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啐,虛驚一場。」

「算了算了,浪費老子表情。」

「咳咳…」,歐陽玄不敢抬頭,連忙下台,剩下黑衣在台上宣布退場。

「你小子,我就說是餿主意吧!」,影在歐陽玄的腦海中沒心沒肺的說道。

「……」,對於影的調侃,他也很無奈,畢竟這的確是餿主意,可是當時也沒有別的主意。 那之後的幾天,歐陽玄都沒怎麼出門,生怕一出門就遭非人。

「黑衣導師說,你那是運氣好。」,周洪一邊吃著手裡的包子,一邊說道,「不然,他要是控制陣法反擊你,估計你連一下都接不住。」

「周洪,還有雞腿嗎?快給我一個。」,歐陽玄扭頭,看著周洪,「我這兩天光吃乾糧,嘴裡都快淡出水了。」,他知道周洪一定有。

「好,你等等。」,周洪將手裡的包子吃完,然後又從戒指里拿出了兩個雞腿,「給你。」

「謝謝。」

「嘿嘿,客氣什麼。」,周洪笑道,「雞腿就是用來吃的啊。」

「老這麼著也不是個辦法。」,歐陽玄一邊吃著周洪給的雞腿,一邊想到,「乾脆出去看看吧,也許事情已經過去了。」

「周洪。」

「怎麼了?」,周洪將最後一口雞腿塞進嘴裡。

「一會兒一起出去走走吧?」,歐陽玄道。

「好啊,早就告訴你沒事的,你現在終於想通了?」周洪看著他,「走吧。」

「嘿嘿…」

……………

聖武學院里這幾天有一件大事。

「聽說些天今年要和鳳舞學院聯誼,真的假的?」

「誰知道真的假的,不過聽說今天她們就會到了。」

「那我們還不快去等著,萬一找到兩個漂亮的就賺了!」

「人家漂亮的還能看得上你??」

「哎呀,走嘛走嘛,陪我去唄,看不上我,看上你也好啊!」

「嗯,有道理。走走走,等著去。」

…………………

「咦!今天的食堂怎麼沒什麼人?」

歐陽玄和周洪一起來到了食堂,卻發現沒幾個人吃飯,而且似乎人家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的身上,頓時不解道。

「那還不好,說明不會有人找你的麻煩啊!」,周洪一邊吃著雞腿,一邊看著他。

「沒,就是覺得有一點不對勁…」

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從門口進來一個人,對著食堂內大喊:「快來啊!鳳舞學院的人就要到啦!」

「快走。」

「快。」

歐陽玄看著那些人急急忙忙的樣子,而且那個人剛才說鳳舞學院,「怎麼回事?我記得馨兒姐也在鳳舞學院吧?」,歐陽玄說到。

「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周洪抹了抹嘴,「走吧!」

「嗯。」

此時,聖武學院的演練場。

「白衣,那傢伙怎麼突然提出聯誼的事情?」,黑衣在白衣的身後問到,

「你不覺得我們學院的女生實在有一點少嗎?」白衣看著他,「都是年輕容易衝動的年齡,沒有異性,怎麼激發自身潛力呢,嘿嘿嘿。」

「套路還真是挺深。」

鳳舞學院,全大陸唯一一個只收女學生的學院。每年,大陸上所有的新生中,大約有百分之八十的女學生都會被接入鳳舞學院學習。

據說是因為鳳舞學院的院長也是女的,而且年輕時被一個混蛋渣男給負了心,所以特地辦了這個學院,用來維護女權。

這一次的聯誼,公孫俊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不僅如此,他再三保證鳳舞學院的學生都會以禮相待,更是同意有一位領隊帶領,才終於得償所願。

就算是這樣,鳳舞學院的院長也不是很願意將自己的學員聯誼去聖武學院學習,按照她的話說:「你們男人哪個是好東西,沒肝沒肺又花心!」





「哦!來了!」

突然白衣伸手一指,就看到遠處有幾個黑點,慢慢的放大,那三個黑點,居然是三隻飛行靈獸,從飛行速度來看,品階不低。

「居然是三隻凰鷹!」,黑衣驚呼出聲。

凰鷹,同體紅羽,有著雄鷹的頭頸,雙翅寬大而有力,尾羽除了跟鷹的尾羽差不多外,更是從中間多出了兩根絲帶一般的翎羽,雙足強大有力,載重力不低。

凰鷹的飛行速度極快,而且耐力更是非同凡響,雖然他的品階最多只能到六階,無法開啟靈智,但是還是深受一些學院的喜歡,畢竟用來運送一些東西還是十分方便的。

「好傢夥,而且還都是五階的,看來這回院長的努力沒有白費啊。」,白衣點了點頭,就像看假嫁妝一樣看著飛來的三隻凰鷹。

話說那個公孫俊年年都去鳳舞學院,請求聯誼,但是每次都是鎩羽而歸,還被搞得灰頭土臉,可是這一回,誰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成功了。

呼!!呼!!

凰鷹落地,公孫俊從領頭那一隻的頭上飛了下來。

「後面交給你們了,我要去休息休息…」,公孫俊的臉色有一些蒼白,顯得沒有生氣。

「他這是怎麼了?」黑衣眉毛一挑,看著公孫俊離開的背影,「怎麼跟蔫兒茄子一樣?」

「誰知道呢?」,白衣搖了搖頭,「還是先把這些女學員安頓好吧。」

公孫俊所在的那隻凰鷹的背上,李馨兒正在觀察著下面的迫不及待男孩子們,似乎正在尋找著熱什麼,「歐陽玄,我來啦!」



「終於到了,人可真多!」,歐陽玄與周洪姍姍來遲,看著面前的人山人海說道。

「走吧,擠進去看看,我躲在你後面。」

「嘿嘿,現在知道胖的好處了吧?」,周洪得意一笑。

https://tw.95zongcai.com/zc/49921/ 「是是是,走吧。」



「數過了嗎?」

「嗯,一共二百一十名女學員,評論每個屬性的班級可以分到三十個,不過很可惜,你們暗屬性的人數最少,所以分配的女學員也是最少的,嘿嘿嘿。」白衣將手中的記錄本合了起來,嘿嘿的笑著,那個統計只不過是數字形式,真正分配的,還是要看每個屬性的班級人數,進行百分比的分配。

「老不修…」,黑衣翻了個白眼。

「既然記錄好了,先讓她們熟悉一下學院吧。」,黑衣搖了搖頭,看了看身後那些男弟子說道:「也好給這些小子一個機會,讓他們獻獻殷勤。」

此時,歐陽玄與周洪剛剛來到了人群前面,可憐的周洪一路上被人罵了不知道多少次,好在是終於擠了進來。

「哇!來了這麼多女孩子,聯誼不應該也有男孩子的嗎?」,歐陽玄看著從凰鷹背一個一個上下來的女孩子說道。

「唉,鳳舞學院只有女孩子,這你都不知道。」周洪嘆了口氣,「世界這麼大,你還是多去看看吧。」

「哦,就覺得。」,歐陽玄不好意思的摸摸頭,「我說怎麼只有女孩子呢。」 黑衣二人清點完前來聯誼的女學員,便組織好隊伍,然後二人站上了講台。

「你們應該都知道了聯誼的事情,我也就不啰嗦了。」,白衣對台下密密麻麻擠在一起,而且爭先恐後額的往前擠的男學員說道,「接下來,我會讓前來聯誼的學員們先參觀學院,同時,學院里的學員,不管是新生還是老生,或者男,女,對前來聯誼的鳳舞學院學生必須以禮相待,不得欺辱,否則院規伺候!」

「那必須的!」

「肯定啊!誰會欺負女孩子。」

「白衣導師,還有什麼沒說的呀,快點說吧!」

「學妹們,我等會兒帶你們一起參觀啊!」

「組團組團!」

台下的新生紛紛著急的說著,好像沒吃過豬肉的和尚終於還俗一般,看的黑衣直搖頭,「這群狼。」

「好。」,白衣也是十分高興,對著身後鳳舞學院的學生們交代了住處,與等級身份的地方后,便解散了隊伍。

「唉…,再高點就好了…」。

歐陽玄嘆著氣,他此時正和周洪待在人群的後面,不是他不想到前面去,而是剛才周洪硬擠進去后,現在的人群更密集了,就算是周洪,想要硬擠進去都十分困難。

「唉,早知道剛才就不擠進去了,可能現在我們還會在最前面呢…」,周洪也是耷拉著頭。

。。。

「好了好了。」,白衣轉身,面向台下的男學員,「現在我們要要走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說完二人一起走了。

見二人一走,那些男學員頓時更加躁動了,紛紛吶喊著,想要引起聯誼女學員的注意。

「在哪兒呢?」,李馨兒在人群中尋找了好幾遍,就是沒看到歐陽玄,心中也是有一些著急。

「妹妹,在找誰呢?」

突然,有一個跟她長相差不多的,但是明顯比她要高的女孩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是不是已經等不及找情郎啦?」

「姐姐!」,李馨兒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沒錯,來人就是李蓉兒,李馨兒的姐姐,也是當初讓歐陽明嫌棄歐陽玄不是女孩子的元兇。

「才沒有呢…」,李馨兒低著頭,顯然是李蓉兒的話讓她有點不好意思。

「嘿嘿嘿,走吧,先去這裡的報道處報道。」,李蓉兒看著身邊的同學們與那些「熱情」的男學員們一個一個的跟著走了,對著李馨兒說到。

「嗯…」,李馨兒點了點頭,「我們走吧。」,一直找不到歐陽玄,她的心裡也有一點失望。

二人一起向著人群的方向,朝著報道處走去,一路上不斷有聖武學院的男學員問她們需不需要幫助,甚至有的直接就要自告奮勇,說帶她們參觀整個學院。

「不用不用…」

「謝謝,不用了…」

雖然二人一路上一直婉拒別人的幫助,但是問的人卻越來越多,這也怪不了她們,畢竟她們的相貌在所有的聯誼生中都屬於上品。

更何況,二人雖然穿著鳳舞學院的院服,但是李馨兒姣好清雅的面容加上簡單的火紅色短裙校服,更顯清純,讓每個看到的人都眼神一亮!而李蓉兒的臉上有一些粉妝,火辣的身材和一直微笑的表情,顯得十分熱情。

也許是年齡不夠,李馨兒不是很高,但是那小模樣但是更讓人有保護欲。

李蓉兒則正是正處花季,修長的大腿在太陽下彷彿正泛著白光,隨著腳上的動作,在看到的人眼裡就像一件藝術品,讓人心癢。

「姐姐,她們好煩啊…」,李馨兒弱弱的說到,畢竟不是在自己的學院,萬一惹出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

「沒事,應該快到了吧。」,李蓉兒牽著她的手,停住腳安慰的摸著她的頭。

「誒!」,突然,從旁邊出來幾個男生,「美女,你們要去哪兒啊?要不要哥哥帶你們去啊?」其中一個帶頭的人笑眯眯的說,但是他的眼睛卻一直看著李蓉兒,眼裡泛著一絲火熱。

「不用了。」

似乎是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李蓉兒皺了皺眉,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委婉的拒絕,而是直接講明了自己的想法,「我們不需要別人做嚮導。」

「誒!」,男生伸手,攔住她們的去路,「別這麼說嘛!好歹我們也在學院里呆了這麼久,肯定比你們熟啊!而且遇見也是緣分不是?走吧,去哪兒,我們帶你去。」

「你!」,李蓉兒被他氣的就要發怒,但是卻被李馨兒拉了拉衣袖。

「姐姐,算了,別理他,我們走吧…」

「嗯…」,李蓉兒顯然十分疼愛自己的妹妹,被她這麼一說,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抬腳便要離開。

「嗯!」,原本李馨兒在李蓉兒身邊不說話,那群聖武學院的男生還沒有注意,她這一開口,也是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這一個也不錯!」

「哎哎哎!」,那群男生突然改變了位置,將她們圍了起來,「別走啊!哥幾個也是好意,美女,給個面子唄?」

「你忘了,你們導師說過,要對我們以禮相待,難道你們這就是以禮相待嗎?」,李蓉兒瞪著那個領頭的人,大聲的說到。

「嘿嘿嘿,我們也沒有對你們做什麼呀,再說了,我們這不是看你們沒有人帶領,怕你們迷路嗎?」,如果歐陽玄在這裡,就會發現,這群人居然就是新生大賽時被搶劫了兩遍的李括一伙人。

「誰說我們沒有人帶領!」

「哦?在哪兒呢?」,李括奸笑著老向四周,「沒有啊!」

此時,李馨兒二人知道了,這群傢伙就是個無賴,跟他們是沒有道理可以講的,心中也是十分著急。

突然,李馨兒的眼裡好像出現了一個自己常常想起來就嗤嗤一笑的熟悉身影,她大聲叫了出來:「歐陽玄!!」



歐陽玄與周洪二人到不了前面,沒什麼熱鬧可看,想要離開,但是人群眾多,二人只好等到人群散開了一點,這才向著食堂走去,因為周洪說他剛才沒有吃飽,讓歐陽玄無奈的搖頭。

剛走到一半,歐陽玄突然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回頭一看,就看到李馨兒正被一個人牽著,而且二人的周圍還圍著一夥學院的男學員。

「你們怎麼在這裡?」,歐陽玄走了過去,「你旁邊那個是誰啊?你姐姐嗎?」

「嘎……!」,李括聽到李馨兒叫了一個人的名字,但是沒有聽清,以為她是隨便叫的,但是卻看到有兩個人接近,一看,頓時不敢出聲。 「歐…歐陽玄?!」

李括看著滿滿靠近的兩個人影,嚇得不敢出聲,要知道,來的可是能和秦海的堂哥,將榜排名第四秦壽對抗的存在!他可還沒有自信可以和秦壽相比。

更何況曾經在新生大賽的時候在他手裡吃過虧,心裡其實也是有一些懼怕歐陽玄,此時周洪也在他身邊,自己更是沒什麼底氣。

「嗯?」,歐陽玄聽到旁邊有人叫他的名字,扭頭看著他,「你又是誰?你們在這裡幹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