給了他個白眼,能怎麼辦,要不按照機關島的永久指針前行,要不隨便挑一個普通指針走。

反正所有指針都是指引的偉大航路上的島嶼,只是出發后抵達的島嶼有所不同罷了。

「這裡是偉大航路的起點,也是唯一一個可以選擇自己出發路徑的地方。」

庫洛卡斯隨手拿起一個記錄指針,他只是在指針上擺弄了幾下,下一刻指針指引的方向便變化了起來。

「從這裡出發,會有七條磁力不同的地方可以選擇,等記錄指針儲滿雙子岬記錄,你們便可以根據想要去的位置,選擇航海的路徑。」

庫洛卡斯說著,將記錄指針交給了羅奇。

羅奇接過後低頭看去,發現此時的指針指引的,正是雙子岬燈塔所在小島。

而庫洛卡斯一同遞給羅奇的還有一張海圖,一張上面只標明七個位置名稱的海圖。

「這七個地方,就是可以選擇的位置,並且進入偉大航路也只有這一次的選擇權。」庫洛卡斯再次強調道。

羅奇點點頭認真看去,這七個位置中,一個名字引起了羅奇的注意,威士忌山。

那裡是賞金獵人聚集地,也是路飛他們當初選擇的道路。

羅奇不準備沿著這條路前進,雖然他對漫畫中記載的地方也充滿了嚮往,但感覺沿著路飛走過的路前進,也會因為知道劇情,而少了很多的新鮮感和刺激。

「走這裡吧,加斯爾山。」羅奇指著海圖上最靠近無風帶的一條航線說道。

奈特笑了,看來船長是想實驗一下海樓石的作用。

奈特自己也對此抱有好奇,哪怕之前從海軍軍艦上得到了他們通過無風帶的詳細記錄,可沒有親自經歷過,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蒙多很細心的看到了奈特的表情,再一看羅奇所指位置,臉色瞬間白了好多。

「不會吧,不要啊船長,咱們換條路吧,我看那個威士忌山就很好,說不定有很多好酒,你不是一直想要找點好酒儲藏開宴會時用嗎?」

「不用,菲娜釀了酒,就很好喝。」羅奇可是知道威士忌山的情況的,那裡可沒什麼好酒,那裡是賞金獵人的樂園。

「算你有眼光。」菲娜又片下幾塊獸肉丟給羅奇,好似是在獎勵。

「啊,你想去無風帶!」柏莎也反應過來了,她驚叫道。

她就知道,在讓奈特將海樓石裝在船底時,羅奇就有去無風帶的打算,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那裡很危險的,羅奇這樣將大家往危險裡帶,真的沒問題嗎?關鍵那裡也不好玩啊!又沒有毛絨玩具賣,柏莎鬱悶的想著。

庫洛卡斯一呆,這還是他守護燈塔這麼多年,碰到的第一個剛來偉大航路,就急著去無風帶送死的海賊。

他可不知道羅奇的船是按照海軍能夠穿越無風帶的船改造的。

「你們這是在找死,無風帶可不是鬧著玩的地方,那裡是巨型海王類的巢穴,它們每一個都有著拉布一樣,甚至更大的體型。」

「這我知道啊。」羅奇很淡定。

庫洛卡斯啞口無言,不知該怎麼說,這還真是個膽大包天的傢伙。

羅奇見沒有其他人反對,於是端起酒杯:「小的們,目標無風帶,讓我們明天起航。」

「耶!」菲娜高高舉起酒杯,她可是老早就對海王類料理感興趣了。

菲奧則是暗暗決定,到時候一定要給妹妹弄到海王類的肉。

柏莎嘟著嘴,那裡不好玩,但船長要去只能跟著去了。

烏拉諾斯和奈特則比較淡定。

海王類的照片,不知道拍出來會有多震撼,到時候貼在哪裡呢?

死神號應該能順利通過吧!

奈特掏出小鏡子,將被風吹的有些凌亂的髮型梳的整整齊齊,他對死神號還是有幾分信心的。 當晨光灑下來的時候,死神號在拉布的不舍,和庫洛卡斯無奈的目光中直奔遠方而去。

庫洛卡斯一早上還勸羅奇不要去無風帶,那風險太大了,可惜羅奇做下的決定很少會改變。

他很看好羅奇一行的,雖然他們不是羅傑要等的人。

羅奇躺在船首雕像的頭上,一邊揉著腦袋,一邊望著天空發獃。

昨天喝多了,感覺好難受,頭好疼,這是羅奇的第一想法。

就這麼進入偉大航路開啟了冒險,太簡單容易了,總感覺和想的不一樣,這是第二想法。

晴朗的天空,讓羅奇有些昏昏欲睡,但突然他感覺好像風大了不少。

羅奇抬起手,想要仔細感受下,卻看到天空中烏雲急速誕生,只是在他豎起中指對準天空的時候,大雨就已經落了下來。

「這該死的天氣。」被淋了一身的羅奇,站起身跳下船首咒罵道。

他可是早上才換的衣服,這一身又得洗,真是麻煩死了。

只是隨著他的話落,雨水突然變成了冰雹,打在船上發出噼啪的聲響。 次元萌娘契約之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