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陛下關心,我很好。」她沒意識到不對,直接說道。

秦雲一愣,瞥了一眼阿樂,這小子究竟在搞什麼鬼?

此時,穆慈也察覺了一絲不對勁,看向阿樂。

阿樂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打了個哈哈。

「義父,娘,你們聊。」

「兒臣去準備茶水。」

說完,他跟逃跑似的離開了當場。

後院里,就剩秦雲跟穆慈大眼看小眼。

有了前幾次的談話,二人見面總是充斥一些尷尬以及莫名的曖昧。

秦雲摸了摸鼻尖,看向四周,主動開口道:「夫人你將這院子打理的不錯,挺漂亮。」 雙方皆在揮斥道意而戰!

這很兇險,只因,都摒棄了招式,摒棄了有形的殺招,將一切都推到更深層次的道意鏖戰中!

這是在比拼對於傀儡一道的感悟,理解,太兇險,隨時都可能身死道消,或者是被對方的道壓制,從而成為對方忠心的傀儡。

雙方無論誰露出敗勢,定然會被對方銜尾追殺,碾爆道意,震碎神魂。

「嗚嗚……」

天地哀鳴,漆黑的傀儡大道憑空乍現出來,宛若一道道黑色的雷霆,數百上千道,粗壯如山嶺。

「吼……」

便在此時,他們好像都聽見了有人在咆哮,只不過,這咆哮聲音太遙遠,似從時間源頭而來。

恍惚間,二人都看到,順着這漆黑傀儡大道一路看去,有一尊無上的生靈盤坐在大道末端,在俯瞰着他們。

這太驚悚了。

怎麼會出現這一幕?

那是誰?

宛若真實的生靈出現在時間源頭處,是傀儡道主嗎?

咔嚓。

天崩地裂,他們眼中出現的那一幕消失了,被雷霆擊穿,有一隻覆蓋了蒼穹的巨手抹下,萬里青天成灰,歲月成河斷流。

此時,那怒放的道蓮,又有一瓣金色的花瓣脫落本體,向前旋切而去,太凶戾揮灑的都是最純粹的傀儡道意,斬出的都是傀儡一道精髓,充滿了天地至理。

「你竟然在這一道上也有如此逆天所得?」

殺蒼天真的震驚了,咆哮著,不可置信。

而後,他陡然哈哈長笑:「很好,本尊飽嘗寂寞,高處不勝寒,今天總算能夠盡興,放心,本尊會遵守諾言,不會斬你。」

林凡眼神冷漠,這殺蒼天,果真是狂與傲到無邊。

他雙手齊震,又有數十道璀璨的精芒殺去,攻入那六芒星陣中。

「哈哈哈……妄圖破掉此陣?你、不行!」

殺蒼天狂嘯,他雙臂陡然一展,天搖地動,那巨大的六芒星陣,竟然在剎那化作一個巨大的傀儡靈符。

林凡瞳孔微縮,而後,眼中冷光綻放。

這殺蒼天,意圖太明顯,就是要用此招,直接將他收做傀儡,他如何能忍?

「碎!」

一聲大吼,長空頓時炸開了,那道蓮以及剛剛射殺出的數十道璀璨精芒,剎那相融,一柄巨大的黑色重戟出現。

若仔細看去,這重戟與誅天除顏色外,沒有任何差別。

「要破本尊的傀儡令?痴人做夢!」

殺蒼天出現了,他威嚴無比,身後,傀儡道義如佛光,將他襯托得宛若神祗下凡,他腳踩那個巨大的傀儡令,向林凡鎮壓而下。

「嗡!」

黑色重戟逆沖蒼穹,在殺蒼天譏誚與鄙夷的目光中,一戟就將這傀儡令劈得裂開了,出現數道裂痕。

殺蒼天眼中驚悚之色一閃,一聲狂吼,他雙手連震數百次,從他的指尖打出一個又一個的符文傀儡來,要穩住這傀儡令,但來不及了,此戟太兇殘與狠厲,帶動無數道痕鏗鏘行,這傀儡令炸開了。

「噗呲。」

殺蒼天一口逆血噴灑而出。

「你!」

他怒叱,而後獰笑:「倒是小覷了你,但也僅此而已了,下一招,你該敗亡了。」

他的怒火三千丈,竟然是宛若一座火山噴發,那是真實的火焰,在炙烤蒼穹,而後,有一尊又一尊的傀儡出現在他身前身後,數百尊!

這太恐怖,相當於行走的軍團。

這數百尊傀儡,修為最低的,都在鬼級之境,此時整齊排列,將其包圍在最中。

林凡瞳孔一縮,這殺蒼天果然是強悍,就憑藉這些傀儡,怕都是可以輕易的殺下一座重城,就算是闖入一座王宮中,只要是捨得,怕都是可以從容離開了。

「聽聞你很強,那就與我的傀儡一戰吧。」

殺蒼天獰笑:「本尊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否真有這種能力,斬天級如屠狗。」

林凡眼眸微眯,冷笑道:「就憑這些廢物,怕是還逼不了本尊親自出手。」

「狂妄!」

殺蒼天怒叱。

須知,這些傀儡,可是他花費大代價祭煉,一直引以為豪,結果,卻是被林凡直接稱作廢物。

「是否狂妄,且看下去。」

林凡瞥了一眼殺蒼天。

殺蒼天手持傀儡令旗,獰笑道:「桀桀……本尊就好好看着。」

整齊排列的傀儡,竟然是隨着他的令旗而動,宛若是訓練有素的士兵。

「青愧一門。」林凡眼眸微挑。

「你竟也知曉吾門名號?既然知曉,還不認輸?」

「你想多了。」林凡譏誚:「青愧一門雖強,但還是處於靈神傀之下。」

殺蒼天眼神微變。

就在此時,林凡眼神變了,空洞而嚇人,他切破了自己的十指,讓血液噴灑而出,而後,那本應散去的道蓮化作一個又一個的蝴蝶,飛入他那些噴灑,而後又散開的血珠中。

「嗡!」

「嗡!」

天地爆鳴!

那本只是血珠,但當這些符文融入后,竟然是化作了一個又一個的血色傀儡。

「靈神傀!」殺蒼天歷嘯,眼中儘是驚恐:「你是靈傀門下?」

林凡冷笑:「靈傀門又算什麼?豈不聞神傀?」

殺蒼天的臉色真的變了。

「殺!」林凡一聲大吼,數百血色的傀儡向前衝殺而去,宛若真實,帶靈性,那眸子中,竟然是生動的光澤。

「不可能!哪位沒有傳承者!」

殺蒼天大吼,而後獰笑道:「你在欺哄本尊,想要以哪位的威名震懾住本尊嗎?做夢!」

林凡沒有理睬,此時傀儡已經在廝殺與征戰!

結果,殺蒼天一方的傀儡敗了,這是不對等的戰爭,殺蒼天一方的傀儡宛若草芥,一尊又一尊的栽下雲頭。

「啊……」

殺蒼天心如滴血,這些都是他走遍森羅界,方才搜尋出的上佳料子,下了大心血,大代價,才祭煉好的傀儡啊。

結果,現在像是在被割草。

「一些廢物而已,值得可惜嗎?跪下,臣服,本尊授你更強的道!」

林凡震吼,且此時,他一衝而去,在殺蒼天咆哮中,單手震在他的眉間,冰冷道:「你敗了。」

本手持傀儡煉獄刀的殺蒼天,動作陡然僵了下來,眼中,儘是不甘。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神盾局,空天母艦。

一股肉眼可見的低氣壓,瀰漫在整個艦橋上,所有人的臉色都非常難看,就像是塗了一層煤灰。

尤其是局長尼克·弗瑞,本就很黑的膚色如今變得更黑了,僅有的一隻眼睛裏,閃爍著憤怒的火光。

指揮台附近沒有人敢靠近,生怕這時候過去招惹到他,被當成傾瀉怒火的垃圾桶。

事實上不僅是尼克·弗瑞,所有目睹了那一幕的特工,臉色都變得很難看。

美國隊長和懲罰者叛變,復仇者聯盟初建還不到一天,就遭遇到這樣大的打擊,對眾人士氣影響很大,所有人的內心都很沉重。

科爾森心知這樣下去不行,必須要想出一個解決辦法。

即使暫時沒有解決辦法,至少也得激勵一下低落的士氣,否則都不用等到正式決戰,他們內部就會不戰而敗了。

科爾森深呼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走到指揮台前,小心翼翼的問道:「局長,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等。」

尼克·弗瑞惜字如金,臉色陰沉的可怕,眼神一直聚焦在投影上。

科爾森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巨大的地圖投影上,有一枚紅點正在緩慢移動,正是托尼等人乘坐的戰機。

大約一個小時后。

隨着艦橋的艙門升起,托尼與彼得兩人走進來,青年洛基和索爾緊隨其後。

托尼和彼得兩人垂頭喪氣,一副灰頭土臉的模樣,再無出發前的那般意氣風發,反而像是丟了魂一樣落魄,一聲不吭的坐在椅子上面。

一次性失去兩個支柱級戰力,對於剛組建的復仇者聯盟,是堪稱毀滅性的重大打擊!

往常喋喋不休的彼得·帕克,此時也沒有再說任何話,只是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托尼則是面色鐵青的靠在椅子上,似乎正在思考着什麼東西,眼神時不時瞥向了那邊的索爾。

「先生們,女士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