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們過去看看。」

這時候,青尋開口說道。

最終三人飄向魔鳳寢宮,從鳳喙入口處走入了魔鳳的寢宮中。

然而,一進入當中,他們三人驀然之間就被眼前的景像驚呆了。

這裡竟然是一片粉紅色的世界。

粉紅色的巨床,粉紅色的帷幕,粉紅色的桌几等等一切,都是粉紅色。

而且,在寬闊的宮殿之中,擺著一件件奇形怪狀的道具。

這些,沒有得到青鳳后、血鳳後傳承之前,青尋和血手確實不會知道是什麼東西。

但現在,又豈能不知?

都是魔鳳與青鳳后、血鳳後用來增加閨房樂趣的秘器。

這十凶之一的魔鳳果然是出了名的淫邪好色,便是在其寢宮之中,都擺滿了各種道具。

都是讓人感到無比害羞、臉紅的奇技淫巧。

二女看得滿臉通紅,甚至有些心慌。

諸天大造化 江寂塵則一臉正經嚴肅的樣子,目光故作深沉的掃過整個魔鳳的寢宮。

其實,在心裡,他已經發出了各種感嘆。

他不得佩服,魔鳳果然是淫道中人,簡真就是把此道推到了極致。

這也罷了,他的修為還這般的逆天,位列十凶。

「魔鳳這傢伙不知道掛了沒有,若能有緣再見,得以暗中請教一翻,必能讓我受用無窮!」

江寂塵對魔鳳當真是生出了無窮的敬佩之意。

不過,他自然不可能表現出來,而是一本正經地道:「這寢宮很大,我們分開尋找吧!」

江寂塵開口道。

魔鳳的寢宮真的很大,這裡只是最前面的一段,四周還有很多房間。

青尋和血手點點頭,然後分開行走。

他們分別各往三個方向行走。

江寂塵直直往前走,因為與他生出一絲感應的神秘存在是在寢宮的深處。

青鳳和血鳳也有感應,似找到了有關青鳳后、血鳳后的東西。

所以,她們是往兩邊走去。

江寂塵越過粉紅色的巨床,然後深入到寢宮的中部。

這時候,他突然聽到青鳳和血鳳的傳音,她們說找到了青鳳后、血鳳后的修鍊之地,她們需要閉關一段時。

江寂塵讓她們安心閉關修行!

而後,他繼續前進,同時感覺到體內的《魔鳳殘訣》運轉得更快了。

最終,越過重重宮庭,江寂塵來到了魔鳳寢宮的盡頭。

那裡,有一口池子!

池子之中,竟然是黑色的岩漿!

他沒有發出炙熱的氣息,而是有一股幽幽寒意。

這是魔鳳浴火重生之池!

裡面黑色的岩漿是帶著魔鳳氣息的岩漿!

江寂塵很震撼,這一口池子太過不凡了,甚至可以說是無上至寶。

而且,它是單獨的,被神秘的材料鑄造而成。

「這片池中的黑色岩漿,絕對可融煉萬物,焚滅一切,便是無上人物沾一絲,只怕都要被重創,甚至要被焚滅!」

江寂塵暗暗心驚。

從罪惡王冠開始的無限綜漫 不過,與他《魔鳳殘訣》引起共鳴之意的,並不是這一口池子。

而是在這一口池子中心處的一滴暗黑色血珠。

它此時浮在黑色岩漿之上,滴溜溜的轉動,散發著的是魔鳳真正的氣息。

毫無疑問,那是一滴魔鳳之血!

江寂塵神情終於震動,苦苦尋覓的東西,此時就在眼前觸手可及的地方。 ?

魔鳳血,就在眼前,觸手可及!

但這觸手之距,卻仿如有千萬里,遙不可及。

因為,那黑色的岩漿,散發著幽幽的毀滅氣息。

禍到請付款 只怕還未靠近,都一切盡被消融焚滅。

所以,那一滴魔鳳之血,雖然近在眼前,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

但…….要如何去取?

江寂塵平復了情緒,開始思索起來。

最終,他取出了上古游龍聖劍。

同時,《魔鳳訣》開始極限的催動。

「嗡!」

下一刻,聖劍被魔鳳氣息灌滿,散發出龍吟鳳鳴之聲。

「我以魔鳳訣催動上古游龍聖劍,應該可以在這黑色岩漿中堅持一瞬間無損!」

江寂塵心中有了決斷。

他身上的東西,除了一角蒼殺陣、一顆噬毒珠碎片,可以在黑色岩漿中無損。

但這兩物根本無法控制,然後於黑色岩漿中取出魔鳳之血。

其餘的,哪怕是上古葯鼎、沒有完全解封的沉岳,一碰到黑色岩漿,只怕就會當場融掉。

最終,只有游龍聖劍!

畢竟,那是上古有名的七大聖劍之一,很不平凡。

若江寂塵擁有足夠的實力,能夠發揮出的聖劍之威不可想象。

不過,哪怕上古聖劍,也僅能做到一碰黑色岩漿不融而已,不能持久。

還有一點,江寂塵握著游龍聖劍,那游龍聖劍一旦碰觸到黑色岩漿,那麼從聖劍之上傳過來的毀滅之能越強大、恐怖,江寂塵絕對無法承受。

只有讓聖劍碰觸黑色岩漿的時間越短、面積越小,那傳過來的毀滅之能才會越少。

這是生死大事,很兇險。

稍有不慎,極有可能被傳來過來的熱能焚成飛灰。

江寂塵咬牙,覺得這次真要拚命了。

千辛萬苦的尋找,魔鳳之血就眼前,又豈有不取的道理?

富貴險中求,大道死中索,沒有什麼好說的。

有了決斷,江寂塵的心境反而進入到了一種空明、無欲無求的狀態之中。

他單手緊握上古游龍聖劍,心念如空中明月,高潔無塵。

此時,他整個人很靜,如一座沉默的古岳,任怎樣風雨歲月,都不曾動搖變遷。

但下一刻,他就動了!

劍起,如極速的閃電劃過天穹,又如歲月的流光,無悄的消去!

這是一個從極靜到極動的過程,是劍道中的超然之境。

江寂塵,他此時暴發出了自己平生最強的劍道意境。

沒有劍式劍招,只有快、穩、准!

「咻!」

聖劍外層被幽幽的魔鳳氣息包裹,然後劍尖切過那一滴魔鳳之血的底部,接著江寂塵輕輕一挑。

那一滴魔血已經落在了聖劍劍尖之上,滴溜溜的轉著。

但這一刻,江寂塵感到一股可怖的毀滅之能從劍尖處傳盪過來。

快到極致,讓人根本無法反應。

江寂塵,凝滿魔鳳氣息的手,血肉驀然之間消融,根本無法阻擋分毫。

此時,聖劍已經把魔鳳之血從魔鳳浴火重生之池中挑了出來。

但從聖劍上傳盪而來的可怖毀滅之能沒有消失。

此時已從聖劍上,傳到了江寂塵的身上。

剛剛,江寂塵那一劍已經控制到妙至巔毫,甚至劍尖幾乎根本沒有與黑色岩漿交接。

或者說,只是一沾即退。

就像是一縷髮絲根,稍稍碰觸到了水平。

也便是說,剛剛傳來的毀滅之能只是黑色岩漿中毀滅之能的億億萬分之一而已。

但江寂塵此時從手掌至肩膀的血肉瞬間消融,只餘下了森然的白骨。

並且,毀滅之能漫延,江寂塵的血肉繼續在消融。

若一直繼續如此下去,最後,江寂塵將會化成一堆枯骨。

而哪怕江寂塵的肉身無比強悍,也根本無法阻擋分毫。

甚至,便是堅固無比,內蘊不滅之力的骨頭也變焦、有裂痕,隨時都要破碎開來。

為了取到魔鳳之血,江寂塵這次絕對是處於生平最大的兇險狀態之中。

江寂塵雙眼通紅,咬牙低低的嘶叫。

那種毀滅之能焚燒的痛楚無法想象,遠勝他從前所遇到過的痛楚,真的可以讓人瘋掉。

一般人絕對無法承受,意識要直接崩潰。

此時,江寂塵只極力運轉《魔鳳殘訣》。

因為,魔鳳能夠浴火重生,除了血脈,更重要的是《魔鳳訣》。

一旦運轉,可以吸收、煉化毀滅之能。

其實這毀滅之能,就是熱到極致的熱能。

而至熱之物顯寒,所以才會有幽幽冷意。

只是,江寂塵的境界太低,修習的又是《魔鳳殘訣》,此時煉化的速度有限。

不過,幸好他是煉體者,修習了《不滅經》,生命之能無比的強大,不會輕易死絕。

且江寂塵在此之前已經含住了三分一片的白龜長生草葉子。

但並沒有立刻咬碎白龜長生草葉子,而是極力運轉《魔鳳殘訣》,拚命的煉化恐怖熱能。

很快他左半身的血肉消失,露出了森然白骨。

這一刻,他覺得生命將要寂滅,意識要陷入永恆的黑暗之中。

正在此時,江寂塵咬碎了三分之一片的白龜長生草葉片。

轟!

無盡仙草藥效,當中蘊著長生不滅之能,灌入江寂塵的身體之中。

終於,讓江寂塵將要寂滅的生機回復。

於是,有了白龜長生草,江寂塵繼續極限運轉《魔鳳殘訣》,煉化熱能。

最終,傳盪到身體的可怖熱能被煉化,江寂塵活了下來,保住了一絲氣機不滅。

但他現在的身體真的很慘!

右面小半邊身體的血肉被消融掉,看起很可怕,像一個怪物。

但江寂塵此時很興奮,根本不在意,因為那一滴魔鳳之血,如一顆幽黑水珠沾在聖劍之上,散發出不死不滅的氣息。

「此處為魔鳳寢宮,絕對的隱秘之地,我可以在此無所顧忌的進行突破!」

江寂塵心中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