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謝謝你。」見到白雲飛這麼好說話,沒有一點兒瞧不起她們這些需要出售傳功石來換金花的困難之人,她們心裡都是感覺暖暖的。

幾十個人的傳功石都收了,白雲飛才是收到了八九十個傳功石。

看來,大家手裡的傳功石都是不多啊。

這些人,他們收了錢以後,就都走了。

三十級任務區一下就是安靜許多了。

一下就是沒有那麼多人了。

白雲飛也在鬆口氣之後,顧不及歇,就是趕緊去交任務,然後接任務,再來這樣的任務一輪了。

傳功任務的經驗,果然很多的。一次任務,就能夠讓白雲飛漲八九格的經驗。不過,這樣的任務,一天也刷不了幾輪。

一個上午,白雲飛就是刷了兩輪。

終究,要打的怪是太多了。

一輪就要打四五百入魔妖僧,這本身就是一個要完成的怪物數量多,很需要花費時間的任務。

再加上接這個傳功任務,還要從三十級任務區跑到主城,去找門派使者才能夠接這個任務,然後再跑到非常遠的後山凶谷去完成,那跑路的路程,也是不短了。

所以說,就算是刷傳功任務,升級速度夠快的了,也是沒法做到讓人飛級的。

但是,這卻是已經讓白雲飛已經很知足了。

畢竟,正常情況下,44級升45級,勤奮的話,也要升半個月呢。

眼下這麼刷,白雲飛有信心,兩天就能夠升一級。44升45這個門檻,可能會比較難,白雲飛預計那就三天。

爭取五天,白雲飛要把自己弄到四十五級。

靠的就是不停刷傳功。

「哥。要中午了,該回家吃飯了!」在家族頻道里,傳來妹妹叫他一起回家吃飯的聲音。

白雲飛聽了,立即道了:「雪兒,我中午就不回家吃飯了。你先回吧。我想中午多做些任務。」

「哥,你不要這麼拼啊。」白雲雪頓時心疼的勸哥哥不要拚命。

凌音兒也跟著開口勸白雲飛道了:「族長,中午不休息,身體受不了的。午飯不吃怎麼行啊。」

「嫂子,你開口說句話啊。勸勸我哥。」白雲雪找姜柔來勸白雲飛。

「雲飛?」其實白雲雪不開口,姜柔也會關心白雲飛的來問起的。

姜柔問起,白雲飛立即故作輕鬆的笑著對姜柔道了:「柔兒,你不要擔心我。我中午,在主城裡隨便買點燒餅湊合吃就行了。現在時候不早了,你該跟蔣芸一起回家了。我中午就不送你回家了。我晚上送你回家。」

「雲飛,我過來找你!」姜柔聽了,哪裡放心的下。立即就是要過來找白雲飛。

白雲飛頓時嚴厲的對姜柔道了:「柔兒,聽話。你過來了,我還怎麼能夠全心全意升級。那樣,我還不如回家吃午飯了。」

「雲飛!」聽到白雲飛這話,姜柔立即就是眼睛紅了,眼睛里晶瑩的淚珠不由自主的滑落下來了。

不是因為白雲飛的嚴厲而傷心的落淚的。而是,她心裡知道,白雲飛這麼努力,中午都不願意花費時間回家吃飯,要湊合著吃幾個燒餅,為的就是中午能夠把時間節省下來多打幾個怪,這樣做,都是為了儘快四十五級,不讓她等他太久啊。

明白這點的姜柔,怎麼會不願意為這樣有上進心,對她知道體貼的男朋友而落淚。 中午了,後山凶谷里的修士,只有回去交任務的,沒有過來做任務的了。

終究,像白雲飛這樣,午飯也不吃,也要做任務的人是少數。

現在,整個凶谷,就只剩下白雲飛一個人在打入魔妖僧了。

偌大的凶谷,都是怪物和雜樹叢,突然間沒有了人煙,就只剩下一個人,感覺也怪嚇人的。

四周都是死寂死寂的。

白雲飛也只是這樣感覺一下,就是不多想的繼續低頭打怪了。

又忙活了一會,回去交任務。

回到任務區,沒想到任務區還有兩三個等著賣傳功石的經濟狀況不好的修士,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等著他想要出售傳功石換金。

白雲飛沒有嫌棄,依舊是認認真真的收購了這些人的傳功石,還囑咐他們,中午別忘記了吃飯。

這些人笑著跟白雲飛告別。

終究,跟白雲飛做生意,讓人不由就會心裡舒服啊。

價格公道,態度還好,比修士坊市裡那些黑心商人好太多了。

那些商人,不止心黑坑人,遇到小生意的時候,態度還瞧不起人的不好,讓人去賣東西,跟受氣一樣,讓人想起來就生氣。

這也是難免的。

長期擺攤的人,手裡難免積攢下來了一些錢財,所以,心裡就有點底氣瞧不起別人。

對一些拿一個兩個東西來賣的散人修士,自然有點給臉色看。

他們還是會喜歡大客戶的。

白雲飛不這樣。

交了任務,又接了普通的試煉任務,白雲飛還要跑去主城接傳功任務。

已經中午了,門派使者都已經要吃飯了,見到白雲飛過來接任務,門派使者親自接待了白雲飛,收了白雲飛的傳功石,發布給了白雲飛任務,還招呼白雲飛進家來吃點再走。

別人這是客氣話,白雲飛當然不會當真。

感謝一番,白雲飛回去的路上,買了幾個燒餅,邊走邊吃,就是再跑去後山凶谷做任務去了。

__

「飛兒這樣下去,真的讓人擔心。以前是晚上天天加班打怪,還帶了雪兒好幾天。現在中午都不回來了。我怕他身體吃不消啊。」當娘的李青衣,一邊給自家的丈夫和女兒端菜,一邊發愁,這到吃飯的點兒了,白雲飛卻是不回來吃飯了。

「你就別擔心了。飛兒知道他在做什麼。」作為男人的白忠福,終究比女人心寬些,他帶著笑容的寬慰妻子不要太過操心白雲飛。

「晚上回來說說他。升級重要,也不能這麼拼。」李青衣還是這樣堅持道了。

白忠福馬上就是跟著道了:「行。晚上我說說他。升級是也要勞逸結合的。他這過去一年,過的不容易。換我也要崩潰了。可是,飛兒不是都挺住了。」

白忠福又很是自豪的道:「飛兒就是飛兒。有他當榜樣,咱們的雪兒,從小都沒讓咱們操心。比起別人家來,咱們夫妻倆算是幸福的了。咱們的孩子,從來不需要大人催著去認真學習,努力做任務。都是多好的孩子。」

「倒是不要讓人催著認真學習,努力做任務,現在都要勸著她們多休息了。」李青衣也跟著覺得家裡的一雙兒女都很好的自豪不已。

「爹,娘,哥又不在,你們這麼誇他,他也聽不到啊。那你們不白誇了嘛。」白雲雪都被爹娘誇白雲飛,把她也給順帶上了,她都覺得坐不住了。在爹娘面前,被誇的怪不好意思的了。

「爹娘哪裡誇他了。就是家裡說說話。來,吃飯吧。你哥不在,你也要多吃點。你也辛苦了。」白忠福心疼女兒,給她夾菜道。

白雲雪得到爹的關愛,馬上笑了,立即開心的吃起菜來,一邊吃,一邊操心的道了:「中午我給哥帶點飯菜過去吧。」

「嗯。我都給準備下了。鍋里留菜了。」李青衣笑著道,很高興女兒能夠想到這點。

白雲雪也笑了地道了:「不過,要等下看看嫂子給不給哥哥送飯。嫂子要是送了,我就不跟著送了。不然送兩份飯菜,我怕哥撐著。」

「你這丫頭,什麼嫂子不嫂子的。別亂叫。人家可是清白的姑娘,名節重要。」白忠福一聽,馬上就是教女兒不要亂叫人嫂子,影響別人名節了。

白雲雪一聽這話,馬上就是對白忠福道了:「爹,你這次出門不在家,所以,這幾天的事情爹都不知道。我現在叫柔兒姐嫂子,柔兒姐都沒說不答應,我哥也沒說什麼。這爹都不知道的。」

「是這樣嗎?」白忠福立即抬頭看向妻子。

妻子李青衣立即輕輕點頭。

白忠福這才信了,然後卻還是道:「那也不行吧。飛兒,我反倒有點擔心了。他不會心急娶媳婦吧。這可跟我想的不一樣。他可是做大事的男人,我不想他兒女情長。兒女情長了,就該英雄氣短了。看少主人過去就知道了……」

「好端端的,說起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幹嘛。飛兒心裡有數,不用你操心。我看,飛兒早點娶妻,沒有什麼不好的。這個姜家小姐,我相中了。飛兒終究不是少主人,姜家小姐也不是那些女人,不一樣的。」李青衣道。

爹娘說起有關白雲飛的親生父親少主人的話時,白雲雪都是支著耳朵認真的聽的。想聽來什麼,然後好去告訴白雲飛有關他親生父親的事情。

白忠福顯然看出來這個女兒的想法了。所以,得到妻子的眼色,不讓他在女兒面前提起以前的少主人跟那些紅顏知己的愛恨糾纏,他也就馬上不提了。

強行復婚:冷心前夫惹不起 後山凶谷。

這時真正的就只剩下白雲飛一個人了。

整個偌大的山谷里,就只有一個白雲飛一個揮舞斬刀砍殺在怪物身上的聲音,還有怪物倒地時發出的那聲每個入魔妖僧都是一樣的機械慘叫聲音。

「雲飛!」

這時,突然出現一個宛如天籟的聲音,女孩子的聲音。

「柔兒。」

白雲飛看到是姜柔,立即笑了,馬上放下正在打怪的事情,跑過去看姜柔了。

「雲飛,你繼續打怪吧。我不耽誤你。」姜柔有點兒忐忑地道。

她不想她的出現,耽誤到白雲飛的努力打怪。

因為白雲飛這麼努力,也是為了她們兩個人可以有個好將來。

聽到姜柔這話,白雲飛立即帶著心疼的眼神道了:「上午說你那句話,是有些重了。不過,也是為你好。你終究是一個女孩子,跟男孩子不一樣的。男孩子不回家吃飯,爹娘不會擔心。可是你要是不回家,大叔大娘非得擔心你不可。現在你來了,我還打什麼怪啊。難道我跟柔兒,我還抽不出時間來陪柔兒啊。」

一聽這話,姜柔就是忍不住又開心又羞澀的笑了。這樣,凶她也是心疼她,她真的來了,也會願意拿出珍貴打怪做任務的時間陪她的男朋友,怎麼會不讓女孩子的心裡覺得又幸福又知足呢。

「雲飛,我給你帶了吃的來。」見到白雲飛沒有因為她自作主張的過來,就是給她臉色看,對她依舊給她這個女朋友應得的溫柔和體貼,姜柔才是敢現在拿出來之前她偷偷藏在身後的小食盒。

這回過來啊,她就是特意給中午也沒有時間吃飯,還要在外面努力打怪的白雲飛送飯的。 見到姜柔突然像是變戲法一樣拿出來的食盒,白雲飛可沒有說些讓一番心意的姜柔覺得灰心的話。

女朋友一番心意,特意不辭辛苦的來給他送飯,白雲飛怎麼會沒心沒肺的說些會讓她覺得灰心的話。

白雲飛立即就是笑著伸手接過姜柔遞過來的食盒道了:「嗯。柔兒一番心意給我送的飯,肯定很香。過來,一起吃。」

白雲飛說著,就是拉著姜柔走向後山凶谷一處山洞前的石頭台階上,那裡乾淨,而且還有地方放碗筷。

見到白雲飛沒有說不餓不吃她送的飯的意思,姜柔才是一下放心了。

她就怕她一番心意,反倒惹得白雲飛不高興,覺得她女孩子有些麻煩呢。

聽到白雲飛招呼她吃,她立即就是跟白雲飛道了:「雲飛吃吧。我吃過了,這是特意給你帶的。」

白雲飛聽了,再次笑著問道姜柔道:「真的吃過了?可別說謊話啊。不然,誰餓著肚子誰知道哦。」

白雲飛會再次問一遍她,也讓姜柔心裡覺得更暖的道了:「真的吃過了。你就放心吃吧。要不,你在這裡吃飯,我去替你打怪。雖然我打怪不給經驗了,但是,任務的完成怪物數量還是會給你的。這樣,你坐著吃飯,也能夠完成任務。」

「別,別。咱們難得在一起說說話,你打什麼怪啊。」白雲飛立即笑著心疼女朋友,拉她坐下,然後他開始狼吞虎咽吃薑柔給他送的飯道了:「嗯,好吃,真好吃。不過,柔兒以後還是別給我送飯了。大叔大娘會不高興的。該說你胳膊肘兒往外拐了。現在的咱們,越是這種時候,就越得一起小心討大叔大娘歡心。不然,他們不高興了,就會給我臉色看,也會連累你在家裡被嘮叨。他們兩位長輩這一關,我將來肯定是要過的。所以,我一定不能夠讓他們反感了。你能明白,你能理解吧。」

「嗯。」白雲飛如果只是說不讓她送飯了,她肯定心裡要失落了。可是,白雲飛如果像這樣說,為了不讓她爹娘反感他,才是不讓她以後繼續送飯了,那姜柔的心裡就是能夠接受,並且心裡只會感覺到男朋友為了跟她的未來,是有多麼周詳的計劃。

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已經在為兩人的未來謀划,哪個心裡已經非君不嫁的女孩子心裡會不覺得幸福啊。

「你不會覺得我對大叔大娘這樣做,有點陰險吧。竟然跟他們用心機。」白雲飛還真有點擔心的著跟姜柔道。

「就得跟他們用點心機。不然,他們總是看不上雲飛。我支持雲飛。我心裡清楚,我這樣也不是對不起姜家。他們現在不理解,以後會明白,我比他們有眼光的。我沒有給姜家選錯女婿。」姜柔這話,近乎說的直白,她認準了白雲飛,將來兩人一定會做夫妻的了。

「我也一定不會讓柔兒你失望的。我白雲飛,其實是個粗人,不太會說甜言蜜語,是我走運,難得遇到這樣好的柔兒,不嫌棄我是個木訥的人。所以,我一定不會讓柔兒失望的。姜大叔姜大娘那裡,將來不管有什麼難題給咱們,咱們都不能夠翻臉掀桌子,給他們臉色看。咱們當後輩的,還是要盡量化解的。」白雲飛對姜柔道。

「嗯。」姜柔輕輕點頭道:「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我聽你的。你本就比我有主意。還有,你雖然不會說甜言蜜語,可是,我並不覺得你是一個粗人。你只是你的溫柔,你的體貼,你對我的好,需要別人細細體會才是能夠感受到。就好像,現在,我給你送飯,你沒有罵我一樣。換別人,女朋友做了不讓人喜歡的事情,別人就要當場摔東西了。你可沒有。我知道,這就是你的溫柔。」

聽到這話,白雲飛都是不由的呆住了。

因為感覺,姜柔真的懂他。

這個女孩子,真的是他的知己。

真正的知音。

看到白雲飛呆傻了,姜柔卻是溫柔又幸福的笑了。

難得她有一回說話,也會讓白雲飛刮目相看呢。

這難得的體驗,怎麼會讓姜柔不感覺珍貴。

白雲飛吃的正歡,姜柔也正看白雲飛吃飯的樣子,看得入迷呢。

這時家族頻道里,傳來白雲雪的聲音了:「嫂子,嫂子,你現在在哪兒啊?是不是在我哥身邊,給我哥送飯了?」

「嗯。」聽到這話,姜柔立即害羞的回答未來小姑子的話了:「我在後山凶谷呢。雪兒有事?」

白雲飛也跟著道了:「你這丫頭,怎麼知道柔兒給我送飯了?」

白雲雪聽了哥哥和嫂子的話,立即笑著道了:「這還用說嗎?我哥中午努力打怪,飯都不吃了,我肯定能夠想到嫂子心疼哥,中午肯定會送飯的。這樣就好啦。我這就去告訴娘,中午不用讓我給哥帶飯了。因為已經有嫂子給哥送過飯了。嘿嘿,哥,你慢慢吃啊。嫂子送的飯,吃起來特別香吧?」

白雲雪這麼皮的說話,真是讓姜柔害羞的脖子都紅到脖子根了。

「這丫頭。」白雲飛也是幸福的笑笑。有喜歡的女孩子給送飯吃,那感覺,真的很幸福啊。

就這樣,跟著姜柔在一起說說話兒,一邊吃飯,白雲飛吃的差不多了。

姜柔卻是在開始擔心了:「我家的食盒太小了,怕是給你帶的飯不夠吃吧。」

見到白雲飛已經把米飯和一小碗菜都給掃光了,姜柔已經開始在擔心白雲飛吃不飽了。

見到姜柔擔心了,白雲飛立即讓她寬心的道了:「還好我已經吃過幾個燒餅墊墊肚子了。不然,還真吃不飽的。你們家的碗,我早就發現了。特別小。像這樣的碗,裝米飯,我能一口氣吃五碗。你們有錢人家,吃飯的事情就是太過講究排場和精細了。好看是好看了,關鍵不頂餓啊。」

「有的吃就不錯了,還嫌棄我家的碗小。」姜柔聽了白雲飛這故意逗她開心的話,沒讓白雲飛失望的賞了他一個女孩子風情動人的白眼,然後開始賢惠的動手收拾白雲飛吃剩下來的碗筷。

然後,她知道她不能夠再留下來了。她知道她留下來,只會讓白雲飛還要分心陪她說話,影響他增強實力了,這反倒是給兩人的未來增添阻力。所以,她懂事的道了:「雲飛,那我就回家送食盒了。你剛吃過飯,歇一歇再打怪。」

「嗯,好。你小心些。路上要是遇到有人找茬,家族頻道里叫我,我馬上過去。」白雲飛體貼的幫著女朋友提食盒,送她出谷口。

「我帶著武器呢。加8的武器,一般人見了,誰敢惹啊。」姜柔笑著讓白雲飛放心,然後很是開心走出去,然後轉身給白雲飛揮手道了:「回去吧雲飛。」

白雲飛立即也跟著姜柔揮手,這樣的女孩子,真是盼著早點能夠娶她,跟她一起過一輩子啊。那是一個男人一生的目標。 白雲飛已經有姜柔送飯了,白雲雪告訴了娘,哥有了姜柔送飯之後,她們娘倆兒也就放心了。

蔣芸雖然在家裡,沒在家族頻道里說話,但是,家族頻道里說的事情,她都注意到了,知道了白雲飛雖然不能跟跟她們一起做任務了,但是,白雲飛跟姜柔還是有機會在一起,仍舊很要好之後,然後她心裡就是跟著放心了許多起來。

這心裡一放心,人心裡的心情,就是跟著好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