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呵!」

「又來大單子了!」

「一單任務三個人,1500華夏幣,是單大生意啊!」

「不知道這三人究竟是誰?」

「怎麼會有人出這麼高的價錢,買三個人的命!」

「有沒有具體的任務資料!」

……

殺手追求必殺,且能全身而退!

所以,了解任務目標的線索,是必須要做的準備工作!

「任務金主,有資料!」

任務一點開之後,就能看見相關的資料!

「三人乃是普通人,開價1500。」

「三人是一個疑似先天境界的高手的親戚,如有人能殺掉此人給予1個億的獎金!」

「一單任務三個人,1500華夏幣,是單大生意啊!」

「不知道這三人究竟是誰?」

「怎麼會有人出這麼高的價錢,買三個人的命!」

「有沒有具體的任務資料!」

……

殺手追求必殺,且能全身而退!

所以,了解任務目標的線索,是必須要做的準備工作!

「任務金主,有資料!」

任務一點開之後,就能看見相關的資料!

「三人乃是普通人,開價1500。」

「三人是一個疑似先天境界的高手的親戚,如有人能殺掉此人給予1個億的獎金!」

(本章完) 「我是主刀醫生,我做主。」

「哼,好大的口氣。」

楊青面色不喜,處處與華新針鋒相對,冷嘲熱諷。

華新沉著臉,時間緊迫,他沒有時間與楊青扯皮,凝視著楊青道:「楊主任,如果你不願意在此幫忙,大可離開,請不要在這裡打擾大家的積極性。」

「哼。」

楊青冷哼一聲,他對這次手術還真沒任何的興趣,站了起來,聳了聳肩道:「我就等著華大神醫楊明蓉城醫療界,告辭。」

楊青自視甚高,就連謝明華也不放在眼中,徑直離開了會議室,謝明華也沒有阻攔。

華新眼神一凜,陰沉的掃了一眼楊青,對於這個處處針對自己的楊青,也厭惡至極。

楊青離開,整個會議室裡面的主任醫師們紛紛好奇了起來,想要看看華新這是鬧得那樣。

會議室內的多名主任醫師與華新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衝突,此時都好整以暇的好著華新,期待上演一幕好戲。

但是,從他們的神情變化以及眼中的戲謔神色就可以看出,他們把這次的手術當成了一次笑料來看。

他們眼中的不屑以及質疑,直接刻在了腦門上。

華新環視了整個會議室一眼,瞬間猜透了眾人心中的想法。

「華新,既然你這麼有自信,不防告訴我們你的手術計劃吧,也讓我們瞻仰瞻仰。」一名與楊青關係比較不錯的主任醫師,一臉的促狹。

「是啊,華新,你既然敢大包大攬的承擔這次手術,那就告訴我們你的手術計劃吧。」

「華新,楊主任說的話雖然難聽,但是確實極致正確的。積重難返,並就不是一天兩天成形的,皮筋蹦得久了,表面看去是正常的,但是他確實脆的,很容易即會崩斷。」

……

會議室內,多名主任醫師都促狹的看著華新的好戲。

他們與楊青一樣聯合會診已經確定了劉皓的病情,此刻華新跳出來推翻他們的會診結果,他們本就不高興。

但是,華新不僅不顧他們的會診結果,還單獨與病人以及病人家屬談論病情,期望獲得他們的同意從而進行這個必死的手術。

這是在質疑他們的專業能力。

這是在打他們的臉。

謝明華公然支持華新,更是讓他們心裡很不爽。

年紀輕輕的,竟然如此不懂事。

一點也不知道規矩,不知道尊重上級領導。

華新環視了整個會議室一眼,這群主任醫師的醫術是不錯。

但是,太過驕傲,並且不把他放在眼中。

而且,還因為他推翻了他們的會診結果記恨在心。

無論這次華新手術是否成功,能夠把劉皓從死神中拉回來,他們都會背上一個不作為的名號。

華新知道這群人是靠不住的,這次的手術他只想要醫院能夠支持他就可以了,是否是主任醫師做他的助手,那倒是其次。

「諸位,我希望有人自願做我的助手。」華新問了一個很白痴的問題,整個會議室裡面沒一人回答他。

會議室內全是主任醫師,對於華新推翻他們的診斷結果,盲目的進行手術治療並且得到謝明華以及病人家屬的同意,他們心頭不爽也很不屑。

華新知道自己白痴了。

「既然諸位都不願意幫我,那我也不勉強了。」

華新訕訕笑了笑,自己這不是找堵嗎?他要的是能聽他話的助手,而不是為自己添堵的人。

既然與這群主任醫師達不成共識,華新也沒有必要與他們廢話。

「我幫你吧。」

這時,趙大山想到當初第一次看見華新的情形道:「就當三個月前,我對你無禮的歉意吧。」

「哦?」

華新倒是沒有想到趙大山會在這個時候幫助自己,雖然是還人情的借口,不過總算是誠心誠意。

華新沖著趙大山點了點頭,笑道:「謝謝你。」

趙大山無奈的聳了聳肩,他雖然也不看好華新的這次主刀手術,但是他是謝明華派系的,謝明華都支持華新,他沒有理由不幫襯一下。

「華新,好好乾,我這個老胳膊老腿雖然很久沒有做過手術了,但是幫襯幫襯打打下手,還是能行的,至少握住手術刀的時候不會抖的,我想我應該能夠勝任這份助手的工作。」謝明華表明了支持華新。

「謝院長。」

華新沒有想到謝明華會無條件的支持自己,沖著謝明華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美麗俏佳人 這時,整個會議室裡面的主任醫師們都動容了,怎麼也沒有想到謝明華這個副院長居然會支持華新,而且是以華新助手的身份幫助華新,可見謝明華心中對於華新的重視。

他們再一次審視了一番華新,但是任然沒有理由說服自己去幫襯這麼一個年級輕輕的小子。

砰。

會議室的門被人推了開來。

馮青老神在在了走了進來,環視了眾人一眼,目光最後落在了華新的身上道:「華新,既然他們不願意幫你,我這把老骨頭就任由你折騰了。」

「呵呵,華新你一定不能讓我失望。」

馮青一臉輕鬆,笑看著華新,給足了華新支持。

「謝謝。」

華新當真意外,沒想到馮青在這個時候會義無反顧的幫助自己。

只是。

華新不解了。

馮青可是中醫全科方面的主任醫師,並不是外科醫生啊。

謝明華以及馮青兩人都看出了華新眼中的疑惑。

「小華啊,只許你是中醫全科方面的醫師以及外科醫師,就不許我也能做手術嗎?」馮青促狹笑道:「老謝,給小華解釋解釋。」

謝明華拍了拍馮青的肩膀道:「馮老年輕的時候就是外科科班出生,有過長達十年時間的外科手術經驗,最後才從事中醫全科方面的醫療工作,說起外科手術的水平倒也不遑多讓,噹噹助手,打打下手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這……」

華新熱淚盈眶的看著馮青以及謝明華兩人,打心眼裡感謝兩人。

兩人義無反顧的支持自己,就是憑藉兩人對自己的這份重視,他也要做好這個手術:「謝謝。」

(本章完) 「嗖!」

暗影看到周富貴的兒子把華明攙扶進屋了之後。

華明還嚷嚷著自己沒有醉,讓周富貴的兒子趕快走!

「好啦!」

「華叔,那我走了,你把門鎖好!」

周富貴的兒子交待道!

「走吧,走吧!」

華明驅趕著周富貴的兒子!

暗影看到周富貴的兒子離開之後,滿滿的摸索著。

鑑寶女王 顯然,華新不知道取向,李秀華和洋子兩人去了京城,華明是一個人獨自居住!

「500。」

「我來了!」

暗影悄無聲息的就摸了上去!

他慢慢的撬開門栓,進了屋子,然後再輕輕的關上!

此刻,華明進了內屋,然後到頭就睡在了床上,發出了呼呼的呼嚕聲!

「好!」

暗影眼睛一亮,一手拿起枕頭,一手掏出了一把寒光閃爍的匕首!

嗖!

寒光閃爍的匕首劃過一道寒光,向著華明的脖頸大動脈而去!

「我是主刀醫生,我做主。」

「哼,好大的口氣。」

楊青面色不喜,處處與華新針鋒相對,冷嘲熱諷。

華新沉著臉,時間緊迫,他沒有時間與楊青扯皮,凝視著楊青道:「楊主任,如果你不願意在此幫忙,大可離開,請不要在這裡打擾大家的積極性。」

「哼。」

楊青冷哼一聲,他對這次手術還真沒任何的興趣,站了起來,聳了聳肩道:「我就等著華大神醫楊明蓉城醫療界,告辭。」

楊青自視甚高,就連謝明華也不放在眼中,徑直離開了會議室,謝明華也沒有阻攔。

華新眼神一凜,陰沉的掃了一眼楊青,對於這個處處針對自己的楊青,也厭惡至極。

楊青離開,整個會議室裡面的主任醫師們紛紛好奇了起來,想要看看華新這是鬧得那樣。

會議室內的多名主任醫師與華新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衝突,此時都好整以暇的好著華新,期待上演一幕好戲。

但是,從他們的神情變化以及眼中的戲謔神色就可以看出,他們把這次的手術當成了一次笑料來看。

他們眼中的不屑以及質疑,直接刻在了腦門上。

華新環視了整個會議室一眼,瞬間猜透了眾人心中的想法。

「華新,既然你這麼有自信,不防告訴我們你的手術計劃吧,也讓我們瞻仰瞻仰。」一名與楊青關係比較不錯的主任醫師,一臉的促狹。

「是啊,華新,你既然敢大包大攬的承擔這次手術,那就告訴我們你的手術計劃吧。」

「華新,楊主任說的話雖然難聽,但是確實極致正確的。積重難返,並就不是一天兩天成形的,皮筋蹦得久了,表面看去是正常的,但是他確實脆的,很容易即會崩斷。」

……

會議室內,多名主任醫師都促狹的看著華新的好戲。

他們與楊青一樣聯合會診已經確定了劉皓的病情,此刻華新跳出來推翻他們的會診結果,他們本就不高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