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兩位堂主。」龍小炮頭也不抬,笑嘻嘻的說道。

「你這小子…」鐵青城笑罵了一聲,又轉身對著圍觀的眾人說道:「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們這些人知道,不得外傳出去,不然不止會遭受到學院的處罰,還會被我與林堂主記入黑名單,永不提供相關服務,你們聽清楚了嗎?」

圍觀學員:「聽清楚了。」

「哎哎哎,別搞得這麼嚴肅嘛,都散了都散了啊。」林鶴軒湊了過來,一臉笑意的對著這些圍觀學員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眾學員一鬨而散,只剩下白溪與趙琪兒以及不知何時趕到的趙舒淇。

「哎,趙姐姐你什麼來的,我怎麼不知道。」趙琪兒外著頭,一臉驚喜的望著匆匆趕到的趙舒淇。

「剛到的,怎麼都走了,發什麼了什麼嗎?」趙舒淇獃獃的看著逐漸散去的眾人,我剛才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我…沒什麼來,就是剛才鐵堂主宣布了一些關於鍛造堂的一些相關事宜而已啦。」趙琪兒原本想要開口給自家趙姐姐說明龍小炮的事情,但是又突然想起了鐵青城開口說的話,不由得話題一轉,解釋起了其他事情起來。

「龍小炮同學,請你記住在努力修行的同時不要荒廢了你自己鍛造以及煉藥天賦,因為我們會在一個月後會在這裡親自檢驗你的學習成果,如果不過關的話可是要遭受到懲罰的哦。走了!老鐵。」林鶴軒臨走之前突然轉身對著龍小炮說道,說道最後原本和藹的語氣逐漸變得惡狠狠起來,顯然還在對龍小炮戲耍自己的事情感到無法釋懷。

我就不相信你小子能夠同時兼顧三者的學習進度,如果完不成的話,哼哼,我有的是手段整治你,林鶴軒心裡有些得意的想著,哼著不知名的小調子,與鐵青城勾肩搭背的轉身離開檢測殿。

「……」龍小炮一眼無語的看了逐漸離去的林鶴軒一眼,這傢伙這麼記仇的嗎,真是小心眼!

「龍小炮我們要走了,家主有事情急召我們回去,說是商量學院即將探索混沌森林的先人洞府的事情。」趙琪兒走了過來,對著龍小炮說道,背後還跟隨著剛剛趕過來的趙舒淇。

「探索先人洞府?好吧,那你們先回去吧,我還要在這裡待上一陣子,祝你們好運。」龍小炮沉吟片刻,對著趙琪兒回復道。 「謝謝前輩,那小子我就進去了。」龍文軒對著兩位白銀衛士笑著問道。

「去吧。」右邊的白銀衛士後退一步,回到原位,原本搭在一起的戰戈鬆開,開放出一個人的通道來,目不斜視的對著龍文軒說道。

龍文軒鬆了一口氣,抬腳邁步進入鍛造堂內閣一層。

這是是鍛造堂內閣位於整個鍛造堂正中心位置,造型是一座九層寶塔,與龍文軒前世的傳統一樣,每層寶塔由低到高大小逐次縮小,越到高處寶塔的面積也就越小,內部所儲藏的物品也越發珍貴起來。

內閣寶塔通體流光浮現,一條條緊密的神秘符文將整座寶塔從高到低滴水不漏的籠罩起來,不時的閃耀著灰色的光芒,這是保護鍛造堂內閣的陣法在起著作用,作為鍛造堂最為重要的一部分怎麼可能沒有相應的保護措施,不僅暗中有強者的神念時刻關注著鍛造堂內閣的一切,更有強大的陣法籠罩,做到萬無一失。

龍文軒在踏入內閣的一瞬間,就有一種被人注視著的感覺時刻籠罩著自己,讓龍文軒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還真不愧是學院重要勢力呢,這藏書量可比我家的家族書庫多多了。」龍文軒抬頭打量了鍛造堂內閣一層內鱗次櫛比,高高聳立的藏書閣,說心中不震撼那是不可能的,自家藏書閣簡直不能與這鍛造堂內閣的藏書量相比,米粒之光是不能同皓月爭輝。

龍文軒推開門進入鍛造堂內閣就被眼前的茫茫書海給震撼住了,鍛造堂內閣本身空間就極為寬闊,但是經過學院陣法擴充后甚至恐怖的達到了一個小山村的面積大小,一排排黑鐵鑄造的書架高高的聳立著,一卷卷周身流轉的光芒的玉簡正安安靜靜的沉睡在黑鐵書架上,整齊而又肅穆,讓人不自覺的安靜下來。

這裡的書籍早已經脫離了傳統的紙質書籍,因為這裡的修為最低的就已經達到了修魂期修為,已經開闢出自身靈識來,而玉簡中存儲先輩強者的所留下的烙印,極具靈性,其學習效果不知道要比傳統的紙質書籍的學習效果強了多少倍,自然也就理所當然的被淘汰了。

龍文軒緩緩走進鑄造堂內閣,腳步極為小心,彷彿一不小心就打擾了這些書中精靈的沉睡。

龍文軒走進這茫茫書海中,看著這數目極為龐大的玉簡,一時間犯了難處,這個…好像也太多了一點吧,自己選擇恐懼症犯了。

龍文軒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黑鐵書架,與自己視線平齊出一本古青色的玉簡正安安靜靜的躺書架上,剛想伸出手取出這本玉簡,龍文軒忽然愣住了,一層薄薄的光幕抵擋住了龍文軒的動作,那光幕看似薄弱不堪,實則堅硬無比,好在沒有危險,這讓龍文軒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咦,這是?」龍文軒忽然發現在古青色玉簡的光幕外圍有這一行娟秀的小字:

「鍛造功法:邪風錘法(上)

等級:王階初階

說明:這是一本強大的鍛造秘籍,共分為上中下三部,憑藉此錘法可鍛造出無比強大的的武器,自帶風屬性,此錘法退可鍛造武器,進可御錘殺敵,當然前提你有一把好的鎚子,這本鍛造秘籍你值得擁有哦,少年或者少女。

取出方法:將令牌貼入光幕中心光幕自動消失方可取出。」

看到這種極具喜感的簡介,龍文軒嘴角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那家的東西的簡介會在這種極為肅穆的環境下這麼不正緊啊,難道這本簡介是林鶴軒那個老不正經寫的?

嗯,先拿來看看,龍文軒成功的被這本介紹極不正經的秘籍給勾引起興趣,僅僅單單一本上本就已經達到了王階的水準,難道不值得一看嗎?龍文軒這麼想著,取出鐵青城給予自己的身份令牌,將令牌緩緩與光幕緩緩接觸起來。

就在光幕接觸到令牌的一瞬間,那層堅不可摧的光幕如同一層泡沫一樣緩緩融化,龍文軒輕而易舉的就將那本古青色的邪風錘法給取了出來。

龍文軒有些驚奇的看了光幕一眼,猛然回頭看去,不知何時一位鬚髮皆白的面容枯槁的老者靜靜的站在龍文軒背後,嚇了龍文軒一跳。

一瞬間,龍文軒背後汗毛全都豎起來,忍不住後退幾步,有些遲疑著試探問道:「前輩,你…你是何時來到小子身後的?難道小子我做錯了什麼?犯了什麼規矩?還請前輩指點。」

「沒什麼,老夫過來只不過是想提醒你一下,以你現在的資格是無法進入這裡的,哦?有鐵堂主的手令啊,那就沒問題了,不過老夫認真的提醒你一句,在這學院里的一切都是靠著學院貢獻值說話,即使學院高層也不例外,

一旦進入咱們這個鍛造堂內閣后可是要按照時間收費的,閱讀秘籍也是一樣,只不過不同的秘籍等級所花費的貢獻值不同,不過你不用擔心,你是憑藉著鐵堂主的手令進來的,他的手令中就有著大把的學院貢獻值,你可是隨意使用,但是你只有三天時間可以…什麼?你知道了,好吧好吧,你竟然知道了,那老夫走了。」老者轉身離去,嘴裡還在碎碎念叨個不停。

龍文軒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有些無語的看著老者離去的背影,這老爺子也太會說道了吧,一口氣說這麼多不累的的啊。

學院高層會議剛結束不久,鐵青城與林鶴軒肩並著肩走在一起,正在聊些什麼,忽忽然鐵青城腳步一滯停了下來,林鶴軒葉隨之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唔…我想起來了,我似乎忘記給龍文軒說了,我的手令里學院貢獻值不多了,差不多只能夠閱閱讀三本王階鍛造秘籍,如果他能夠省著點用的話,差不多也許就能夠在我鍛造堂內閣內待滿三天吧。」鐵青城一拍腦袋,摸著下巴自言自語道。

林鶴軒有些無語的看了鐵青城一眼,這傢伙記憶力還是那麼差,龍文軒…呵呵,看這臭小子怎麼合理分配吧,估計他自己還不清楚吧。

林鶴軒心中偷笑不已,拍了拍鐵青城的肩膀說道:「走老鐵,我們喝酒去,管那小子幹嘛。」

「走走走!」說起喝酒,鐵青城精神一震,來了精神,頓時將龍文軒的事情拋到腦後不管了。

「嘿嘿嘿」林鶴軒朝著鍛造堂內閣的方向望了一眼,嘿嘿直笑,對於鐵青城來說,喝酒這招屢試不爽。 「還是看一看要好點。」龍文軒心中有些不放心,取出鐵青城給予自己的手令,走到內閣門口,望了門口兩位白銀衛士,有些躊躇起來。

「嗯?你還有什麼事情嗎?若無其他眼睛事,請不要打擾我們執勤。」右邊的白銀衛士看了龍文軒一眼,語氣中充滿了不快。

龍文軒撓了撓頭,清秀的小臉上有些羞赫道:「那個…前輩我想問一下,這個手令中的學院貢獻值怎麼查詢啊?能不能為小子我解惑一下。」

面對右邊白銀衛士疑惑不解的目光,龍文軒搖了搖手中的鐵青城手令。

見到龍文軒手中的手令,右邊的的白銀衛士眼色一變,抬起手來,連忙為龍文軒指明方向:「在內閣的大門后就隱藏著一個學院貢獻值消費系統,無論你是查詢還是轉讓都可以在那裡進行處理。」

「隱…隱藏?」龍小炮嘴角一抽,這學院高層還真會玩,不把明擺出來反到還偷偷的藏起來。

「多謝前輩。」龍文軒對著兩位白銀衛士抬了抬手,準備轉身再次進入鍛造堂內閣。

「不需要再叫我前輩,我其實也是學院學生,只不過大於你一兩屆而已,叫我學長好了。」就在龍文軒準備進去時,右邊的白銀衛士忽然開口說道,看的左邊那位白銀衛士一愣一愣的。

「好的,多謝學長。」龍文軒一愣,對著右邊的白銀衛士善意的笑了笑,轉身就走進了鍛造堂內閣。

別人對你抱有善意,你就應該同樣以善意回報別人,無需感到懷疑與不安,更不應該對別人惡語相向或冷麵而對,只有這樣你的人際關係才不會變得惡劣。

「在哪呢?在哪呢?喲!找到了。」龍文軒嘴裡嘀咕著根據右邊白銀衛士所指認的方向找到了被學院大佬隱藏起來的學院貢獻值消費系統。

這台消費系統被鍛造堂高層隱藏的極深,造型也極為簡陋,就一張透明的水晶屏幕,一個光禿禿的插口緊緊的挨著透明的水晶屏幕右邊,還死死的鑲嵌在鍛造堂內閣大門后的牆上面,如果不是仔細的查看的話肯定會被忽略掉。

見有插口,龍文軒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將手令插入其中。

咔嚓一聲,手令與插口嚴絲合縫的契合在一起。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縫隙,緊接著原本漆黑一片的水晶屏幕猛然亮了起來,一道充滿優美的女生從水晶屏幕中傳遞出來:「歡迎您,鐵堂主。」

「這…」龍文軒眼神無比怪異的看著屏幕,撓了撓頭,在這武者修行的世界里突然冒出了高科技,讓龍文軒一直都沒有適應過來,感覺非常的非主流,

在龍文軒的意識中。是武者修行的世界就應該古色古香快意恩仇,充滿了古典的意味。就好像在原本在古代應該馬車出行,飛鴿傳書,結果卻驚奇的發現與自己想的截然不同,古人出行開著汽車,拿著手機在鍵盤上撥打著親朋好友的號碼,給龍文軒一種自己才是古人,其他人是披著古人長袍的現代人的錯覺。

「尊敬的鐵堂主,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見龍文軒久久沒有反應,屏幕中又傳出一道悅耳的女聲,試探著問道。

命中註定撿boss 「我想查詢一下此手令的中的餘額,又能夠支持我做什麼?」龍文軒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怪異感,問道。

「哎?」對面一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這不是您老的卡嗎?怎麼連本人都不清楚。

「您是忘記了卡的餘額了嗎?」悅耳的女聲又嘗試著問了一遍,語氣中有些無語。

「咳咳,是啊,不好意思,人老了,連記憶都變差了,就麻煩你幫我查詢一下吧。」龍文軒一愣,這個人工智慧的智能程度這麼高的嗎,都可以與人交流了。

關於冒充鐵青城說自己老的事情,龍文軒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沒有說過啊,你瞎說我告你誹謗啊!

「好…好的,請稍等。」悅耳的女聲一愣,連忙反應過來,趕緊回復道。

隨意悅耳女聲的聲音剛落下,只見屏幕猛然閃爍一下,一個進度條出現在屏幕之上,讓龍文軒有些無語。

進度條剛載入完成,悅耳女聲就緊接著響了起來:「尊敬的鐵堂主,你卡中餘額僅剩三萬額度,根據您所在鍛造堂內閣一層來判斷,這三萬額度僅僅夠您查閱三本王階鍛造秘籍,以及在學習室內修行三天,甚至可能達不到三天…」

「等一下,冒昧的打擾一下,學習室在哪?有地圖嗎?展現出來。」龍文軒猛然開口打斷了消費系統的話語,忍不住開口詢問道。

「有的,請稍等。」悅耳女聲毫不生氣,只見屏幕上的畫面猛然一轉,一張鍛造堂內閣一層的4D立體地圖就出現在了上面,消費系統還熱心無比的用紅點給標註了出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龍文軒眼睛直直的盯著屏幕,腦海中不斷模擬行走的路線圖,將之記錄下來后對下消費系統說道。

「尊敬的鐵堂主,請問你還有什麼問題想要諮詢我嗎?」消費系統的服務態度簡直好的讓人無法挑剔,身音又好聽,比自己前世的那些服務好了不知道多少條街。

「沒有了,你去休息吧。」龍文軒擺了擺手,對著消費系統隨意說道。

「好的,多謝您的關心,不過在最後,溫馨提醒您老一句,本月才剛剛開始不久,請合理使用您的學院貢獻值,距離下次十萬額度的工資還有大半個月,不知您對此次服務是否滿意?滿意請扣1,不滿意請扣2,一般請扣3。」

龍文軒一呆,哎?還有這種操作?這消費系統還有溫馨提示,就沖你這服務態度必須扣1,扣1!

龍文軒滿意的點了點頭,扣了一個1,隨即光幕上出現一個笑臉對著龍文軒微微一笑,隨即息屏,龍文軒插在上面的手令也隨自動彈出。

不愧是學院高層,每個月的工資的額度就有十萬,奢侈真奢侈,龍文軒不由得感嘆道。

一抹壞笑爬上了龍文軒的嘴角,既然這麼有錢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要把他們全都花光,唔…還是不要太狠了,就勉為其難的給他留個三千額度做為接下來半個月的生活費好了,哈哈,我還是太善良了。

龍文軒有些感嘆的搖了搖頭,就是不知道鐵青城收回手令后,查詢餘額會不會氣的吐血,把龍文軒揪過來狠狠的打一頓。

龍文軒哼著前世的小調子,愉快的去尋找著王階鍛造秘籍去了,要學就學好的,反正卡里的學院貢獻值又不是我的,不心疼 龍文軒心中打定主意,再次在茫茫書海中尋覓起來適合自己的鍛造秘籍,將先前拿到手的邪風錘法取出,拿出鐵青城給予的手令與記載邪風錘法的玉簡相互接觸,手令微微一顫,自動從玉簡上彈開,隨後玉簡自動打開,一抹流光直接沖入龍文軒腦海中。

龍文軒促急不妨之下猛然呆立,只覺得一股龐大的信息從腦海中一股腦的冒出,讓自己感到頭腦發漲起來。

龍文軒搖了搖頭,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簡,驚奇的發現玉簡中所記載的信息竟然一字不落的全都記在了腦海中,只有一想到邪風錘法,有關於邪風錘法的所有信息全都自動的浮現在自己腦海中。

這或許不同於傳統紙質書籍的奇特之處吧,這一刻,龍文軒有些懂了為什麼這些玉簡為什麼要比傳統紙質書籍記載的秘籍價格要貴的不止一倍了,但是也僅限於記住,如果想要達到入門以至於精通的地步就需要大量的練習了。

「發現王級初階鍛造秘籍一本,請選擇破解方向?」系統機械死板的聲音在龍文軒腦海中猛然出現。

「咦?還能選擇破解方向?這個以前沒有的吧!?」龍文軒聞言一呆,隨即驚咦一聲,有些驚喜的說道。

龍文軒閉上雙眼,將自己的意識收回到腦海空間內,一座精緻的白玉小塔安安靜靜的矗立在龍文軒的意識空間內,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龍文軒驚喜的發現,不知何時,這座精緻的小塔二層不知何時打開,在空蕩的意識空間內顯現的無比的神秘。

這座精緻的白玉小塔是最強破解系統的載體,第一層的功能是破解瓶頸,提升等級,無論是功法還是血脈還是修為瓶頸都可以破解,就是不知道第二層的功能是什麼?

懷帶著無比好奇的心裡,龍文軒抬腳走進了這座精緻白玉小塔的二層。

一如白玉小塔二層的一瞬間,龍文軒只覺得精神一震,猛然回過神來,自己被白玉小塔給趕出來了?怎麼回事?難道不允許進入嗎。

「系統,選擇破解方向有哪些?」龍文軒深吸一口氣,在腦海中默默的問道。,

「破解方向一:破解該功法等級與能力。

破解方向二:破解此功法熟練度,做到由記住到精通。」系統機械死板的聲音繼續淡淡的回復著龍文軒的問題。

「從記住到精通?這難道就是白玉小塔的二層的開放功能?」龍文軒呆了呆,有些懷疑的想道。

龍文軒摸著下巴,沉吟半響心中開口說道:「選擇破解方向二。」

「好的,本次破解花費願力五點,祝您消費愉快。」龍文軒話語剛落,系統機械死板的聲音就緊接著響起。

龍文軒只覺得心神微震,自己突然出現在一座小型作坊內,在這個小心作坊內,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正在賣力鍛造著,在炙熱無比的地火下,忘我的鍛造著。

忽然那位背影寬厚的身影突然停了下來,拄著手中的鐵鎚對著自己身旁的矮小身影開口說道:「風兒,你現在鍛造的水平已經達到了玉階頂峰,現在也是時候教你我們李家聞名遐邇的邪風錘法了,你可要看好了。」

「知道了,父親。」矮小的身影擦了擦頭上的汗滴,也停下手中的動作,抬起頭眼神直直的望著自家父親手中的碩大鐵鎚,眼神亮晶晶的,無比期待的等待著自家對父親下一步的動作。

「這是…在現當時教學場景?還是直接將我帶到邪風錘法創造者所處的時代?」龍文軒心中無比震驚,心中有些猜測,不愧是系統就是流弊。 中年男子手中動作不停,收斂起分散的注意力,開始全力控制起自己手中的動作,鍛造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到了關鍵時期,容不得半點分心,否則輕則煉製失敗,浪費一塊上好的鍛造材料,重則失控炸爐,爐毀人亡。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氣,體內洶湧的元力猛然朝著地火爐中涌去,只見地火爐中的炙熱地火猛然升騰起來。

龍文軒無比清楚感覺到的位於颶風中的墨色玄鐵融化的速度明顯加快了不少,隨著中年男子悅耳的錘擊聲,墨色玄鐵的形狀不停的變換著,一把漆黑短劍形狀的武器在颶風中緩緩成型。

「咦?這是…」龍文軒與中年男子的孩子同時驚咦一聲,無比驚奇的發現隨著墨色玄鐵形狀的短劍逐漸成型的過程中,除了墨色玄鐵的形狀不斷縮小之外,用於錘鍊鍛造的颶風竟然也在不停地消失著,準確的的來說是被逐漸成型的墨色玄鐵短劍給吸收了。

是的,龍文軒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一把快要成型的短劍竟然能夠吸收颶風?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龍文軒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隨著鍛造過程的逐漸結束,原本包裹著墨色玄鐵短劍的颶風也漸漸減少,直至被墨色玄鐵短劍給吸收殆盡。

颶風消失,中年男子也挺下了手中不斷揮舞的鍛造錘,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望著懸浮在鑄造台顫動不停的墨色玄鐵短劍眼神有些失望。

鍛造停止后,鑄造成型的墨色玄鐵卻違背了正常的物理定律,並沒有掉落下來,而是安安靜靜的懸浮在鍛造堂上方,接受著炙熱地心火的烘烤。

中年男子靜靜的看著鍛造台上的墨黑玄鐵短劍沒有說話,中年男子的孩子抬頭看了鍛造台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咬著嘴唇有些疑惑,卻又不敢打擾父親,一時間稚氣的小臉上盡顯糾結。

「唉,」中年男子沉默半響,突然開口嘆了一口氣。

「父親為何無故嘆氣。」中年男子孩子抬起頭,望著自家父親疑惑問道。

「風兒,咱們這李家還需要你繼續努力,你父親我愧對李家的列祖列宗啊,一把小小的墨色玄鐵短劍都鍛造的不完美,唉。」中年男子再次嘆了一口氣,摸了摸自家風兒的小腦袋,從鍛造台上取下墨黑玄鐵短劍,眼神中儘是落寞的神色。

「父親哪裡的話,如今風兒正直值年幼,家族中的相關事宜還需父親多多打理,況且風兒至今還未掌握邪風錘法,還需父親教導風兒,父親就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風兒神色微變,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家父親一眼,稚氣的小臉上充滿了擔憂,對著自家父親勸慰道。

「哈哈哈,咱們家的風兒懂事啦!」中年男子哈哈大笑起來,神色儘是欣慰的神色,對著風兒笑道。

「父親哪裡的話,您就不要誇我了。」風兒小臉臉色微紅。一臉羞赫的低著頭扭捏著衣角。

「諾,拿去,這是給你的。」中年男子將墨色玄鐵短劍放入一旁的萃取池中浸沒后取出,取出早已為其打造好的劍鞘,將墨黑玄鐵短劍插入其中,遞給了風兒。

「父親您這是…」風兒怔怔的看著父親遞過來的墨黑玄鐵短劍,語氣略帶驚喜又有些遲疑的開口問道。

「怎麼?你小子不是一直有眼饞我的柄重劍,一直想要一把屬於自己的長劍嘛,不想要?那我可就拿出去賣了啊?!」中年男子語氣壞笑,作勢想要收回手中的短劍。

中年男子話語未落,只覺得手中微顫,原本拿在手中的墨黑玄鐵短劍消失不見,轉而出現在自家孩子手中。

「你這臭小子…要是把對劍的喜愛轉移到逐修行上來就好了。」中年男子看著被風兒懷抱在懷裡,愛不釋手左右觀看的墨黑玄鐵短劍,啞然失笑,笑罵著搖了搖頭。

「嘿嘿嘿。」風兒自覺有些失態,有些羞赫的撓了撓頭。

「給這把短劍取個名字吧。」中年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風兒說道。

「劍重三斤十二兩,柄長六寸,刃寬約三寸許,劍身附帶青鸞紋理,不如就叫它墨鸞吧。」風兒低頭打量著自己手中的短劍,撫摸著劍身上紋理,抬起頭回答道。

「墨鸞,墨鸞劍!好名字。」中年男子口中喃喃細語,仔細品味著短劍的名字,忍不住拍手叫好。

「夥伴你有名字了,叫做墨鸞,你可願做我佩劍,陪我一起成長?」風兒手握著劍柄,不斷撫摸著劍身,對著墨鸞劍說道。

風兒話語剛落,墨鸞劍身就猛然一顫,隱隱約約傳來一聲鸞鳥的鳴叫。

「父親,墨鸞同意了,你聽見了嗎?墨鸞同意了。」風兒臉色狂喜,對著自己的父親大叫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