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但是,李瀟後退后,神色卻是古怪了起來。

隨即,在對方驚愕的目光下,李瀟又沖了過來。

這一次,李瀟繼續揮拳,連玄黃鐘都不曾動用,以肉身之力,硬撼那天靈之氣凝聚的利劍。

「你可真是在找死!」這大聖冷笑道,手中利劍不斷的斬出,僅僅是幾息之間,便將李瀟的手掌斬的血肉模糊。

但是,李瀟像是沒有察覺到似的,甚至貼身而上。

噗!

下一刻,眾人只見李瀟的胸口,被那利劍刺穿,天靈之氣宛若龍濤海嘯,在李瀟體內爆發,肆意。

「夠了。」

閻皇小嬌妻:君上放肆撩 但李瀟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痛苦之意。

甚至,他嘴角微微上翹,竟然出現了一絲欣喜與激動之意。

只見他抽身而退,縮地成寸施展,速之力爆發,宛若一條游龍,幾息間便沖回了輪迴古城內。

「你有種別跑!」

「出來!」

……

李瀟跑了回來,靈族的那幾個大聖卻是憋屈無比。

他們很強,確實能鎮殺李瀟。

但,李瀟距離輪迴古城太近了,他要回去,這幾個大聖根本就攔不住。

「你沒事吧?」沈破軍皺眉,道:「下次別這麼衝動了。」

「我沒事。」李瀟摸了一下胸口處的傷口,笑道:「還得感謝他們呢。」

「什麼?」沈破軍愕然,盯著李瀟,他懷疑李瀟是不是被打傻了。

但,李瀟卻是真的開心,只因那利劍刺入體內后,天靈之氣雖然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但也在凈化靈魂上的罪孽之力!

第四章,先去吃飯,吃完飯繼續寫剩下的,各位稍等,我吃飯很快的!

(本章完) 肉身上的傷勢,確實很嚴重,畢竟那是天靈之氣,可凈化萬物。

甚至,連聖體,都差點被凈化的乾淨。

但,李瀟卻一點都不在意,他笑了,笑的相當的開心。

「你……有病吧?」沈破軍無語,被人一劍洞穿了胸口,連雙手都被斬的血肉模糊,卻還笑成這樣,真是無法理解。

「嘿嘿。」李瀟輕笑,也不多說,盤膝而坐,開始療傷。

而城外的靈族卻怒了,更是憋屈到了極點。

烽火英雄 「你再敢出來,我必定斬你!」

「出來!」

……

城外,那幾個靈族大聖怒吼,攻擊更是狂暴,不斷的轟擊著輪迴古城的陣法。

他們恨不得現在就攻破陣法,衝進城去,斬殺李瀟。

「單挑,敢嗎?」

就在此刻,荒子出現了。

只見他一聲氣勢蹦騰,如荒古時代的凶獸一般,氣沖雲霄。

其站在城牆上,眸子中有日月光輝在閃爍,一股精神風暴,更是讓虛空都在龜裂。

「你敢出來,我等就敢單挑!」

「有種出來了就別跑!」

……

城外,那些靈族看到荒子后,再次炸毛。

畢竟,當初將靈族的結界推后一萬里,也有荒子的份。

「行,那就單挑,正好用你們來磨練我自身。」荒子淡然道。

這話一出,那群靈族徹底被氣炸了。

大軍兵臨城下,結果荒子卻還想著拿他們當磨刀石。

這,太狂妄了吧!

「我只和聖王境的人單挑。」

然而,當一群靈族已經做好準備時,荒子卻突然笑道:「不和大聖打,要是大聖出手,我就跑回來了。」

「你……要點臉行嗎?!」

「真是不要臉啊!那麼強的戰力,卻和聖王打,真是不要臉!」

……

靈族的人憤懣,他們可是見識過荒子的戰力,當初在靈王城,荒子那攻勢,猛如凶虎一般。

在諸多靈族的心中,荒子的實力,唯有靈族中的大聖才能壓制他。

「誰不要臉了?我才剛突破到聖王,憑什麼讓我和大聖單挑?」荒子沒好氣的說道:「這樣吧,我一個人,打十個聖王境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你在小看我們?」

霸愛悍妻 「狂妄!太過狂妄!如今人族,都以狂到這種地步了嗎!?」

「你給我出來!我打不死你!」

……

靈族的人怒吼,也是丟不起這臉,當即就有十個聖王九重的人站了出來。

「說好了,其他人敢動手,我立馬就跑。」荒子說道,他是為了磨練自己,犯不著和這群靈族拚命。

「趕緊的!」

「快滾出來!」

……

這十個靈族怒喝,心中的殺意,快壓制不住了。

砰!

然而,當他們的話音剛落下時,便看到荒子沖了出來。

並且,其速度很快,一道精神攻擊宛若雷霆,直接洞穿了其中一人的眉心,磨滅其神魂。

「輕鬆,沒有挑戰力。」

這一刻,荒子嗖的一聲又回到了城牆上。

「你什麼意思!?跑了!?」一個大聖怒斥道:「我等都沒有出手,你為何還要跑!?」

「我改變主意了,不想和聖王打了。」荒子一本正經的說道:「靈族的聖王,太弱了。你們也看到了,擋不住我一招。」

「你到底想要怎樣!?」有人怒吼,磨著牙齒,恨不得將荒子給生吞了。

同時,靈族的人也是憤懣不已。

剛才那是個聖王,可都是靈族中的天驕人物,在末法時代一路逆沖,突破到了聖王九重。

但,就是這樣的天驕,卻被荒子一擊必殺,這……對於靈族來說,太丟臉了啊。

「我決定,要和大聖單挑。」荒子正色道:「聖王太弱,我太強,只有大聖,才能與我抗衡。」

「來來來,你出來,我保證好好的愛護你一頓!」一個靈族大聖面色陰沉,被殺了一人不說,現在更是被荒子不斷的嘲諷。

這,簡直無法忍受!

「好。」荒子淡然,再次走出了城牆。

轟!

剎那間,只見三個大聖同時出手,呈三角之勢,竟然將荒子包圍了起來。

隨後,漫天的混沌之力迸發,宛若龍捲一般肆意。

這天地,虛空,都像是暗淡了一般,毫無光澤可言。

「你們……是擔心打不過我,所以要用三個大聖來對付我?」荒子很淡定,輕飄飄的來了一句:「你們對自己可真沒信心。」

說罷,只見荒子眉心之處,一縷光輝閃爍。

荒帝尊的符文照耀,一道道漣漪擴散之下,荒子的身影,宛若鬼魅一般,從三人的包圍之中沖了出來,又回到了城牆上。

「你……你特么的能別跑!?」

「一直嘚啵嘚啵的,敢不敢別跑!」

……

這一刻,那三個靈族大聖暴怒了。

本想著趁機鎮殺荒子,不曾想,又被跑了……

心中的憋屈,怒火,此刻無法發泄,這三個靈族大聖的臉都憋青了。

「怪我咯?」荒子撇嘴:「說好的單挑,結果你們一下子出動三個大聖,當我傻嗎?」

「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以我目前的實力,連一個大聖都打不過,還打三個,你們真以為我沒事找事,想著送死?」荒子戲虐道。

這話一出,靈族這邊的人卻是快崩潰了。

畢竟,從荒子出現到現在,他就出過一次手,還斬殺了一個靈族聖王。

而到現在,荒子一直在嘚啵嘚啵的挑釁,嘲諷。

這就像是一口悶氣,落在了靈族的人心中,無處發泄。

「你出來!這一次,一定是單挑!」

「出來!這一次,絕對是一個人,絕對是單挑!」

……

靈族的幾個大聖沉聲道,他們突然發現,看起來很正經,很嚴肅的荒子,實際上比李瀟還要可惡啊。

「容我考慮一下。」荒子卻是皺眉,道:「你們也知道的,這種事,關係到我的生死,我可不能隨便出城。」

「你……」

「……」

……

瞬間,靈族的人無語了,說了半天,結果荒子傢伙,不打算出城了……

「給我轟!」

「轟爛這陣法,到時候宰了這傻屌!」

……

這一刻,靈族的人暴怒了,連大聖都在出手,對著陣法一頓狂轟亂炸。

第五章!

(本章完) 被荒子一本正經的嘲諷了一通,更是被殺了一個聖王,這群靈族暴怒了。

只見漫天的攻擊落下,混沌之氣宛若海潮一般,遮天蓋日。

輪迴古城的陣法,出現了劇烈的震動。

然而,輪迴古城的陣法何其堅固與強大,哪怕是至尊出手,沒有十天半個月,也是無法破開這陣法。

但是,李瀟等人卻有些緊張,心情沉重。

只因靈族的人數太多了,光是東城外就有兩千多,再加上其餘三城外的靈族,數量少說也有近萬,甚至更多。

這麼多人,同時出手,連續攻擊陣法,若是不去阻止的話,不出一個月,饒是再強的陣法,也是擋不住。

「一個月時間,能做什麼?」李瀟嘆息,看了一眼荒子,道:「你從荒古而來,可有辦法?」

荒子聞言,點了點頭,道:「有。」

這話一出,李瀟不由愕然,連沈破軍都出現了好奇之意。

只見兩人盯著荒子,迫切的想要知道荒子有什麼辦法。

「硬撐唄,這就是最好的辦法。」荒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