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丟人。」

傭人在一旁聽得汗顏,三少這分明是……恐~嚇小少爺啊!

餐桌上,只有三人用餐。

喬安低頭專註的吃著早餐,已經進入了忘我的狀態。

良久,她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拭一下唇角,腦子開始運作。

抬眸,看向沉默的慕靖西,以及……一雙眼睛滴溜溜瞅著她的慕少璽。

「只有我們用餐么?」

男人無動於衷,冷然忽視。

「靖西?」喬安一手托腮,笑眯眯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喬小姐,我們還沒熟稔到可以直呼名字的程度。」

慕靖西拿起餐巾擦拭唇角,抬手看了一眼腕錶,「上午十點,你需要到達漢宮,總統閣下要接見你。」

喬安想不明白,這麼個無趣又刻板的男人,紀傾心看上他哪點了?

想不明白,索性不想。

離十點還早,她還可以回卧室補一覺。

在醫院觀察了一晚上,確認胎兒沒有任何危險之後,紀傾心被接回了紀家。

這門婚事,是當初紀家費了不少力,才得來的。

如今,喬安的出現,讓他們感到了一股危機感正在逼近。

陳敏語重心長的叮囑她,「傾心,待會你去一趟慕家,不管怎樣,今天先跟靖西把結婚證領了。」

原計劃是在婚禮當天領證,沒想到,臨時出了這樣的事。

領證的事,便擱置了。

「媽媽,我明白的。」

來到慕家官邸,剛好九點。

喬安和慕靖西正準備離開,前往漢宮。

漢宮是總統閣下辦公的地方,在漢宮接見她,是非常正式的。

為此,她特意換了一身衣服,香奈兒高定連衣裙穿在她身上,為她增添了幾分淑媛般的甜美。

剛要上車,紀傾心便從車上下來了。

她穿著輕便的西柚色連衣裙,輕柔飄逸,略微修身的設計,將那微凸的小腹勾勒畢現。

「靖西,你要去哪?」紀傾心拒絕了司機的攙扶,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了過來。

慕靖西眉頭微蹙,快步上前,扶著她,「你怎麼來了?」

醫女素心在玉壺 「我……總是心慌,所以就想來看看你。」紀傾心說著,便依偎進他懷裡。

喬安眸中泛起了一陣寒意,紅唇諷刺的輕扯出一抹弧度,「靖西,該走了。」

依偎在慕靖西懷裡的紀傾心,似乎才發現還有喬安這麼一個人存在。

她從紀志成和陳敏口中聽說了,這個女人來頭不小。

就連總統閣下都要護著她。

越是知道她身份不簡單,紀傾心就越是惶恐不安。

不知道為什麼,喬安看向她的眼神。 今天有五更,先寫篇感慨吧,拖了好幾天了。

其實我每天碼字的時候,都會來評論區逛好多遍,看到好評,笑一笑,負面的,垂個眉。

這本書涉及到的知識太多了,中世紀歐洲的生活、世界各地的物種資源分佈、印第安部落,等等等等,還有些小的層面,比如鮑魚鯊魚龍涎香之類的。

這些方面,隨便挑一樣都能寫出一本書,我卻選擇把它們融入到同一本書里,很多我不懂的東西,只能從百度上找,往往了解不到真正準確的信息。

甚至,我連航海都不懂,因為我從來沒出過海,我有的,只是一種情懷,渴望把航海風情展現出來的情懷。

記得之前還有個當過水手的人還說,你沒出過海連航海的基本資料都不清楚,寫什麼小說?!

面對這樣的質疑,我也想問一句:像餘罪那種題材的,必須販過毒才能寫嗎?

不多說,先謝謝各位喜歡本書喜歡大航海的朋友,有你們的支持,我一定會把咱們的航海事業,建設得越來越精彩!

最近新來的讀者比較多,評論區也熱了不少,湧現出各種各樣的評論,大多是好評,也有一些是消極的。

有些評論,是希望本書往好的方向發展,比如「笑三天」妹紙,還有提出大馬士.革刀的那位,對於這些建議或指出bug,我在此表示感謝(*^__^*)

而有些,說好聽點叫吐槽,說難聽點,大家都懂。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不是誰都像諸葛亮那樣萬事略懂,這道理大家都明白,但總有人喜歡拿自己了解的方面過來評判本書,批判我。

那個叫向什麼的,我懶得打你那兩字,你懂市場營銷是吧?你厲害是吧?你都懂是吧?那你過來跟我論論健身論論搏擊,或者你也寫本書怎麼樣?

我就不明白了,你哪來的勇氣說出那些話?!說我太年輕,寫書是意.淫是在做夢,你配么?

這本書是我的心血,不是放在那讓你噴的,你永遠都沒資格侮辱一個為夢想拼搏的人!

更讓我受不了的是,你竟然連我的讀者一起侮辱,說他們小白、窮、知識匱乏、哪怕比收入也和你談不了,你特么以為你誰啊?!

我敢說,讀者里人才濟濟,隨便挑出一個都比你混得好,至少,人家在看正版你看的是盜版,人家可比你低調多了。

你可以罵我,但請你尊重我的讀者,我不禁你言,你想說什麼儘管說吧。

還有其他幾位,你不喜歡不代表別人不喜歡,請繞道看自己的書去,沒必要在這找不自在。

最後,關於有書友建議我開防盜的事,我不會開的,因為那樣會影響正版讀者的閱讀體驗,更何況就算是看盜版,只要是真心喜歡這本書,就足夠了。

再次謝謝所有支持我的人!(未完待續。) 並沒有給明浩時間感受這種氣勢。

黃泉老祖仰天怒吼一聲,這個聲音明浩很難相信是人所能發出來的。

這還沒完,黃泉老祖眼睛變得通紅,表情也很是猙獰,好像十分痛苦又像是十分開心,因為黃泉老祖的嘴角掛滿了殘忍的笑容。

隨著氣勢的提升,黃泉老祖手中的劍動了。

黃泉劍依舊是黃色的,但是這種黃色更顯凄涼。

黃泉老祖好像漫無目的的向著空中攻擊著,但是一道道如同紅色閃電一樣的弧狀劍光遠遠的斬去,這些劍光越到遠處變得越淡薄,但是也隨著距離不斷拉長,足有百米后才消散一空,當明浩細看下,發現黃泉老祖並不是隨意的攻擊,這裡面有一種玄而又玄的軌跡在裡面,嗜血瘋魔斬的攻擊就是圍繞著這個軌跡進行的。

雖然現在黃泉老祖只是向著天空中使用嗜血瘋魔斬,但是也足以讓明浩感受到了它的強大。

重生八零小廚娘 這嗜血瘋魔斬雖不是戰技一樣能增幅多少倍傷害,但它也同樣珍貴啊,這是能增幅攻擊範圍啊。

如果明浩在碰到血色蝙蝠之前學會嗜血瘋魔斬,想來那吸血蝙蝠群也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黃泉老祖施展完畢后也就收回了力量,畢竟這只是為了讓明浩感受一下嗜血瘋魔斬的力量,完全沒有必要施展太多。

「看明白了嗎?」

聽著黃泉老祖的話明浩先是點了點頭之後又搖了搖頭。

根據之前黃泉老祖的描述,明浩已經知道這嗜血瘋魔斬的原理了,可是對於激發血液的力量就能達到這麼強大的攻擊和那強大的劍光明浩十分不理解。

看著明浩十分矛盾的回答黃泉老祖並不意外,就算明浩天資多麼聰慧也不可能看上一邊就看清楚自己絕學的精妙之處啊。

隨後,黃泉老祖又向明浩詳細的講解了起來。

這嗜血瘋魔斬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當年黃泉老祖也是在一次被圍攻中無意間悟出的招式,其中難得就是激發血液中的力量了,好在明浩有之前血爆的經驗,對於這個還是比較容易領悟的,雖然血爆和嗜血瘋魔斬是完全兩種使用血液的方法,但是也有相通之處。

其中最難的就是那種十分玄妙的軌跡了,黃泉老祖也沒有說明白這個軌跡到底是怎麼修鍊得來的,只是告訴明浩,自己在使用的時候完全放棄了心中對武學的感悟,只是隨著一種感覺漫無目的的攻擊,卻能抵擋住所有的攻擊,當真玄妙無比啊。

雖然黃泉老祖說的很是深奧,也沒有說清楚,不過明浩好像明白了一些。

「天人合一」

是的,黃泉老祖現在的描述讓明浩想起了前世的天人合一,領悟這種境界的人只要隨意攻擊都會符合天地間一種神秘的軌跡,可是明白后,明浩更是無奈,這個天人合一可不是靠講解就能教會的啊,那是需要強大的體悟和磅礴的底蘊相結合,再在一個特殊的時間才能達成啊。

「看來我想學會嗜血瘋魔斬遙遙無期啊。」

不過明浩並沒有放棄,就算沒有辦法領悟到天人合一,只要學會嗜血和斬這三個字,自己就能用出那超大範圍的劍光啊,這也是一種很強大的武學。

之後,明浩靜靜的聽著黃泉老祖的講述,慢慢吸收著。

黃泉老人也是滔滔不絕,他幾百年的經驗和感悟簡直是太多了,其中還有一些十分玄妙,時間就這樣流逝而過,天上的太陽一如往常一樣落下了。

「好了,明浩,今天為師先講這麼多吧,你回去好好感受一下,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再來問我。」

明浩也感覺到有些吃力,並且心中還惦記著小美,所以也沒有和黃泉老祖多說,就聽話的返回營地了。

小美幹什麼那?

小美這一天也沒閑著,以前都死明浩做好魚湯等著自己回來,今天小美要學著明浩一樣做好魚湯。

可惜,小美生在富貴人家,出入都有僕人相隨,每天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等大了拜在她師傅門下,小美在師門中也是輩分極高,而且她師傅也很是嚴厲,每天小美都是悶頭修鍊何時下過廚房啊。

以往看著明浩做飯很是輕鬆,好像十分容易一樣,誰想到等自己來弄時完全不是這個樣子了。

先就是點火就難住了小美,雖然玄天大陸早就過了鑽木取火的年代,可是點火的東西都是使用火折的那火折雖說遇到空氣能產生火光,但是那也就和火柴發出的熱量差不多。

小美並沒有撿取地上有些髒的枯枝,而是使用短劍在茂盛的樹木上砍下幾個枝杈,那潮濕的枝杈使用火折怎麼也點不著啊,這可急壞了小美。

不過小美也有辦法,別忘了林中的怒火金剛,那可是火屬性魔獸,想來讓它點個火應該不難吧。

可是小美也不想想,怒火金剛雖然是火屬性的魔獸,但是那也就只能產生一些高溫,距離點著樹枝還相差太遠了。

好在怒火金剛也是起到了作用,那就是怒火金剛在小美的逼迫下來到營地,抱著一大捆樹枝滿臉無奈的使用火屬性的力量加熱著這些枝杈。

在怒火金剛懷中的樹枝就這樣在高溫下蒸發了水分。

看著怒火金剛抱了半天也沒起火,小美對著怒火金剛就是一陣數落,可惜,怒火金剛並不知道小美說的是什麼,還是無辜的看著小美。

小美髮泄了一下后就趕跑了怒火金剛,並且已經放棄做飯的打算了,不過,在那坐了一會的小美還是心有不甘,想要在嘗試一下,沒想到,這次竟然成功了。

看著眼前的小火苗漸漸升起,小美心中這個開心啊,感覺自己現在的成就足可以和突破尊級有的一比了。

「火升起來了,可是接下來我要幹什麼來著,哦,對了抓魚。」

此時小美才想起來,自己沒有抓魚啊,急忙多聚攏一些樹枝放入火堆,小美就拿著竹簍去溪邊抓紅頭智魚了。

雖然紅頭智魚在水中很是滑溜反應也快,但是這還難不倒小美,小美可是王階武者啊,眼疾手快,雙手向著溪中抓去,每次都是一條紅頭智魚抓了上來,轉眼小美身旁的竹簍中就是四條肥碩的紅頭智魚了。 分明是帶著笑意,可她卻感覺背脊發寒。

她認識她么?

穿越時空的愛戀 為什麼……總有一種直覺,喬安是沖著她來的。

「靖西,我知道有些事,或許你無法透露。但是,你能告訴我,你和這位小姐是什麼關係么?」紀傾心把自己放低到了塵埃里。

試圖以這樣以退為進的方式,引起他的動容和憐惜。

慕靖西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即便他對紀傾心沒什麼感情,可她肚子里,還懷著他的骨肉……

「放心,她是我的任務。」

紀傾心淺淺柔柔的笑了起來,望著他的目光,帶著深深的崇拜和嬌羞,「我相信你。」

喬安在一旁聽得快吐了,她不禁懷疑,當初紀傾心是否也是用這樣的神態,這樣的語氣,欺騙……

攥緊手心,喬安率先上車,把車門摔得震天響。

「我們走!」

司機不敢貿然行動,「喬小姐,三少還沒上來。」

「他在那卿卿我我,你沒看到么?」

司機連連點頭,「是是是……」

「是你個頭,還不叫他趕緊滾上來!」

司機汗涔涔,立即下車,恭敬的提醒:「三少,時間快來不及了。」

「傾心,我走了。」任務重要。

「我在家裡等你,好么?」深怕他不同意,紀傾心輕輕搖晃他的手臂,「我來找你有事,等你忙完了就回家,好不好?」

最終,慕靖西點了點頭。

漢宮。

警衛森嚴,經過層層安檢之後,一行人才被放行。

總統閣下的秘書,已經事先等候。

看到慕靖西一行人下車,便迎了上來,「三少,喬小姐,總統閣下已經等候多時了。二位,請跟我來。」

「有勞。」

慕靖西冷然頷首。

穿過門廳,繞過蜿蜒曲折的迴廊,途徑花園,秘書將二人領到了東室偏廳,做了個請的手勢:「二位,裡面請。」

東室偏廳,是個茶歇室。

裝修極具S國特色,華麗而精緻,大氣而不艷麗,蘊含著濃重的底蘊與文化色彩。

端坐在沙發上的周慕霆,周身縈繞著一股上位者的威懾氣息,一雙銳利的眼眸,能洞察人心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