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放心,趙天應該成功突破了肉身極限,成為了極境王者。

你們之前也看見了他的軀體有多麼強橫,肯定能夠活下來的。」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 金小微微咬了咬嘴唇,像是在安慰眾人又像是在說服自己,認真的分析道。

「這小子死定了!」馬老鬼冷笑,目光中滿是嘲諷與幸災樂禍,他之前見到大發神威的趙天本來是想要逃跑的,結果卻又反過來被小紫給阻攔住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小紫如今的實力類似於還沒有突破之前的趙天,全力爆發之下甚至可以壓制一般的絕世王者,只不過想要真正擊敗對方卻是根本做不到。

「這一招可是以一位絕世王者,外加十幾名王者全部生命精華而發動的血逆六字大明咒。

別說這小子只是剛剛突破的極境王者,就算是達到了極境一重天頂峰在這一擊下也絕對不可能活下來!」佔地方圓數十米的暗紅色能量雲團依舊散發著無比恐怖的毀滅波動,馬老鬼就站在旁邊,像是為了故意刺激眾人,他竟然開口道出了剛才那恐怖一擊的來歷。

事實上馬老軌並沒有說謊,在場之中還有一人同樣認出了這恐怖一擊的來歷。

粉衣女子東海暗自搖頭,悠悠一聲輕嘆,同屬於十大門派,她並不認為趙天能夠在血逆六字大明咒下活下來。

據說千年以前五色寺廟出了一位絕世天才,號稱妖僧,種種手段詭異莫測,妖邪到了極點!

而血逆六字大明咒就是其所留下的三大邪術之一,死在這一招上的強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一位大地級強者!

「別信這傢伙的鬼話!」

小紫氣得咬牙,俏臉帶煞,她準備出手打爛面前那個可惡老頭的嘴,太噁心人了!

老傢伙死!」

然而下一刻,一道通體都被黃金神光包裹著的身影猛然從那暗紅色的能量雲團中衝出,一腳就將馬老鬼的軀體踢飛。

身體橫飛,還在半空之中馬老鬼就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臉上的表情驚駭到了極點!

砰砰…!

黃金身影縱身一躍,橫渡虛空轉瞬間便追上了馬老鬼,居高臨下如同兩隻小太陽般璀璨的拳頭不斷擂出。

只是短短的剎那,數十上百拳轟下,馬老鬼那強橫無比的絕世王者級軀體竟然就這樣被凌空打爆,散落的滿地都是!

接著,這道黃金身影毫不停留直撲遠處還在追殺那些散修強者的澤爾吧,雙腿如同兩把黃金天刀橫掃而過,直接將其斬為了三截!



看著眼前緩緩變得暗淡的佛光屏障,趙天終於呼出一口氣,整個人終於放鬆下來,他身上的黃金神光迅速融入了身體之中,身體表面看上去竟沒有什麼傷勢!

「大叔你嚇死我了,還好沒事!「眾人都圍了過來,見到趙天大發神威一個個都滿臉興奮,上官靈最為激動,伸手就要去拉趙天.

「啊!」

不過,站在原地一直都一動不動的趙天竟然在這一拉之下腳步踉蹌,如果不是周圍幾個女孩眼疾手快扶住了趙天,他估計會直接摔倒。

「只差一點,差一點就真的掛了!」

趙天苦笑,努力的從一群小丫頭的包圍之中掙扎出來,結果剛剛走了沒有兩步,就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之中。 「神尊已死!萬域交匯,諸天將亂,一切眾生…!」

冰冷而黑暗,深邃而幽冷的無垠虛空,一道無形波動從冥冥之中誕生,朝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出,轉瞬間便似乎響起在每一個生命腦海中。

一顆顆星辰散發著悠遠而寧靜的光,交織成璀璨的銀河,分外美麗!

然而在這星空之下卻是無比慘烈的戰場!

轟!

一道千丈長的光柱不知從何處飛來,所過之處空間寸寸破碎,一條條規則之線斷裂,太恐怖了!

那道光柱直接命中了一顆星球,然後,這顆比地球還要大上數倍的新球直接炸裂開,一塊塊巨大的陸地還沒有飛向冰冷而黑暗的宇宙虛空,就被一片刺目的白光追上湮滅成了虛無!

而那道白色光柱只是不知相隔多少光年外一場戰鬥產生的餘波!

天地晃動,許多星球之上大道輪應轉動,彷彿有一尊無上道人在講述最為精深奧妙的天地大道。

斜雨如瀑,嘩啦啦地降臨在每一顆生命星球之上,彷彿整個天地都在為一些生命的逝去而哀傷。

上到二十四諸天,六大原始秘境,下至三千大世界,無盡宇宙虛空中每一顆誕生了生命的星球,每一處都有戰鬥正在上演!

魔神嘶吼,一舉一動間撼動星空。

星空巨獸咆哮天地,強橫的軀體一次次撕裂黑暗。

頭戴高冠,身穿黃金神袍的帝者駕馭戰車,鎮壓一方…

然而這場戰爭太漫長了,久到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黑暗也不祥來自另一個世界,無數歲月的交戰過去,這片天地間強大的生命越來越少,近乎凋零!

一具具龐大的神魔屍體漂浮在宇宙虛空中,曾經繁盛無比的修星域化作了一片片廢墟,冰冷而死寂!

「你真的要去嗎,很危險的。」

三千大世界中有一個毫不引人注意的普通世界玄天大世界,這地方太偏僻了!

雖然同樣爆發了大戰,卻並沒有無比強大的不詳降臨。

「或許吧,只是這個世界上如果只剩下了我和你未免會顯得有些太孤寂了。」

依舊偏僻的小山村中,斜陽夕照,一縷縷炊煙從散落各處的房屋中飄散半空,孩童的嬉鬧聲依稀可聞,似乎席捲了整個玄天大世界的戰爭並未影響到這座偏僻的山村。

村子外的一座小山上有一座小院,幾間茅屋,一圈籬笆,靜靜的於這座山村為伴。

小院里住著一位紅衣女子,20多歲的年紀,長得極美,雖然不愛笑,卻心地善良,會給一些生病的老人醫治。

「仙女姐姐我愛你,等我長大了要娶你做老婆!」

一個半大小子紅著臉在小院前大喊,結果等到紅衣女子真的出現,當即就慌忙的逃了開去。

事後,相熟的幾個小夥伴狠狠的嘲笑了這個半大小子,回家之後更是狠狠的挨了一頓竹筍炒肉,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才敢下地。

「明明說好了當初大家一起喊的。」

王老漢走在上山的小道上,恍惚間彷彿回到了數十年前,那懵懂而單純的時光。

「看樣子快要去地下找那幾個老傢伙喝茶嘍!」王老漢目光中有些渾濁,走到了那座熟悉的小院前,依稀間似乎看到了那幾個早已故去的老友的身影。

一根根青竹編織成的籬笆,幾間房屋,整座小院一如當年沒有絲毫改變,住在這院中的紅衣女子身上的時光彷彿停頓。

數十年過去了!王老漢已經從一個懵懂少年變成了古稀老者,紅衣女子卻一如當年般美麗,彷彿一個夢境!

王老漢已經90多歲了,即便是在玄天大世界,作為一個普通人他也幾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預感到自己大限將至,恍惚間王老漢順著兒時的回憶又一次來到了這座小院。

「叮!叮!…」

微風吹動,窗前掛著的風鈴輕輕搖晃,推開木門,王老漢本以為會見到那個熟悉的紅色身影。

然而,小院空落,佳人已去。

一名雙目茫然的老者從小院中走出,他似乎很疲憊了,就倚靠在小院前那株他孩提時親手栽種下的樹下,閉上了眼睛。

「既然都要走了,你不出手嗎?」

一把黑白交織的七弦琴,突然有一道道玄奧流轉而過,從中傳出了一道清晰的意念。

村外,紅衣女子駐足,回過頭看著這個陌生而熟悉的地方,良久,無言。

樹下,王老漢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呼吸,紅衣女子並沒有如同黑白七弦琴所說的那般出手。

她只是靜靜的看著,目光中帶著淡淡的哀傷!

「好了,我們該走了。」

很長一段時間以後,紅衣女子收回望向遠處山村的目光,迎著遠處大半已經消失在地平線下的夕陽,她抱緊了懷中的黑白七弦琴,一步邁出。

一條黃金大道從其腳下鋪展而開,虛幻而真實,一直延伸到天際盡頭…

從此以後,一道橫壓萬古的紅衣身影開始在這波瀾壯闊的大時代書寫屬於自己的傳奇!

「本不屬於那裡,所以不願改變什麼,當初的你應該是這麼想的吧。」

趙天低聲呢喃,說不清是悲傷又或者是什麼,有一種沉重感,像是命運。

「究竟過去了多久,你還好嗎?」

抬頭仰望,趙天的目光彷彿能穿透殷墟上空厚厚的霧靄,跨越無盡的冰冷而黑暗的虛空,看到那片名為玄天大世界的龐大大陸。

「不知道那個村子如今怎麼樣了。」

回想起女孩在那裡布置下的種種手段,趙天覺得,數百萬年過去了,那座村子或許依舊還保持著原樣。

或許自己該去看一看,趙天失笑搖頭,自己現在的實力恐怕連玄天大世界中一個普通士兵都打不過。

橫渡星海,跨越無比漫長的距離前往玄天大世界,也不知道是在多久以後的事情了!

「幹嘛一直盯著我。」

壓下紛亂的思緒,趙天注意到身邊一直盯著自己看的小紫,這丫頭似乎發現了什麼,黛眉微皺,如星月般的大眼睛中滿是疑惑。

「總感覺你好像跟之前不一樣了。」上下打量了半天,小紫作出了評價,似乎比以前帥了那麼一點點。

「暈!這丫頭究竟是真傻還是裝傻?」趙天相當無語,一指頭彈在小紫那光潔的額頭上,趁著這丫頭還沒張牙舞爪地撲上來,縱身一躍朝著走在最前方開路的人追去。

目標,朝歌! 「咔嚓!」

伴隨著機括的轉動聲,牆壁上出現了一條黑色縫隙,並迅速向著兩邊打開。

五顏六色的光芒閃耀,有巨大的珍珠,奇異的礦石,還有許多巴掌大小的青銅和。

趙天邁步走入其中,仔細觀察,不免有些失望,他估計這裡應該只是一個普通的藏寶房間。

三米見方的空間中各種寶物散落一地,顯得很凌亂,伸手打開一個巴掌大的青銅盒,裡面是一個小瓷瓶,似乎是一種丹藥。

然而時間太久遠了,瓷瓶中的丹藥早已腐朽。

「那些屍體都沒有腐朽,結果這些保存的還算完好的藥材竟然全都腐朽了,真是沒道理!」小紫撇嘴,趙天才發現這丫頭原來也是個小財迷,仔細的檢查每一個青銅和。只可惜裡面的東西大多都因為時間太過久遠而徹底腐朽了!

「我們已經來晚,能夠有這樣的收穫就不錯了。」金小琪指揮著眾人趕緊將東西搬出來,隨後告訴眾人,「我發現了炎黃閣總部留下的記號,應該已經前往了這片宮殿的深處。」

如今的趙天肉身成聖,成就極境王者,實力無比的強悍!

解決了五色寺廟一行人以後,他就帶著朱雀戰隊迅速趕往了朝歌,憑藉著他強大的實力一路上十分順利。

僅僅小半天後趙天等人就進入了朝歌,不過,正門處有著不少的戰鬥痕迹,明顯已經有許多人進入其中。

朝歌內部是一片連綿的宮殿群,一座座大殿風格迥異,材質各不相同,友黝黑的岩石,古樸的青銅,甚至是黃金鑄就而成。

這裡籠罩在一片幽暗之中,深沉而黑暗,古老而蒼茫,彷彿籠罩著一層無形的場,太壓抑了!

人在這樣的環境中六識會受到極大壓制,即便強如趙天,憑藉著肉身蛻變之後的黃金神眼也看不清楚數百米外的情況。

他估計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等人一連深入了數千米,沿途探索了六座大殿,也沒有遇到其他人。

不過,六座大殿中一多半都已經被人探索過了。

僅有的兩次收穫,雖然也有不少珍貴之物,但是和眾人想象的實在差得太多,嚴格說起來並不比他們之前在湯都的收穫強上多少!

如今又發現了炎黃閣留下的記號,眾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不再耽擱時間徑直前往這片連綿宮殿群的深處。

「吼!」

低沉的咆哮從嘴中發出,殘忍而暴虐,帶著極度的瘋狂,泥土鬆動,一隻血淋淋的手掌從中伸了出來。

一條十多米寬的白玉大道一直通向深處,旁邊有一片荒蕪的土地,也許從前是一片開滿了燦爛花朵的神聖花園,但是如今卻一片死寂!

不對,彷彿聞到了鮮活生命的氣息,那些被埋葬了不知多少歲月的一道道身影猛然睜開了猩紅的雙眼。

「為何我們不走之前那批人走過的道路,那些危險應該已經被清除了吧。」張俊才展開身法疾速奔行在白玉大道上,只是臉上卻有疑惑,他很清楚自己這一行人倒也並非說看不上其他的寶物,但最重要的目標無疑還是據說被收藏在這片宮殿最深處的殷墟今印。

「這還不簡單,幾個老傢伙擔心和走在我們前面的那批人直接爆發衝突,自然就另選一條路了。」

「走在我們前面的那批人是誰?」

「當然是炎黃—不好,快退!」

仰頭灌了一口酒,邋遢老道張口回答,卻突然面色一變,伸手一把抓住張俊才的后脖領子,瞬間朝著後方扔去。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白玉大道旁的荒蕪泥土轟然炸開,一雙雙猩紅的眼睛帶著妖異的血光,瞬間從泥土中衝出了七八道身影,從氣息上看赫然全部都是絕世王者!

漆黑的鎧甲,殘破的軀體,這些身影彷彿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

「阿彌陀佛!諸位受於苦海,不得解脫,貧僧今日就助諸位放下執念。」

一聲佛號,面現悲苦之色,北禪宗第一個出手了。一名白髮白眉的老和尚身上的血氣如光影般沸騰燃燒,他解下身上的大紅袈裟,磅礴的能量灌注其中,抖手就擲了出去。

「咄!」

另一位老禪師雙目如電,雙手連續結印,吐氣開聲。

一道道如扇面般的無形波紋向前橫掃而去,所過之處岩石層層破碎,這是佛門的一種音波功,具有極大殺傷力!

面對七八頭突然衝出來的絕世王者級邪物,正道聯盟的眾人也不敢怠慢,眾多絕世王者紛紛出手,想要短時間內將這些怪物鎮壓。

一時之間劍氣縱橫,霞光漫天,絕世王者級的大混戰激烈異常,一次次劇烈的碰撞,恐怖的能量肆虐,就彷彿有一輪又一輪的太陽在這裡炸開,太璀璨了!

為了避免被餘波波及,張俊才等人一退再退,最終距離戰場近千米才停下。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所站之處旁邊一片泥土轟然爆開,一道雙目猩紅的黑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撲向了眾人。

「完了!這竟也是一頭絕世王者級的邪物!」

「這下死定了,」

「長老救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