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羽,這女子是一名七級道靈高手,小心應付。」察覺到美艷少婦的實力,大魔王立即傳音給雲天羽道。

「七級道靈高手,這聞人家族果然不簡單。」雖然雲天羽無法準確猜出美艷少婦的真實年齡,但從美艷少婦月貌花容之間,雲天羽感覺這美艷少婦的年紀絕對超不過四十歲。

「聽侍衛說,閣下想要提前向我聞人家族購買一些煉丹材料。」美艷少婦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孤傲站在原地的雲天羽,發現自己竟然感應不出雲天羽真實實力,心中透出了一絲驚訝,聲音悅耳的輕聲問道。

「不錯,我需要一些材料煉丹,想向你聞人家族購買一些,不知道聞人家族可否給在下行個方便。」雲天羽充滿傲氣的眼睛看了一眼美艷少婦,眼眸中沒有流露任何的色彩,冷冰冰的問道。

「以閣下的實力,我聞人家族到是可以給閣下行個方便,但不知閣下尊姓大名,是何方勢力高手。」雖然雲天羽目光中透出孤傲之色,但是閱人無數的美艷少婦並沒有生氣,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輕聲問道。

「我只是一介散修,說了姑娘也不會知道。而且我此次前來只為煉丹材料,不知道姑娘可否做主讓我進去。」雲天羽聲音平淡的說道,不過在說話的同時,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的力量,釋放出一股讓美艷少婦感覺到心悸的氣勢。

感覺到雲天羽釋放的氣勢遠遠勝過了自己,疑似與七級道宗境界的五護法相當,美艷少婦處亂不驚的妖艷臉龐上露出了一絲敬畏之色,立即變化了稱謂,客氣的說道:「以前輩的實力當然可以與我聞人家族進行私自交易,前輩裡面請!」

「嗯,好!」一副高人模樣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跟著故意扭動妙曼身姿的美艷少婦,走進了修建的金碧輝煌,富麗堂皇的拍賣場。

「這聞人家族果然財大氣粗,單單修建這拍賣場,估計最少耗資五百萬下品靈石。」看著奢華的拍賣場內部結構,雲天羽內心深處不由得驚嘆起來。

轉過三條鋪滿暗金紋地磚的通道,美艷少婦帶著雲天羽來到了一個環境雅緻的房間中。

當雲天羽剛一坐下,立即有兩名輕抹淡妝的侍女為雲天羽倒了一杯好茶,放了幾盤精緻的小點心。

「前輩,不知道您需要什麼煉丹材料。」雲天羽坐下后,一臉迷人笑容的美艷少婦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雲天羽,聲音悅耳的問道。

「這是我需要的煉丹材料,不知道你聞人家族可以幫我湊齊嗎?」雲天羽將早已經準備好,寫滿各種煉丹材料的紙張取了出來,問道。

「除了這百年以上的復原草,其他的材料我聞人家族倉庫中都有,只不過前輩需要的這些材料比較稀少,價格稍貴了一些,至少需要一百萬下品靈石,不過以前輩的身份實力,我可以做主給前輩打個折扣,前輩只需付八十萬下品靈石即可。」美艷少婦看了一眼雲天羽寫在紙上所需要的煉丹材料,秀眉微蹙了一下,透出了一番韻味,輕聲說道。

「沒有百年以上復原草!」雲天羽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因為復原草乃是煉製復元丹最主要的材料,如果沒有復原草,根本無法煉製成復元丹,恢復南鴻鵬全身斷裂的經脈「百年以上復原草我聞人家族倉庫中確實沒有,不過明日拍賣會,會有一株三千年的復靈草進行拍賣,如果前輩有興趣,可以明天前來參加拍賣會。」美艷少婦看到雲天羽臉色有些難看,連忙解釋道,生怕雲天羽生氣,對明日拍賣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知道那三千年復靈草競拍的底價是多少。」雲天羽冷冰冰的問道。

「三千年復靈草十分珍貴,委託我聞人家族拍賣之人定的是三十萬下品靈石。」美艷少婦沒有任何隱瞞的將三千年復靈草的底價透露給了雲天羽。

「三十萬下品靈石。我知道了,你速速去給我準備煉丹材料吧,錢就從這靈石卡中刷取就行。」雲天羽大方的將五星靈石卡交給了美艷少婦,催促道。

「是前輩,您稍等片刻,我很快回來。」接過雲天羽遞來的五星靈石卡時,美艷少婦故意拿自己修長白嫩的手指頭觸碰了一下雲天羽的手指,不過當美艷少婦發現自己勾引對雲天羽無效后,感覺到他應該對女色不感興趣,微微在心中嘆息一聲,立即去倉庫為雲天羽準備煉丹材料去了。

就在雲天羽喝了兩杯清茶,等待了半個多時辰時,美艷少婦手持一個乾坤袋緩緩地走來了。

「前輩,這是您需要的煉丹材料,錢我們已經從您卡上扣了。」美艷少婦將五星靈石卡還給雲天羽后,將乾坤袋中雲天羽所需要的煉丹材料全部取了出來。

「不錯天羽,煉製駐顏丹的材料全都湊齊了,煉製復元丹的材料也只剩下那復靈草,如果明日我們可以得到三千年復靈草,煉製出的復原丹品質將會達到極品,不但可以修復你師傅斷裂的經脈,說不定還能助他厚積薄發,突破原有的境界。」大魔王敏銳的感知力感應了一下美艷少婦取來的十餘種珍貴的煉丹材料,沒有發現異常后,心意傳音給雲天羽道。

「好!」聽到大魔王心意傳音,雲天羽立即將十餘種珍貴煉丹材料收進了雷澤戒指中。

「前輩,這是我聞人家族特製的貴賓邀請函,前輩明天如果有時間,可持這張貴賓邀請函前來參加拍賣會,我保證此次拍賣會拍賣的寶物,一定會讓前輩滿意的。」美艷少婦又取出了一張金黃色,綉著一隻彩鳳的貴賓邀請函送給了雲天羽。

「明日有時間,我一定會前來參加的。」雲天羽將美艷少婦遞來的邀請函收進了雷澤戒指中后,立即起身準備離開。

「前輩,我送你。」美艷少婦客氣的說道,親自將看似實力深不可測的雲天羽送出了拍賣場。

就在雲天羽離開拍賣場時,七級道宗境界的五護法,二級道宗境界的十護法,一級道尊境界的聞人冠雲在後院緩緩地走了出來。

「五護法,你能感覺到此人的實力嗎?」身穿淡藍色長袍,瘦長臉的十護法眉頭緊皺的詢問臉色凝重的五護法道。

「此人的實力很強,就算我出手,都沒有十足把握將他擊敗。」感覺到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散發的強烈氣息,面色凝重的五護法深吸一口氣道。

這個相公有點壞 「此人實力這麼強?他還不會破壞明日我聞人家族拍賣會吧。」十足紈絝子弟的聞人冠雲面色難看的說道。

「應該不會!畢竟在大金王朝,還沒有多少人敢正面與我聞人家族為敵,我想他此次前來,只是為了購買煉丹的材料。我們讓燕東升多多留意一下此人即可」五護法沉思了一下說道。

「嗯!」十護法和聞人冠雲點了點頭,離開了拍賣場,來到了燕家府,命令燕東升派人跟蹤雲天羽去了。 「天羽,有人跟蹤你,我們今天就不要返回南家了,找客棧住下,以免露餡,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就在雲天羽離開拍賣會沒多久,感知力敏銳的大魔王感覺到有人悄悄跟蹤雲天羽,立即心意傳音道。

「嗯!大魔王,如今我身上下品靈石根本無法競拍到三千年復靈草,你有什麼好辦法嗎?」在前往燕南城客棧的途中,雲天羽心意傳音道。

「辦法我早已經想到了,你放心好了。」大魔王充滿邪氣的心意傳音道,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雲天羽。

「大魔王,你可有把握!」聽到大魔王大膽的計劃,雲天羽眉頭一掀,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靠,我什麼大場面沒有見過,你放一百個心好了,看我玩死他們。」大魔王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就好!」聽到大魔王自信的聲音,雲天羽放下心來,花大價錢包了燕南城最奢華的客棧,清風居一間豪華廂房住了下來,等待第二天聞人家族拍賣會開始。

雲天羽住在豪華的廂房中,沒有再踏出房門一步,悄悄跟隨雲天羽的燕家高手耐心的在清風居外等待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到來,才悄悄離去。

「不知道此次聞人家族拍賣會會拍賣出怎樣的寶貝。」在清風居豪華廂房休息了一夜的雲天羽伸了一個懶腰,透過窗外看到燕南城街道上陸陸續續出現的人潮,離開了清風居,緩緩向聞人家族新修建的奢華拍賣場走去。

「好多人,看來昨日聞人家族舉行的交易會,已經提前引爆了人氣,估計燕南城周圍數座城池的豪紳都被吸引來了。」當雲天羽來到坐落在燕家府旁的拍賣場時,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將拍賣場外的入口堵了個水泄不通。

「前輩,您來了,這邊請。」雲天羽剛剛到來,換上了一身潔白如雪的緊身長裙,勾勒出身體美妙的弧線,提前得到消息的美艷少婦迅速出現在雲天羽面前,露出讓不少雄性痴迷的笑容,帶著雲天羽從拍賣場貴賓通道,進入到了奢華的拍賣廳。

「呃,韓堂主,無雙。」一走進奢華的拍賣廳,雲天羽立即看到了早先自己到來的影殺堂堂主以及韓無雙。

不過此時的影殺堂堂主、韓無雙被臉上掛滿痴迷之色,一雙無理眼睛放肆的在韓無雙誘人身體上來回掃視的聞人冠雲阻攔住。

「久聞無雙小姐花容月貌,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不知拍賣會結束,無雙小姐有沒有興趣帶在下遊逛一下燕南城。」被韓無雙美貌所迷的聞人冠雲臉皮極厚的說道。

「不好意思,冠雲公子,我沒興趣。」韓無雙看了一眼皮膚白皙,氣度不凡,但臉上掛滿yin邪之色的聞人冠雲,冷冰冰的拒絕道。

「沒興趣!可是我很有興趣,還請無雙小姐賞臉。而且我還可以介紹無雙小姐進去到皇家道院進修。」聞人冠雲不顧影殺堂堂主陰沉、冰冷的目光,繼續糾纏道。

「聞人冠雲,如果你真想找人陪你遊逛燕南城,我倒是很有興趣,不知道你願意讓我陪你嗎?」偽裝面容的雲天羽看到聞人冠雲不斷糾纏韓無雙,心中十分惱火,緩緩走上前,故意說道。

聽到雲天羽故意挑釁,心高氣傲的聞人冠雲十分的惱火,不過當聞人冠雲看到搭話之人竟然是讓五護法都顧忌不已的雲天羽時,臉上的怒氣立即消散了。

「不好意思閣下,我對男人不感興趣。」想到雲天羽的可怕實力,臉色難看的聞人冠雲不敢得罪雲天羽,留下一句話,轉身離開了。

「多謝前輩釋手解圍。」 婢女為後,嘆生離 影殺堂堂主以及韓無雙看到以聞人冠雲的身份背景,竟然不敢得罪面容陌生的雲天羽,立即猜到眼前之人應該是很可怕的高手,韓無雙感激的說道。

聽到韓無雙的道謝,雲天羽故意露出一絲高深的笑容,沒有說話,在面色有些拘謹的美艷少婦帶來下,坐在了巨型拍賣廳第一排,寬敞柔軟的座位上。

「前輩,您稍等片刻,拍賣會馬上開始,我去招待其他貴賓去了,有什麼需要,按這個紅色按鈕,馬上就會有人前來,等拍賣時前輩可按綠色按鈕喊價。」雲天羽坐下后,美艷少婦輕輕彎腰,故意露出胸前兩團惹人的柔軟,輕聲介紹道。

「嗯!」雲天羽神色冷漠的點了點頭,沒有多看美艷少婦故意暴露的春光。

「父親,你認識那個人嗎?」韓無雙看到剛剛幫自己解圍的雲天羽坐在了離自己不遠處的第一排豪華座椅上,小聲問道。

「不認識,不過此人能讓聞人冠雲心存顧忌,實力應該很強大,等拍賣會結束,我們看有機會結識此人嗎?」影殺堂堂主輕輕搖了搖頭,小聲回應道。

隨著拍賣時間的臨近,巨大,奢華的拍賣廳內陸陸續續坐滿了人,當一名身穿土黃色長袍,雙眸深凹進臉頰,鷹鉤鼻子,給人一種陰冷感覺中年男子出現在拍賣廳時,正在竊竊私語的影殺堂堂主眼眸中立即投射出一道冰冷的殺意。

感覺到影殺堂堂主眼眸中充斥的敵意,身穿土黃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毫無懼意,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口噁心的黃牙。

就在這名給人陰冷感覺的中年男子恰巧坐在雲天羽身邊時,察覺到端疑的雲天羽故意藉助時空夢境的氣息,散發出一絲威嚴,震懾了向不斷迸射挑釁目光的陰冷男子。

當陰冷男子感覺到雲天羽散發出的威嚴時,內心一顫,眼眸中的挑釁目光立即被震驚所取代。

「你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如果有病提早治,不要落下病根。」雲天羽冷冰冰的目光看了一眼陰冷中年男子,毫不客氣的嘲諷道。

「哼!」聽到雲天羽的嘲諷,陰冷男子心中雖然升騰起濃烈的殺意,但因為雲天羽剛剛釋放的威壓力量太可怕,使得陰冷男子心存顧忌,再加上身處聞人家族舉行的拍賣會,陰冷男子不敢輕易攻擊,冷哼一聲,收斂了目光。

而對於偽裝面容的雲天羽屢次相助,影殺堂堂主和韓無雙感到了一絲詫異,心中不斷猜測雲天羽相助原因。

就在局面有些緊張之際,一名身穿碧綠色連衣短裙,露出渾圓白嫩,讓人垂涎三尺大腿,脖子上戴著一顆翠玉,皮膚白皙,輕塗淡妝的漂亮拍賣師緩緩地走到了橢圓形的拍賣台上。

「歡迎諸位貴賓前來參加我聞人家族在燕南城舉行的拍賣會,此次我聞人家族特意為諸位貴賓準備了五十種稀少的珍寶,月兒保證一定會讓大家滿意而歸的。」

「好了,月兒不耽誤大家寶貴時間了,我現在就為大家呈現我聞人家族精心準備的寶物。」說著,身穿碧綠色連衣短裙,名叫月兒的拍賣師從無名指所帶的一枚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顆深紅色的朱果。

「這顆是我聞人家族收購的千年朱果,服下后不但可以在體內形成大量的真氣,而且還可以增加十年壽元,起拍價一萬顆下品靈石。」年輕漂亮,舉手投足百媚叢生的月兒聲音悅耳的說道。

「千年朱果,好東西。這千年朱果足夠你突破到七級道師境界了。」雲天羽腦海中響起了大魔王的聲音。

「那我試著競拍一下,如果不行,一會就交給你了。」雲天羽心意回應道。

「好,沒問題!」大魔王信心滿滿的傳音道。

「九萬下品靈石。」與大魔王商議好后,雲天羽在千年朱果提到三萬下品靈石時,按下了綠色按鈕,猛地將價格提高了三倍。

而這一價格稍稍超過了千年朱果的正常價格,也讓不少想要競拍者猶豫起來。

「九萬下品靈石,不知道諸位還有沒有加價的。」雲天羽這個偽高手存在,聞人家族上上下下都知道,當躲在幕後的聞人家族五護法看到雲天羽競拍出價時,確定雲天羽今日前來不是來搗亂的,放下心來,使用聞人家族傳音秘法,心意傳音給拍賣師月兒,讓他速速與雲天羽達成交易。

「既然諸位沒有加價的,那我宣布,這千年朱果就由這位前輩拍得。」聽到五護法心意傳音,月兒果斷的落錘,大聲宣佈道。

雲天羽順利拍到了千年朱果,立即有身穿薄紗短裙,性感漂亮的侍女取走千年朱果,走到了雲天羽身邊,輔助雲天羽刷卡付款,購得了千年朱果。

「五星靈石卡。」內心一直窩火,想要找機會暗算雲天羽的陰冷男子在雲天羽取出五星靈石卡后,內心的暗算想法立即消失了。

因為以陰冷男子的實力、地位,才僅僅擁有一枚四星靈石卡,單單靈石卡的等級,就表明雲天羽的實力要勝過自己。

千年朱果順利拍出后,年輕漂亮的月兒又在乾坤戒指中取出寶物進行拍賣,隨著展現的寶物一件比一件珍貴,競拍價格也是節節攀升。

尤其是第二十七件拍賣品,自成空間,達到極品靈器等級的乾坤手鐲,更是引來了各大城池城主之間的競拍,最後紫雲城城主以二十五萬下品靈石拍到。 極品靈器乾坤手鐲拍出了高價后,年輕漂亮的月兒又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對雙雙達到極品靈器的雙刃,再次掀起了競拍狂潮。

而極品靈器的雙刃,最終還是被財大氣粗的紫雲城城主以二十三萬下品靈石的價格拍到,引來了不少嫉妒的目光。

「謝謝紫雲城主的慷慨,下面這物乃是一株三千年復靈草,擁有起死回生之神效,起拍價三十萬下品靈石,諸位可以出價競拍了。」年輕漂亮的月兒有意的看了一眼偽裝成高人的雲天羽,聲音甜美的介紹道。

「三十萬下品靈石。」花九萬下品靈石購買了千年朱果,雲天羽身上只有十幾萬下品靈石了,連三千年復靈草的起拍價都不夠,不過勢在必得復靈草的雲天羽並不擔心,神色自若的坐在柔軟,舒適的椅子上,聽著拍賣廳內響亮的報價聲。

「一百萬下品靈石。」就在三千年復靈草的價格節節攀升,達到六十萬下品靈石時,影殺堂堂主沉思了一下,報出了到目前為止,拍賣會最高的價格,而這一價格,遠遠超過了三千年復靈草的市場價。

聽到影殺堂堂主報出的一百萬下品靈石,雲天羽心中一動,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坐在自己左側第七位上的影殺堂堂主和韓無雙。

「一百一十萬下品靈石。」影殺堂堂主剛剛報價,對影殺堂堂主充滿敵意的陰冷男子立即加價。

當陰冷男子喊出一百一十萬下品靈石時,影殺堂堂主輕輕嘆息一聲,沖著眉頭緊鎖的韓無雙搖了搖頭,選擇了放棄。

而影殺堂堂主果斷放棄,讓本想故意抬高價格,陰影殺堂堂主一次的陰冷男子內心惱火。

「媽的韓天空,你敢陰我。」臉色難看的陰冷男子怒視了一眼不再繼續加價的影殺堂堂主,咬牙切齒的在心中默念道。

「黃泉會長出價一百一十萬下品靈石,還有人繼續加價嗎?」年輕漂亮的月兒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神態自若坐在原地,沒有報價的雲天羽,聲音悅耳的詢問道。

「黃泉會長。」得知坐在自己身邊陰冷男子的身份,想到陰冷男子與影殺堂堂主之間的敵意,雲天羽感覺影殺堂的潛在大敵就是黃泉會。

「既然無人加價,那我宣布,這三千年復靈草就歸黃泉會長所有。」拍賣師月兒環視了一周,發現無人加價后,大聲宣佈道。

拍賣師月兒話音剛落,立即有年輕漂亮的侍女走到了黃泉會長身前,請黃泉會長刷卡。

「哼!」花了冤枉錢的黃泉會長雖然極不情願,但是黃泉會根本不敢得罪龐然大物聞人家族,內心惱火的黃泉會長不得不拿出四星靈石卡,刷掉了一百一十萬下品靈石。

「多謝黃泉會長的慷慨。」拍賣師月兒沖著臉色難看的黃泉會長微微一笑,再次從乾坤戒指中取出寶物進行競拍。

雖然接下來的寶物價值與三千年復靈草相仿,但是價格卻始終沒有突破一百萬下品靈石,其中,影殺堂堂主抓住時機,連連出手,順利的拍下了三件珍貴的寶物,這讓花了冤枉錢的黃泉會長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當臨近晌午時分時,拍賣師月兒從乾坤戒指中取出了倒數第二件寶物,一枚淡黃色的地獸符。

「這枚地獸符是我聞人家族符咒師,耗費諸多心血煉製出來的二級地獸符,可以釋放出相當於七級道靈境界的二級地獸,而且可以釋放出三次,價值八十萬下品靈石,諸位可以競價了。」拍賣師月兒簡單介紹了一下二級地獸符的功效后,悅耳的宣佈道。

「二級地獸符,沒想到聞人家族拍賣會竟然還有這等寶物進行拍賣。」深知二級地獸符價值的雲天羽心中充滿了驚訝。

符咒師是大金王朝極為強大的職業,但符咒師的強大並非自身實力可怕,而是符咒師可以憑藉自身的靈魂火焰,獨有的控魂手法,將符咒材料煉製成蘊含獸魂的符咒,克敵殺人。

傳說將符咒煉製到極致,釋放的可怕獸魂擁有撼動大地,撕裂天空之能,就算是下界仙人都能將其撕裂。

「二級地獸符!」得知聞人家族最後一件寶物是二級地獸符,整個拍賣場的熱情被完全點燃了,各大家族,各大城主紛紛加價,爭搶二級地獸符,二級地獸符的價格很快競拍到了一百八十萬下品靈石。

「二百萬下品靈石!」黃泉會長目光貪婪的看了一眼淡黃色的二級地獸符,一咬牙,報出了自己極限價格。

「二百零一萬下品靈石。」黃泉會長話音剛落,影殺堂堂主立即加價一萬,並向黃泉會會長投去了挑釁的目光。

「可惡,如果不Lang費那一百一十萬下品靈器,這二級地獸符我可以輕鬆競拍到。」看到影殺堂堂主自在必得的樣子,黃泉會長氣的臉色陰沉,不斷地在心中大罵道。

「二百六十萬下品靈石。」就在影殺堂堂主和黃泉會長爭搶二級地獸符時,一直沒有開口喊價的燕東升開口報價道。

「呃。」聽到燕東升的報價,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被他吸引,身懷不菲的影殺堂堂主眉頭微微一皺,沉思了一下,果斷的放棄了競拍二級地獸符。

而二百六十萬下品靈石的價格,也鎮住了全場,最終,二級地獸符被燕東升競拍到。

如願拍到了二級地獸符,燕東升臉上浮現出濃濃的笑容,痛快的刷卡付賬,將珍貴的二級地獸符收了起來。

「多謝燕家主慷慨,我聞人家族為諸位準備的最後一件寶物,是一位神秘客人拿來拍賣的玄宗丹,傳說道宗高手服下此丹,有極大希望可以連續突破兩個境界,起拍價一百萬下品靈石,諸位可以競拍了。」拍賣師月兒沖著滿臉喜色的燕東升微微一笑,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一個蛇皮方盒,輕輕打開,露出了一顆散發出沁人葯香的ru白色丹藥,簡單介紹了一下,大聲宣佈道。

官場先鋒 而就在拍賣室月兒宣布競拍時,神色冷漠的雲天羽突然站起身子,在一道道詫異的目光注視下離開了坐位,順著大廳中間的通道,向拍賣廳外走去。

而雲天羽這一提前離開,立即驚動了聞人家族,不過因為顧忌雲天羽偽裝高人的實力,聞人家族高手沒有上前詢問,任由雲天羽提前離開了。

「二百萬下品靈石。」雲天羽離開后,一副志在必得樣子的影殺堂堂主立即報價,將玄宗丹的價格硬生生提高了一百萬下品靈石。

「二百五十萬下品靈石。」雖然黃泉會會長身上沒有這麼多下品靈石,但是黃泉會會長為了不讓影殺堂堂主輕鬆得到玄宗丹,不得不硬著頭皮冒險加價。

「二百八十萬下品靈石。」達到一級玄宗境界的紫雲城城主目光炙熱的加價道。

畢竟只要是玄宗境界高手,就不會放棄這等至寶,此時,在場的數名玄宗高手下定決心,為了這顆逆天的玄宗丹,拼到最後一刻。

就在眾人拼搶玄宗丹時,快速離開聞人家族拍賣會的雲天羽在大魔王感應下,找到一處無人的角落,迅速的摘下了人皮面具,恢復了本來面容。

「大魔王,一切拜託你了。」雲天羽心意溝通大魔王道。

「放心吧天羽,有雷澤戒指護身,這種小場面我可以輕鬆應付,你在這裡等我就行,我走了。」眼眸中充滿邪氣的大魔王從時空夢境中浮現出來后,將雷澤戒指握在了手中,身體輕輕一飄,踏著虛空向聞人家族拍賣會飛去。

「三百一十萬下品靈石。」為了短時間提升自身的實力,影殺堂堂主一咬牙,報出了自己極限價格。

而三百一十萬下品靈石,幾乎花掉了影殺堂多年來刺殺任務賺取的所有靈石,可以說為了得到玄宗丹,影殺堂堂主傾盡了全力。

「韓堂主出價三百一十萬下品靈石,還有加價的嗎?」玄宗丹拍出了驚人的價格后,臉上浮現出迷人笑容的拍賣師月兒聲音悅耳的詢問道。

不過等待了大約五分鐘,依然沒有人加價,最終,拍賣師月兒動作優雅的輕輕落錘,宣布此次拍賣會最後一件拍賣寶物玄宗丹被影殺堂堂主拍得。

「韓堂主,恭喜你啊,服下了玄宗丹,我想你有很大的機會達到五級道宗境界。」影殺堂堂主付了三百一十萬下品靈石,得到玄宗丹后,拍賣師月兒聲音蘇媚的祝賀道。

「希望能連續突破境界,這樣就能震懾一下宵小之人了。」燕東升露出淡淡的笑容,故意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黃泉會長。

「好熱鬧啊!」就在影殺堂堂主拍下了玄宗丹,聞人家族舉行的拍賣會結束之際,一道霸氣的聲音突然在拍賣場內傳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