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依我看想要對出下半首詞,別說是十年時間,就是二十年時間都木有可能。」

……………

伴隨著秦觀上首詞的朗誦出口,比試台之下便是各種讚美之聲四起,不絕入耳。

雖然……

他們大多都不懂詩詞。

甚至根本就沒有聽到秦觀到底朗誦了個甚!

特別是廣場之中一眾女子們那火熱的樣子,直接就是要衝上去以身相許的節奏。

比試台上,秦觀自以為瀟洒的甩了一下頭髮,便是準備在洋溢的讚美聲和火熱的目光之下,瀟洒離去……

這個套路,秦觀很是輕車熟路。

因為,每年的群英大賽都是這樣的……

「等等!」

卻是在這時,出現了變數。

有不屑的聲音,陡然想起,悠悠飄蕩開來…… 這聲音,當然是甄亂髮出來的。【

實際上,現在的甄亂已經是登上了比試台。

「你叫我?」

秦觀雖然停下步子,並且轉過頭去,卻是並沒有拿正眼看甄亂一下。

在秦觀的心中,放眼整個中原八城,能夠配得上他秦觀看的,就只有晏大公子一人。

「當然!」

對於秦觀這份冷傲的姿態,甄亂很是不爽。

覺得,也是要好好的給他打臉一下了。

至於如何打臉?

甄亂可是確定秦觀剛才吟誦的半首詞根本就是「浣溪沙·漠漠輕寒上小樓」的前半首。

而這首詞,甄亂剛好會背……

「你叫我,又有何事?」

很顯然,秦觀已經是有些不耐煩了。

「秦公子剛才說只要是能夠將你所做詞的下半首對出來,你寧願奉上黃金五千兩?」

「是的!」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

等的,就是你這一句話!

實際上,甄亂已經是一臉風輕雲淡的開口了:「那麼,我現在就要將這首詞的下半首給作出來!」

此言過後,全場震驚!

什麼叫語不驚人死不休?

瓜是強扭的甜:壓寨夫君 這就叫!

什麼是一石激起千重浪?

這就是!!

「我的個老天爺啊,竟然有人狂妄到放言能夠對出來秦大詞人下半首詞的地步?」

「而且還是在秦大詞人剛將上半首詞放出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這……赤果果活生生到極致的狂啊!「

…………

在紛紛四起的議論聲之中,秦觀也是直接被氣樂了。

實際上,秦觀當初可是經歷了十多天的苦思冥想,終於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靈光閃過,才有了這首詞。

對於秦觀本人來說,這首詞的精彩不說是絕後,但也絕壁是空前。

所以,秦觀才會在比試台這個萬眾矚目的地方吟誦出來……前半首!

秦觀堅信,即使是晏大公子想要對上下半首,沒有三五天的費力推敲恐怕也是做不到。

至於比試台上根本就名不見經問的甄亂,秦觀直接呵呵……

「閣下如此的說大話,難道就不怕閃到舌頭么?「

當即,秦觀也是走上了比試台。

倒要看看甄亂狗嘴裡能不能吐出來象牙來?

甚至在心中,已經開始醞釀毒辣的諷刺之語了。

以便在等到甄亂對不出來下半首,或者對的下半首根本就是驢唇不對馬嘴的情況下,直接放出來諷刺。

但……

秦觀顯然是做了無用功。

因為,甄亂已經是一臉平淡的吟誦出來了: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

震撼,前所未有的震撼!

秦觀直接呆若木雞:甄亂吟誦的這下半首詞不僅字句工整意境幽遠,而且跟前半首銜接的堪稱完美……

更重要的是……甄亂吟誦出來的下半首竟然跟自己原本作出來的……一字不差!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將下半首詞在這麼斷的時間之內作出來?而且還作得這般完美?「

實際上,秦觀已經是驚呼出聲。

比試台之下,對於甄亂作出來的後半首詞,秦觀的一眾粉絲本來還有些不屑。

畢竟,這個世界,不是每個人都懂詩詞的……

不過在聽到了秦觀毫無形象的大呼之後。

便是明白了:甄亂對出來下半首詞,好**炸天的樣子!

當即,驚咦之聲便是四起。

「這一定不是真的,嗯,我一定是在做夢!「

特別是夾雜在人群之中一個長相頗為偉岸的中年婦女,更是已經信誓旦旦的大呼出聲。

或許是為了證明自己就是在做夢,她甚至還隨手撿起來了地上一塊半截磚頭,然後朝著自己的腦袋狠狠砸了過去………

「一切,皆有可能!「

對於秦觀滿臉不可思議的驚呼,甄亂已經是給出了一個很騷包很萬能的答案。

「還有就是,我們是不是該討論一下關於五千兩黃金的事情了呢?「

甄亂接下來的話語,直接便是令秦觀的臉色鄒變。

畢竟秦觀可是萬萬沒想到有人真的能夠對出自己下半首詞的,而且還是在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之內。

至於說奉上五千兩黃金,也只是隨口一說。

好吧,說實話,現在秦觀身上根本就只帶了一千多兩,還是白銀。

這,可如何是好啊?

「這位兄弟,今日出門急了,沒帶足夠的金子,你看能不能……少點?」

秦觀向著甄亂快步走了兩步,聲音細弱蚊蠅。

畢竟,比試台之下那麼多粉絲看著呢。

「啥米?秦公子你說你帶的錢不夠?」

甄亂的聲音卻是一點都不小,準確的來說是很大。

當即,便是令秦公子鬧了一個大紅臉。

話說今日真是丟人丟到姥姥的姥姥的姥姥家了,我了割草!

「這個沒關係,等哪日有錢了給我送過來就行了!」

甄亂已經很豪爽的接著開口了,也終於是令秦觀的臉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不過正所謂親兄弟明算帳,字據還是要立下的,而且利息方面也就湊個整數,就一天一百兩黃金吧!」

一天一百兩黃金的利息?

秦觀心中剛剛對於甄亂生出來的一抹好感,瞬間便是煙消雲散了。

然後,在甄亂寫下的字據上籤上名字之後,便是急匆匆的離去湊錢了。

「秦公子,這筆錢其實是不急的,等個一兩年再還也是沒有問題的!」

甄亂頗為豪氣的話語又是響起,令已經行出去老遠的秦觀雙腿一個踉蹌,差點沒有咣當一聲栽倒在地。

一天就是一百兩黃金的利息。

一兩年可就是……

請原諒,秦觀的數學是古文先生教的!

……………

「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在盞茶的時間又賺了五千兩黃金!」

甄亂在萬眾矚目的目光之中,走下了比試台,在經過龍傲天身邊的時候,還是不忘出言打擊一下。

當然,對此龍傲天雖然連憤都怒了,卻是無言以對。

索性,眼不見心不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