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一名副將敢向將軍宣戰?」

另外一名將軍笑道:「靜秋將軍,你家的這小白臉不好好保護,拿出來比斗,很容易刮花臉。」

「此人貪生怕死,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武戰冷笑說道,看來這傢伙對於比他帥的人,其實還挺嫉妒的。

古木本來還在鬱悶,可見到幾個將軍那欠揍的嘴臉,臉色頓時陰了下來。

然後稍作思考,抬起手,指著武戰,冷道:「六軍會武那一天,我要將你這張臉打成豬頭!」

武戰聞言先是一怔,然後冷笑道:「小子,你這是在向本將宣戰嗎?」

古木聳聳肩,笑道:「不錯,可敢應戰?」

「很好。」

武戰挑了挑眉,道:「本將接受你的挑戰!」

說罷,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不過臨行前卻轉身陰森道:「小子,六軍會武那天,你可別不來。」古木咧嘴笑道:「放心吧,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守信。」 如果不是他撞見,她是不是就會隱瞞不說?

陸萌尷尬的停止了收拾的動作,站起身,局促的撓了撓頭,「我朋友約了我去旅行,所以……」

「誰?」

「就……朋友啊。」

「哪個朋友?」她A國的朋友,他都認識。

陸萌顯然也知道這一點,知道一旦說謊了,他只需要一通電話的時間,就能知道她說的話是否是真的。

糟糕。

早知道,就提前跟朋友通好氣了。

現在,被抓了個措手不及,她即便是想挽救,也挽救不了了。

絞盡腦汁,陸萌也沒想到一個可以騙過他的借口來,支支吾吾的,一句話也說得不完整,「就是……就是那個……那個……」

「你到底要去哪?」陸胤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小心思。

還想騙他?

沒門。

首席的惹火小蠻妻 陸萌垮下雙肩,嘆息一聲,「我……我其實就是想回去看看景行。」

終於說出來了。

原來,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艱難,說出來之後,她感覺自己也輕鬆了不少。

沒錯,她打算回一趟S國,去看看景行。

都市特種兵 看看她的兒子。

不管怎麼樣,她都要見景行一面。

或許,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還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對景行說,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想陪景行一起做。

寵妻上癮:冷酷總裁的私寵 可她……

陸萌垂下眼帘,腳尖在地面畫圈圈,「哥,你不會阻止我吧?」

因為她和宋雲遲的事,確實給陸胤添了很多麻煩,也確實讓他操了不少的心。

豪門熱婚 好不容易離婚了,跟宋雲遲徹底斷絕所有關係了,她現在又要回去,難免會讓他生氣。

抬眸,怯生生的打量著他的神色。

陸胤神色冷凝,薄唇緊抿成一線,並沒有說話,但那雙眼眸,迸射而出的冷意,已經讓陸萌膽顫了。

深吸一口氣,陸胤閉了閉眼,讓自己冷靜,剋制。

不要發火。

不要跟她生氣。

「說吧,為什麼突然想回去看景行?」

她一心一意的投入新的生活中,忘掉宋雲遲,忘掉景行,重新開始。

為什麼……又突然要見景行。

還是這麼突然的決定。

要不是他今晚偶然撞見,是不是她到時候,又準備突然給他一個驚喜或是驚嚇?

陸萌耷拉著腦袋,低聲啜泣了起來,「我……我做夢夢到了景行。他……他不認我了,他叫別人媽媽……」

既然是夢,又怎能當真?

陸胤無奈的搖頭,嘆息一聲,「夢和現實是相反的。」

「可是我就是想景行了……」

揉著額角,陸胤很是頭疼,「回去可以,帶上保鏢。」

嗖的一下,陸萌迅速抬起腦袋,一臉喜色,淚水還在眼眶裡打轉,水蒙蒙的淚眼,綻放出欣喜的光芒,「哥,你同意了?」

「嗯。」

陸萌興奮極了!

這下終於不用偷偷摸摸溜走了。

可以光明正大的走!

太棒了!

…………

在醫院醒來,宋雲遲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迷茫。

良久,才漸漸回過神來。

他靜靜的看著天花板,思緒已經飄遠。

宋夫人抱著景行進來,看到他一副發獃的模樣。 既心疼,又擔憂,「雲遲,你感覺怎麼樣了?」

景行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今天的他,格外的安靜。

睜著一雙黑黝黝的眼眸,望著他,宋雲遲看著兒子,景行也看著他。

良久,他才淡淡的喟嘆一聲,「沒事。」

怎麼會沒事呢,宋夫人接到宋亦珩的電話,聽說他車禍暈了過去,差點沒嚇出心臟病來。

這兒媳婦還沒回來,孫子一天天的哭鬧,可別兒子再出了什麼事。

若是宋雲遲真的出了事,宋夫人自己也撐不住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出車禍?」

「有些晃神了。」宋雲遲無意解釋太多,伸出手,看著獃獃的兒子,「景行,爸爸抱。」

宋夫人還想念叨幾句,看到他不願多談的模樣,也就沒再說什麼,把景行交給他。

抱著景行,看著他濕漉漉正欲哭的雙眼,才發現這雙眼睛,像陸萌得很。

一抹煩躁浮上心頭。

他極力的忽視,卻忽視不掉。

只能任由這股煩躁,一點點的蔓延,無法無天的擴大。

宋亦珩帶著樂無憂來到病房看望宋雲遲,兩人一起進來,跟宋夫人打了個照面。

乍然看到宋亦珩身邊的女孩子,宋夫人心下瞭然了幾分,笑得極為和藹,「亦珩,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

樂無憂臉蛋紅了起來,羞澀的往宋亦珩身邊躲了一下。

宋亦珩咧嘴笑,「您就別打趣她了。」

護得這麼緊,看來是真的了。

宋夫人擺擺手,「你們先聊,我出去透透氣。」

離開病房,將空間留給他們年輕人。

宋夫人一走,樂無憂才從宋亦珩身後站了出來,一雙眼睛,充滿了好奇和歡喜的盯著宋雲遲……懷裡白白嫩嫩的景行。

「哥,你好些了嗎?」

宋雲遲輕輕頷首,「好多了。」

察覺到樂無憂過於灼熱的目光,他淡淡一笑,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景行,發現他的小表情依舊很呆萌。

「想抱抱他么?」

樂無憂受寵若驚,不敢相信宋雲遲是在問她。

反應過來后,忙不迭的點頭,「想!」

「來吧。」

話音剛落,樂無憂便快步上前,衝到了病床前,伸出手,宋雲遲把小景行遞給她。

離開爸爸的懷抱,景行掙扎了起來,樂無憂抱住了他。

懷裡的小傢伙,香香軟軟的,身上還帶著一股奶香味。

聞起來,特別的甜。

「好香呀。」她埋頭,深深的嗅了一口。

「無憂,你喜歡小孩么?」宋亦珩看她愛不釋手的抱著景行,走到她身邊,伸手逗著景行。

樂無憂重重點頭,「嗯吶!超喜歡的。」

「呵。」一聲低笑,自宋雲遲薄唇溢出。

宋亦珩和樂無憂,同時看了過去。

「抱歉。」宋雲遲淡淡的解釋,「只是想到了一個人。」

聽樂無憂的語氣,宋雲遲只是想到了陸萌而已。

她的語氣,和說話的神態,以及激動時的小表情,跟陸萌有些相似。

宋亦珩好奇,「哥,你想到了誰?」

「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好吧,碰了一鼻子灰。 鐵甲軍營。

古木隨著大軍從大漠天回到這裡,而他本人以及率領的妖嬈之刃因為抗衡沙人狂潮,或多或少都受了傷,所以暫時以修養為主。

養傷這段時間,靜秋來探望了幾次。

他一點都不感動,甚至每次看到這個蘿莉,心裡就有些崩潰。

因為來到黑甲軍,本來只是想低調修鍊,可每次都因為她出現一些操蛋的情況。

一定是故意的!

靜秋為古木送來了很多天才地寶,噓寒問暖,這讓古大少很不適應,也算明白,自己和那武戰定下戰約,看來是被重點照顧了。

「距離六軍會武還有四個月的時間……」

待得靜秋將軍離開以後,古木這才開始重視幾個月後的決鬥。

在大漠天,他並沒有獲得世界之源,修為仍然處於無法提升的地步,在靜秋挑唆和那群將軍冷嘲熱諷下宣戰,讓他意識到情況對自己很不利。

「看來不能再等了!」

古木眸子里閃過一絲凝重,然後來至桌前,將目光移向鴻鈞天區域地圖,記下了那些星羅棋布的世界。

他現在的實力是十二力化力期,武戰達到了納海期,並且擁有二十五力,以現在來說,兩人比斗,實力懸殊,絕對是找虐的份。

而他之所以挑戰,也有著自己的計劃。

這一切,都在於獲得的大量力石上!

……

翌日。

古木離開黑甲軍營,站在通往三百多個世界的神紋大陣前。

他打算在妖嬈之刃養傷之際,前往其他低級天地,尋找世界之源,從而突破修為被困的限制。

就在他準備傳送到某方天地時,靜秋突然出現,認真道:「古木,三個月的假期,我雖批准,但你要記住,必須按時歸隊。」

古木點點頭,然後走入傳送陣,消失在流光之下。

待他離開后,靜秋將軍喃喃自語,道:「小傢伙,你既然背負世界之源,註定經歷諸多磨難才能成長,希望此番外出可以成功提升階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