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為我是你的徒弟……」

連翹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席鶴,不知那點恩怨情仇當不當說。

長孫彥皺起眉頭,心中已然信了大半。

當初是他帶著連翹進入賭坊,何況相處過一段時間,他自問對這小丫頭的性格也算了解。

然而有些話,必須當著師父的面解釋清楚。

否者觸犯這種禁忌,她將被逐出葯閣。

更嚴重的話還可能勒令退學。

長孫彥無奈的垂下眼,望向連翹,「說清楚點,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連翹深吸了口氣,緩緩道,「那天,我拿著養靈丹去暗街……」

她從如何被葉竹青擒住,講到被她按在地上磕頭,接著腦袋裡便多了個東西。

但是平時並沒有任何異樣。

日久天長,她便逐漸淡忘了那件事。

「那個死女人……」

長孫彥面色頓時變得無奈起來。

想到她記恨著自己,連自己身邊的人都要如此折騰。

長孫彥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席鶴仍然面色嚴肅,只是拿餘光輕輕掃向自己的大徒弟。

好小子,偷偷欠了那麼大一個爛桃花債,竟瞞得半點風聲都不露。

連翹皺著眉頭,心中頗為煩惱。

「我記得她說過,除了同宗同門之人,旁人無法撤掉這道契,同宗契真的沒法強行解開嗎?」

席鶴這時轉過眼,上下打量起連翹。

「你知道那葉竹青來自哪個宗門嗎?」

連翹在腦中回憶起來,終於想起幾個關鍵字眼。

「唐家單傳……暗器機關書……」

「那是蜀國的機關世家,唐門!」長孫彥摸著下巴思忖道,「唐家從不接見外客,咦,難道那女人不姓葉?」

連翹茫然地望向他。

原主的記憶里,不曾有蜀國這個地方,更別提唐門了。

以後她一定要好好惡補這方面的知識。

免得被暗算了,都不知道是什麼人下的手。

席鶴眼看好好的小徒弟,竟然被下了同宗契,而事情的源頭,還和自己的大徒弟有關。

他只感到心中一陣哭笑不得。

「唉……」

席鶴長長地嘆息起來,開口道,「阿彥,小七這件事因你而起,便由你來解決。」

眼下暫時無法傳授給連翹任何獨門技巧。

何況那個同宗契,確實是一個心結。

「是!」

長孫彥立即點頭。

師父能這麼說,並非直接逐連翹離開藥閣,那麼心底還是將她視作為徒弟。

只要能解掉同宗契,她就能成為真正的葯閣弟子。

唉,那個女人!

長孫彥抬手撤掉鬥氣罩,隨後帶著連翹朝師父告了聲辭,方才轉身朝門外走去。

剛推開門,便見外面有幾個探頭探腦的師弟,猝不及防下差點摔進來。

莫輕言站在人群最前面,偷聽得最起勁。然而由於鬥氣罩的緣故,什麼也沒聽到。

他看到長孫彥后,立即「嘿嘿」一笑,打著哈哈。

「大師兄,小師妹,出來了啊~」

長孫彥抬手在他頭頂蓋下一巴掌,順勢揉起了他的頭髮,把那個發冠揉的一團糟。

「別動!」

莫輕言頓時垮了臉,急忙護住自己的腦袋,「別動我的頭!」

「呵~叫你偷聽。」

長孫彥懶洋洋地鬆了手,隨後回頭瞥了眼連翹,朝外面使了個眼色。

知道他有話要對自己說。

連翹當即下了樓梯,路過先前那張桌子時,把三師兄送的兩隻兔子抱上,接著大步朝星斗樓外走去。

她安靜地佇立在思過池旁,等長孫彥出來。

沒過多久,身後傳來一道低咳。

「去人少的地方。」

長孫彥瞧了眼站在星斗樓門邊,滿臉好奇地莫輕言,又抬手指向藥王坪的方向。

「好。」

連翹跟著他,兩人一前一後到了梯田旁。

女皇陛下的現代後宮 「我們上去。」

長孫彥說完,便飛身而起,選了處視線開闊的高地。

見他如此謹慎小心,連翹不免想笑,接著也提氣輕鬆地躍了上去。

站定在長孫彥身邊之後,才聽到他淺淺的一嘆。

「那些師弟們都不省心,閑著無聊就愛瞧熱鬧,千萬不能讓他們聽去了。」

「……」

連翹撫摸著兔子的絨毛,開口問道:

「師兄,你準備怎麼辦?」

原主既然沒聽過唐門,想必那裡一定遠在天邊。

貿然上門求訪,不是個好主意。

「我打算親自去一趟暗街。」

長孫彥眯起眼睛,眺望著東陵國的方向,淡淡道:

「唐門中人,生性冷傲,從不接見任何外客。如果想解你身上的同宗契,只能去找那個女人。」

說到這裡,他的唇邊泛起一絲極淡的笑意。

看不出是苦笑,還是期待。

連翹知道他和葉竹青的恩怨情仇,當下也不多嘴,只擔憂地皺起眉。

「你去暗街,那裡可是她的地盤,萬一遇到什麼生命危險……」

葉竹青。

那個脾氣反覆無常的女人。

已經在連翹的心底蒙上一層淡淡的陰影。

「師兄當然不會貿然去闖,這幾天我要閉關修鍊。」

長孫彥眉頭微挑,神情頗為自信。

「服下養靈丹,說不定可以一舉突破到斗王,那時候我再去。」

「養靈丹……」

連翹頓時想到了送給萬師爺的養靈丹。

當初給了他兩枚。

其中一枚,會不會就是為葉竹青準備的。

連翹試探著問道,「師兄,你知道她的鬥氣段位嗎?暗街那裡還有兩枚養靈丹。」

長孫彥面色微僵。

差點忘了這一茬兒,葉竹青和自己的實力不相上下,都是斗靈巔峰。

自己突破到斗王的同時,她會不會也突破了?

連翹看出他眉眼裡淡淡的擔憂,忍不住問道。

「她該不會也是六星斗靈吧?」

長孫彥沉痛地點頭,隨即陷入沉思。

他斟酌了半晌,方才大義凜然地開口,「如果她也突破了,師兄就為你犧牲一次色相。」

連翹:「……」

色誘?恐怕會被那女人閹了。 兩人商議完畢之後,連翹便回到星斗樓。

這時候,裡面的學子已經散的差不多了,只有零星幾個人在。

連翹隨意選了張桌子,坐在條凳上,吃起了東西。

莫輕言一直守候在這裡,見連翹回來,忍不住心底的好奇,立即湊到她身邊,問得悄聲。

「小師妹,師父剛才給你說了什麼呀?」

連翹慢條斯理地拿起一隻雞腿,聞言挑了挑眉,她齜牙一笑。

「不告訴你。」

「……」

莫輕言被堵得無言以對,索性賭氣地扔下一句毫無殺傷力的話。

「小師妹你不乖了!」

「嗯,不乖。」

連翹自顧拿起第二隻雞腿。

小黑蛇出門前特意強調了要吃肉,正好給它帶點。

莫輕言又不死心地坐在她對面,旁敲側擊起來。

「小七,你是藥王峰里唯一的師妹,師父是不是給你開小灶了?」

「你不說話,師兄就當你默認了啊。」

「哎呀!師兄的嘴可嚴實了,你悄悄告訴我,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連翹抬起眼看了他一下,又無動於衷地低頭,繼續啃起手上的雞腿。

「……吃吃吃,一個姑娘家就知道吃。」

「哼,師兄走了!」

莫輕言沒能從連翹口中打聽出什麼消息,於是悻悻地轉身走掉。

他剛一離開,背後便傳來少女微微得意的笑聲。

「哈哈~」

連翹叼著雞腿,手裡還抓著幾隻鴨翅,樂得眉眼彎彎。

這個六師兄,還真是越瞧越可愛。

此時,陣閣。

它坐落於五峰之中最高的無涯峰上,終年雲霧繚繞,彷彿天上宮闕般。

峰頂有座祭天台,呈陰陽兩色。

在一旁猶如刀削斧劈的山壁上,刻著四個遒勁的大字:「陣法天地。」

學子們立在祭天台上,身穿銀袍,外層的黑色罩紗薄如蟬翼,衣領處綉著小小的陰陽魚。

此刻他們一字排開,面色恭謹地站在原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