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招捨己為人。」說話的是一個眉如利劍的中年男子,整個人彷彿一柄出鞘寶劍,錚錚傲骨。

正是人類八大域聯盟盟主,北方域乃至整個人類世界最強者——

左不凡!

「棄車保帥,南方域的『舜』確實不錯。」一個老者淡淡滿上一杯茶。小小的眼睛精光閃動,彷彿擁有極大智慧。這看似弱不禁風的老者,便是人類八大域聯盟副盟主,柳老。

「上一次見堯帝時,舜便已有大將之風。深得人心。」柳老徐徐道,「接班堯帝成為南方域新的掌控者,他絕對能打理的滴水不漏,應當是一位仁帝,卻不想此子進退有度,年紀輕輕竟有如此閱歷,難得,難得!」

「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左不凡望向柳老,對其顯然很尊敬。

「如今南方域風波漸平,舜犧牲自己的聲望成功拖延時間,本為上策,然……」柳老輕輕抿茶,微然而笑,「他所提出的『帝位爭霸賽』仍是太天真,破綻重重。」

「柳老的意思是……」左不凡眼眸一炯。

「雖然花費一點時間,但若能兵不血刃的取得南方域,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柳老悠悠而笑。

左不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帝位爭霸賽!

整個南方域,一片沸騰。

何等的吸引人,這並非星主級星域級的較量,更非一洲一郡的比拼,而是整個南方域,所有聖者的大盛事,更決定南方域未來的命運。誰能贏得帝位爭霸賽,誰便能取代舜,成為新的帝皇。

魯王一脈,炎王一脈,各自瘋狂修行,尋找先天寶物增強實力。

還有數之不盡的中立聖者,亦是雀雀欲試,面對這等千載難逢的機會,誰願意錯過?

然爾時間,只剩一年。

桃源觀星台。

舜背負著雙手,依然凝望著天空,神色平靜。

「天機聖主,『他』真的會出現么?」

「而到時,將南方域交給『他』,會否是個正確的決定……」

「妖族,又何時會降臨?」

心中,有著無窮的疑問。

舜抬頭凝望著星空,說不盡的心亂意麻。

作為聖者,他可以獨善其身什麼都不理;但作為南方域的掌控者,作為領袖,他卻需要承擔許許多多。

「不知天機聖主口中的『他』,到底是誰……」舜眼中盡顯好奇。

(昨晚11點到的家,累了一天,小小一覺睡到早上10點哈哈,第一更先送上,今天還有四更)(未完待續。。) 繼續領悟!

時間,非常之寶貴。

林風繼第一條『力之道』之後,很快又進入一條『力之道』潛心修鍊。有了第一次『殺戮之道』的經驗,第二條『毀滅之道』僅僅花費半個月時間便是領悟,而第三條『力之道』——

亦漸漸浮出水面。

「嘭!」重若千鈞,開山劈石。

林風雙眸閃動的光澤,宛如瘋狂。

一拳,直接轟碎幻境,整個空間宛如鏡面般徐徐碎裂開來,啪!啪!瞬間化為烏有。林風屹然浮現上空,雷光耀動,緊緊纏繞整個身體,宛如雷猙附身一般。

「力!」

「最純粹的力量。」

「這就是…巨力之道。」

眼中精光璀璨,林風的意識漸漸從領悟狀態蘇醒。

每一條『力之道』都有著孑然不同的力量體系,心中感應各不同。巨力之道的領悟,比起毀滅之道又稍難少許,並非巨力之道比毀滅之道更強,而是兩者『磨練』各不同,領悟亦不同。

近一個月才領悟,與『殺戮之道』相持平。

但……

自己,終歸還是領悟了。

「這條『力之道』,同樣有著師傅的力量氣息。」

「難怪我會對這三條『力之道』都有如此清晰的感應,十之**和師傅有關係。」

「但…一條道和三條道,有什麼區別?」

錯染小萌 林風輕輕而喃,眼眸爍爍。

和聖者之道不同,任意一條『力之道』都是一種獨立的力量體系。

三條『力之道』分屬三種力量體系,施展『毀滅之道』,賦予『巨力之道』,又或是爆發『殺戮之道』。自己的身體同時間只能發揮一種力量,三條『力之道』無疑顯得累贅。

好在,自己的時間浪費的也不算多。

「浪費便浪費。」

「起碼如今儘是領悟,可以清楚知道……」

「哪條『力之道』最適合我。」

林風徐徐點頭。

三條『力之道』,就好似通往終點的三岔路口,全部都能到達。然沒有半點交集。選擇任意一條,選擇最短的那條路通往終點,是最適合自己,也是最簡練的方法。

倘若三條路都走一遍,那無疑是吃力不討好。

「啪!」「啪!」「啪!」一根根火焰羽毛,再一次出現,同樣的十四根閃動著輕亮光澤,彷彿呼喚著什麼。

「是時候該離開了。」林風淡然而道。

心中,有著說不盡的感覺。這片王者之域給予自己太多太多。

分身的實力,在這裡有了嶄新突破。三條力之道,就好似新的三條道路開啟亮光,讓的自己心境通明。

那,是通往比聖級更高層次力量的全新道路。

聖王級。

「滋!嗞啦!~」空間變幻。

火焰的光芒,在瞬間將整個空間燃燒出一個大洞。

一條由最純粹火焰所組成的通道出現,與第一層雀之域儼然不同,這並非空間通道。反而像是一層『階梯』,一層從王者之域進出的階梯。往深處而行會有什麼,自己並不清楚,然……

無所謂。

起碼,自己知道,這是離開的道路。

「靳棘曾對我說過,若能進入第三層。那裡……」

「是真正『雀王獄』所在。」

眼眸微亮,帶著希望,林風徐徐踏出腳步。

嘩!進入那條宛如通往天邊的道路,並沒有一種穿透空間的感覺,心之感應依然十分清晰。輕聲唏噓。林風握了握拳,深刻感悟著『力之道』在身體之中彷彿『住』了下來,身影緩緩消失。

往更高層次出發!



越走越深,越走越遠。

卻不知走了多久,林風自己也是不知。

來時的路早已消失,前方彷彿是王者之域的盡頭,一點一點出現在眼前。

「噢?」林風眼眸亮起。

心之感應,一道熟悉的氣息漸入心頭。

「是她?!」林風望向前方。

那道倩麗的身影,自己再熟悉不過,一身武服中性的打扮,英姿颯爽的短髮更是讓她那絕美的臉蛋,充斥著一分『剛』之氣息。冰肌雪膚,短髮女子挺拔的胸部,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在緊身武服映忖下,格外動人。

怎忘得了!

林風雙目粼粼閃動。

當日,正是她給了自己一次難忘的『體驗』。

在進入王者之域的那次爭戰中,自己完敗!

而此時,短髮女子秀目清灼望來,美麗的雙瞳再一次打量林風。隨即精光閃動,帶著微微的驚訝,莫名不解,在她感覺林風與上次見面時彷如兩個人。千戀皇自不知,如今她所見到的林風,已然和本體大相徑庭。

「又見面了。」林風輕笑點頭,率先打招呼。

勝敗乃武者常有的事,身為一個男人自己當然不會如此『小家子氣』。

輕『嗯』了聲,千戀皇神色平淡,並未太過理會林風,儘管她有些許好奇,但對一個『手下敗將』並不需要關心太多。身為天之嬌女,她從不對任何男子假以顏色。

淡然一笑,面對千戀皇的冷漠高傲,林風卻也不在乎。

每個人都有各自性格,釋芷心如此,靳棘如此,這個短髮女子同樣如此。

但凡天才,十之**都頗為『傲氣』。

望向前方,林風目光粼粼。

那是一道晶亮透徹的水晶壁,阻攔前方。

水晶壁呈現一種奇特光亮,看似只是薄薄一層,卻彷彿蘊藏著深刻秘密。而在水晶壁后,自己隱隱能感覺到一層孑然不同氣息,那裡,彷彿才是『進階』之地。

通往第三層。是真正雀王獄所在。

望向短髮女子,從她的眼中自己能看得到一分躊躇和思索。

她,似乎被這面水晶壁所阻。

「進不去么?」林風輕道。

千戀皇並未望向林風,秀眉微蹙,依然凝望著水晶壁,輕輕點頭。算是回答了。

「喔?」肯定心中猜測,林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連她也進不去?

這層水晶壁,還真不一般。

「嘩!」林風身影微閃,迅速貼進水晶壁。灼然的雙眸閃動著清亮光彩,右手前伸,瞬間觸摸到一層隱形的壁壘,動作為之一頓,觸手冰涼,感覺薄如蟬翼。

Leave a Comment